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公告~~2019.12.25更新

~~~公告:(股市)【必修班】

『王力群~股市必修班2019年最新版·套裝函授課程』即日起接受訂購!

(想要了解本班課程宗旨,請按下面這個tube的連結)

https://youtu.be/pSK-4fwzpY8

內容形式:錄影教學檔,教學時數約10~12個小時。


1.價格: 24,000元。

2.內容:錄影教學檔,基本教學時數約12個小時。

3.更新:教材更新以及增加(一個月至少一次),「不限時間、不限次數」。

4.現場:一般同學擁有現場班上課之權利, 「次數不限制」,

以後如果要循環上課,「免費」,不需要負擔場地費以及茶水費。

5.Line:必修班有Line群組,同學「免費」參加。

6.教材補充: 同學可「免費」查閱以往上課之全部歷史資料,包括錄音檔以及錄影檔。


有意參加課程的朋友們,請寫電郵到randyw@seed.net.tw

如果您是gmail,請寫電郵到heller10393@yahoo.com.tw

(因為我最近寄到gmail的都被退信)

我會將進一步的報名資料寄給您。


*現場上課在台北市,靠近捷運松江南京站,走路不到10分鐘。


感謝您!祝您新春愉快!


~王力群, 2019年12月25日,敬上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王力群:一個操盤手的成長 01_幼年時期的準備教育


王力群:一個操盤手的成長 01
2020.7.3

  我小的時候,我外公住在廈門街,他有訂經濟日報。在民國60年代,「經濟」兩個字沒有像現在這麼時髦,大家一方面賺錢,另一方面也渴望知識,這原因主要是因為教育不普及,以及之前在戰亂中,許多人的求學生涯中斷,現在則想要恢復起來。
  那個時候,我常常聽我外祖父在聽收音機,正聲廣播電台有一位小姐會播報股票價格:「股票二十塊五毛買進,二十二塊八毛賣出…」那個聲音,我一輩子不會忘記。
  1949年,我外公在上海開一件棉被店,賣枕頭、蚊帳、棉被,之類的寢具。上海淪陷之前,我外公帶著全家,我外婆、我媽媽、舅舅,坐中興輪來到台灣(不是後來沉掉的那個太平輪),在基隆登岸,本來是要住在桃園大姨婆家裡的,不知怎麼搞的,後來好像沒有去,就在台北車站鐵道旁邊的中華路,大家隨便用竹竿、木板,搭了一些簡陋的房子,不但住進去了,後來還在裡面又重新做起了賣棉被的生意。後來這些臨時木板屋都拆掉了,改建成中華商場。我外公的店就搬到漢口街去了。
  我小時候的印象是:除了我外公之外,我好像很少聽到其他人有在投資股市。
  小時候的經歷給了我幾個印象:
  一、因為我大概知道我外公中年以後這一段艱辛創業的歷程,所以,等到我自己後來進入股票市場之後,有一次想起我外公這些往事,就很自然地把一個人的一生,跟他的股市投資經歷,連接起來,形成一個完整的故事。一個人在現實生活中的奮鬥,必然跟他在股市裡面的表現,完全有關係。
  二、我外公從來沒有跟我講過他事業上的挫折。印象中有一次,就是他桃園的紡織廠結束營業了,一大堆賣不出去的「粗布」堆在廈門街的四樓,成了我跟表兄弟的遊樂場,在上面打打鬧鬧,因為布很厚,跌倒在上面也不怕痛。
  後來,我爸爸還用那些藍色的粗布做了一條在廚房炒菜用的圍裙,算是廢物利用吧。他就一直用,所以我們家從來沒有買過圍裙。
  (我父親過世以後,我把那條圍裙洗乾淨了,因為布料很厚,不容易破損,一直保持到現在。)
  因為我外公沒有跟我提過他的挫折,所以,在我童年的記憶當中,我外公那些故事都是順風順水的。例如他去投資房地產,我們就看到他把原來永和老家的一棟日式別墅拆除掉了那塊地還蠻大的,就蓋了好幾棟公寓,大概賺了不少錢吧。——從空地到住宅,這些景象的變換,在我幼小的心靈當中,是很自然地。於是,他就留給我一個印象:好像一個人的一生,只要他願意去奮鬥,就會有好日子過。至於半途當中那些心酸苦辣,我都不清楚,因為我的長輩們,包括我外公、我爸,我媽,都想保護我,沒有跟我說。他們希望小孩子能夠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大人的煩惱就讓大人去承擔吧。
  他們的這種保護家人的思想,造成我日後脆弱的一面;但是他們的故事,從難民到小康之家,也帶給我許多珍貴的啟示。
  民國62年,我進入今天小學上一年級,學號是2602。那時候,我的數學不太好,計算常常出錯,級任導師還給了我取了一個外號:「粗心大王」。
  才七歲的小孩,就被大人冠上了綽號
  小學二年級,我表現平平。一直到小學三年級上學期學期末了,同學黃珮芝突然在操場上叫住我,說:「你知道你第幾名嗎?你是第五名耶!」——那個時候,班上第五名是很厲害的,我突然有了一種「光榮」的感覺。
  然後,接下來,我幾乎用了一生的時間與精力,去追求那種「光榮」的感覺;也曾經用了長達十幾年的時間,去背叛那種感覺;後來,更因為沒有辦法達到那種感覺而備受煎熬。
  我覺得現在很多年輕人都跟我當年有過類似的觀念:順著這條路往下走,好像就會得到什麼東西──但是走這條路當中會遇到哪些曲折離奇的不如意的事呢?……似乎很模糊,因為很少聽人說過。就算曾經聽過,也沒有辦法跟自己聯想在一起。
  聽說過什麼事,跟自己親身遭遇到什麼事,是不一樣的;知道了什麼,能不能應用在自己身上,又是另外一件事情。

  小學四年級、五年期,六年期,連續三年六個學期,我都是班上第一名。小學畢業的時候,我感覺我好像是一個風雲人物。從此以後,我就立志要「出人頭地」,要光宗耀祖。
  在這之前,有沒有其他的願望呢?有的,但是常常換來換去很小的時候,我想要長大了以後當消防員,想去救火、救災;後來看了愛因斯坦的傳記,又想當科學家。其實我小學常讀的課外書,以文學、歷史故事為主,科學的部分很少。
  (在我們那個時代,科學性質的課外讀物,很少。我自己也覺得我是一個文藝氣息比較重的小孩。想要當科學家,應該是一種跟隨時尚潮流的幻想吧。)

@19801990

  於是,我就帶著「小學畢業模範生」的光環,進入中學。國中三年,念得有一點辛苦,但是大致上還算順利。畢業的時候,我是全校第七名,也考上了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
  高中三年,對我來講,這一場惡夢。一年級新生剛進去,就感覺到班上同學都是高手,都是各地方的菁英。相形之下,我就被比下去了。然後,我明明擅長 的是文科,對於講究計算的理工科目,不擅長,但是我不知道怎麼搞的,一方面是想要順從我父親的願望(我父親是電子科教師),另外一方面又想「研究尖端科技」的那種虛榮心,於是,我在高二選擇了自然組,想要念理工科。班上有些同學勸我不要,我沉默了,然後有位同學(他曾經是我非常要好的同學)開始嘲笑我:說「理工科將來會多一個飯桶」。
  我自己也覺得自己很奇怪:每次數學考試、物理考試、化學考試,我都考得不好,那麼,為什麼還要堅持下去呢?——難道我不怕留級嗎?(在建中,三科不及格而留級的案例,不算少見。)
  我從小有個習慣:年輕時候的很多事情,印象深刻的,我都會放在心裡,10年、20年,甚至30年、40年,我都不會忘記,而且會常常想到。

  (至於什麼是印象深刻的事情呢?為什麼某些事情會讓我印象深刻?有些事情我卻匆匆帶過……這個拿捏的標準,一直到我四十幾歲以後才開始認真思考。)

  高中三年以痛苦結束,大學聯考考得不好(以建中的標準而言),沒考上台成清交,於是去唸了私立大學土木系
  大一跟大二,我都在混日子,土木本科的書沒看,都看課外書,包括歷史、文學、哲學……等等。
  大學三年級,我有幾位電算系的同學,湊了一些錢進場買股票,沒想到遇到郭婉容事件,崩盤,於是他們虧了錢,變得很沉默,甚至窮到三餐吃泡麵。
  我大學快要畢業的那年,聽了一位同學的建議,進場買基金,結果買到封閉型基金,很蠢。
  後來,民國79年,股市崩盤了,那個緊要關頭我卻很懶散,在想著即將當兵的事情,覺得大學念得一事無成,就這樣去當兵,很不甘心⋯⋯我沉浸在悲傷的情緒當中,對股市的虧損,沒有想太多。於是乎,那筆賣基金的10萬元,就這樣賠掉了。那個十萬是我自己的錢嗎?當然不是,是我母親「借」給我的錢。我對於賠掉自己母親這筆錢,絲毫沒有愧疚感,可見我那時候是一個多麼任性的年輕人,有多麼的討人厭。
  從那件事情,我感受到一個人的「不知羞恥」可以到了那樣的程度。當然,我把這件事情深深地記憶在我的腦海中。

未完待續…
2020.7.3

2020年5月21日 星期四

王力群必修班2020年新編教材節選 01~08


王力群必修班2020年新編教材節選 01~08

第一課 長期投資

  目前,王力群必修班的重點,還是希望大家能夠在長期投資方面有所斬獲。
  至於中線波段以及短線方面,因為太難了,所以,並沒有期待大家都能夠成為短線贏家。
  長期投資的方法,在我們班主要是「xx買進法」以及「xxxx買進法」。
  賣點,比較困難。
  台灣股市過去的賣點,如果是大賣點,通常形態學會做得很大,甚至長達半年。
  如果大賣點是尖頭反轉,例子非常非常少,原因是:外資財力雄厚,如果他們發現這邊是「大尖頭反轉」,那麼,一定來不及全部跑掉,接下來,外資就會幫忙拉第二個頭部,也就是第二個大賣點。所以,通常大賣點不只一個高點。
  最短的長期投資,大概就只做一年吧。

第二課 長期投資的心法

  買股票,最好是趁大跌的時候買進。大跌,是利空消息造成的。
  所以,投資人要克服的是:「看到利空消息,感到悲觀,認為沒希望了,所以不敢買股票。」

第三課 長期投資的認知問題

  長期投資的相關知識,如果是技術的操作大綱,那麼,也許一張白紙黑字,就寫完了。
  問題是:心理與認知。
  這裡的心理,主要是指恐懼。
  這裡的認知,主要是指「接收知識的能力」。
  一般來講,大家所知道的股市相關知識,應該叫做「技術」。
  在使用技術的時候,或是平常生活的時候,所發生的心理問題,如何解決?怎麼對待?這叫做「心法」。
  技術跟心法,都是屬於知識。
  那麼,投資人對於「知識」了解有多深?了解的概況是怎樣?不了解的概況又是怎樣? ——這個叫做「認知」。
  台灣的股市金融界,流行的資訊與知識, 99%集中在技術方面。
  1%,集中在心理方面。
  0%,在認知方面。
  剛開始,失敗的投資人會認為自己虧錢的原因是因為「技術錯誤」,或是技術不足、技術不熟練。
  到了中期,失敗的投資人就會發現自己虧錢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心理偏差」。
  到了後期(幾乎沒有人可以到後期),失敗的投資人就會發現自己虧錢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認知謬誤」。

第四課 長線與短線

  為了解說的方便起見,中線的波段操作,我也把它視為短線。
  長期投資的重點,看起來非常簡單!
  (看電視很難嗎?每個人都會看電視吧!問題是:當年發明電視的那些科學家,真的很厲害!)
  長期投資的困難處,在於心理與認知。——我發現,對於一半的人以上,就算是長期投資,他們的心理與認知也會發生嚴重的問題。
  但是,短線投機的困難處,無論是「技術」還是「心理」、「認知」,這三大領域,每一個領域的困難度,都遠遠超過了長期投資!
  所以,我們班,沒有把短線操作放在必修的課程,就是這個道理。因為太難了。
  希望必修班同學,能夠把基礎打好,也就是把「長期投資」給學好。至於其他的,等基礎學好再講。
  我把長期投資的相關知識,當成是「基礎」。
  歷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反對把長期投資當成是基礎——對於這些人,我一概不予理會。等我有時間,將來再慢慢跟他們解釋。
  (這些人的想法是:例如短期操作,短期操作有短期操作的基礎,短期操作的基礎,跟長線投資無關。——我認為這是邪說。)

第五課 哲學

  大學裡面,有許多科系。
  工學院,有:電機工程、機械工程、土木工程、電腦工程
  理學院,有:數學、物理、化學
  文學院,有:中國文學、英國文學、美國文學、法國文學
  還有其他許多學院,例如管理學院、商學院、醫學院
  這些課程,幫你考上大學之後,依照考試分數的高低,去選擇科系,各自發展。(其實這是錯誤的教育方式,但是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
  這些課程,參與的時候,叫做「上課」。
  上課,除了課本、書包、筆記本、錄音機、原子筆⋯⋯要記得攜帶之外,最重要的是:對於課程,上課聽到的東西、看到的東西,感受到的東西,要用心去體會,用大腦去「思考」課程內容,消化知識。
  收集零碎的資訊,整理成為知識;老師或長輩把知識教給學生,學生去「思考知識」,有所感悟,這個感悟,叫做「哲學」。
  所有的知識,在15世紀之前,統稱為哲學。
  (十六世紀文藝復興之前,知識不分家。現在的「科學」那個時候叫做「自然哲學」。)

第六課 課程分類

  不只是股市課程,其實天底下所有的課程都可以分為三大類:技術、心理、認知。
  技術加上心理加上認知,所有的知識,都屬於哲學。
  理論上,在傳授知識的時候,全部都是哲學(這個哲學,「不只」是現在大學哲學系那個哲學)。但是,因為學生不習慣「正確的教育方式」,所以,目前全世界都使用「三流的教育方式」,也就是「非通識教育」。
  也就是說:把知識撕開來,一條條交給你。
  所以,你看到的不是雞腿,而是雞絲。稍微好一點的,叫做雞柳。
  所以,為了遷就世俗,我們不得不在必修班裡面,把「關於思考認知」這一部分的東西(也就是哲學),原則上是儘量拿掉多少就算多少。
  因為,如果使用理想的教學方式,同學不習慣,會覺得被我騙了。
  (講明白了,如果同學翻開必修班講義,裡面講的都是關於思想方面的哲學,同學會覺得被騙。)
  舉個例子來講:假如老王當導演,拍了一部電影,叫做「製造愛情」(make love)。結果觀眾買了門票進去看,發現從頭到尾,男女主角都在討論愛情的藝術,而沒有發生肉體上的關係。這個時候,觀眾就會覺得上當受騙了!就會要求退票!
  現階段股票市場,就相當於上面這個笑話。
  所以,第六課是在回答同學問的一個問題,同學曾經問我:「為什麼沒有把哲學課程直接放在必修班裡面?」
  現在大家應該知道原因了。

第七課 補救措施

  由於心理以及認知這兩大領域,是成為股市投資贏家「不可缺少」的東西。但是,新手並不知道心理以及認知的重要性。新手只知道「技術」,其他的通常是不予承認。
  所以,王力群必修班偏重於技術。
  其他的,像是心理、認知,以及更完整的哲學,另外開課,讓同學「自由」選擇。
  也就是說:除了必修班是必修學分之外,其他的課程,基本上都當成是選修的學分。
  這樣一來,課程的內容雖然豐富了、更好、更完整了,但是,時間卻拖得更長,也變成額外要收費的。
  當年,曾經為這個問題討論過,討論的重點,大概是這樣——
  有些同學認為:既然「心理學」、「認知學」,以及「哲學」都是將來股市贏家必須學習的知識,那麼,這些課程,可以獨立開辦,但是不應該再另外收費。
但是,這個歷史性的錯誤,已經無法挽回了。因為, 2003年開始,我們開辦「心理學」課程,當時是另外收費的,大概是新台幣3000元。
  當年我收這個學費,完全不知道後面還有「認知」,以及「哲學」這種東西。也就是說:關於這些知識之間彼此的關係,我那個時候沒有像現在這麼清楚。
所以,對於舊生而言,如果所有的課程都要合併到必修班裡面,那麼,就必須要退費。
  後來,老王班的課程就雙管齊下。
  因為沒有退費,所以,變通的方法就是:把必修班的課程,無限制延長。而且,你在必修班可以問任何關於「心理」、「哲學」方面的知識。(至於正式的心理學班、正式的哲學班,那些另外收費的心理班與哲學班,都當成是進階的好了。)
  所以,各位繳了24,000塊錢的同學,參加了必修班以後,在LINE頻道上面,只要老王還沒有死,原則上,教育的時間是沒有限制的。
  在Line上面,老王所有的講話,全部視為「教學」。
  私底下講話也一樣。

第八課 日常生活

  在老王班,不管是投資還是沒有投資;不管你有沒有操作(有許多同學,在老王班真的是在學哲學,沒有從事金融操作。),有一個觀念是希望同學都知道的,那就是:
  「王力群本人認為:一個人的日常生活,與他的金融投資,有絕對密切不可分的關係。」
  這個觀點,是我提出的。
  在台灣,反對我這個觀點的人,大概跟牛毛一樣多吧。
  一般來講,投資人的觀點是這樣的:「公歸公、私歸私,私人的生活,包括私人的感情生活,不影響他的個人金融操作。也就是說:個人的私生活,與他的投資行為,沒有關係。——我認為這是邪說。
  在班上求學的同學,知道王老師對這個觀點是抱持什麼樣的態度,暫時就可以了。

以上是第一課到第八課。
2020.5.21修訂

2020年4月27日 星期一

股市病歷表01-02


股市病歷表01
2020427號禮拜一

第一個案例
我在剛進入股票市場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前輩」,他大概大我快要10歲。我通常叫他陳大哥。
陳哥的父親是做紡織業的,去世以後,家產分1分,陳哥的那部分不是太多,但至少也有好幾百萬。大概是民國70幾年左右,他就利用這筆錢,進入股市。
他每天過的生活,就是標準的散戶生活。早上到號子裡面去看盤,中午隨便吃一吃,下午就回家休息了。平常沒有什麼消遣活動,大概就是在家裡看看書、看電視。後來他買了一台腳踏車,說是要運動一下,鍛煉一下身體。
他跟我說:「小王啊,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就要多運動。」
他的操作完全是短線的,只做股票,不做期貨。
他跟我說:「做短線,每天拿一點現金回家,這就可以了!小心駛得萬年船。」
他的意思是說:如果做長期投資,股票一直放在那裡,萬一有什麼變化,自己不一定來得及反應。大多數的狀況就是:當長期投資的股票的「本質」發生變化的時候,投資人往往不肯改變原來的立場,於是就這麼僵持下去。如果不幸股價是一直往下跌了,甚至跌到最後下市了,那就慘了。
他講的對。
至於那些長期投資賺錢的人呢?
陳哥告訴我:「那只是他們運氣好而已。」
我認識陳哥的時候,陳哥大概已經在股票市場裡面快要20年了。他沒有賺到什麼錢,但是也沒有大虧。
他一直沒有結婚,也沒有小孩。住在一間很便宜的出租套房裡面。那間套房我去過,光線不足,有點昏暗,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舊家具的味道。
但是我認識陳哥以來,這麼多年了,有幾年的時間,我幾乎每天都看到他,他每天都是笑嘻嘻的。當然,他也有嚴肅的時候。嚴肅起來,他也蠻認真的,有時候也會講一下他做股票的心得。
前前後後,我跟陳哥在一起做股票的時間,大概快要10年。
他如果真的有賺到什麼錢,大概也花在平常的生活開銷上面了。
但是,我從來沒有聽過他講一句喪氣話。
像陳哥這樣的男人,有哪個女人要嫁給他呢?
我懷疑。
有一次,我很想跟他談一些人生方面的事情。例如?我想問他就這樣一輩子不結婚嗎?將來怎麼辦?
但是我沒有問。
後來,我逐漸沒有去證券公司看盤了。每次回永和,偶爾也會在路上碰到他。我每次都跟他說:我會找時間回證券公司看盤,他都說歡迎歡迎,反正他一直都在那裡,等著我來。
跟陳哥在一起的那幾年,我曾經想過:他說「長期投資的人都是運氣好」這句話對不對? ——我認為不太對。但是,我也沒有整理出一個所以然來。
除了這個觀念之外,其他的,我覺得他講的都很有道理。
那個時候,陳哥給我最強烈的感覺就是:他做股票,完全是憑自己的經驗。雖然,他也會看一下基本面的消息,但是,完全都是參考而已。基本面的消息,從來都不是他操作最重要的那塊。
或者我應該這樣說:他有他自己的經驗,他有他自己的那一套,別人說什麼,他會聽,但是全部都是當成參考。
換句話說:他從來都不盲從。
他跟我說:「你聽來的那些,誰知道是真是假?」
嗯。真的是不知道啊,就算有確實的數目字,例如上一季賺了兩塊錢,誰知道那個兩塊錢是不是做帳做出來的呢?
陳哥跟我講的,都是很樸實的道理。那時候,稍微動一下腦筋,就能夠了解他的話了。
那時候,我覺得陳哥做短線,真的有他的一套,我要多學學。
當然嘍,他做短線,就像我上面講的,也沒有賺到什麼大錢,我應該還有超越他的空間。但是,我從來都不會輕視他。
為什麼我不會去「輕視」一個「天天在股市裡面跑短線,但是沒有賺到錢」的一個中年大叔呢?
我只曉得:像陳哥那種人,如果是放到最近幾年,外面的那些酸民一定瞧不起他,認為他「把青春歲月耗費光了,卻沒有發財。」
因為我把他當朋友看。
所以我沒有輕視他。
最重要的是:他每天都很樂觀,笑咪咪的,我從來都沒有看過他情緒煩躁。
他會認真,但不會煩躁。
那些年,我覺得我跟陳哥學到的,是一些對於股市的基本觀點,以及做短線的心態與技巧。
後來,又過了20年。
20年後,回想起當年跟陳哥做股票的這一段光陰,我覺得——
我因為關心這個人,把這個人當朋友,而這個人也把我當成朋友,把我當成小老弟,願意跟我分享一些道理。我們兩個人,對彼此都無所求,只是單純地對股票市場擁有共同的興趣而已。
20年來,幫我脫離當年在證券公司看盤的歲月之後,也算是「稍微深入社會」一些,也接觸了一些人,這些人當中,能夠像我跟陳哥之間的那種關係的,實在非常少。
20年之後,我終於從陳哥身上學到一個道理:
『人會被自己多餘的慾望給毁滅。』
(以下的案例,我隨興寫,沒有依照發生年代的先後順序排列。)

股市病歷表02
4/27

第二個案例。
當面我在證券公司看盤,那家公司很大,每天至少都有一百多個人在看盤。
其中有一位趙太太,對我很好。她每天都坐在那裡,泡一壺茶。
她主要是做波段。做多的部分我不清楚,我們比較清楚的是他做空的部分。我做空的模式,當年就是跟她學的。
她的基本概念很簡單:一支股票,你要慢慢地、要有耐心去等,等到他漲不動了,再去放空。但是,放空並不是真的看壞它的基本面,而是去放空它的「技術性的拉回修正」。
換句話說:為了空一支股票,她往往等了好幾個月,結果空兩三天就收手。賺一點小錢回來。
一般人會去想:既然等了那麼久,那麼,一旦動手,就要賺大的——這個觀念錯得很離譜。
這就好像一個單身漢想要結婚,結果等了好幾年,都沒有選到合適的,於是他就想:「反正已經等那麼多年了,我也老了,既然要娶太太,就一定要娶最漂亮的!」——各位讀者,您說這位大叔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呢?
當年在證券公司,我周圍的這些前輩,他們操作股票的道理都非常「樸實」。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其實都是他們多年的經驗換來的,都是血淋淋的心血結論。
我覺得現在的操作者,很難體會當年他們這種樸實的精神。
趙太太操作的觀念雖然簡單,但是需要等很久,可是一般人無法忍受的。其實,坐在號子裡面天天看盤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很有耐心的。
跟我後來認識的那些年輕人相比,號子裡的那批「長輩」,基本上對人生都算是有點看開。
但是,這種「悠閑」的氣氛,到了公元兩千年之後,逐漸被一些「不速之客」干擾了。——這方面的故事,我以後再說。
我曾經想過:趙太太這麼久才操作一次,賺得又是小錢,那麼,她這樣會甘心嗎?
甘不甘心,我不知道,我只看到她每天都很悠閑的在泡茶。
後來有人告訴我:趙太太是大地主,永和有一條街,她有好幾棟房子,光是靠收租,就夠了。做股票對他而言,只是遊戲而已,不過她做的很認真。
我認識趙太太的時候,她大概60幾歲。現在如果還活著,應該是85歲以上了。我不知道她還在不在。
有一次,看盤完畢,我沒有回家,跑去別的地方,剛好在路上碰到也要回家的趙太太,於是就走在一起聊天。
趙太太對我說:「小王啊,你年紀還輕,我不贊成你做這樣泡在股票市場裡面。」
這句話,我一直記在心裡面。
其實,我心裡明白:對於很多人而言,就這樣泡在股票市場裡面,確實是不好了。——那麼,我為什麼要泡在裡面呢?
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麼、我不知道自己在股票市場這樣操作,會不會變成大富翁⋯⋯這些願望與預測,對我而言,都是迷迷糊糊的。如果說我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吧,那就是:我每天都很努力,過得很充實。(努力充實自己在股市方面的知識。)
過了很多年我才知道,我所謂的努力,跟別人所謂的努力,完全不一樣。我忘記了當年進入股票市場那個時候的我,已經經歷過了許多人沒有經歷過的事情,也學過了別人根本就不知道的一些人生道理。
對於當年證券公司裡的那些長輩,大家都是朋友,都會彼此關心對方。
後來過了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之後,我才知道:『如果你不關心對方、如果你不了解對方的生活,那麼,你也就沒有辦法知道他的操作的真相。』
這其實是很樸實的道理——很可惜的是,我後來在股票市場裡面碰到人,沒有一個人懂這個道理。
在民國80年代,那個古老的年代,投資朋友們互相關心,是很自然的事情。
邁入90年代以後(也就是公元兩千年之後),整個社會風氣,快速改變。
現在,投資人如果去學習什麼投資知識,頂多就是技術而已,根本就不包括「了解對方的生活、了解對方的思想」。
如果你那樣好奇,別人會把你當成神經病。
這個時代的轉變,太大了。
遺憾的是:一般人對於這麼大的轉變,毫無所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