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十一)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十一)

  19、二○○四年三月十九號禮拜五,收了一根小紅線,上漲28點,前一天三月十八號是收長紅,上漲209點,這根長紅是為什麼會大漲呢?有人說是為了那一年的總統大選,看好連戰跟宋楚瑜那一組人馬會當選,所以在三月十八號進場大量佈局,於是三月十八號就大漲了。到了三月十九號,漲勢很快慢了下來,只小漲28點,但是還是在十日線之上,大家準備第二天投票選總統去。

  三月十九號當天下午,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在台南市區遊行時,遭受槍擊,兩顆子彈很明顯地朝向總統候選人陳水扁先生以及副總統候選人呂秀蓮小姐打來,其中一發子彈掠過陳候選人的肚皮,幸好陳桑因為中年有點發福,魚肚子的油脂抵擋住了子彈的火炮攻擊,只留下一點擦傷,沒有生命危險;也因為沒有生命危險,報了個平安,所以政治當局認為不需要停止選舉,照常投票即可,民眾不必驚慌。

  第二天禮拜天的投票率不高,票開出來之後,原先不被看好的陳水扁竟然贏了三萬多票,輿論大譁,因為之前陳總統的政績很不好,所以國民黨的聲望民調一路領先,似乎是定當選了,沒想到台南的槍擊事件竟然會讓阿扁『鹹魚翻身』,獲取了大量的同情票,大家都認為這個槍一定是邪惡的國民黨開的,於是國民黨煮熟的鴨子飛了。

  第三天禮拜一,三月二十二號的台北股市,開盤就是跌停板,期指率先跌停,慘不忍賭;再來,三月二十三號,開盤依舊是跌停,也就是兩個跌停板,雖然跌停之後有打開來,但是收盤還是大跌了187點,買期指多單的人死傷遍野,其中包括了幾位超重量級的市場作手,也在這次的兩個跌停板中,遭到接近毀滅性的打擊。

  關於這件事,有許多地方值得討論的。為了閱讀方便起見,我先講結論,第一:在中線操作中,如果技術分析到了非常高的境界,就可以不用政治分析。

  第二:選舉前到底應不應該抱股票呢?──這是從那一年開始,許多投資人都會問的問題。答案是:如果你不是新手,那麼在選前應該做個市場調查,如果太多人站在買方,那麼你就不要去買;同樣的道理,如果太多人站在賣方,那麼你就不要去放空。意思就是說:選前短線籌碼愈集中的地方,我們就愈不要去。但如果你是新手,則在重大政治消息發佈之前,最好不要持有任何的倉位,不論是買進多單或者是放空,都不要做,儘量在選前一個禮拜清倉完畢,保持觀望即可。

  其實真正的基本分析,應該是『本質』分析。巴菲特把本質這個東西叫做價值,這個價值不只是金錢上的意義,還有其它許多的人文涵義,這一點希望讀者多去明瞭,換言之:價值不等於價格。一股票或是一家公司的本質,所涵蓋的範圍是很廣的,其中包括政治分析,以及大家所熟知的財務分析。如果兩個互相比較,政治分析的優先性略高於財務分析,但有時候不是略高,而是超過一大段距離。

  在台灣,從本質上去思考股市的基本分析,最重要的根本是政治分析,其次是產業分析,再其次是公司的財務分析。在美國,本來最重要的也是政治分析,但是美國的政治實在是太穩定了,所以大家都會忽略。美國的政治地位很穩定,但是它領導的經濟市場,從某個角度來講,卻是變化多端的,所以我們分析美國市場的本質,通常是做它的經濟分析,這樣就夠了。歷史上有幾次看衰美國的政治分析,後來都失敗了,其中包括很有名的大前研一。

  在中國,政治分析高於一切,因為共產中國目前還是政治掛帥,表面上去看起來經濟已經旺了很久了,但因為中國人的政治意識的框架太重了,幾乎變成了枷鎖,所以我們分析到最後,還是要去思考那一隻看不見的政治黑手──從古到今,從政治界到學術界,都是如此,講起來真是有點可悲。

  二○○四年那時候的台灣股市,跟現在的差別算是大的。那時候,聯電的股價還有三十塊,筆記型電腦廠商仁寶的股價還有四十幾塊──這在說明什麼呢?這在告訴我們一件事:其實台灣人並不很清楚自己做的科技產業到底是高科技還是低科技。如果是高科技的話,利潤就比較多;如果是低科技的話,利潤就比較少。更重要的是:如果是低科技,而我們的科技人並不曉得自己是在做低科技產業,那麼這個問題就大條了。

  從現在回顧過去,319槍擊案似乎是一個時代的開始,什麼時代的開始呢?就是一個緩慢、鬱悶,欠缺反省與自覺的時代。其實這種氣氛很早就開始了,只是因為步調緩慢,所以台灣人民並不自覺。

  319那個時候大家只會問:『選前應不應該留單』,而不是在問『什麼樣的狀況之下,我們才可以留單』,這表示:投資人只想要答案,而不肯去思考,不願意去做分析,而不願意去做分析的理由,則與這個時代的鬱悶有關,因為政治的鬱悶,所以很多答案都無解,有的甚至連題目都沒有。一個提不出問題的社會,是讓人擔心的。一個提不出問題的人,往往就是問題最多的人。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3.09 下午13:55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