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七)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七)

  15、二○○二年十月十一號,開高走低,收一根大長黑,下跌97點,這根黑棒跟十月七號的黑棒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它的廝殺區都是在四千點到三千九百點,有一點並列的味道,但是十月十一號並沒有跳空下跌,也沒有再蒂造出很漂亮的新低點。十月七號的低點是3910,十月十一號的低點是3845,差距雖然達到65點,但是還嫌不夠多(夠不夠多要用目測,因為要跟周圍K棒的長度互相比較,視線範圍內會有一大堆的K線,很難用數學講得清楚,只能用肉眼去直接判斷。這就很好像一個花園裡面開了很多的花,我們很難講出眼前的這一朵花跟其它所有的花的大小差距是在多少公分,我們只需要用肉眼去判斷這一朵花比較大還是比較小,這樣就可以了);重要的是:十月十一號跟十月七號的開盤點位置都差不多,同樣是開高走低,下跌的區域範圍大致重疊,這樣就可以了,這就是所謂的一個地方洗劫兩次,第二次如果榨出來的油不夠多,就要小心這一塊地皮已經被榨乾淨了。

  二○○二年十月十一號的時候,我們的手上是空單,而且做了蠻久了。很多操作者都認為,做股票或做期貨要做波段,其實波段跟長期持有是很不同的。長期持有部位的時候,持有部位的心理壓力都不會很大,因為是閒錢投資,而且長期投資者多半是有錢人,不但有正常的工作收入,而且也忙著去過他們幸福的日子,心思並不會放太多在股票上面。做波段則不然,雖然有時候波段也會長達一年兩年,但有時候也可能只有一個月,甚至一個禮拜就出場了,所以持有部位的時候戰戰兢兢,心理壓力比較大,而這個心裡壓力對於絕大多數的散戶而言,普遍被低估了。一般群眾誤認為,做股票只要看對方向就好了,其實部位的壓力更大。這就好像背著東西賽跑,如果大家的條件都差不多,那就要看身上背著重量的大小,來決定勝負──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但是一般人只會把做股票想成光著屁股去賽跑,而不曉得做股票(包括做短線跟做波段)就好像背著沙包賽跑一樣,沙包的重量是會壓死人的。

  我那個時候空單做了有一段空間,而且是帶著大家一起做,心理壓力很大。但是因為那個時候我還年輕,正值壯年,所以認為自己應該是不夠努力,沒有鍛練身體,所以才扛不下那個重擔。我天真的認為,只要每天持續運動,保持旺盛的體力,就可以抗壓了!──過了很多很多年之後,我才發現我這個觀念只對了一小部分,但是錯的那一部分卻是大錯,而且是大錯特錯。

  十月十一號當天下殺到三千百多點的時候,我就把空單收尾了,我很累了,我感到身體的每一部分都在往下沉,所以那一天我提早收工了,回家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就這樣子像屍體一樣躺平在那裡,持續了一整個下午,到晚上都還起不來。這個時候,我才感受到什麼叫做勞累,什麼叫做辛苦──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有這種感覺,以前最苦的時候應該算是當兵吧,但也沒有累成這樣,當兵累的地方大多是體力勞動,累到了某一個限度之後,就會想睡覺打瞌睡,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感覺整個世界都沉澱到了最低點。那種感覺不像是力氣用光,而是思想整個都枯竭掉,腦袋裡面沒有太多的念頭,因為沒有力氣去想、沒有力氣去產生念頭;至於身體的那一部分,並不是力氣用盡,而是大腦發不出指揮肌肉去做運動的指令。打一個比喻:電冰箱跟洗衣機都沒有壞,機器零件沒有過度疲乏,一切正常,但是卻停電了。

  如果是自有資金操作者,部位的壓力來自於對於金錢的虧損過分計較得失,也就是世俗的金錢觀念太重,這是可以藉由調整人生觀來改善的;但是如果資金是來自於其它人,例如說親戚朋友,那麼不但有金錢上的壓力,還有道德責任上的壓力。我那個時候帶著大家做,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指令發出後,大家聽我的指令來做動作,但其實其中的內情非常複雜,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在每一個時間點都同樣信賴我,人性有時候難免發生動搖,此乃人之常情,無可厚非。但是長久以來,我一直誤以為帶著大家操作是在做功德,順便賺點錢,何樂而不為呢?但是做久了才知道,帶著大家做,等於是在幫大家扛業債,假如那個人命中不應該賺那個錢,但我卻幫他出頭,那這個債就要算在我身上了。──這個道理很痛苦,但卻是真相。唯有自己的能力超凡入聖,高到了某種不可思議的境界之後,才能夠像觀世音菩薩一樣,普渡眾生,幫廣大的群眾超渡他們的冤孽,或是成就他們的功德。但我只是個凡人,雖然也試圖提升自己的能力,但我卻高估自己了,也過分低估現實的阻力,雖然我努力了,但是進步的畢竟有限,承擔的也有限。

  長久以來我們受的是西方的教育,而且是偏重於德國唯心主義那一派的哲學,也就是人有能力做個超人,人民不但有民權,而且還可以晉級為霸權,而且人是地球的主,尤其是高級人,有知識的讀書人就是這種高級人;所以:只要確定目標,努力去做,就一定會成功──這種哲學,隱瞞了一個最大的真相,那就是:如果你的目標是不正確的,那麼你所有被振奮起來的努力,都會成為邪惡的黑暗力量;如果你的目標是正確的,但是過分崇高偉大,而你卻欠缺評估,妄想在這一輩子就快速達成,此種不自量力的行為就猶如愚公移山、精衛填海。可怕的是:當我們在移山填海的時候,我們感覺現實很難被憾動,或是自己的命運很難被改善,於是心灰意冷,喪失了對偉大目標那一份尊敬與肯定,於是反而成為歧路亡羊,最後走火入魔了。這就是真理的叛徒,在追求真理的時候,妄想在短時間之內速成,速成不了,卻反過頭來指責真理不存在。

  十月十一號這一根K線在我腦海中留下了一個啟示,它告訴我:人的一生雖然短暫努力也有限,但是目標既然正確,就要在對的事情上努力;什麼是對的事情呢?除了自己的肉體之外,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量要打開,才能夠承擔更多的壓力。從某一個角度而言,我所有學習到的知識,都在努力打開這個心量,使它擴展、使它壯大,使它能夠包容一切──包容一切是高遠的理想,這一輩子是達不到了,但是也要努力做到及格以上的水準吧。

  二○○二年十月十一號這一根K線,真的是改變了我的一生。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3.03 上午11:00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