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王力群論K線的活學與死學




*王力群論K線的活學與死學

  首先要提醒大家的是,絕大多數人,尤其是剛進股市的年輕學者,對於K線的想像幾乎都是錯誤的。其實,即使是一般的資深操作者,對於K線的認知也未必正確到哪裡去,但是因為他們還有用其它的操作方法做為輔助,所以他們的K線不強也許就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但是,對於一心想要學習中線跟短線,有志於在完整技術上面下功夫的初學者而言,他們腦袋裡往往想像著一幅錯誤的K線學習程序,這種學習程序往往需要花費教師數個月,甚至數年以上的心血,才能夠將其錯誤觀念掃除──這還算是好的,其實三分之二以上的學者,在從事這種錯誤觀念掃除的時候,都失敗了,此時,不論是對學生或是老師而言,雙方都受到了傷害。學生認為繳了錢以後,沒有學到他『想要學的東西』,而老師收了學費卻無法順利完成自己的工作,沒有辦法把學生教好,就好像是雕刻師父很想去雕一尊很美麗的雕像,結果雕到一半才發現質地過於粗劣,雕刻刀切不下去了,於是只好嘆氣一聲,放棄這件作品,此時,這項培育人才的計畫就泡湯了。

  一般股民對於K線的學習錯誤到了什麼程度呢?錯誤的型式可以描述,但是中毒的程度之深,深到許多人難以想像!──我們先講他錯在什麼地方吧,簡單來講,就是一般學習K線的人,他們用的學習方法是死的,而不是用活的;有些學問,用死知識還可以擋一陣子,但是在K線這門專門的學問當中,用死知識不但不能夠擋一陣子,還可能會遭遇到立即的重大挫折。

  什麼是『死學』呢?舉一個武林小說當中的事情做例子:武俠小說中常常可以看到所謂的武功秘笈,例如說『拳經刀譜』吧,一本薄薄的或是厚厚的古舊書籍,每一頁記載著武功招數的人形圖案,告訴你手要往那裡放,腳要往那裡抬,呼吸怎麼樣做配合;如果講得深入一點,還會告訴你運氣的方法,也就是內功如何使用──這一部份往往就變成天書,因為可能其中牽扯到專門術語太多,境界太深但是文字淺顯,所以造成許多人看不懂。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中的梅超風,她在拿到九陰真經之後,對於武功的外表招式能夠學到,但是對於秘笈裡面所載的心法,因為牽扯到了專門知識太多,他不懂,只好把全真派的道士抓來拷問。總而言之:很多股市學習者,都把K線的學習看成是拳經刀譜,專門講究招式的外表,甚至以理工科學者的嚴謹態度去詳細追問一招一式的抬手投足應該離地幾公分......這樣細盡的核實功夫,並不能夠幫助學者更進一步地了解K線,反而會害了學者一步一步往泥巴坑裡面掉下去,最後動彈不得。為什麼會這樣子呢?因為拳經刀譜裡面所載的招式,只是外表的,外表的姿勢運動跟你體內的氣血運行有關,這一點是沒錯,但是氣血運行的順利又比不上真正的『內息』,內息是跟內功有關係的外表的招式講的難聽一點,只是打架的另一種型態而已如果沒有得到明師指導,就算你照著拳經刀譜練個一千遍一萬遍,你的內功都很難練出來,頂多只是氣血運行順一點,達到強筋健骨的肉體健康目標而已。但是現在有許多人,連武俠小說都看不懂,所受到的填鴨式教育告訴他們學東西只是要應付考試,一步一步的程序都按照規定來辦事,答案也按照規定來回答,這樣就可以了──殊不知,這樣的學習方式搬到K線學裡面來,危險之至!拳經刀譜只是一種記錄而已,最重要的,是戰場實戰!我相信這一點許多操作者都不會反對,但是許多操作者並不知道K線的書面知識與戰場實戰竟然會差到那麼多!這一點,除了要怪罪寫K線書的人之外,學習者自己把K線的學習程度想像錯誤,要負最大的責任。

  跟據我的教學經驗,我發現絕大多數學習K線的人,並不了解K線在使用的時候就像是兩軍作戰,各用其兵法詭計,鬥力更鬥智,於是臨場機變,必須先熟知兵法,然後再予以活用──但是絕大多數的K線學習者其實是沒有兵法的觀念的!這一點讓我非常驚訝。那麼,他們想像中的K線是怎麼樣子呢?其實很簡單,他們認為在嚴格的定義下,K線自然有其多空型態之分,於是乎,只要屬於多方型態的K線組合出來之後,那就買進都對了;如果是空方型態的K線出來之後,那就賣出或放空......您說,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很科學呢?還是很天真呢?──這些操作者會告訴我:在嚴謹的科學定義之下,每一種K線一定有它天賦的自然歸屬,只要我們的研究者找到了它的歸屬,把它還原給多方陣營或是空方陣營,也就是說:給它來一種『正名』的工作(必也正名乎),有了正確的稱呼之後,萬物就各得其適當歸所,臨場上陣的時候,看到多方K線就做多,看到空方K線就做空,這就是科學的真正的實踐──以上所講的這段,其中有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就是我在上一篇講過的:目前人類的智能無法將每一種K線的組合嚴格定義下來,更無法將它歸類到某一方的陣營裡

  隨便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講: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情侶吵架,您認為到底是床頭吵床尾合呢?還是只要一吵架就代表他們的感情徹底完蛋了?──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會告訴我,這要看吵架有多嚴重──其實,即使非常嚴重,搞不好到最後也只是累積怨氣的發洩,發洩完了以後,結果兩個人還是因為前世因緣太重了,無法分離,於是繼續在一起,所以吵完了氣也就消了......您說,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很普遍呢?──如果您認為情侶吵架各有所謂的正面解讀,也有所謂的負面解讀,那麼,同樣的情況,用在股市中的K線學,也是一樣的道理。我不知道為什麼換了一個場所,很多人就沒有辦法把邏輯轉過來。我所謂的K線的人文解讀,就是提醒大家:要記得把日常生活的經驗融入你所學到的知識中,K線學的知識當然也不例外。

  在武俠小說中,還有另外一種例子,就是有些自負武功甚高的人,想要學習更高更厲害的超級武功,於是就去搶奪別人的武功秘笈,例如金庸小說中的天龍八部》書中描寫了兩個很厲害的武功高手,一個叫做蕭遠山,一個叫做慕容博,他們兩個潛入少林寺,偷到了七十二絕技的秘笈之後,就歡天喜地的離開藏經閣,躲在角落偷偷的練武功。因為他們兩個本來就已經是很厲害的武林高手了,所以可以憑他們的聰明智慧,自行去領悟秘笈當中所記載的武功心法,換言之,他們可以靠自修而學得一門厲害的武功──但是今天股市中有許多經驗不足的學習者,誤認為憑藉自己的天賦就可以去自修,誤認為只要自己努力再配合自己的天賦,終究可以把K線學習成功──我不能說你的想法錯,但是請你評估自己的資質到底到了什麼程度。我在股市中大概二十多年,資質優異的人當然有看過,但是如果講到閉門苦練、自修自練、最後把K線練成功的,真的必需要有一代宗師的天賦啊!這一點我請初學者要仔細評量。如果您有老師指導,當然最好不過了。此時老師可能就會告訴你:K線最重要的是每日做功課,去體會K線在實戰中的諸多變化,而不是去死記它的定義。K線的定義不必過分精確,最重要的是取其精神大概。所謂精神者,心也。也就是在兩軍對壘的時候,雙方心境的變化,或者愚昧,或者聰明,有時一時糊塗犯下大錯然後招致大敗,有時候一時發揮了聰明打個小勝仗之後洋洋得意,最後反而招來大敗。這些心情變化,都是兵法家必須熟悉的,我們在股市中學習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

  我書架上有一本K線的經典書籍,叫做強力陰陽線從這本書的第一頁開始到最後一頁,每一張圖表除了K線之外,頂多你只會看到一些趨勢線而已,至於其它像是型態學、平均線、乃至於其它籌碼面或消息面的配合與參考,通通都沒有!──意思就是說:寫這本書的人只把這本書當做是一種入門,既然是入門,那麼就不要在牽扯太多了,反而要把背景給單純化,只要把K線『單獨』學好就可以了──這種天真的想法表面上是為了方便,其實在某種程度而言,暴露出我們這個社會對於知識統合跨領域方面的認知極度欠缺。各位試想:在真正實戰的時候,難道就只有K線一門知識在單獨運作嗎?難道其它的技術或是消息就不會對我們的心理產生影響嗎?難道其它的技術就不可以當成我們的操作的參考輔助嗎:難道你的操作系統裡面,就只有K線一項工具嗎?──最後一個問號才是真正的關鍵,因為我們絕大多數的人的操作系統中,不可能只放著一種短線的工具。

  以我而言,如果我的操作系統裡面只准放一個工具的話,我會放平均線,而不會放K線,為什麼呢?因為大家都知道K線的操作比較短線,愈是短線的知識,就愈需要中線與長線的知識來配合,所以短線的操作系統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很單純,其實有許多重要的因素都已經融入到背景裡面去了,它沒有搶佔主角的光芒,但是並不表示它不存在。偏偏我們的操作者都只用自己的小格局去觀察,自然看不到比較大的東西了。

  ◎

  我們在股市實戰的時候,就好像實際上戰場一樣,除了槍法要準確之外,還要考慮到非常多的敵方的狀況。如果有一本書它是專門講K線的,就目前坊間所及,就好像是教你如何打靶一樣,如何在靶場上能夠一槍命中紅心。這樣的射擊手冊,在實際戰場上有沒有用呢?是有用,但是光是打靶準確能不能夠讓你成為戰場上的贏家呢?當然不能!因為戰場上面還有太多太多的狀況,我們必需要先求得生存,然後才能夠談到殺敵立功,甚至即使把敵人殺了,功也立了,但是整場戰役的勝負卻還是不一定!這是因為戰役也有大、中、小格局的區分,如果在小格局中取得勝利,而無法在中型或大型戰場上取得勝利,到最後也是白搭

  K線是屬於小格局的,雖然它的解讀也可以引伸到中型以及大型戰場,但這都需要操作者本身卓越的解讀能力以及對於大中小三種戰場的規模、制度,以及作戰方法非常嫻熟,才能夠勝任。──我再強調一次:坊間的K線書籍只會告訴你類似開槍打靶命中紅心的事情,卻不會提醒你戰場上的敵人會對你背後開槍,甚至開炮;空中的轟炸機,也不只是轟炸坦克車,連帶我們步兵也一起轟炸!......但是絕大多數的操作者,都認為只要抱緊一把步槍,練得一身神射手的好武藝,就可以無往不利,每戰皆捷了。當我們告訴他戰場上面還有許多呼嘯的子彈在你耳邊掠過,甚至在槍林彈雨之下您如何去瞄準敵人呢?──當我們告訴他們這些實際情況的時候,他們反而認為我們在誇大其辭,把戰場的狀況講得太複雜了;他們的意思似乎就是:我只要開槍準確就可以了,敵人就跟稻草人一樣,他們是不會動的,就等著我們開槍去打他。走筆至此,我不禁想起傑西.李佛摩所講的一段傳神的比喻,他說:很多的技術看起來是很有用的,但是他們都嚴重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的敵人不是呆呆的站在那邊等著我們用槍去打他的,相反的,我們的敵人也會著槍瞄準我們!此時,我們還能夠保持心平氣和地朝對方瞄準嗎?

  ◎

  以下,我把K線的學習程度大概地講一下:

  第一、操作者必需要熟練長線、中線、短線的分別,才不會在操作的時候混淆。K線因為比較偏重於短線,所以,短線操作者最好是要『三線合一』,也就是同時要懂得長線中線跟短線。我們常說:做長線的人不必太理會短線,因為短線的波動不太會影響大趨勢,很多都是暫時的浮光掠影而已;但是做短線的人可不能不理會大趨勢啊!因為大浪來的時候,不分大船或小船,都會遇到巨浪的侵襲,絕對沒有大浪打大船、小浪只打小船的道理。

  第二、操作者必需同時精通其它數種重要的技術知識,包括『型態學』、『平均線學』、『量價分析』、以及其它幾種您自己認為非常重要又割捨不去的知識。在實際的戰場上面,會有非常多的變化,我們可以用一些技術分析的符號來表示,像我常用的平均線以及型態、還有成交量,都是表示戰場上面變化多端的戰況,使用這些工具,能夠讓我們能夠進一步了解風雲多變的戰場是具有多元性的,並不是只要會打靶就可以,也要懂得閃避子彈,更要懂得觀察敵情、躲地雷;除了躲地雷之外,兩條腿也要跑得快,這樣才能保住一條老命。

  第三、具備了K線所需要的知識以後,我們還要了解一點,那就是:不論我們的技術再高明,如果我們戰鬥當天身體的體力或者智力無法保持平常的水準,那麼我們就糟糕了!用運動員的話來講,就是比賽當天我們要保持最好的狀態,如果無法保持最好的狀態,冠軍獎盃可能就飛了。這個道理非常簡單,但是許多經過理工科填鴨式教育走過來的朋友們,他們都認為:一張考卷的答案絕對不會因為考試者當天肚子痛或是牙疼有所變動,他們認為只要有正確的知識,就會寫出正確的答案,而與當天的健康情形完全無關。──這種想法看似是對的,但是他搞錯了一個重點,就是K線學以及整個股市的學問,依舊是建立在會思考的有意識的人心之上,而不是理工科同學以前所接觸的那種沒有生命的東西。只要那個東西有意識,我們自己的心情就會因為市場的人心擾亂而受到影響,此時我們妄想就會增多,理智可能會被蒙蔽,就好像烏雲一樣,當理智被烏雲蒙蔽的時候,就算你有再好的知識,也發揮不出來;這就好像一個人平常身體很健康,但是一旦得了重感冒,就只能躺在床上打點滴了,此時,再好的功夫也沒有用。

  許多學者斤斤計較於K線的定義,這是不好的,甚至是不對的!此話怎講?在一開始學的時候,搞清楚一件事情大概的定義,當然沒有錯,但是K線因為是屬於人文的知識,不是精細的理工科知識,所以我們不可以過度的去定義它,否則就是把它給框死了!我再講一遍,如果你過分的用精密的語言去定義一件事情,從另外一個角度講,其實就是把它給限制住了!

  正確的K線的實戰流程是:

  一我們首先要大概先道K線的定義就好,重要的是要體認K線內部的精神與靈魂;
  
  二然後我們要知道股市實戰的戰場上實在是變化很多啊,並不是武藝高強的人就可以打勝仗,小心在路邊攤喝杯水果汁就中了蒙汗藥然後被送去做人肉包子啊,此時你武功再強,都只能苦笑,因為你已經變成黑店裡的人肉叉燒包了;

  三再來,我們要保持我們在戰場上的心情的穩定,這樣子我們才能發揮我們日常的實力水準;

  四我們要仔細的蒐集戰場上各方面的情報,不論是對我軍有利的還是沒利的,不論多空都需要偵察兵確實回報,然後再由我這個大將軍來做分析;

  五分析過了以後,經過我的思考、經過我的智慧的深思熟慮、煎煮炒炸,長中短線細細考量,然後我得到一個結論,就是現在是多還是空?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的兵到底是要出擊還是防守,如果出擊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出擊,如果防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防守。

  ◎

  股市實戰,如果是中線跟短線,本來就是講究出奇制勝、隨機應變;結果呢,坊間的書籍似乎都在嚴重的誤導一件事情,那就是告訴大家短線或中線可以不必隨機應變,而只要死板板的按照某套固定的操作公式就可以贏錢了!──這真是反其道而行啊。在短線中,我們經過漫長的研究之後,才能夠把一件事情給『定義』出來,結果現在大家都反過來做了,直接一開始就要求知道那個定義是什麼,其它分析的工作就通通沒有了,也不知道是省略了還是被惡意的割棄。

  兵法上說:『兵者,詭道也』。──在長期投資中,講究的不是詭道,也不是出奇制勝,而是堂堂正正的大道,那是因為做長期趨勢;如果做短線,則剛好倒過來,能夠遵循固定的方法則少,絕大部分的狀況都是變化很多,需要隨機應變。就好像一個國家,如果要富國強兵走長期路線,那就要仁民愛物,凡事都要做得堂堂正正、大公大義;但是如果是戰爭,那麼就要講究兵法欺敵以及武器的銳利,所謂船堅砲利,無往不利,就是這個道理。雖然歷史上說仁義之師也是很重要的,但那是指長期而言。拿一個例子來講吧: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納粹德國的軍隊非常強,強得不得了,能夠實施閃電戰打下半個歐洲,這就是出奇制勝,類似像K線的戰略;但是長期而言,納粹不仁不義,濫殺無辜,斷送整個國家長期的前程。這就很像長期投資必需要遵循大道的天理了,否則必定最後會遭受上天的懲罰。

  總而言之:K線偏重於短線的出奇制勝與隨機應變,學習者不可拘泥於一方,故步自封。走筆至此,想起金庸小說碧血劍第九回的一段,我把它當成附錄貼在後面,希望讀者能夠了解其中含義,尤其是它最後的一小段結論。

附錄◆《碧血劍》第九回部分:

  袁承志不去理她,問劉培生道:要怎樣,你才信我是師叔?

  劉培生道:我想請你跟我過過招,閣下的本門拳法如確比我好……”袁承志見過梅劍和與孫仲君二人出手,料想劉培生的武功與他們相差不遠,便道:你說你師父若是當真使出內勁,你只怕一招也接不住。我的功夫比之尊師自然大大不如。他使一招,我得使五招。你只要接得住我五招,那我就是假冒的,好不好?

  梅劍和本來擔心師弟未必能夠勝他,但聽他竟說只用五招,就能把同門中拳法第一的劉師弟打倒,心頭一寬,料想必是信口胡吹,插口道:就這樣,我數著。劉培生作了一揖,說道:我功夫不到之處,請你手下留情。袁承志緩緩走近,說道:我第一招是石破天驚,你接著吧!

  劉培生道:好!心想:動手過招,哪有先把招數說給人聽的?其中定當有詐,叫我留心上盤,卻出其不意的來攻我下盤。於是右掌虛擋門面,左掌橫守丹田,只待袁承志向下盤攻到,立即沉拳下擊,只聽袁承志叫道:第一招來了!左掌虛撫,右拳嗖的一聲,從掌風中猛穿出來,果然便是華山派的絕招之一石破天驚

  劉培生疾伸右掌擋格,袁承志一拳將到他面門,忽地停住,叫道:你怎不信我的話?單掌攔不住,雙手同時來。劉培生見他拳勢,已知右掌無法阻擋,眼見這一拳便要打破自己鼻子,正自焦急,幸得他拳勢忽停,忙提起左拳,展指變掌,雙拳鐵閂橫門,口中的一聲,運勁推了出去。袁承志這才一拳打落,和他雙掌一抵。劉培生只感掌上壓力沉重之極,雙臂格格有聲,心想:他這拳在中途停止,又再跟著擊出,並非收拳再發,如何能有如此勁力?

  袁承志收拳說道:以後三招我接連發出,那是力劈三關拋磚引玉金剛掣尾。你如何抵擋?

  劉培生毫不思索,說道:我用封閉手白雲出岫傍花拂柳接著。

  袁承志道:前兩招對了,後一招不對。要知傍花拂柳守中帶攻,如跟功力悉敵的對手過招,那當然極好,但這一招要回手反擊,守禦的力道減了一半,我這招金剛掣尾你就接不住了。

  劉培生道:那麼我用千斤墮地袁承志道:不錯,接著!

  只見他右掌一起,劉培生忙擺好勢子相擋,哪知他右掌懸在半空,左掌卻倏地劈了下來,說道:武學之道,不可拘泥成法,師父教你力劈三關是用右掌,但隨機應變,用左掌也無不可。

  口中說著,拳勢不停,不等劉培生封閉,已搶住他手腕往前一拉。劉培生用白雲出岫隨勢一送,招數中暗藏陰著,如對方不察,胸口穴道立被點中。但他這時不敢反擊,招解開,立即收勢,沉氣下盤,雙腿猶如釘在地上一般,這招千斤墮地果如有千斤之重。袁承志金剛掣尾使出,左掌伸到他的後心運力一推,劉培生還是立足不定,向前衝出兩步,滴溜溜打個旋子,轉了過來,臉上一紅,深深吸了口氣。

  袁承志道:你不硬抗我這一招,那好得很。尊師調教的弟子,大是不凡。我這第五招是破玉拳的起手式劉培生很是奇怪,沉吟不語。

  袁承志道:你以為起手式只是客套禮數,臨敵時無用的麼?要知咱們祖師爺創下這套拳來,沒一招不能克敵制勝。你瞧著。身子微微一弓,右拳左掌,合著一揖,身子隨著這一揖之勢,向前疾探,連拳連掌,正打在劉培生左胯之上。他再也站立不穩,身子飛起,摔了下來。

  袁承志一躍而至,雙手穩穩接住,將他放在地下。劉培生撲翻在地,拜道:晚輩不識師叔,剛才無禮冒犯。請師叔看在家師面上,多多擔待。袁承志連忙還禮,說道:劉大哥年紀比我長,咱們兄弟相稱吧。

  劉培生道:這個晚輩如何敢當?師叔拳法神妙莫測,适才這五招明說過招,其實是以本門拳法中的精義相授。晚輩感激不盡,回去一定細心體會。袁承志微微一笑。

  劉培生從這五招之中學得了隨機應變的要旨,日後觸類旁通,拳法果然大進,終身對袁承志恭敬萬分。要知他師父歸辛樹的拳法決不在袁承志之下,但生性嚴峻,授徒時不會循循善誘,徒兒一見他面心中就先害怕,拆招時墨守師傳手法,不敢有絲毫走樣,是以於華山派武功的精要之處往往領會不到。
(摘錄完畢)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1.11 上午11:28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