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三)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三)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號,收一根大長黑,狂跌309點,聽說是中共再度舉行軍事演習,那時候我們一聽到軍演就緊張了,害我那一天的多單認賠出場,雖然賠的不是太多,但也感覺到痛。那時候我的策略自認為是很整齊的,所以對於這根突如其來的長黑感覺很意外;也因為很意外,所以被氣到,在盤中的時候,血氣上衝,喪失了思考能力,我自己也知道這種狀況,於是心一橫,就把多單認賠賣掉了。

雖然我認為我原先的操作計劃的方向是正確的,但是因為心理建設不夠,在盤中的情緒受到衝擊,因為怕自己在失去理智之後,會做出錯誤的行為,所以我就把眼睛一閉,狠下心腸,暫時先出場──這種作法對於心智脆弱的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除非已經練到不動如山的境界了,否則不可以任意濫用『一動不如一靜』的保守策略,不夠成熟的人,往往在保持不動的時候,成為慢半拍的落後者。這一點提供大家做為借鏡。

這一根長黑的長度很長,就好像打下了一根柱子一樣,成為了一個標桿。往後,只要不要繼續下跌,守住這根長黑經過的領域,也就是高點7955到低點7558這四百點,那麼,多頭猶有可為。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號,K線是收三連紅,指數是收五連紅,而這個K線的三連紅,是一根比一根長,也就是實體的紅棒長度,連續成長,而且還帶著跳空上漲缺口,這些訊號都非常標準,告訴我們這邊有一個很好的上攻機會,而且幅度可能很大,原因是:從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號開始,一直到十二月二十一號,連續二十三天,大盤都在做一個收斂三角形,而這個三角形從十二月二十一號開始,指數連漲五天,並且在十二月二十四號那天創新高,新高是8225,後來就漲到了一萬多點。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號發生的台灣埔里大地震,死傷慘重,所以在這一年的冬天,打開電視台,大部分的股市分析師都看空,或者說,他們不敢看多,因為死了這麼多人,難道人死愈多,股市就漲愈多嗎?──這種想法當然會被很多人罵,所以分析師不敢講或者不敢去想,或者乾脆說:他們沒這個概念。

重大的天災人禍在歷史上不乏其例,都是值得深入學習去思考的──這一點,我也是等到許多年之後才深刻明瞭。在我年輕的時代,就跟那個時候大部分的人一樣,我們希望知道很多的知識,也希望能夠真正去了解知識,但是因為我們受到的教育是填鴨式的,所以我們對於知識的認知有問題。這個問題其中一項最嚴重的就是:我們認為容易死背的條文才算是知識,而對於思考的疑問式命題,卻不認為那是一種知識。換句話說:我們認為制度與條文才是知識,卻不認為懷疑性的思考是學習知識的必備態度──這種錯得離譜的認知,就是台灣學生共同擁有的意識心態,您說可悲不可悲呢?

我最早讀到的一本有關於天災人禍的書是《瘟疫與人》,這本書後來在二○○三年的SARS的時候,帶給我非常重要的提示,讓我及時翻空為多,因為這本書裡面提到一個非常奇怪,但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歷史上許多重大的瘟疫,其實都不是靠人類的努力才撲滅,而是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所以這是現在科學無法解釋的──一般相信科學萬能的知識分子,絕對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事情。

至於像是地震的自然災害,最重要的是:這場災害能夠持續多久,範圍有多大,影響的層級有多高……,這樣才算得上是一點簡單的科學性思考。但是一般的股民不會這樣做,也不會這樣問,分析師也不會這樣講,因為分析師的思考是跟著一般人走的,於是大家都一起打混吧──這就是我在九二一大地震那一年冬天所感受到的低迷氣氛,而這個低迷氣氛是對多頭比較有利的。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25 上午09:30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