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6.12.27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14(六)進度3-3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

破二分法(10):動態的優點與缺點

破二分法(10):動態的優點與缺點

(王力群的股市部落格:http://randywang319.blogspot.tw/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以前,依照傳統,我們看一件事情,都習慣把它給二分,不是對就是錯。所以,當我們去思考事情的時候,或者是我們去回答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們都會想到:我要把這個答案給找出來──這種傳統的思維,我建議在這裡先不要用。

  在這裡我建議的是:我們不妨換一個角度,先不要去思考事情的對與錯,而是先提出自己的看法,再想一想我這樣的看法如果實行了,會有什麼優點及缺點。

  如果事情有對錯之分,依據一般人的想法,對與錯是事先就已經存在的,就好像埋在地下的那塊東西,大部分是石頭,也有些是黃金,在還沒有開挖之前以及挖開來之後,黃金依然是黃金、石頭依然是石頭,不會變的,這就叫做先驗的,也就是事先就已經存在的。就跟我們考試一樣,我們在解題的時候,都知道有一個標準答案在老師的口袋裡,只差還沒有公佈而已。

  但是,在這麼多年來,我自己碰到過的最大問題,以及同學們碰到的最大的問題,都共同指向一個狀況,那就是:其實在大多數的時候,我們思考的東西,我們並不知道自己是想對了還是想錯了……這種情況才是現實生活中我們遭遇到最多的狀況。

  以下,讓我們一步一步慢慢來。

  首先,當我們接觸到一個問題,開始思考。一開始,我們不要想直接就定出對與錯的結論,而是要注意自己的思考流程有沒有犯錯、有沒有疏忽的地方

  假如我們得到一個初步結論A,接下來,我們要思考的是:如果我們照著A的結論去做,會產生什麼優點,以及產生什麼缺點。換言之:我們要思考的是A所可能帶來的優點以及缺點。(一般人通常不會去想缺點這方面,怕不吉利)

  接下來,如果我們決定去執行A,過一段時間以後,可能會看到如期所發生的優良功效,OK,那就繼續做下去…等到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通常這段時間會比較久一點,我們就要注意「因為A實施太久以後所引發的弊病」,所謂「法久生弊」,就是指這個道理。

  這個意思就是說:就算是對的一件事情,也會因為時間久了,而產生弊端。──這個道理,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知道一塊新鮮的肉放久了接觸到髒空氣以後會腐壞,但是卻不太知道一個原本善良純潔的人在骯髒的社會風氣中混久了也會沾染不良習氣,換言之:人無法輕易地長久保持自己原來的優點。在知識分子中,照理講應該是有受過教育的人都應該懂這個道理,但其實並不然。

  同樣的邏輯,當A實施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就要回頭檢視一下,當初所想到的A引發的那一個缺點,現在是不是仍然還是缺點呢?它會不會變成另外一條可行之路?意思就是說它會不會變成現在的另一種變通的方法?

  在這一連串思考問題以及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我所要清楚標榜的是從一件事情的"優點跟缺點"去看這件事情。從表面上來看,優點跟缺點是另外一種二分法,但是如果加入時間這個參數,因為時間拉長了,優點可能變缺點、缺點也可能變優點,換言之: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固定的二分法,而是不斷地在變動的。

  這個觀念非常重要。因為它清楚告訴我們:如果一成不變,就可能淪於守舊,就跟傳統中國一樣,閉關自守,到最後是把自己逼進死巷。

  一般人的世俗觀念是:有缺點的人事物就沒有優點;有優點的人事物就沒有缺點。或者是說:世俗的觀點很容易被某個優點所蒙蔽,使我們看不到對方的缺點;同樣的道理,世俗的觀點很容易被某個缺點所蒙蔽,使我們看不到對方的優點

  在世俗的傳統中國,優點跟缺點不能共存於同一件事情或人物當中

  其實中國有一本古老的經典叫做易經,易經就有講這個「變來變去」的道理,但是三千多年來,傳統的中國思想卻不是像易經這樣子標榜「變化」的,而是標榜固定不變的階級名稱關係,換言之,它變成一個冠名主義,冠就是帽子,意思就是說一個人很容易在這種主義之下失去了他自己的本性,而別人只看到他頭上的那一頂帽子。 


~王力群, 2017.1.20 上午 1150台灣.新竹

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

破二分法(9)::執著於「不執著 」

破二分法(9):執著於不執著

(王力群的股市部落格:http://randywang319.blogspot.tw/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大方向要正確

  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我們講某個人「做什麼事情都太執著了」,意思就是批評這個人做什麼事都太過了、太硬了,不知變通,這樣很容易壞事。例如這種人去談戀愛,很可能因為用力過猛而把對方給嚇壞了,甚至到最後動刀子都有可能。

  再舉一個例子,如果這種人去參加考試,因為他太執著了,一心求勝,所以他可能會不擇手段來達到他想要的目的。這個「不擇手段」就不好了。

  我所提出的「不執著」的觀念,是要提醒大家做事情要保持在正確的軌道上面,意思就是說:你的大方向要是正確的。偶爾脫軌可能沒有什麼關係,但終究要回到正道上面。這就好像火車,火車的鐵軌幾乎沒有完全是一直線的,當中或多或少都會有彎曲的路段,這就是一種變通,一種不執著;本來兩點之間最近的路徑是一條直線,但是這條直線可能會碰到高山大海,那就轉個彎吧,這叫做「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我所提醒的,就是這種逐漸被世人遺忘的精神。

  但是,不論怎麼轉,火車始終在行進的,他不會停下來、不會懈怠、不會放棄,因為他堅持要達到目的地,他的方向是正確的,就要堅持到底。但是在這堅持的過程中,有些地方是必須要變通的,否則硬碰硬,可能就是雞蛋碰石頭,玉石俱焚,不但耽誤了行程,也很容易留下不好的習慣與記憶延續到未來。

  不執著,從某一個角度來講,就是知道變通。但是,我們這邊要特別提出一個主要的觀念,那就是:這裡所謂的不執著,並不是完全相對於執著而言,如果這樣子來區分,執著與不執著就變成二分法,變成一種對立,而且是一種邪惡的對立。

  一件事情的對與錯,並不是對立的,不是完全固定在某個人的思想模式中,而是調整人類的思想,而這個調整的標準就是客觀的真理。


◎執著於「不執著」

  不執著本來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以前常常講:什麼好事落入了俗世,都很容易被扭曲。在這裡,我要講一種情況,它是一種虛假的不執著,在我以前看過的書籍當中,有些學者喜歡用一句話來形容這種虛假的不執著,在座的可能有些人聽過,這句話就是:『執著於那個「不執著」』。

  這段話是什麼意思呢?

  本來,真正的不執著是曉得變通,但是就像我講的,火車只是轉個彎而已,它依然是保持動力的,不曾懈怠;但是,虛偽的不執著卻是一種散漫的行為,它口口聲聲說自己不執著,其實意思就是他不想當下做努力,不想在當下的事務上專心用功,而把心情挪到別的地方去,其實這就是散漫了、不專心,但是他找了一個很漂亮的藉口,說自己是「不執著於當下的事物」。

  不對這種虛假的不執著,有些學者就把它叫做「執著於不執著」──意思就是說:搞了個半天,他還是執著的,而且還是一種更邪惡的執著。

  什麼是真正的不執著呢?什麼樣的行為才能夠免於二分法的執著的煩惱呢?

  我舉一個打籃球的例子好了:真正優秀的籃球隊員,他是又能夠自己投、又能夠傳球別人投、又能夠幫助其他的球員助攻或防守、又能夠帶動整個隊伍的士氣,這種全面性的考量,做什麼是什麼,投籃的時候全力以赴,防守的時候也是全力以赴,而不是說投籃的時候畏畏縮縮好像在怕雷劈批下來──這種「專注於當下,卻不拘泥於當下」的精神,才是真正的不執著。


專注於當下,卻不拘泥於當下


  再以股市操作為例:作多的時候,就專心作多,但是遇到轉彎的地方,還是懂得要轉彎,意思就是說:完整的作多的考量,並不是沒有包括危機意識的,也不是說他滿腦子都是作多而沒有想到股價會下跌──而一般人如果專心作多,可能就想不到股價總有一天會下跌的──這種思考就是拙劣的二分法。

  作多的時候專心作多,但是依舊有風險意識;作空的時候專心作空,但是也依舊保有風險意識──如果是做短線交易,這一筆做完之後改做長線交易的時候,就專心做長線交易,而把短線交易的事情給忘掉,這也是一種不執著。

  一般人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很容易把那一件事情的情緒帶到下一件事情,這就形成了執著。在股市這個龐大的市場中,把短線的潛意識帶到中長線,往往會誤了大事,但是操作者通常都不自覺,因為他沒有辦法想像:前幾天還是對的事情,為什麼到今天就錯了呢?前幾天還是對的觀念,為什麼到今天就變成不對的觀念呢?其實,前幾天的那個觀念因為對,那是因為在短線中它是對的觀念,但是換到了中長線,那個觀念就不一定是對的了

  有一些喜歡投機取巧的人,想著:「既然執著是不對的,那我就來個不執著吧!」。於是乎,他在作多的時候不好好作多,喜歡跟自己唱反調,幫自己的懶惰找藉口,明明是作多,他卻三心二意,不敢把部位加到一個正常的水準,搞不好還換一個分身偷偷去開另外一個帳戶做反向單(對自己對做)……這種奇奇怪怪的事情其實都在說明當事者自己沒有信心、沒有主見,這些都是很不好的。


◎執著於虛妄的世俗言論

  在很多的股市論壇中我們都很容易發現這種標榜自己是「執著於不執著」的人。其實他們從來都沒有一個主見、他們的主見從來沒有一個真正的方向、他們的真正方向也很少是正確的、他們甚至不太清楚人類的思考需要一個大格局的正確方向,他們也不知道這個大格局的正確方向是由一個完整的知識系統所發出的……種種的不知道,就造成他們今天的「妄加區別」、「任意二分」,分來分去,自己愈來愈孤立,也就跟真理愈來愈遠了。因為在每次的孤立中,都會增加一段新的隔閡的距離,很多人的人生都是在累積這種隔閡的距離,跟任何事物劃上不相干的等號,冷漠以對,不斷的製造新的距離,而不是去建造溝通的橋樑,於是距離愈累積愈多,終於愈來愈遙遠,此時,他看真理很遙遠很模糊,他就把真理稱呼為遙不可及的虛幻之夢,殊不知:這種遙遠的距離是自己造成的,真正虛幻的不是真理,而是他自己,以及他的虛無飄渺的思想。


~王力群, 2017.1.19 上午 1110台灣.新竹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破二分法(8):一件事情的對與錯

破二分法(8):一件事情的對與錯

(王力群的股市部落格:http://randywang319.blogspot.tw/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我們做一件對的事情,如果做過了頭,就叫做執著。為了避免辭意上的混淆,我們再加重語氣一些,把它叫做「過度的執著」。

  什麼叫做對的事情呢?先暫時不去討論,我們先舉一些公認的正確的事情做討論,有爭議的我們放在後面再來為各位做個小說明。

  例如教育,教育是希望小孩子變得更好、變得更聰明、變得更有智慧,但是如果做過了頭,有人就把腦筋放在優生學上面了,於是納粹的希特勒就推出了他個人的優生學政策,就是把愚人都殺掉,讓智商不足的人都絕種,這樣就可以達到很好的優生效果了──不用我多說,大家都知道,這就是把一件原本很正確的事情做過頭,結果變成了大屠殺。

  例如男女之間的愛情,不論是梁山伯與祝英台或羅密歐跟茱麗葉,年輕人之間的愛情很真、很感人,這應該算是"正確"吧,但是愛得死去活來,到最後把寶貴的性命都送掉了,這就叫做愛得過頭,傷了心,更重要的是傷了別人的心。這也是正確的事情做過頭的一個案例。大家不要小看這個案例,在現代世界中,把原本出發點是純潔的感情做過頭,把氾濫的過度愛情叫做正確的真愛,這種錯誤的例子到處都是,不知道害死了多少年輕人。

  再舉一個例子,就拿台灣文化來講好了,台灣文化在1949年之後經過移民充實,呈現了一種特殊的混血文化,不但具有台灣人民固有的特色,也保留了一大部分中華文化優良部分的精髓,這種獨特的文化本來如果繼續發展下去,是大有可為的,換言之:這個文化可以繼續擴散壯大,但是有一些主張台灣文化獨立的人(不是全部),把這件事情做的過火了,獨立到了後來似乎就是與其他的文化做隔絕才叫做獨立,把獨立搞成孤立,把自強搞成自閉,原本一樁美事,結果做過頭、搞砸了。

  一件原本是對的事情做過了頭,很容易變成錯事──這種定律,在人類歷史履見不鮮。例如中國的政治制度,以道德為中心,本來是好的,但是道德有個被動的缺點,就是很容易變成教條,於是在道德變成教條之後,知識分子愈來愈偽善,傳統中國也就衰亡了。

  再舉一個例子,有一個小孩子很喜歡吃糖,把一顆糖果捏在手心,無論如何都不肯放手,就這樣捏了好幾個小時,當他再度打開手心時,那顆糖果已經在他手心中融化不成形了,請問,這樣已經融化不成形的糖果,還能叫糖果嗎?吃起來還是甜蜜蜜的滋味嗎?

  天底下很多事情都是這個樣子,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為什麼水能覆舟呢?是因為水氾濫了、過度了,力量太猛了,原來的小船適應不過來,於是一下子就翻掉了,喜劇也就變成了悲劇。

  由於巴著一個對的觀念不放,做過了頭,不但很容易使那一件原本是對的事變成錯事,更值得注意的是:當我們用力的時候,很容易留下後遺症。以下,跟各位講一個股市操作的後遺症的事情。

  在股市中,我們都說要等待機會再進場,OK,假如現在有一個非常好的空前絕後的進場機會,我買了,然後它也漲了,漲了一小段之後,我再度感覺到這個機會真是好啊、真是龐大啊,於是我再加碼……又漲了兩天之後,我又感覺到市場的氣氛愈來愈強,我又再度加碼……就這樣,最後我可能把衣服拿去當舖典當、車子也賣了、房子也賣了,祖宗的田契統統都賣了,然後以十倍,甚至一百倍的槓桿去加碼……然後又過了一段時間,它真的漲了,漲了好多好多,我真的賺大錢了,變成大富翁,我可能賺了一千萬,甚至一億!然後呢?我就會說:我是大贏家了。

  在這個連續加碼的事件中,因為我看對了時機進場,然後又連續成功地加碼,也就是成功地加在一個中型或大型的上漲趨勢中,這樣當然是正確的,也是一樁美事,但是,如果是一個懂得「不執著」的人,他就會明白:當這筆非常成功的交易做完之後,我們就應該把它忘掉,忘掉當時激動的情緒--但是,如果是一個沒有經歷過嚴格教育訓練的俗人,他會把賺錢的情緒留下來,全身處在亢奮狀態,於是乎他整個人的感覺神經會失常,在繼續等待下一次的時間洪流中,他莫名的亢奮可能會遮蔽他的理智,使他很容易看錯,或者是在沒有那麼優秀的進場點進了場,於是乎,以前的操作經驗留下的壞習慣可能會在暗中默默的進行,在不知不覺中,他又想加碼了,股市也確實漲了,於是他繼續加碼、股市繼續漲,但是等到一、兩個禮拜之後,股市有點漲不動了,但是他的壞習慣,或者說是上一次交易的遺傳促使他繼續的加碼,而且還是加大碼……最後,他上一次賺來的那個一億元,全部都加滿了……然後呢,股市突然連續下跌,他又不肯減碼,或是來不及減碼,就這樣,把原來賺來的錢又吐回去了。此時,如果他用的本金是一億,但是槓桿用的是兩倍,他就會倒欠一億元。也就是說,在上一筆交易中,他用了很大的槓桿倍數,賺了一億,到了這一筆交易,您認為他的槓桿倍數是會增加還是減少呢?......結果,他不但把原來的一億全賠光,而且還倒賠一億獲更多!

  以上的例子的故事藍本,是我取材於200X年的一位股市非常有名的操作者的真實案例。

  再舉一個例子,以佛教為例,本來的佛教的僧侶是不可以工作的,因為要把時間拿來專心修行,所以他們不可以有恆產,有些嚴格的甚至還不可以有廟宇,住宿就在大樹下。後來佛教傳到了中國,演變了幾百年之後,有些老和尚認為這樣不行,一定要工作,所謂「一日不做,一日不食」,鼓勵僧侶自力更生,自己去耕田種糧食──這本來是一番美意,讓僧侶在勞動義務中去體會一些實務的人生經驗,結果搞到最後,耕田的變成地主,地主變成炒房地產的高手,於是天下寺廟坐擁大批田地房產,儼然成為不動產霸主,囤積貨幣,造成惡性通膨,這就難怪有些皇帝要對佛教僧侶開刀了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案例,把原本是有深刻意義的好事(不務俗事,專致修行),結果在世俗的演化中,逐漸扭曲變形,到最後我們看到的反而是破壞人民經濟,變成罪惡的淵藪了。

  人類希望把一件事情或者一個人,用二分法分為「對」與「錯」。這種分類法到底對不對呢?……唉呀,本來是要討論這個方法對不對的,結果我也是用二分法的觀念了。各位,我們能不能夠想一想:我不用對錯來分類,我們可以用什麼樣的方法來分類呢?

  不論怎麼樣,我們隱隱約約感覺到,一開始就直接用正確與否來做二分法,似乎會產生很大的問題。

  以我們人類來講好了,我們有頭腦,有手有腳,吃飽飯了之後就有了力氣,那麼,我們人類怎麼樣才叫做正確,什麼才叫做錯誤呢?……有人會說:假如這個吃飽飯的狀態去做好事,我們就說他是正確的;如果他要去殺人放火做壞事,我們就說他是錯誤的。OK,到這裡,原來我們可以明白一件事:有一個東西是比善惡還原始的、在善惡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就是我們吃飽飯以後的那股力氣,因為它很原始,好萊塢的星際大戰系列電影中,就把它叫做原力。

  這一股原始的力量,可以為善,也可以為惡。當他做善事的時候,正確的行為就顯現;當他做壞事的時候,邪惡的事情就發生了。

  講到這裡,我們可以了解一件事:對與錯不是一種潛在的內在本質,而是這個本質發揮出來之後,所產生的狀態與行為。──請注意,我這個結論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我們有這個觀念,我們才能夠講說我們有了初步的資格去打破對與錯的二分法的執著。

  對與錯,也就是正義與邪惡,如果只是未來還沒發生的事情,而不是一種現存的本質,那麼,我們看待這個世界的觀念,就要有重大的改變了。

  在萬事萬物中,在任何一個新事物當中,如果我們說原來的本質是一個而不是兩個(尚未被二分),那麼這個本質的力量(姑且稱為力量好了)發揮以後,它可能會產生兩種可能的結果:對與錯,或是善與惡、正義與邪惡、天使與魔鬼。而在本來的力量中,是沒有這樣的劃分的。

  以股市為例,任何一個點可能都是機會,要看你放在什麼格局來看,另一個重點是:看你要做多還是要做空。如果是一個超級大賣點,可能會讓原先買進股票的人哀鴻遍野,但是反過來講,它是一個大空點,讓夠讓放空的人賺到很多--請注意:不論多與空、並不是說買點才是正確,也不是說賣點是錯誤的,而是說適當的行為運作在適當的格局中,就能夠讓我們賺錢。重點是賺錢的那個錢(萬法歸一),而不是我們做多或做空(多空二分法)。

  這個話題才開始,我們明天繼續講。  

~王力群, 2017.1.18 下午 1300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