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王力群談K線的孕育線與統計機率




*王力群談K線的孕育線與統計機率

  很多同學進入我們班上之後,首先發生興趣的不是三連紅,而是『孕育線』。

  所謂的孕育線就是在下跌趨勢當中,一直跌一直跌,然後出現一根比較長的中長黑,然後在第二天開高,開高以後走高,最後是收一個小紅線,但是這個小紅線的收盤價並沒有高於前一天中長黑的開盤點,還不太清楚的同學,可以看附圖。

  基本上孕育線有二種,一種叫做下降孕出線,另外一種叫做上升孕出線。我剛剛講的是下降孕出線(孕育線也可以又稱孕出線,也稱母子孕育線)。不論是下降的孕育線還是上升的孕育線都是以母子型態為主,長的那一根是母親,短的那一根是小孩,大致上如此。


孕育線好像很靈

  同學為什麼對孕育線有這麼高的興趣呢?那是因為下降孕育線發生的時候,趨勢由跌反轉,成為漲勢的可能性『相當的高』。於是同學們普遍的會開始做第一個動作,就是要求孕育線的『嚴格定義』──定義愈嚴格,他們認為操作者就會看得愈清楚,也就愈能夠經由嚴密的科學定義,去了解到這一根K線到底是不是孕育線,如果確定是下降孕育線,那麼不但空單要回補,還可以反手做多。

  於是乎,因為孕育線是很好的止跌訊號(在我們印象中,它確實是蠻靈驗的),大家就會愈來愈要求它的『嚴格定義』。──這樣的動作算不算錯呢?在別的班級,我不敢說;但是在我授課的班級,我必須明確的告訴大家:就像之前幾篇文章所提到的那樣,嚴格的精確的K線的定義並不能夠幫助你進一步的去了解K線。那麼,怎麼樣才可以進一步的了解K線呢?──想要進一步的深入了解,不單是要從K線下手,就像我之前講的,我們必須從它週遭的環境下手,包括平均線、包括型態學、包括量價分析;這就好像了解一個人一樣,如果你想更深入的去了解一個人,我們可以從它週遭的環境下手,譬如他的成長背景、他的求學經歷、他的人際交遊、他的職業工作,以及他最好的朋友對他的看法......。這一些查訪的工作都是我們進一步去了解這個對象的必經流程。

  關於嚴格定義的缺點,我們在之前幾篇文章已經大概提過了。

  這一篇文章我要跟各位同學講的是,同學普遍會犯的第二種錯誤,那就是:同學在拿到孕育線的講義內容之後,先是要求孕育線的嚴格定義,再來呢?很多同學就會去開始做一個他們自認為屬於科學的一種實驗,就是把歷史的孕育線給找出來,然後再看這些孕育線將來上漲或下跌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然後再做一個統計,我以前習慣把它稱為「跑報表」。

  當然,我們希望報表做出來以後,統計出(孕育線出現之後)上漲機率,我們希望能夠達到七成以上(以短線而言)。

  當同學們去做這一個報表的時候,在某些年代,確實是可以發現靈驗度達到七成以上的上升孕育線,這樣一來,同學就受到了鼓舞,認為王老師教的孕育線真的是很棒啊!──但是同學不曉得的是,如此一來,你就會進入一個窼臼,誤以為說,所有的K線都要經由這樣子的『統計』方式去找出它的上漲或下跌機率,也就是用數學統計的方式去確認它的價值。這種方法好不好呢?──我必須給各位一個相當明確的答案:不好。

  為什麼不好呢?天底下的萬事萬物,本來都有它的意義,如果格局愈大,意義就愈明確,如果格局愈小,操作的週期愈短,那麼如果我們要把事情做得好就變得不簡單,為什麼呢?因為愈是短線,愈是操作週期短,它裡面的轉折變化就會非常的多,此時,如果我們依舊依照大格局的理想去切入短線,勢必會遭受許許多多的挫折。

  隨便舉一個例子來講好了,以大格局而言,以人生的長期目標而言,我們要吃的食物必須是乾淨的、健康的、養生的,但是這個是指長期而言,在某一些特殊的時候,譬如說某個人快要餓死了,他可能會在十分鐘之內就因為過度的饑餓而立刻昏迷死亡,此時,如果有一個漢堡,雖然它摻了很多的防腐劑,一點也不養生,是標準的垃圾食品,但是這個時候我們要不要讓這個垂死的病人吃這個漢堡呢?當然要!這就是在某些時候,必須隨機應變,不可以拘泥於大格局的大原則。──但是,很多人把這樣子的一種轉圜的方式給誤會了,他們誤認為說只要是做小格局或是操作短線就可以完全不要去理會宇宙萬物的大原則......

  其實我並不是叫你完全不在乎,而是要你暫時放下,做完短線之後,又要把它給撿回來,此其一也;二是什麼呢?那就是即使是你在做短線,也必須有做短線的格局,這個格局從某一個角度來講,是大的,意思就是講說,做短線也有做短線的方法,你不能夠說做短線就可以亂來,亂來就是一種沒有格局,也是膚淺愚昧的。

  既然萬事萬物都有一定的法則,但是到了短線之後,有些長線的法則變得窒礙難行;其實我必須更正一下,並不是窒礙難行,而是人類的智慧不夠,並不表示長線的法則不對

  拿剛才那一個例子來講好了,當那個快餓死的病人吃了漢堡之後恢復了精神,重新得到了健康,此時他就應該去過正常的長線的生活、正確的大格局的生活,不要再吃漢堡了,而是要吃健康養生的食品,不可以因為當初是一個漢堡救了他的一條老命,於是乎他就發誓從此以後天天吃漢堡,以感謝漢堡──這樣的想法我相信大家都會笑他,但是在股市中,有太多太多的人,因為做了短線之後,吃了一個漢堡之後,就把那一次成功的經驗當成是永久的標竿,取代了原本正確的大格局的大原則與大理想,我的意思就是說:這些人從此就改吃漢堡了,阿彌陀佛。股市中這種人,何其多也!

  萬物萬事本來有其嚴格的精密的科學的定義,但是因為人類目前的智能還沒有發展到那個高度,所以很多很多的事情我們無法了解,尤其是愈短線的事情,因為干擾實在是太多,受到中長線干擾的勢力也太大,取樣的時間樣本又很短,所以我們很難從短線發生的事情,來做綜觀全局的判斷

  換言之,我們不能夠由一件小事情來決定大事情,這個道理非常的簡單,但是到了股市中,由於大家急著在短線賺錢,所以很容易把在操作短線的時候,偶而的一次交易,或者是驗證的方法,只要它成功了,他就把它拿來當做普遍的真理,用在其它的K線,甚至其它的學問當中,這都是非常不對的,也是非常危險的。

  我們去計算上升孕育線發生之後,它上漲的機率到底有多少?──乍看之下,這好像是一種比較科學的驗證的方法,因為統計學這三個字聽起來似乎是屬於現代科學中的數學的領域,於是我們可能就會有一種錯覺,認為這樣子統計的方式好像是求取真理的正確的方法。──這樣的想法對不對呢?下面我們就來做一些思考的遊戲與實驗。


◎人文思考又來了

  假如有一對男女在談戀愛,男的送女孩子玫瑰花,女孩子不為所動,然後他又送一條紅寶石項鍊,女孩子依然不為所動,於是乎他狠下心來,送一顆大鑽戒,此時女孩子被打動了,於是乎他們就結了婚。請問,在這一樁事件當中,我們能不能夠這樣子講,說一對男女是否能結成夫婦,那就要看他所送的禮物的價值來決定──如果你認為這種想法太功利,那麼相同的邏輯與道理經由統計的方法去判斷孕育線是否靈驗,是不是也會存在相同的邏輯的謬誤的問題呢?

  假設在這對男女戀愛的時候,旁邊有一個旁觀者,他用紙筆記錄下男方送禮物的詳細過程,但是他是用禮物的價值來做紀錄的,於是乎他送玫瑰花的時候,會計簿上面就出現了一百塊,他送紅寶石項鍊的時候,會計簿上面就出現了八仟塊,當他送鑽石項鍊的時候,會計簿上面就出現了十五萬......假如我們完全不了解他在記錄什麼事情,但是當我們看到出現十五萬這個數字的之後,這樁實驗,這個觀察結束了也成功了,那麼此時身為另外一位觀察者或是評鑑者的我們會不會認為說金錢的數目字愈大,就愈容易成功呢?

  換言之,這對男女的愛情能不能有結果,是取決於某件東西的價值高低嗎?如果這個東西(我們現在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麼)的價值愈高,我們就能說這一樁愛情就愈容易達成他最後的理想嗎?各位同學,你認為這樣的統計方式客觀嗎?

  有些同學可能已經發現這項紀錄的錯誤在什麼地方了,那就是一開始去做這樣子的統計方式似乎是不對的。我們似乎本來就不應該用「記錄禮物價值的高低」去做這項實驗,用錢來衡量感情是不對的,而是應該改用另外一種統計的方式,或者不要用統計的方式,而是用另外一種科學的方法去觀察,儘量不要用統計,......各位讀者,這樣是不是會比較好一點呢?

  如果我們現在談的是男女感情,那您認為要用怎麼樣觀察的方式才能夠確認雙方的愛情現在是非常的正常,很圓滿的正在一條正確的軌道上面運作呢?我們要用什麼樣的一個觀察方式,才能夠曉得現在這一對男女的感情是很正常地健康發展呢?

  我相信很多同學都會告訴我,如果我們要確認雙方的感情是真的,那麼我們就必須看到對方的內心深處是否真的是對這段感情具有相當的誠意。如果內心沒有誠意,那麼這段感情就完蛋了,淪於虛妄了。

  但是,每個人也都知道我們現在最大的困難就是無法看到對方的心理,所以我們無法衡量!──記住這一句話,目前我們無法衡量人類內心深處看不到的那些『東西』,於是乎我們想出來的另外的測量的方法──就像剛才我們去測量禮物的價格高低一樣,我們會得到一張數據表,上面寫著一百、八仟、十五萬......你說這樣的數字是不是能夠代表人類心中真實的情感呢?禮物的價值的高低,能不能代表人類潛意識中的『愛情指數』呢?──我相信這個答案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依照人類目前發明的所有的電子儀器,都無法測量出人類心中那些看不見的感情,當然也就更難判斷出他潛意識中的那些感情到底是給誰的;如果感情是可以測量的,那麼他的心到底是給了李小美,還是給了張阿花?我們很難用電子儀器測量得出來。

  就是因為我們的心靈無法深入,因為我們的肉眼不是佛眼也不是天眼,所以我們無法看穿對方的內心不但是人心,宇宙萬物之間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是我們用肉眼凡心所無法深入它的內部去了解它的涵義的。就是因為我們無法用我們身上最簡單直接的工具去衡量,於是乎,人類自己創造出一些方法去分析那些事情,希望藉由這些方法的分析,能夠取代我們人類身上五官以及意識的功能。

  譬如說:顯微鏡跟望遠鏡就取代了肉眼,讓我們能夠看到更小的東西,或者是更遠的地方,還有我們的數學也能夠幫助我們經由計算去了解一些平常我們在大腦裡面無法直接推測出的東西,譬如你把一顆石頭丟到空中去,它到底會拋得多高、拋得多遠,這些很難用腦袋去想像,必需要用紙筆以及正確的數學物理公式去做計算,才能夠得到被拋出的石塊十分鐘以後正確的位置,而不是用眼睛看的,也不是用腦袋去想的,這兩個工具在這個拋物的過程中,它的準確度都比不上我們精確的經典力學。

  就這樣,人類創造出許多測量的方法去取代人類原本很原始的測量工具(就像是我們的五官以及頭腦的想像)

  統計方式,就是一種很原始也很粗糙的科學方式。經由上面的說明,我們已經知道了用統計的方式去判斷一件事的價值,那是大有毛病的!

  例如說:如果我們要判斷一個人到底有沒有前途,那麼我們是不是要從很多很多的角度去判斷這個人將來會不會成大功,會不會成為一個真正有用的人呢?我們是不是要從他的家世背景、交友狀況、學歷、經歷、志向以及他的生活習慣、品德教育去衡量這個人呢?我想:當然是這樣的。但是很多人假藉科學的名義,豎起科學的大旗,用數學的方式去衡量一個人將來是否有成就,最簡單的,就是看這個人有多少錢!錢愈多,似乎就表示他有價值、是成功人士,他成功了;如果他沒有錢,我們就說他沒出息、沒用......是不是這樣子呢?這樣子當然不公平。

  但是在股市中,是不是有很多人用一家公司賺了多少錢來衡量這家公司的價值呢?而不是去觀察這家公司的產業結構面健不健全、財務結構健不健全、人事結構健不健全、研究發展的方向對不對,他做的產品將來有沒有前途......,如果這些你都不看,然後你直接去觀察他每年,甚至每個月或每季賺了多少錢,那麼各位聰明的讀者,你說,我們這樣子『統計』出來的數據,又代表了什麼呢?這一連串賺錢或是虧錢的數據真的能夠代表一家公司它成功了,或是失敗了嗎?

  同樣的道理,我們立刻轉換一個舞台,如果一個人他現在沒有賺錢,甚至現在要借錢度日,我們就敢說他將來必定沒有出息嗎?……國際大導演李安,他有將近六年的時間沒有收入,在家裡吃老婆的,您說那六年中我們敢講李安將來不會有出息嗎?


統計學被濫用

  在許許多多的知識領域中,我們都可以發現,統計現在已經被濫用了。一開始很多很多事情都不應該用統計學的觀點去做切入的。

  譬如我們說:一個家庭的幸福指數到底要怎麼決定呢?是不是可以從這一家所居住的房屋的好壞來決定呢?是不是說如果他們家住的房子愈好,那麼就表示說他們的小孩子就愈有出息呢?......是不是這一個小孩他讀了大學愈有名,那就表示他將來就愈有出息呢?......我認為這些統計工作都只能夠是做片段的分析然後得到片斷的輔證而已。

  如果我們要做全面性的了解,那麼我們就要考慮非常多的『變數』,也就是完整考慮人類環境中諸多變化的可能性,考慮的愈多,我們得到的結果才算是比較客觀;但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如果我們做了老半天的統計分析工作,都忽略掉了『最重要的那一點』,那麼,這整件研究的工作可能都要打一個大大的扣分,甚至我們會懷疑,主持這項統計工作的領導人他的基本出發點是有問題的。

  這個最重要的重點是什麼呢?那就是:我們之所以去做統計工作,是因為我們無法直接估算出人類深層意識中那種最原始的東西

  例如以幸福指數來講吧,我們可以去統計住屋的好壞來決定這家人活得幸不幸福,我們也可以經由這家人存款的多少以及負債多少來判斷這家人過得幸不幸福......,但是我們千萬都不要忘掉,我們會用這種有形的東西來做統計,其實都是因為我們無法,或者是我們能力低落,以致於我們欠缺那種看穿人心的工具與方法──如果我們真的能夠看到這一家人他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幸福感』,那麼我們也許就再也不需要這些統計的工具了。

  所以有人說:你統計個老半天,還不如去跟這一家人共同生活在一起一個月,看看他們家是天天活在愁雲慘霧中,還是天天都有天倫之樂;你可以實際跟這一家人住在一起,看看生活在豪宅裡的人是不是真的比較快樂,然後生活在小公寓裡面的一家人,譬如王老師以前的那個老家,是不是因為就生活在小房子裡面,而大家都變得一臉衰相,然後生出來的小孩也沒有出息……,是不是這樣呢?

  因為無形無相的東西是如此難以觀察,以致於養成我們的惰性,我們不求上進,我們不去培養我們內心深處真正了解萬事萬物的能力,反而去借助一些外在的有形有相的東西做輔助,這樣的方式,有一部份我們把它叫做現代科學,有一部份我們把它叫做巫術,總而言之,它們就是在我們心靈外面繞彎的,因為我們自己本人做不到,所以只好借助科學或者是巫術的幫助讓我們去了解那個東西

  就現實來講,這樣子當然可以,為什麼呢?因為這只是一時的權衡方便,並不是說我們永遠都要依賴神秘的巫術,或是我們永遠都要依賴科技產品。就像照顧老人一樣,現在日本發明了一些機器人,希望那些機器人能夠愈來愈精良,最後達成照顧老人的任務──但是這樣的想法,反而會讓我們忽略了一件事情,其實老人真正的希望還是他的子孫、他的親人來照顧他,機器人做得再好,畢竟是一堆鋼鐵而已,只能夠舒緩照料人工缺乏的窘況,並不能真正的實際解決老人內心空虛的問題;尤其是生病的老人,當他身體愈脆弱的時候,他愈需要親人的幫助,機器人雖然幫得上忙,但是機器人絕對不是萬能的,機器人能夠做到的事情絕對比一個活生生的人要少。

  我們再拿一個例子來講,就可以了解經由有形有相的東西去了解無形無相的東西是多麼樣的困難。例如我們的交通安全,大家認為交通安全是取決於汽車的好壞呢?還是說取決於駕駛人的心理素質呢?......人類很快就發現:車禍的肇事原因最可怕的就是開快車!──那為什麼會開快車呢?是不是因為車子的性能太好呢?......結果大家現在都在宣導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由此可知,人類的心靈、駕駛人的心理素質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把交通安全行車事故發生的原因交給一個統計學家去做,而那個統計學家卻把整個的焦點放在車輛的好壞,那麼他就會告訴你:你最好上班的時候還是開坦克車吧!……這樣子就算出了車禍,你也比較保得住你的一條命。──各位,這種統計學家的結論不就是很奇怪嗎?

  我們做一件事情如果用統計的方法去估計成功的機會有多少,坦白講這種方法已經等而下之了,這就好像我們去追女朋友,如果我們一直在問『勝算有多高?』而不是去問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讓對方感動的事情,也不去問自己內心到底有多少誠意,而只會打算盤,只在乎自己付出的勞心勞力,這樣當然就等而下之了,也離真正的道理愈來愈遠了。統計的方法不是不可以用,但是它只是一種過渡,充其量只是輔助而已。同學可以在經由統計成功率的過程當中,因為看到很多孕育線的案例,以致於更了解孕育線──這只是一種副作用,並不是說統計才是王道。


人線合一

  學習K線真正的境界,就跟我們人類的感情一樣,講究內心的誠意,也就是彼此的心意要相合,或者說:這是一種感應。如果對方沒有跟你相對應的感情,那就是一個巴掌拍不響,變成單戀了,那就是悲劇。

  同樣的道理,學習K線的過程,剛開始可以多要求了解一下定義,等到發現定義不是那麼容易被定下來的時候,就要接受這個事實,此時,再搭配其它的操盤工具,例如我講的四大學科,與K線做搭配,融為一爐,從融會貫通這個方向去做深入的功夫,這樣才對。

  K線練到愈高層,愈是講究心意相通,與大盤的心意相通,也就是我們有時候聽老手講的:股市與操作的本人融為一體。這個境界當然是過度理想了,對於一般新手還非常遙遠,但是在這個地方有必要要讓讀者知道這一層境界的存在,這樣子,研究的方向才會大致上沒有錯誤。否則,一昧去追求數學上統計的精確性,其意義並不太大,進步的速度剛開始會有一點,到最後反而變成執著於K線的表象,於是反而成為學習K線的大障礙了。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 
2015.11.16 上午11:16 於台灣.新竹

2015.11.19  第一次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