~~~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王力群談2000年四月十三號的下跌缺口


*王力群談2000年四月十三號的下跌缺口

  公元兩千年四月十三號當天台股跳空大跌,收盤下跌二百四十八點,成交量2115億,留下了一個跳空下跌缺口,缺口的上緣是9909點,下緣是9746點,兩個加起來除以二,得到9827點,大概可以化整為九千八百點──所以我們可以說,2000年四月十三號當天留下了一個一百五十多點的下降缺口,為了方便我們把這個缺口叫做九千八百點的下跌缺口

  當時的情況是:之前已經有了一個頭部,高點是10393點,然而好景不常,在一萬點之上待不到一個月就大跌了,跌到2000年三月十六號的最低點8250才止跌反彈,這一反彈,做出了另外一個頭部,幫10393解套來的,在2000年四月六號,第二次攀登高峰,最高點來到10328,之後也成了2000年當年的次高點。四月六號次高點締造之後,在萬點之上也待了沒幾天,四月十三號開盤就是一個大跳空,結束了當年台股第二次挑戰萬點的美夢。

  然後呢?這個九千八百點的缺口就一直留下來了。

  公元兩千年因為美國那斯達克網路股泡沫戳破,引起全球性的股市大跌,台灣也不例外。2000年的冬天台股來到最低點4555點,然後開始上漲,這一波漲勢一直延續到了2001年的春天,然而事後證明,2001年的這一波最高點只來到6198,也不過只是一波反彈而已,之後又是瘋狂的大跌,終於跌到台股最近十幾年來的最低點3411。這整個的氣氛就是一個大空頭的氣氛。什麼時候才結束這個空頭市場呢?大概是在2003年台灣出現了SARS流行性疫病,不論是股市或是房地產,都達到了低點,然後人心惶惶,傳聞台北市即將成為一座死城──在此氣氛之中,台股才靜悄悄落了底。

  接下來2003年、2004年、2005年、2006年,這個四年的時間,台股都在震盪打底,別的國家的股市大部分都是往上衝,尤其是亞洲的韓國(2000的高點是1000點,2007年的高點是2000點!),但是台股因為有政治上的不確定性以及思想上的巨大弊病,造成整個國家的停滯,以致於台股那四年的漲勢不如亞洲新興國家──雖然是這樣,但是我認為台灣還是有希望的,所以我一直在等待;我這個等待可不是感情用事,而是我切實的感覺到我們這個時代並沒有那麼樣的絕望,全世界的景氣依然是往上走的,台灣即使再糟糕,置身於地球村的一分子,我們又不是落後國家,相信我們可以得到這個景氣的幫助,走出一條活路來,這是我所堅信的,也是巴菲特教我的:永遠不要對股市失望。

  在2006年的六月到九月這三個月之間,台股做了一個震盪三小波,橫向地拖磨了三個月,似乎是在打底;最後謎底在2006年九月十八號揭曉,那天是一個跳空上漲的大紅棒,當天收盤漲了兩百零一點,留下了一個跳空上漲的上升缺口,也代表台股多年來被壓抑的多頭市場終於爆發,即將展開它的上升之旅。

  雖然我那個時候沒有這麼快地意識到九月十八號的這一根大紅棒的長線意義,我一直拖到2007年的四月以後,態度才轉向比較堅強的多頭──雖然晚了一點,但是還不算太遲。2007年台股從三月中旬發動攻擊,這個攻擊最後看起來時間是蠻久的,長達四個半月,算是比較強勁的上升波。

  然而,這一波的多頭究竟是不是能夠第三度攻到萬點呢?我不知道,但是我記得一件事,那就是:七年前那個九千八百點的缺口一直都還沒有回補。那麼,2007年這一次的上漲,且不論它最終的攻擊目標是什麼,它都必需面對當年那個九千八百點下降缺口的壓力關卡。

  事後證明,2007年的最高點就是9807點,在2007年七月二十六號締造的,當天就被『打下來』形成一根大長黑──我在那一天出清所有的多頭部位,然後告訴自己:這一波多頭徹底做完了。我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與動作,除了一些輔助指標以外,背後還有一個更重大的原因,就是2007年七月二十六號這一天指數最高點來到了9807,也就填補了七年前2000年四月十三號留下的那一個下降缺口。──缺口不是不可以被挑戰,但是在挑戰的時候不可以留下大長黑,否則就危險了。


◎七年是一段不算短的歲月

  七年來,事隔七年我還是記得公元兩千年的那個缺口。有多少事情經過七年以後,我們還記得呢?……九千八百點那個缺口的記憶,不但存放在我的腦海裡,同時它是可以在適當的時候被呼喚出來的。

  可能是因為小時候在不斷的考試中長大吧,我覺得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把知識當成了一種記憶,有了這個知識以後,就把它在腦海裡放入記憶的倉庫,然後封存起來,到了考試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用如果不是考試呢?那就很少拿出來用,或者根本不用了。這就是填鴨式教育帶給我們的後遺症。

  我認為:記憶不但是要被保存,更是要被活用的。從某個角度來講,知識也是一種記憶,如果你對某個道理喪失了記憶,除非你已經把它完全『內化』,否則我們就算遺忘了這項知識。(內化是一種知識轉化為智慧的過程,議題龐大,非本篇文章所能容納,留待日後專文再論。)

  九千八百點這個缺口當年留下了,回不去了,就宣告了頭部的成立,那是一個大頭,有兩個高峰,左邊是10393,右邊是10328,這麼多年來,台股都嘗試回到萬點,但是都沒有成功,連功敗垂成都談不上,因為反彈得實在太低了;好不容易到了2007年,指數從八千點附近往上仰攻,氣勢很猛,但是到了九千八百點就戞然而止,功敗垂成、攻虧一簣,留下了無限的感慨與遺憾,當然也留下了一堆輸到光屁股的投機者。

  事後回想,在這七年當中我做了些什麼事呢?這些事似乎都沒有干擾我對那個缺口的記憶。我對那個缺口似乎有點感情,原因是因為公元兩千年那個頭部給人的印象太深刻了,當它結束的一剎那,在四月十三號縱身一躍,好像就跳下了懸崖,似乎是生命中最後的一道陽光閃爍著,照亮我的腦海,給我留下了一幅淒美的末日景象。我的心情就像四月十三號那天的跳空大跌一樣,跟著它沉淪下去了,那是台灣國運由盛而衰的一個關鍵,從蔣經國到李登輝,再從李登輝到陳水扁,我們嘴巴上面大聲呼喊的民主,終於選出了一個反對黨的領袖,但是我認為這反而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一個比較好的時代的結束,即將展開的可能是一個大家都想不到的時代,卻是在我意料之中的悲劇;於是我喊出了股市將下探四千點。不過我那個時候沒有名氣(現在還是沒有什麼名氣啦),所以沒有什麼人知道,另外有個人就跟我不一樣了,他叫做高清愿,他是說台股會跌到三千點,就算他人躲在台南的鄉下,也被輿論罵到臭頭。

  人是有感情的動物,我也不例外,自從我退伍以後回到股市,我就再也不是一個小孩子了,我知道踏上這趟旅程之後,股市將帶給我許多東西,我知道這一趟將會是豐富之旅。一種有生命的、有意義的活動當然需要我們用感情去投入,也會培養出美好的感情。我懷著一種近乎兒童純真的期待,踏上這個旅途,把沿途所看到的股價波浪當成是旖旎風光來欣賞,我覺得不論漲跌,就一個客觀的角度來看,這些波浪都充滿了秩序、充滿了自然之美

  就這樣一年一年過去了,我雖然不是每一天都把所有重要的事情拿出來複習,但是知道我腦海裡存著許多美麗的記憶,也存著許多重要的資訊,有時候我想不起來並不是說我不去想,而是說我還沒有進入那個狀況,外界也沒有那個因緣來引導我。我相信:只要我保持情緒上的穩定,只要我讓我自己體內的生命繼續燃燒,將來必有因緣成熟的那一天。

  這一路走來,我看著股價每天在我們頭頂上漲漲跌跌、隨風飄揚,每天市場上的許多情緒,都好像半空中被風吹亂的落花,等風停了,有些花會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把它保存起來並不是為了紀念,而是我認為我跟這些落花是一體的,因為落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而我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這些花朵、這些資訊、這些事情,如今都化成了記憶,或是一種潛意識中的感觸,落入我的心田,沉浸在我的記憶之海中,如果它能融化當然最好,如果它被封存,那麼我希望我也應該學會當有一天因緣來臨的時候,我要能夠把它再度拿出來使用,使它重見天日。

  就這樣,公元兩千年四月十三號的九千八百點的下降缺口,就像落花一樣,我看到了,然後它落在我的肩頭,飄入了我的心田。


◎股市中的生命記憶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學習的是一種真正地對待生命的態度。在股市中,我所要學習是一種對待真正的市場的態度。生命中充滿了回憶,回憶是過去生活留下的痕跡,如果沒有經過整理、經過反省,那些回憶終究會慢慢褪色,慢慢失去了它當年的光彩,最後終於『遺忘』。遺忘久了,我們忘掉的愈多,我們生命就剩下得愈少。同樣的道理,在股市中,每一天的我都是過去歷史的總和所得到的一個我,照理講我應該具備過去歷史全部的智慧與知識,但是因為遺忘,使我們變得是殘缺不全的人。

  我常常勉勵自己:在股市中過生活,要保持一分覺知。提醒自己必需要清醒,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每一個步伐、每一個腳印、每一種速度,每一種念頭......儘量不要走偏了。不要走偏是為了讓我保有寧靜的心情,以便呼喚過去的知識與記憶。在那份安靜中,過往的歷史會沉澱,雜質會被過濾,純正的感情會被喚醒,在清醒的那一剎那,智慧才有機會發光;於是我才有資格說:我了解了什麼

  從2000年四月以後,一直到2007年的七月,這一路風吹雨打,多少往事多少淚,這些歷史的刻痕也許會讓我們更上進,也可能會讓我們更挫折、更墮落;我希望我是前面那種人,把考驗當成是歷練,把挫折當成是上天給我的教訓,如此而已。所以我喜歡回憶,我喜歡保有純真的、真正的回憶;我不會像很多人那樣去抗拒回憶、逃避歷史,隱藏自我──真正的自我是在回憶的雜質沉澱之後,才會浮現上來的。

  於是我記得了那個缺口,我不曾忘記,於是我在七年之後,逃過了一次劫難。沒逃過的人問我說:為什麼還會記得那麼久以前的事?......我回答說:因為在我心中,真正的知識是沒有時間的間隔的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 2015.11.24 上午10:35 於台灣.新竹

2015.11.26 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