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

王力群談K線的格局變化


*王力群談K線的格局變化

  K線基本上是屬於短線的,在短線中,不論是我們日常生活或是股市,都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變化。


◎『變化才是常態

  我們人類對於自己每一天生活中的各種變化,有的很熟悉,有的很陌生,有的自己知道,有的自己不知道,甚至有一些看不見的變化是我們內心所默默抗拒的,當別人指給我們看的時候,我們可能會不相信而感到恐慌,甚至會攻擊那一個指出現象的人。

  長久以來,執政者為了統治的方便,把一些事情變成固定的,也把一些事情弄成不固定的,其目的就是在混淆我們的耳目。他們把一些應該顯而易見的東西給藏起來,把不應該氾濫普及的東西刻意呈現在我們面前,對我們形成一種利益的誘惑。

  我們的身體,明明就是跟著天地之間一樣,明明就是跟著萬物一起衰老,但是俗世間的觀念卻一直在提醒我們必需要盡己所能地壓榨自己,才能夠養家活口,於是我們忽略了我們健康上的變化,尤其是肝,我們看不到,摸不到,也感覺不著,我們在世俗觀念的默默鞭策中,盡量的壓榨自己體內的潛能,讓自己的腎上激素漫無限制的發揮,然後早一個藉口騙自己說:只有辛苦的為老闆工作,我才能夠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大家都是為老闆工作的,於是乎我的努力也得到社會的默默的認可。──這種觀念摧殘了我們,讓我們無視於我們身體上的變化!於是一天過一天、一月過一月、一年過一年,這種變化終於累積起來,變成一個大麻煩了。

  忽視我們週遭正在進行的,除了政治上的因素之外,當然也有我們自己潛意識中的錯誤觀念,以及我們累世的業障。我們裝做看不見、聽不到,我們把自己的耳目給掩蓋起來,嘴巴裡口口聲聲說要追求永恆,其實我們都是想忽略『變化』的存在,因為,變化這個東西是多麼讓人不放心啊。

  但是,另外一方面,宇宙之間有變化的可能,才存著『改進現狀』的積極意義,否則奴隸永遠是奴隸、笨蛋永遠是笨蛋、病人永遠是病人,如果沒有改變,這一些人都翻不了身了,永無上進的可能。但是變動同時象徵著兩種意義:一種是上進,另一種就是沈淪。這是現實,也是真理,或者是說是最接近真相的道理,我們必須承認、接受,然後再用我們的智慧去與這些變化融為一體。


知識的『範疇』重要性超乎大家的想像

  很多人不會做K線,那是因為不熟悉K線的『範疇』。也就是說他不曉得這一塊舞台有多大。

  通常我們在工作場合,我們在辦公室裡面常常會劃地自限,在職場上面勾心鬥角,就那麼幾個人──上司、同僚,以及下屬,就可以鬥得你死我活,把日常生活中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這上面了,還玩得很愉快,不論是整人或者是被整,似乎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奇怪的愉悅在其中,這其中包含了人性的最卑賤的一部份,就好像我們在看連續劇『珍環傳』一樣。為什麼我們會被那些勾心鬥角的卑鄙骯髒的事情感到興趣呢?這就是黑暗人心互相吸引的地方。總而言之,如果給我們一支筆,容許我們畫一個圈圈,然後再這個圈圈裡面互相鬥智、鬥力、鬥狠、鬥詐、鬥奸、鬥賤,最後勝(剩?)者為王──很多人類都喜歡這種遊戲,把一個無形的框框套在自己的身邊,然後開始像動物農莊一樣,把這個圈圈裡面的人都看成是演化鬥爭的對象,然後他自己『樂在其中』。

  但是如果現在不給你一支筆,也不給你畫圈圈,讓你的整個世界變成開放式的,像世界任何一個地方打開溝通的管道,你的邊界沒有了,你的範疇擴大到整個宇宙──這時我們猜一猜,大多數人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虛偽的假自由

  答案很明顯,大多數的人會感到恐慌,因為這個是他們過去沒有接觸到的,他們不熟悉。在宇宙這麼大的範圍裡面,需要怎麼樣的知識,很少人跟他們講過,需要怎麼樣的智慧,更沒有人跟他們講過。以往大家都是活在一個世俗的社會中,在填鴨式的教育之下,老師告訴我們,生活就是要競爭,就是要超越別人──這樣的語言,這樣的思想觀念跟我們整個偉大宇宙又有什麼關係呢?當然在這些填鴨式教師的教導之中,我們個人的生命跟這個宇宙大格局的生命似乎是一點關係都沒有──誤人子弟,以此為甚啊!

  般人所謂的自由,其實就是給他一個圈圈,容許他在這個圈圈裡面做他『想要做的事情』,於是他把個人的慾望當成是『自由』。忽然有一天,出了這個圈圈,範圍擴大了,大地變成無限的了,舞台變成沒有時間限制了,這齣戲如此龐大,那麼,人類就立刻無所適從了──請注意,當我們把真正的自由交到一個人手上的時候,他反而會變得不自由!因為關於真正自由的真理,他也許從未聽聞,他不熟悉,不知道,不了解,不深入,甚至完全沒有思考過。於是乎,他會把真正的自由當成是一種禁錮──換言之,給他自由,他卻認為自己掉入了監獄。

  股市就是這樣子,即使是在短線,我們的舞台也很大,時間也是無窮無盡的向前方行駛。我們想要畫一條界限,然後給自己貼標籤,把自己叫做短線操作客,但是充其量也不過是在時間上面劃出一段,把一截短時間硬生生的切割出來,然後再把自己放進去,在這個有限的時間之內操作,我們就把自己叫做短線客──請各位想想,我們只劃分了時間,那麼其它的因素呢?股市中有這麼多的變因,一、兩千支的股票每一分每一秒都會發生利多利空的事情,我們難道能夠用一隻筆或者用一把刀子,硬生生的把這些變因切割在外嗎?做短線的我們,能夠因為我們自己是做短線的,然後忽略股市內外世界這麼多時時刻刻在發生的變因嗎?──我的答案是:非常困難、非常困難。

  天地萬物之間很多很多事情,它發生的時候,力量很大,會衝擊人類的生活,在股市中也不例外。我們做短線的人,我們用K線在做鬥智鬥力的工具,但是我們無法限定我們週遭的敵人是誰,我們不能夠因為我們是做短線的,就規定我們週遭的敵人就必需是同一個等級的短線客,不是那樣子的。同一個舞台上,各種人都有:有做長線的、有做中線的、有做短線的、有的只是搶帽子的、有的只是做什麼什麼的,大家的目的不同。換言之,我們沒有辦法用自己想像的一條界限去阻止外面的變因來影響我們自己。所以,即使是在短線的舞台上,股市也是一個開放性的舞台,它的格局絕對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小。

  舞台擴大了以後,比賽的規則也減少了,快變成自由搏擊了。規則愈少,自由的程度愈高,此時,那些本來口口聲聲說自己崇拜自由操作的操盤手,反而變得不自由了!因為他過去所熟悉的自由,只是在一個小天地裡面!只是在一個小公司裡面、甚至只是在一個小村莊裡面。人類用自己的行為與成見,限制了自己,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封閉系統,在自己的小天地裡面為所欲為、自得其樂,然後把這種小確幸叫做真正的自由,再誇口說自己的封閉生命正在追求一種真正的自由──這是多麼的可笑啊。

  K線這種工具,雖然是短線上面很犀利的工具,但是在中線上面它也佔了一席之地很多中線波段的轉折點,都跟K線有非常直接的關係,所以我常常跟同學講,如果你沒有辦法在短線上面把K線做好,那麼你在中線的波段轉折上面可以運用K線,以其來抓到更準確的波段轉折點,這樣也是很不錯的。換言之:本來是想用K線專門來做短線的,但是短線的速度太快,太過於講求運動神經的反射,腦筋也要轉得飛快,這也許都太難了,於是我們退一步去做中線吧,但是中線的主體依然是中線指標,中線的主流依然是中線指標在操控,短線只是一種干擾而已,但是在多空轉折的時候,K線確實是很重要的!這就好像雙方醞釀已久的大會戰,時間醞釀了很久,但往往在決戰的第一天或第二天就決定勝負!所以我們把K線配合中線,兩者結合起來可以得到很好的效果。至於長線就沒有辦法了。


◎格局的大中小

  人類之所以不熟悉K線、不會做K線,是因為對於我們這個宇宙人生的大中小格局的範疇界定具備的知識實在太少。每一件事情,基本上都有長線、中線、短線三個角度的內涵,要懂得分辨才是有智慧,股市也不例外。愈大的格局,愈偏長線,愈小的格局,愈偏短線──但是這邊的小格局並不是一般人所講的小格局,它只是硬生生的用時間來劃分而已,外面影響的變數,還是非常非常的多的。所以在短線的舞台上面,除了每一齣戲碼的時間縮減之外,我們的感受,還是跟長線與中線的人是一樣的。

  這就好像短篇小說,您能夠說短篇小說的格局不大嗎?許多諾貝爾文學家都是靠寫作短篇小說拿到獎的,短篇小說的格局也可以很大,但是就文字篇幅而言,它確實是短的。如果你說篇幅短的文字比較好寫,我想你大概是指寫作的時間吧,它可以不必像長篇巨著那樣,花費十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去寫作。同樣的道理,我們拿K線去做短線,也是一門很深的學問,其實它的格局也是大的,但只是時間縮短了、操作週期縮短了,所以我們就把它叫做小格局,其實只是格局比起來略小而已。

  在這麼多的變數影響下,難怪人類就感到無所適從了。如果你告訴一個人,你即將進入一個沒有規定的世界,但是無形中有天理規則,你只要循著天道去做事就可以了,其它人世間一切的法律、禮節、道德規定,一切都隨文字化為烏有,你自己想要怎樣就怎樣;那裡沒有法院、也沒有警察,只有天地間無處不在的神明在看著你,請你發揮你真正的自由去頂天立地的活在天地之間吧──當我們這樣跟這個人講的時候,你認為這個人會非常高興呢?還是覺得茫然失措呢?

  在K線的舞台上,大多數人也是面臨著這種茫然失措,因為他擁有很高程度的自由,但是他自己不覺得,因為這些變數跟他以往在學校裡或在辦公室所感受到的變數不一樣。簡而言之,以往他生活在小天地,現在換到大天地,他反而感到恐慌或者茫然。各位想想:這是一件多麼悲哀的事情啊。

  操作K線的時候,首先要注意長線、中線,短線這三種格局,我們可以把它叫做大格局、中格局,小格局。大格局是難以憾動的,但小格局因為時間短的關係,所以有些事件來得快去得快,在來去之間,有一段空檔,這就是我們短線能夠發揮的餘地了!古往今來,多少操作短線的英雄好漢,都是在這個來去之間的空檔中間下功夫,手腳快撈一筆,累積多了就變成富翁了。這也是各位當時來學K線的追求目標之一,就是短線致富。

  等到站上了短線的舞台,才發現這裡面變數沒有想像的那麼少,變數還是很多啊,我們不但要顧慮到同一等級的短線客,也要顧慮到中線操作者以及長期投資者,他們在動作的時候,大浪來襲是我們做短線的人難以忍受的。所以我一再強調,做短線的人,不但要學習短線,中線跟長線也要學好,就是這個道理。

  明瞭長中短線的格局之後,我們再要了解K線的舞台既然是多元化的,那麼有哪一些是最重要的呢?──換言之:在這麼多千變萬化的變因當中,有沒有那一些變因是排名前幾名?是我們K線操作者所要優先考慮的呢?──答案就是我之前所講的:型態學、均線學,以及量價分析。這幾個是可以排在前面的──這樣一來,我相信各位操作者原先的茫然失措感就會減輕很多。你現在曉得要從什麼地方下手了吧。


◎以2015年的兩個案例再度強調

  K線的操作方式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講是陌生的,所以這一項知識如果要打入一般人的心目中,勢必要經過非常多、時間非常長的教育方式。通常,一個陌生的觀念如果要進入一個對它沒有天分的人的心中,至少大概要講個十遍才有用,時間則可以延續幾年乃至於數十年。一個觀念的養成,有時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經年累月的事情,所以需要反覆的提醒、反覆的說明、反覆的囑咐、反覆的維護、反覆的教育......。

  但是一般學校裡面的國民教育,都把學生看成是天才,只要把該教的東西放在教科書上面講一遍,課堂上面再講一遍,考試的時候提醒一下,這樣就可以了──這樣子的教學方式,是適合於有天分的天才,完全不適合一般人!所以我講說:國民教育誤人子弟,莫過於此!

  以K線來講,如果您對K線的實戰方法感到陌生,那麼,講個十遍乃至於幾十遍,都很正常!但是那樣子所花費的篇幅有多少呢?您可以想像。也就難怪很多人認為這樣子的講解方式並不符合經濟效應,所以乾脆就只講一遍就算了,這真是殘害國民思想啊。

  我再強調一次:K線本身是偏短線的,但是它進一步的話,可以充當中線波段轉折的重要指標。以2015年的兩個案例來看:2015年四月二十三號、四月二十四號、四月二十七號,這三天合起來是三連紅,但是它的紅K棒的實體長度一天比一天短,所以我們叫做步步為營,這樣子一來反而變成一個空方的訊號了,所以在此之後,四月二十八號就開始下跌了,一直跌到2015年八月的7203點才告一段落。於是我們至少明白一點:三連紅不一定是上漲的訊號,如果它紅棒逐漸縮短,反而變成了空方訊號的步步為營,對不對呢?對!但是其中含有另外的因素也會影響到四月二十七號的下跌,那是什麼呢?

  因為在四月二十七號之前,盤勢是從2014年十月中旬大概八千五百點開始上漲的,漲到2015年四月底的時候,它已經連續上漲了六個多月之久,從8500點漲到了10014,這個漲幅不可謂不大,但是在沿路上漲的過程當中,也非一帆風順,當中也有曲曲折折,只是拉回不破前低,突破又創新高,但是創新高之後又有拉回,如此反覆循環,所以2014年十月開始的這一段漲勢並不能夠說是痛快淋漓的大漲。在如此的情況之下,法人勢必有許多的貨處在一種比較尷尬的水位,意思就是說:如果有一個最後拉高出貨的動作,很可能全部會逃光,10014的最高點四月二十八號附近,就是扮演著這樣的角色。換言之:它跟型態學有關!

  看完這個例子,我們再看另外的同樣是2015年的例子,如下:2015年十一月二號、十一月三號、十一月四號這三天,是連續三連紅,而且它的紅色K棒實體長度一天比一天長,按照常理來講,這一次可不是步步為營了,而是比正常的三連紅還要再強,因為它的K棒強度是愈來愈強,有時候我把這個叫做長江三疊浪,意思就是說,每一個浪都比前一個浪都更加來得兇猛,象徵他的力道愈來愈強,於是乎它的多頭味道應該是很重的!

  但是呢,後來還是掉下來了,2015年十一月五號收一根黑色的十字線,十一月六號就變成中長黑下跌了,然後跌了蠻多天。同樣都是三連紅,但是前面一個屬於空方的步步為營,後來一個屬於多方的長江三疊浪,但是結果呢?兩個都是下跌的。這告訴我們什麼呢?

  喔,原來第二個例子它也是一個上漲波段拉了很久之後,最後來一次拉高出貨,大部分的籌碼都解套了。這個波段是從2015年八月二十五號開始,從7200點往上拉,一直拉到2015年十一月五號當天的最高點8871,這一段的漲幅也不能說是太少,就中線波段而言,利潤也是可以看的,所以呢?明明是長紅三疊浪這麼強的多方K線訊號,結果還是被空方打敗了,為什麼呢?因為它覺得它拉得已經夠高了,時間也差不多夠久了,大概快三個月了。

  由以上的案例我們可以知道:在短線格局裡面,它所散發出的訊號,還需要中長線的訊號來配合,如果中長線的訊號不配合,那麼短線訊號不是只能夠發揮一、兩天,要不然就是根本就隱沒不見,完全消失;這就是因為小偷碰到了強盜,強盜的拳頭大,所以小偷的力量就顯得很渺小,甚至看不見了。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包括股市,都有這種『長線壓制短線』的事情,但是一般人只沉醉在短線的眼前利益中,所以他會變得比較沒有感覺,其實是有點麻木。到最後他會歸究於市場規則的不明確,而不是歸究於自己的無知──對於長、中,短三種格局的辨別的愚昧無知。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
2015.11.13 上午11:12 於台灣.新竹

2015.11.17  第一次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