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3月1日 星期二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五)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五)

11二○○一年五月二號,下跌77點,但是K線是一根大長黑,就K棒而言,是連五黑;連五黑之間是四月二十四號的小紅線,這根小紅線是帶著上影線,之前是南方三星,從四月十九號到二十三號,一連三天一根黑棒比一根黑棒短,短線上形成反彈的契機,所以在二十四號當天反彈發生了,但是收了上影線,不太吉利,不吉利也沒關係,反正之後不要跌就好了,結果很不幸的,從四月二十五號到五月二號,收了五連黑,五月二號的長黑又是創近期新低,所有的重要均線全部都在頭上,這就大不妙了。

  那個時候,我到中壢去演講,那是一家證券公司,聽眾聽到我說這個盤不太妙,可能會大跌,大家都面如土色,不敢相信。我那時很年輕,我想:我們學技術分析不就是要遵照訊號辦事嗎?(如果配合平均線以及其它訊號)五月二號那一根大長黑不就是很明顯的大跌訊號嗎?……那為什麼大家都不相信我呢?

  過了幾年之後我才知道:操作者希望聽到的不是正確的分析,而是跟他們操作方向相同的分析。──這個觀念我之前就有,但是我不會在每一個地方都想到這個觀點,換言之:有些事情我知道,但是沒有徹底知道;有些知識我能夠在這個地方用,但不是在每個地方我都會用。……一般受過教育的民眾,只知道知識的力量,而不知道『反知識』的力量,而大部分的人的人生走向,其實是向反知識的目標邁進的,他們跟真理愈走愈遠,卻跟應付俗世的技術手段愈走愈近,然後再把這種手段叫做知識──其實這種知識是一種偽知識。

  回到五月二號這一天,雖然出現了下跌訊號,但是在群眾心裡,這個下跌的訊號不一定具有否定他們做多的否決權,所以他們仍然想多單續抱。這就好像氣象局說會下雨,但是會下雨的可能是台中,而不是中壢──在某些時候,散戶的腦海中會誕生這種邏輯,然後強迫自己朝這種分化的邏輯方向走下去。

  在技術分析中,本來是看到訊號再動手,這是一種科學的精神;但在實際操作中,技術分析只是操作者本人的參考指標而已,而不會用生命去實踐;到了緊要關頭,他們會尊重自己的意見,而只是把技術分析當成是幕僚的看法參考一下而已,而不會真的照著去做,換言之:如果技術分析代表某種知識,投資人學習那些知識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就好像以前在填鴨式教育的時候,把學習知識當成考試升學的階梯,過了那個階梯之後,知識就沒有用了;但是在那個上樓的過程中,如果不接觸點知識,又不放心,所以總要上個課、學點東西,好讓自己安心。但只是安心而已,實際的行動則是沒有。這就是填鴨式教育帶給我們的紙上談兵的習慣。

12二○○一年十月五號,上漲91點,收一根有模有樣的紅棒,雖然整根紅棒都還包在昨天的長黑棒當中,但是已經給昨天的跌勢一記當頭棒喝。在這之前,九月二十五號、十月二號、十月四號,這三天形成了『並列三黑』,也就是說:在相對低檔的同樣範圍內,連續由上而下殺了三次,收了三根黑棒,這一塊區域是3500點到3600點;殺了三次都還沒有看到漂亮的低點,反而在十月五號給它做出了一根紅棒,對於空方而言,遲遲不敢展開追殺,莫非空頭是真的心虛?……雖然在十月八號又下跌了65點,但八號本身是紅線,也沒有再創新低,等到十月九號跳空上漲了98點,收復了十日線,此時空方應該感到背脊發涼才對;然後在十一號跳空大漲171點,形成一個島狀反轉,突破了從九月二十一號以來,連續十二天的箱型,這個盤的上漲趨勢到此確定。

  關鍵就在十月五號的那根紅棒,阻止了空方強而有力的追殺令──有些地方不應該窮寇莫追,而是應該窮追猛打,牆倒眾人推,十月四號的空頭氣氛就是這樣,應該趕快追殺,而不應該放虎歸山;那我們怎麼知道我們放的是一條老虎呢?那就要等待『確認線』,在這裡,確認線就是十月九號跟十月十一號兩天。

  在以往的文章當中,我已經講過很多遍,那時候我遭遇到大挫敗,就是在那個時候空單續抱,然後被軋得快要死掉我大概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來檢討一次那年的大挫敗。

  我所想的是:那個時候我已經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統,而且這個系統也是對的,那麼,那個時候我為什麼不相信自己的系統呢?……我幾乎每一年都會想到這件事,然後連續檢討了十六年……我愈檢討,就愈發現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一個人外表所表現出來的思想文字,其實不能夠真正的代表這個人,只能代表這個人過去的一部分;人隨時隨地都在變,但是要往好的方向去變,而這個好的方向,卻是最難以掌握的,除非有堅定的信仰,否則很容易在半路上被誘惑,成了歧路亡羊。

  我們接觸的大多的書籍,以及我們所熟知的一些人物,其實都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個樣子,因為隨時隨地都在變。在這裡,我們先暫時不談別人是怎麼變的,而是只談我自己。對我自己而言,我雖然有了自己的系統,也願意努力上進,但是我卻沒有很高強的能力去處理在俗世中碰到的所有的問題,而這每一個問題都很可能耽誤我的進度、阻礙我的學習、破壞我的成果──搞到最後,即使自己原來有一個正確的系統,也會被自己搞砸了。

  到了這個程度,我才隱隱約約體會到康德所講的理性是多麼艱難。在俗世中,大多數顯露在外的知識,只是像孔雀開屏的羽毛,是懷著某種不純正的目的的,而偏偏就是沒有知識本身原始的追求樂趣──無怪乎,那些人到最後都會背叛自己原來的信仰,因為他們的信仰原來就殘缺、不堅固,甚至沒有信仰。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3.01 上午11:00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