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

王力群談K線的第三層境界

王力群談K線的第三層境界

(寫完!,感謝!)

第三層境界有二個重點:第一個重點是『親身體驗』;第二個重點是『深刻記憶』。


  ◎經驗

  新手跟老手比起來,老手最明顯的優勢就是經驗的累積。

  以日K線為例,每一根日K線就代表一天的歷史。回憶當年,我還是個年輕小伙子的時候,天天待在證券公司,那個時候叫做號子,看著電視牆,從早上九點到中午十二點,三個小時看完,這一百八十分鐘的歷史就構成了一根日K線。回到家以後,稍微休息一下,下午就去河濱公園跑步,跑完了以後,在回家的路途上,一邊走著,一邊想著今天的K線的涵義……買完晚餐的食材,以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大包小包提回家,一邊過著簡單的日常生活,一邊繼續思考今天的K線與過往的股市歷史有什麼關係……,吃完晚餐以後,看看投顧節目、看看財經節目、看看報紙、看看雜誌……就這樣大概地過了優閒的一天;到了晚上十點以後,再繼續收看CNBC的美國股市開盤,一邊看,一邊想著明天的交易計劃……有時候看著看著就睡著了,有時候精神特別好,一邊看電視,一邊玩電腦……這就是小王操盤手一天的生活──現在回想起來,記憶還是很深刻。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過,經驗一天一天地累積,我成長了,但也變老了;我的經驗變多了,但是我的體力也逐漸衰退了;我對於這些過去的日子的記憶更深刻了,但過去存在的歷史的負荷也加重了。

  基本上我對於K線的認識只有百分之五來自於教科書,其它絕大部分是來自於每天的實戰。現在的初學者很難想像,一根日K線是要花這麼久的時間去經歷。自從2001年之後,每天的交易時間延長到下午一點半,於是每一日K線形成的時間,也就從三個小時延長到四個半小時,如果在加上指數期貨開盤與收盤多出的那十五分鐘,一根日K線成熟的時間,大概需要四個多小時。在這四個多小時中,會發生很多很多的事情,會有很多很多的訊號閃爍在我們的腦海,會有很多很多的資訊介入我們的思考,有些我要把它放在一邊,有些我要去深入研究……在這四個小時中的種種思維與行為,都包含在一根日K線之中。

  在書本上,一根日K線只是一個小小的圖案而已,有些書籍還把K線印得很小,好像它只是大樹的一片葉子;但是在實戰中,即使是一根日K線,也像一棵大樹一樣強壯,具有豐富的生命。每一棵大樹都不是孤獨的,它底下有堅實的土地,旁邊有河流有山川,峰峰相連到天邊……我們把視野拉遠,就可以發現這是一幅多麼壯麗的大自然風景啊。

  K線的交易生活對我而言,就是『不斷地懷疑、不斷地提出疑問、不斷地提出解答』。回憶以前在學校裡念書的時候,我們被動地吸收知識,有時候甚至去死背,我們學習知識只是為了應付寫考試而已。更奇妙的是,每一個問題都似乎都老早就有了答案,而且還是公認的標準答案,所以我們可以找到很多考古題,那表示在過去的歷史中,有許多人已經用相同的答案回答了相同的問題了。彷彿宇宙的這一切都老早事先安排好的,只要順著前人的足跡走去,說跟他們一樣說過的話,回答與他們一樣被問的問題,我們就可以到達成功的彼岸,考上好的學校。在升學主義的籠罩之下,生活只是遵守某種舊式的規範,前一代的精英怎麼走,我們就照著他們走過的路,義無反顧地走下去……,如果我們跟他們走得不一樣,那就是我們錯了,於是我們就是劣等的活該被淘汰,我們落隊了,然後我們慢慢成為貧窮與卑賤的。

  在考試領導知識的社會風俗之下,生活不再是一種思考,只是記取現成的東西,然後去回答一些老舊的問題。這些問題中,沒有太多靈活的思考,而是像刻意建築的人造迷宮,使我們在解答時更迷惑,於是我們認為那些寫出正確答案的人,必定是比我們更優秀的高等人類。於是生活就成了一種競爭與比較,而不是去思考自己的內在,當然更談不上去發掘自己的潛在。

  當我們在研讀數學、物理、化學,這些理工科目的時候,我們置身於一個龐大的已經建造好的科學系統之中,主要是運用我們的天賦,去解答這個科學系統所提出來的種種問題,考驗我們的運算能力;通過了這種運算能力的測驗,我們就得到許可、得到讚美;如果通不過,我們就被放牛吃草,國家任我們自生自滅了,社會的主要資源也不會再集中在我們身上了。如果有,套句現在的名詞,那就叫『救濟窮人的福利』。

  K線的生活與上面所講的,幾乎完全相反。在理工科的傳統教育中,我們主要憑著我們天賦的運算能力,去回答問題,而那個問題在過去已經有了答案。在股市中,我們主要憑著是後天的努力去思考過去、現在,以及延伸到未來的所有事物。而這一些答案不是在過去,而是在尚未到來的明天,甚至下個月,甚至下一季、下一年。──一根日K線,從短線出發,搭上中線,連接長線,構成了歷史的長江大河

  ◎

  K線本身是短線,但是在實際操作的時候,必需要搭配長線跟中線思考。但現在散戶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原本生活在長、中、短各種路線混合的世界中,但是世俗的價值觀拼命把我們推向短線的極端的那一邊,使我們變得更短視。更進一步的誤認為:做短線就應該短視──這真是天殺的該死的錯誤。

◎習慣

  表面上,我們每天都在過生活,起床、刷牙、洗臉、上班、吃午飯、工作、吃晚飯、回家、看電視、洗澡、睡覺……這些每天固定的生活行程,深深烙印在我們的腦海中。其中許多項目已經成為我們每天生活必不可缺的,每天我們都要吃飯、每天我們都要上廁所;人類生活經過數萬年的演化,才將這些生理活動烙印在我們的生活中,使我們不必刻意去記憶也能夠記得要去做這些事情。中午到了,肚子就會餓,就會想要吃午飯;天黑了以後,肚子就會咕嚕咕嚕叫,就會想要吃晚飯……這些生理活動或是生理需求已經演變為不必去思考的,而是身體自然而然發出訊號,於是我們很自然的去做,而不是刻意的去吃飯。

  但是,即使我們把操盤當做是謀生的工具,即使我們把思考K線當成是每天謀生必做的例行功課,我們也無法在我們這一生有限的歲月中,使K線與我們的身心完美結合在一起──換言之,我們很難與K線共同呼吸,共同生活,我們很難與K線結為一體。

◎記憶

  日子就是這樣,除了吃飯睡覺以外,很多事情過去了就忘了。十年前的十二月八號早上十點鐘我在做什麼呢?我在想什麼呢?……四十二年前的十二月八號的早上,我又在做什麼呢?……隨著歲月的流逝,當時在思考的很多瑣事都忘記了,只有習慣被留下,但是習慣是沒有名稱的,它只是一種自然的動作,雖然它是刻意演化而成的,但是現在我們既然感覺它是如此的自然,說起來還真有點荒謬。而這些沒有名稱的習慣動作,當時又是怎麼形成的呢?這個當中有沒有一些理性的脈絡可尋呢?……如果長久以來我們一直做的是理性的工作,我們必然可以從我們現在身上的習慣倒溯回去,去探究我們原來的理性行為。雖然它可能已經很遙遠了,雖然我們可能已經完全記不得它當時發生的背景了,但是我們也要勉強一試,呼喚那古老的記憶。

◎遺忘

  由以上的敘述,我們可以發現:我們雖然每天都在生活,但是生活卻是一邊經歷一邊流失,很難在我們心中留在深刻的痕跡。

  即使是理性的生活,也會因為人類天性的疏懶,或是沒經過嚴格的訓練,以致於雖然曾經走過,卻只留下無名的腳印,它是沒有名字的,就像習慣那樣,它只有一種動作,卻沒有一種稱呼,我們只有拼命回憶才能夠勉強抓回一點當時思考的痕跡。

  K線也是這樣,做短線的人經常說自己在過著一種K線的交易人生,但事實上,很多交易的日子,交易完了就過了,大家計較的只是成敗,也就是每天一局完畢以後,你贏了多少,我輸了多少……金錢上的輸贏而已。至於過程呢?很快就忘了,即使是有心人,也會逐漸淡忘。更何況有些操盤手的年紀已經不是很小了,隨著歲月的流逝,體力也衰退、腦力的竭盡,他會把K線的意義遺忘得更快。

  一方面,我們在經歷K線的生活,另外一方面,我們在大量失去有關於K線的記憶。一方面,我們在過我們的人生,另的方面,我們卻在失去我們人生剩餘的時間。

  定期反省,拾回記憶

  人生如果沒有一個遠大的目標,如果沒有一個中心思想,如果中心思想沒有一根骨幹貫穿前後、貫穿古今,貫穿我們的人生,如果我們沒有一個目標,矯正我們短線的偏差,則我們的生活無法落實,記憶也無法凝聚,到後來已經經歷過的生活就會一點一點的失去,我們不再有記憶,於是我們累積的經驗又退還給上帝了。為了要避免這種過失,除了每天寫日記之外,最重要的是『定期反省自己』,以呼喚即將失去的記憶。

  我個人的做法是這樣子的:每隔數天,或是一個禮拜,就固定的審查一遍K線圖,重新思考每一根K線在新的發展趨勢中又產生了什麼新的定義,舊的定義需要變動嗎?盤勢有沒有新透露出什麼訊號呢?有沒有隱藏什麼新東西在幕後呢?有什麼是我疏忽的呢?我可能又犯了什麼致命的錯誤呢?有什麼事情我是在自欺欺人呢?我有沒有犯自大的毛病呢?……當我把這些基本的分析項目思考過一遍之後,我才感覺,我的人生才有一點點的光,一點點的亮,一點點可以跟別人述說的東西,一點點具有渺小價值的材料,慢慢的、就像聚沙成塔似的,形成了我的人生,凝聚了我的記憶。

  許多人在漫長的交易生涯中,累積了他們自己的『經驗』,然後宣稱自己擁有了這些經驗,更進一步的宣稱這種經驗已經深入了他們的血液,再也不會退化了──我告訴各位,這些宣稱都是不踏實的,為什麼呢?因為一個人的退化,恰恰就是從他的思想開始,然後擴散到他的全身,包括他的血液,包括他的氣息,包括他的技術,包括他手腳靈活的程度,更重要的是包括他記憶刻痕的深度──我的意思是:當一個人墮落的時候,他的記憶就算根深蒂固的定在他的大腦中,也會被像老虎鉗拔牙一樣,狠狠的把那個記憶拔出來。──當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我們就說:這個人變了!──我們也可以說他在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因為他喪失了原本屬於他的記憶。

  

  在K線的第一層境界中,我告訴大家,我們要脫離K線外表名稱的表相。即使領略到了這一層的意義之後,往後在K線的交易歲月當中,我們幾乎每一天都在破除表相,不只是K線表面的稱呼,甚至包括K線內在的意義也是一層一層的破除,一層一層的剝除然後進入他的核心。

  破除表相不是一個階段任務,乃是當你認識要『破除表相』之後,往後的K線歲月,就是一種破除表相的奮鬥過程。

  在第二層境界中,我告訴大家要『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在想什麼』。了解自己因為沒有受過很多專門學科的訓練,以致於我們在許多的知識領域中,我們都是幼兒,我們都是天真無知的小孩子,講得難聽一點,我們都是白痴。在九年國民教育中,我們即使受到一些教育,但是那些教育並無法帶給我們人生真正全面的、深入的反省,它也沒有告訴我們即使我們讀到大學畢業,我們也沒有辦法成為一個真正的專家,更何況在金融市場上,面臨瞬息萬變的短線起伏,我們需要這麼多專業知識來支持我們,所以我們更加的無知了。許多操盤者因為受到隨機致富陷阱的影響,因為陶醉在狂妄自大的喜悅之中,因為不明白有時候短線一個趨勢形成也可以持續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等到好幾年過去之後,市場風氣搖身一變,它原來的賺錢公式就不存在了──他不知道這些,所以他的方法只是一時的,他的財富雖然一時,但是也撐了很多年,光是這很多年就可以讓他自己以及別人都陷在自欺欺人的陰影之中

  總而言之,在第二層境界中,我們試圖讓自己更謙卑,於是我們更渺小了;因為我們更渺小,所以我們更沒有負擔,我們變得更輕盈了。

  在K線的第三層境界中,我告訴大家:經驗的累積是困難的,因為大多數人尚在學習階段,他所留下來的痕跡並不是一份完美的紀錄,而是病人的病歷而已。要過了很多很多年,也許我們才能夠從這些病歷中了解我們當年到底是生了什麼病,然後再去改善它。

  當然我們也可以把時間進行得快一點,於是我們每天寫日記或者幾天寫一次,或者一個禮拜寫一次……寫幾次並不是那麼樣的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足夠的知識去思考這一些病歷紀錄;所以我們一方面在累積經驗,經驗也同時在餵養我們,擴展我們的視野;一方面我們在思考,另外一方面我們生活所累積的經驗充實了我們的思考,讓我們更進一步得比較能知道自己到底是偏了還是正的。


◎經驗的破壞

  在這一篇文章的末尾,容我再一次提醒大家:大多數人的眼光是短視的,大多數人的心態是急躁的,大多數人只貪圖眼前的利益,大多數人投入了短線之後,就變得更急功近利;再加上外界的世俗,不論是我們日漸扭曲的工商社會價值觀,還是我們政府日漸加強的鎖國保守移民政策,或是我們躲在振興經濟口號底下,每天都在默默進行的『掠奪土地』式的台灣經濟……這些短線的、可惡的觀念,都在腐蝕我們的心靈,讓我們變成一段一段的、一寸一寸的、一節一節的、零零落落的……我們的思想被切斷了,於是我們的經驗也被截斷了。

  K線的第三種境界,就是一種反抗精神!反抗這種分離、反抗這種破碎、反抗這種疏冷與遺忘──對於人生真實價值的遺忘──將會默默地反應到我們的交易生涯中。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2.08 上午11:32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