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8.1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10.21(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0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10.21()下午2:30~6:00

2017.10.28()下午2:30~6:00

2017.11.04()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招收學徒


五月天,五月班

1.因為知道大家假日跟平常都沒啥時間學習,所以才採取終生學習制。


 2.學費兩萬多是16年前的價格,凍結許久了...


3.我們曾經問過同學:給你兩萬多去教一個人,一輩子,要不要?結果是沒有一個人願意這樣做。


4.絕大多數的人沒有報名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誤以為這個班是在教一種世俗的賺錢技術,而不知道我們教的其實是認識人生的方法.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爾乃蠻夷


爾乃蠻夷

  當年我在研究股市的時候,剛開始的時候還好,過了幾年之後,等到我開始開班授課,我才發現有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在我們這個圈子裡,似乎許多人把基本分析當成是唯一的「正宗」,而技術分析跟籌碼分析似乎都落到二流去了──這種「自以為高貴等於別人的不貴」的觀念,當年我不太清楚是怎麼形成的;等到很多年之後,我跟人群接觸漸漸多了,才有一個初步的大概了解。

  搞了半天,這不過就是中國傳統的「天朝」觀念在作祟。

  自古以來,尤其是明清兩代之後,傳統中國把自己看成是天朝,把其他的國家都看成是「蠻夷」,簡稱為夷人。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把自己的高貴看成是別人的「不貴,低劣」。為什麼會這樣?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歷代的政權更換,使得執政者不得不找出一個堂而皇之的理由來對人民交待,那就是文化的傳承,只要誰一傳承到中國的文化,誰就是正宗;換言之:如果他的文化不是正宗的中華文化傳承,或分支,那就是夷人了,其實就是野人、下等人的意思。

  這是什麼狗屁觀念呢?但是明清以來七、八百年,絕大多數的中國讀書人都是這樣的觀念,您說奇怪不奇怪?好笑不好笑呢?

  最奇怪的就是在現在,正宗天朝與蠻荒野人的觀念依然存在我們的思想中,並沒有退去,而我們還沾沾自喜的以為自己是現代人、科學人,科技文明人。

  1793年,英國派了一個特使叫做馬加爾尼來中國,力抗三跪九叩的野蠻規定,跟乾隆皇帝鬧翻了。1834年,英國又派了一個人,叫做律勞卑(我們小學的社會老師叫我們把這個名字記成您老伯,這樣考試的時候就比較好寫答案了),結果又是為了這個夷人的問題鬧得非常不愉快。後來又經過了幾十年,顢頇的滿清政府被推翻了,民國建立了,後來又有了五四運動的新文化覺醒,似乎中國已經覺醒到自己不再是世界唯一的中心了;似乎隨著民國的建立,我們的國民就開始覺悟了……。

  各位想想,您認為上面所講的是真的嗎?七、八百年以來,甚至於追溯到兩、三千年前,那個更古的中國,知識分子心目中的「天下」的唯我獨尊的觀念,難道真的隨著自由民主的建立而一掃而空嗎?那些世世代代、跟著輪迴轉世潛伏在我們血液中的天朝觀念,是這麼容易被消滅的嗎?

  我認為,這些答案其實大家自己夜深人靜的時候想一想,都會很自然的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既然要瞧不起別人、既然要「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總要有個把柄,這個把柄就是文化。什麼是文化呢?大體來講,有道德的部分、有軍事的部分、有經濟的部分……換言之,文化從某個角度來講是可以化整為零的,講難聽一點,因為文化體積龐大,你就是把它大卸八塊,一般人也不會有多大的感覺。也就是因為它是可以拆開來的,於是:台灣人在繼承一部分中國文化的溫文爾雅之後,就自認為比大陸人的道德涵養要高,開始瞧不起內地人;而對面的人也因為國富了、兵強了,就看不起小國寡民的台灣人……說穿了,互相瞧不起,這跟中國古代的「鄙視蠻夷」的個性傳統,實在是兩個樣子?還是一個模樣呢?……我相信大家自己會有個答案,而且是明智的答案。

  人與人之間,尤其是知識分子,在出了社會之後,由於傳統教育的失敗,出社會之後立刻會感受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衝突,而絕大多數的中國知識分子其實都是媽寶(有點錢才能念書)、生活在封閉的國度裡,其實也有溫室花朵的味道,在經歷現實的衝擊之後,他們迅速放棄了傳統儒家道德的理想,轉而向不太光彩的現實靠攏──這是一個傳統,也是一個陰暗的傳承,很少人敢講,也很少人敢在現在講,但是我認為它是一個事實。為了掩蓋這種魯蛇的困窘,為了遮掩自己的失敗,中國的知識分子開始培養一種「天朝正宗」的學術觀念,被追捧上去的首先就是儒家,真是倒霉,還好道家一直沒有被捧上去,否則也會倒大霉。自從學術定於一尊之後,從此就開始有了一個「我貴你賤」的差別,千百年來,這樣的思想打壓一直在默默進行著,並不遜於東廠的錦衣衛。

  可惜,我們只會注意配著繡春刀的廠衛、我們只會注意老蔣派出來配著卡賓槍的警備總部的憲兵,我們只看到錦衣衛與白色恐怖,但是我們看不到那些無形無相的狂妄自大的毒素,因為它們潛藏在我們的血液中,尤其是讀書人。

  現在學術界的派系林立各擁山頭,表面上看起來這是一個傳統的天下,其實它不正常,這個不正常已經太久了,對於國民思想傷害已經造成,但是一般人並不自覺,因為都中毒了*


~王力群 2017.4.19 於新竹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人民萬歲,股民萬歲!


人民萬歲,股民萬歲!

  前幾天我在看大陸連續劇「人民的名義」的時候,看到了兩位男主角在討論關於「民」的問題,兩位男主角演的都是政府高官,其中一位就一直強調官與民的差別,也就是強調官的優越性,所以官員常常要做一些百姓不了解的事情去「推動」政治,但另外一位男主角卻不贊成他的看法,他說:「我們都是人民啊!」──意思就是說:不應該區分官民你我,官與民不應該採取對立,也就是當官的要為人民多想一點。

  我在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感覺上被觸動了一個長久以來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這個問題我思考了許久,就是官與民的關係。

  一般來講,一些生活上的經歷或許會觸發我們的思考,但這一次的經歷卻是:電視上所演的只不過在重覆我內心長久以來一直在思索的某個觀念之一,他只重覆了其中一項,卻讓我感覺到這裡面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表面上看起來:官與民當然不應該是對立的,所以:做官的要多為人民想想──這個論點,我相信是不會錯的,大家也當然認同的。

  但是在這裡,我停頓了一下,我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為什麼呢?因為:如果官與民本來就是一體,那麼,問題不只是出在「當官的沒有為人民著想」,更嚴重的問題是「人民可能從來沒有好好地認真地想過當官的為什麼會這樣對待人民

  去年有一部電影,叫做「荷魯斯之眼」,講的是一個很古老的傳說,也就是在人類的遠古時代之前,統治地球的並不是人類自己,而是天上派來的眾神。這個傳說我以前就知道,但沒有想太多,後來,大概也不曉得過了多少年,我慢慢釐清出一件事情,那就是:人類的統治權本來掌握在神明手中,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諸神退位了,改由大祭司接任,再後來,大祭司的統治權被國王給搶去,於是國王就成為政教合一的統治者。在中國,這種痕跡很明顯,因為國王乾脆就自稱為天子,也就是天上之神的兒子或是繼承人。在基督教中,耶穌也自稱為神之子,但是耶穌並沒有講說他是來統治人民的,只有中國的天子是這麼講的。

  在這漫長的歷史過程中,統治權逐漸地交到人民的手上。在中國,殷朝跟春秋時代都是貴族階級在統治,所以我們可以講:官是官,民是民,這兩者的區分非常明顯;但是到了戰國,這一個界限逐漸被打破了,也就是說:人民的地位崛起,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秦國的宰相李斯。

  不論是孔子或是蘇秦張儀,商鞅韓非,還是李斯,他們的社會階級地位都比較傾向於人民,而他們的思想從戰國時期開始向廣大的人民傳播。所以,結論非常簡單:到了戰國末期,官與民之間的界限其實就已經非常模糊了,從好的一面來說,因為官民本為一體,所以當官的更要為人民多想想;從比較黑暗的一面來說:因為官僚如果腐敗了,其實也是人民的責任,因為很多官僚原本就出於民間,但是,問題來了:人民不會因為官僚的腐敗而檢討自己。

  於是乎我們的改革目標就變成了兩個,一是官僚,二是人民。官僚代表政府,代表統治集團,人民呢?代表一個更廣泛的群體,那麼,到底是官員是神聖的?還是人民是神聖的呢?我想這個答案我們非常的清楚,在中國歷代以來,都是認為官僚是神聖的,俗稱叫做官大人,人民就叫做草民、賤民、小人……都是很卑劣的稱呼。自從中國最後一個王朝滿清被推翻了之後,建立一個中華民國,百姓開始自主,也就是進入了民主時代。

  在民主時代,廣大的人民就更不會思考自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了──從某個角度來講,民主制度就是十九世紀人類過度膨脹的自我中心的哲學思想的一個延伸,這種哲學過度地強調了人的偉大,過度去強調了人民的力量,而儘量去迴避一個問題:那就是人民的無知,以及人類的無知。

  所以今天我們到處可以看到:「人民萬歲」、「人民優先」、「民主萬歲」、「凡事要以民意為依歸」……人民的民意不斷地被強調,成為了一種名教,成為了一種口號、成為了一種精神教條,到最後成為了一種毒藥。為什麼呢?因為人類始終在逃避一個問題:廣大的人民基本上是無知的、無明的愈接近現代,人民愈不會去思考當初那些官僚為什麼要這樣的壓迫人民,他們認為官僚因為高高在上所以鄙視人民,這話當然沒錯,但是從思想的角度來講,人民的思想水準確實是比較低的,這一點不可否認,但是這一點也沒有人敢去攻擊,因為: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知識分子、沒有一個真正的知識分子敢去抵擋全國人民的力量。
  
  雖然這是一個事實,但也就這樣被埋沒了。

  人民的無知,需要教育來解決。很少人曉得:要解決人民的無知問題需要現今教育經費的十倍、百倍,甚至千倍都不止(他們以為我們現在這種爛教育就是真正的教育了,這就好像吃了魏家的油卻以為自己吃的是好油,是真油)──這是一個全體人民都應該嚴肅慎重思考的問題,但是全世界卻很少人知道這實踐起來有多麼樣的困難。

  於是,我們就這樣腐爛下去,因為人民的腐爛,全民思想的無明,所以從人民之中培養出來的教師或學生也一樣的無明,等這些學生長大了之後,經由填鴨的低等遴選考試制度進入了政府,卻一樣沿襲了人民的無明──最可悲的是,他們自己卻不知道。往往辛苦了一輩子,卻是換來一場人生半場夢,夢裡是有為法,到最後歸於夢幻泡影,嗚呼哀哉。


  而少數覺悟到「人民自己需要檢討」的知識分子,也執著於觀察的單一角度,誤以為最後的這個答案落在人民本身身上,而忘掉了自己。也就是說:少數發現人民有問題的知識分子,也往往被自己本身學術的成就與進步而蒙蔽了眼睛,忘記了去觀察自己,忘記了自己也是廣大人民教育中的一員

  所謂知識分子這個光環,其實就是擔當教育責任的一個代名詞,可惜絕大多數的知識分子並沒有這種自覺。責任拼命往外推,不是落於A就是落於B或C或D……到最後都落不到自己身上,於是整個歷史,就成了人民的歷史,而不是成為自己的歷史,當然也就沒有辦法自己當借鏡,無法在歷史中自我反省。

~王力群 2017.4.18 於新竹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2017-4-16 週日,哲學班,講題:股市思考術(1)

2017-4-16 週,哲學班,講題:股市思考術(1),天氣:炎熱,地點:板橋教室,出席同學:小鄭,小建,小榮,小光,中錢,中黃,小威,小傑.





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王力群的數學課(1):自然數


王力群的數學課(1):自然數  (補充與延續2014年我教的數學課)
  英國數學家伯蘭特.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1872-1970)說:『要覺察到兩天的2跟兩隻雞的2是同樣的2,需要無限長的歲月。』
  這種覺察,據台灣的一個土木工程師(王姓,1960年代生)指出:這就是所謂的『邏輯平移』。這門科目也是他發明的。
  我們也許不太清楚兩天的2是不是屬於自然數,但是我們"大概"可以知道兩隻雞的2是屬於自然數。
  回到幼稚園班的數學課程:一個蘋果,加上另一個蘋果,等於幾個蘋果?
  其實這個問題的設定滿嚴格的,他是問你:[幾個?],而不是問你:[兩個蘋果加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
  人類的歷史,是從[個]的計數觀念進展到[事件]的環境參數考量呢?還是先從觀察周遭有形有相的環境開始,然後到計算手指有幾根、羊有幾頭?
  回到本題:一個蘋果,加上另一個蘋果,等於幾個蘋果?
  小明舉手說:[兩個蘋果!]
  這就是1+1=2的自然數計算。
  小華舉手說:[一個都沒有,因為我會把所有的蘋果都吃掉!]
  小明的回答範疇比較小,屬於一般知識分子熟知的純知識領域;小華的問題比較大,已經牽扯到教育的層面了,因為會這樣想的小孩,人格方面可能會含有某種特殊成分。
  於是我們展開邏輯平移,出現一個問題:[你認為股市操盤比較像小明的問題還是小華的問題?]
  如果您的答案是選[小華],那麼,接下來你就[應該]可以發現,這裡面有一個隱藏的計量尺度,就是『時間』。
  甲,當一個蘋果加上另一個蘋果的[瞬間],等於2個蘋果。
  乙,一個蘋果加上另一個蘋果,二十分鐘過後,小華吃掉了,所以是零個蘋果。
  丙,一個蘋果加上另一個蘋果,放在那裏不動,二十年過後,剩下的一堆東西,可能就[不是蘋果]。
  由甲乙丙可知:自然數的計算隱含時間的尺度,但是現在幾乎所有的數學計算都沒有把時間列入先天性的前提,除了我們在考試的時候規定一個小時以後要收卷--真衰!
  我們熟悉的自然數系統,來自於皮亞諾公理(Peano axioms),也稱皮亞諾公設,是義大利數學家皮亞諾提出的關於自然數的五條公理系統。根據這五條公理可以建立起一個算術系統,也稱皮亞諾算術系統。台灣教育目前從小學到大學,基本上都算是皮公的天下。
  問題不在於五大公設是否正確,問題在於自然數系統帶給我們的讀書人什麼樣的負面影響?(正面影響到處可見,手機、太空船、戰鬥機……都是數學科技的傑作!)
  如果1+2+3=6
  那麼:1+2+3.5=幾個人?
  問題是我們都知道人的計算不可能會出現3.5這種數字。
  這種自然數的觀念形成了一種成見,無形中將我們制約(或者說將原始人的思維制約了);那麼,接下來問一個問題:[在股市中,能不能說我做了3.5筆交易?]

(未完待續)

~王力群 2017.4.14 於新竹




【我曾經在股市中遇到過的8大超級難題】

【我曾經在股市中遇到過的8大超級難題】  王力群作品

1.魏XX同學問:、『一個人一輩子能賺的錢(能夠在股市中賺到的錢),是不是命中注定而無法更改的?』

2.巴菲特說:『我保證這些換股頻繁的共同基金到最後一定會輸給大盤(SP500)!』

3.某位業內大咖:『外資每年在台灣的期貨市場大概賺一百億新台幣。』...真的假的?

4.流傳已久的股市秘密金言:『在股市中根本就沒有真正的贏家!所有的人都是輸家,只是輸的領域跟層次不同而已。』

5.巴菲特說:『股市致富要靠長期投資的複利。』(短線真的不夠格嗎?)

6.托斯柯蘭尼說:『能夠長期在股市中靠做短線致富的人,我從來沒有看過!』...(真的假的?)

7、如果『沒有人可以在股市中靠做短線致富』這句話是真的,那我還要不要去研究短線操作呢?

8、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中,美國十大券商大概是賠光三十年來所有獲利的總和,這代表什麼意義呢?

以上這8個問題,除了最後一題外,每一題都花費我數年到十幾年的心血與時間去思考與驗證;其中用到最多的是哲學的邏輯思辨能力,其次是歷史知識。

答案我會在下周三的必修班上課時公布並講解。

~王力群 2017.4.14 於新竹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2017年Q2第一次免費課程:2017.4.22週六下午

各位好:
上個月我出版了一本新書「王力群型態操作法」,應廣大的熱情讀者之邀,
下周六下午我將於板橋教室舉辦現場的「2017Q2第一次免費課程」,歡迎大家踴躍報名參加。

日期:4/22 ()  時間:下午2:306:00     教師:王力群
報名資格:從來沒有上過王老師課程的朋友們,也就是新同學
地點:板橋教室(位於新北市板橋區民生路三段,距離新埔捷運站三分鐘)
聯絡方式: randyw@seed.net.tw 請寫信到這個信箱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辦法!^^
費用:免費 (但因為座位有限,所以需要先繳保證金500以便保留座位4/22當天上課時全額現金退還!)
報名方式:匯款保證金500元報名
免費課程教學項目:(1)技術分析的學習重點提示;(2)基本分析的學習重點提示(3)股市心理學的學習重點提示(4)股市認知學的學習重點提示(5)2017Q1檢討與Q2展望.

現場座位有限,將依匯款入帳順序排定現場坐位(謝絕舊生報名)
*想要參加免費課程但又無法親自到板橋參加者,則請等待我們籌畫未來會推出"網路版的免費課程",
所以還是請您先來信報備網路課程randyw@seed.net.tw),因為很多網路課程都需要事先去下載他們的專用軟體.

*如果辦得成功,下一次可能會到中南部,請大台北地區以外的新同學如果想要參加,請來信附帶告訴我您的所在縣市位置,例如:高雄市,台中縣XX市...

以上,感謝新同學的支持!

~王力群 敬上  2017.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