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二)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二)

一九九九年二月五號,當天盤中各類股大跌,放眼望去,全部都是綠的,但過了幾分鐘,電子股開始翻紅,於是中場只跌了四十點而已。這一天的低點創下了年度紀錄,達到了5422。當天市場迷漫悲觀氣氛,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羅盛豐期貨的分析師寫了一篇好幾千字的長文,告訴我們這個盤,暫時不可以看多,他的文筆非常好,分析地『頭頭是道』、『有條有理』,看得出來是一位心思非常細膩的人。結果呢?當天的低點就是最低點,第二天就大漲。這一天實在讓我印象深刻,我開始想像:這位分析師一定是位文藝年輕,擁有豐富的才華以及卓越的分析能力,才能夠寫出這麼一篇宏偉、壯觀的文章,頗有戰國時代縱橫家的文采風華……,但是呢?過了二天冷靜下來一天,他講的全部都是細節的小問題,但股市常常是中長線背後的因素在那裡發威,但是表面上看不到。

從這一天開始,我了解到:把文章寫得好可能只是一種表面的技術而已,最重要的是背後深層的義理。古人說:文以載道,確實是有他們的苦心的。但是在我進入文藝圈之後,幾乎所有的作家都在追求一種表面的華麗,而忽略了大道,久而久之,有時我也染上了那樣的習慣,習慣在寫文章的時候,耍點花招,那樣會讓別人覺得你很厲害。在股市中也是如此,文章寫得好並不代表你一定是贏家──這個道理很簡單,但是絕大數的人都會忽略,愛上那些善於做表面功夫的人。

一九九九年六月七號,上漲163點,是一個跳空的中紅,而且創了好幾個月的新高。在這之前,從四月中旬開始,大盤就一直在七千四百點上下盤整,成為一個箱型,那個時候我是看空的,什麼是看空呢?就是個人受到了外界環境因素的影響,而產生的一些欲望跟感受,然後不知不覺中想要預先知道未來的狀況,想要先發制人,提早占一個對自己有利的位置……,在不知不覺中,想跑在人家前面,而且把這種預先卡位看成是一種人生的勝利,所以我做了預測,而那時候的預測是我認為這個盤會掉下來。

剛巧那時候,我有一位高中同學去當營業員,他過來我家幫我開戶,當然要聊聊這個盤。我這位同學一向很冷靜,做事不衝動,他告訴我說:不要太看空這個盤,因為什麼事情預設立場,或是太過度了,總是不好的。我聽了他的話,加上以往我們的交情,於是我覺得我的態度應該修正一下,於是把我的空單給收拾掉了。過了幾天,也就是六月七號,大盤創新高,展開一段攻勢,這告訴了我什麼呢……,過了許多年之後,我才真正的了解到,那一天的上漲並不是告訴我『我原來的預測錯誤了』,而是告訴我:『除非智慧到了某一個境界,而且能夠在當下用智慧把握那種境界,否則儘量不要預測』。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號,當天盤中是很沉悶的上下震盪,終場現貨下跌44點,但是期貨卻猛拉尾盤,到最後期貨盤是翻紅的──期貨這個拉尾盤,害得我心驚動搖,把原來手上的空單給平倉掉了,更奇妙的是,我竟然把它換成了多單,為什麼呢:可能那時候我覺得短線的拉尾盤真的有助於中線的上漲吧……這種想法很賊,但是我那時候可能真的是這樣認為了。換言之:年輕的我,操盤的時候,常常會有很賊的念頭侵入我的心裡,讓我做出許多『奇奇怪怪的事情』,這些奇怪的事情有些總要等個許多年之後,我才會了解當時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的潛意識到底在想什麼──但是我也認為有許多人,他不會去想那過去的事,他們會把歷史塵封起來,然後認為今天的自己是一個全新的我──這種想法真是自欺欺人。

當天由空轉多之後,我忘了我幹了什麼,那時候我還有裝第四台,但是那天晚上我看了什麼節目我也忘了,所以睡得蠻早的。大概半夜一點多,也就是921的凌晨,我突然醒來,坐在書桌前,正襟危坐,靜靜地、仔細地思考接下來的交易策略……正當我想得出神的時候,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持續了好久好久,等到我回神過來,我很慶幸我住的房屋沒有垮掉,但是我想我的多單大概完蛋了。

第二天早上,台灣股市沒有開盤,但是新加坡的摩根指數期貨依舊在跑,我是做摩台的,所以我平掉了,還好只是一口而已,大概損失不到二十萬。接下來很多天,台北都在停電,我就這樣躺在床上昏睡了許多天,我忘了冰箱裡面還有沒有食物,既然停電了,應該是沒有吧,那我怎樣活下來的?我全都忘了,我只是一直在黑暗中睡覺,醒來的時候,就在想那一筆虧損的交易,想著:為什麼我會這麼倒楣,為什麼我會神經兮兮,由空翻多了,為什麼我會被短線的拉尾盤所迷惑呢?

我所想的這些事情的答案,只有少數在當下得到了定論,有許多事情的答案,都不是我那個年紀所能夠了解的,幸運的是,我就把它這麼放了,放在我的記憶倉庫中,並且不定時拿出來溫習,重新的反覆做思考。有些事情,過了兩、三年得到了答案;但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是等到十年、或是二十年之後,我才有了一個比較可靠的答案。

一般人都把當下的自己當成是神明,所以凡事以當下的判斷為準,而不會把事情交給歷史去沉澱,更談不上什麼反省了──有太多的人,不論是在股市,或是在股市之外,都無所謂歷史的存在,而只活在當下,好像當下的自己就是最成熟的,最有智慧的,將來不會再有太大的進步的空間了,因為現在的自己,就是自我的主宰──這種想法真是令我感到無比的寒冷。

如果股市有所謂春天的話,那就是:我不斷地在反省、不斷地在更新昨天的自己、不斷地從過去的那種迷霧中走出來,這種省悟對我而言,是我的救贖,也是讓我感到溫暖的喜悅之源。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24 下午16:00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