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四)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四)

王力群的臉書FB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6695700967

  9二○○○年二月二十二號,一根黑棒跳空大跌180點,這是一根令人絕望的K線,它不但粉碎了台股站上萬點的希望,也暫時重擊了中華民國邁向康莊大道的期待。

  這一年的三月十九號要選總統,國民黨是連戰,民進黨是陳水扁,還有一個宋楚瑜,其中最有希望的是宋楚瑜,但是李登輝給他搞了個興票案,加上反國民黨政權的勢力已經成熟到了一個高峰,所以大趨勢是傾向於『換人做做看』。

  不管怎樣,當時選舉的氣氛是非常熱烈的,從一九九九年的十二月二十一號,七千八百點開始上漲,一直漲到公元二千年的二月十八號,創下來高點10393。當然我的心情也是樂觀的,認為隔了十年,依照景氣循環理論,台股這一次應該有機會站穩萬點。而且我還自己發明了一條技術分析,那就是『一個醞釀了這麼久的漲勢,頭部應該很大,應該不會這麼快下來才對』──這個觀念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事後檢討起來,應該是因為我有了樂觀的成見,所以才去尋找樂觀的理由,而且還自己發明了樂觀的理由。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推理啊。

  首先,我為什麼會如此輕率的預設立場呢?這是我的不對,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會盲從群眾意見的人,那麼,這一年對高點的預設立場應該不是我跟隨大潮流的結果,而是我在思考的時候,犯了輕率的毛病。我的意思是:我不是因為複製別人的意見而犯下錯誤,而是自己在推理的時候,太過於草率而犯下錯誤。

  人的思想,如果背後沒有一個堅定的信仰、沒有一個正確的思考系統、沒有一條橫跨中長線的人生目標(就像筆直的高速高路一樣),則他的思想就會變成沒有骨幹的血肉碎片,或是像在天空中飄浮的灰色雲朵,不是支離破碎就是漫無目的,成為一種脆弱的心智,不但容易盲從,自主運轉的時候更容易犯錯。沒有獨立主見的人,他們自認為的理性思考,卻往往是從一堆零碎的材料中,胡亂組合,就好像看病隨機抓藥一樣,他們自認為是理性的,其實背後是某種不知名的潛意識在操控,這種潛意識會在暗中支配操作者在大腦中自我合成許多新的想法的,其實這些想法大多是錯的,只是因為外界有許多社會習俗,所以這一些想法才能夠得到一些修正;若是沒有了這些社會習俗做第一條防線的規範,這一些隨意合成的拼湊觀念,將會更失控泛濫。在股市中,這種情況超級明顯,可惜因為我的愚笨,所以比較晚才發現。

  不論是複製別人的觀念或是自我隨意組合新的觀念,都類似機器人的思考行為,換句話說;這不是我們的本性的發揮。佛教禪宗說的開悟,悟的就是那個本性。如果不悟那個本性,或是沒有發現那個本性,就沒有辦法真正地接受理性教育的有效訓練所有學習或被灌輸的知識,不是大打折扣,就是全部歸零,有的人甚至還會發生極大的負作用。──我在公元兩千年的時候,這個觀念才剛剛開始在我腦海中成熟,所以我真的算是比較晚的。

  公元兩千年二月二十二號這一天,跌破了二月十五號的低點9853,這個9853可以說是一個小型頭部的頸線,二十二號一被跌破,我的心突然冷了一下,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因為前一天的二十一號已經是中黑破十日線了,二十二號可以橫盤,但是不能跳空下跌,結果它竟然是真的跳空下跌了,剎那間,我腦袋一片真空,持續了大概五秒鐘,然後,我醒了過來,把所有的股票賣掉,結束了從一九九九年春天以來,長達一年的多頭市場的操作。後來,陳水扁當選了總統,台灣開始了另外一個新時代,但是這個新時代究竟是上漲中的暫時拉回呢?還是像傳統中國一樣,來個大橫盤,一橫就要橫許多年了?……

  10公元二○○○年六月二十七號,下跌105點,同時也是第二天在年線之下收黑棒,往左邊看過去,五月跟六月是一個橫盤的震盪整理箱,大概在八千四到九千二之間做震盪,如果有邪惡的第五波,那就是五月二十六號到六月八號的高點9209(附帶說明一下,第一波只有一天,那就是五月五號的一根大長紅,俗稱一日行情)。

  公元二○○○年六月二十八號這一根黑棒,在我眼中,等於默默宣告未來三年台股空頭時代的來臨(2000~2003)。

  通常盤勢在橫盤的時候,嚴格來講,我們不應該知道它到底是在做頭還是在做腰,如果橫盤做頭,那將來就是下跌;如果橫盤做腰,將來就會是上漲……,到底是那一種?如果要預測的話,可不可以呢?有經驗的老手會勸你少預測,或者是根本不要預測,因為我剛剛講過了:一般人自以為的獨立思考,其實只是機器人式的隨意組合觀念,也就是隨機抓藥的配方,錯誤的機率非常高(如果單純就思考方式評論,則這種思考方式本身就是一種錯誤),所以不要亂猜底部亂猜頭部。但是有時候,頭部跟底部的訊號確實非常明顯,很容易預測正確,雖然這種『非常容易預測正確的機會』不是那麼容易發生,但是散戶柿子只會挑軟的吃,他只會記得那些容易的機會,然後就把大部分的預測困難的時光給疏忽掉了。

  公元兩千年在締造了兩個高點10393跟10328之後,股價當然可以整理,但是不可以整理太久;整理久一點也沒關係,但是不可以被跌破。我們從兩個角度來分析跌破,第一個是不可以跌破重要的均線,第二個是不可以跌破箱型整理區,結果,指數在五月跟六月長達兩個月的橫盤整理之後,在六月二十三號、二十六號、二十七號的三連黑下跌中,破了年線,同時也跌破了所有重要的中期均線。──以上是技術分析。

  自從天安門事變之後,很多台商把資金從大陸撤回台灣,差不多過兩年之後,才重新陸陸續續回大陸探門路,這一股資金流經過十年的醞釀,終於在公元兩千年突破,也就是說,在那一年,台商開始大量的投資中國大陸,西進政策全面爆發(李總統提出的南進政策則冷冷清清)──以上是那一年我認為最重要的基本分析。

  K線本身是短線,兩根長黑就比一根K線的格局要大一點點,三根K線就更大一點點,K線愈加愈多,格局就愈來愈大;K線愈加愈多,也就愈來愈像型態了。我們在分析單根K線的時候,原則上可以依照自己的操作路線來做K線數量多寡的取捨,但通常我不那樣做,而是把所有的格局從大到小都考慮一遍,以防止有沒看到的敵人埋伏在暗處。所以在二月二十二號的這一根K線中,我使用了基本分析,因為它是很關鍵的K線,牽動了大格局;格局愈大,牽扯到的基本面就愈多。

  在操作的過程中,我始終會保持一點基本分析的覺知,不會任意放棄基本面的知識。如果是短線,那麼,有時候基本面並不是不需要去看,而是看了以後不需要管,因為在有些時候,短線的當下氣勢很強,它會延緩長線效應的到來。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26 上午10:30 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三)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三)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號,收一根大長黑,狂跌309點,聽說是中共再度舉行軍事演習,那時候我們一聽到軍演就緊張了,害我那一天的多單認賠出場,雖然賠的不是太多,但也感覺到痛。那時候我的策略自認為是很整齊的,所以對於這根突如其來的長黑感覺很意外;也因為很意外,所以被氣到,在盤中的時候,血氣上衝,喪失了思考能力,我自己也知道這種狀況,於是心一橫,就把多單認賠賣掉了。

雖然我認為我原先的操作計劃的方向是正確的,但是因為心理建設不夠,在盤中的情緒受到衝擊,因為怕自己在失去理智之後,會做出錯誤的行為,所以我就把眼睛一閉,狠下心腸,暫時先出場──這種作法對於心智脆弱的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除非已經練到不動如山的境界了,否則不可以任意濫用『一動不如一靜』的保守策略,不夠成熟的人,往往在保持不動的時候,成為慢半拍的落後者。這一點提供大家做為借鏡。

這一根長黑的長度很長,就好像打下了一根柱子一樣,成為了一個標桿。往後,只要不要繼續下跌,守住這根長黑經過的領域,也就是高點7955到低點7558這四百點,那麼,多頭猶有可為。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號,K線是收三連紅,指數是收五連紅,而這個K線的三連紅,是一根比一根長,也就是實體的紅棒長度,連續成長,而且還帶著跳空上漲缺口,這些訊號都非常標準,告訴我們這邊有一個很好的上攻機會,而且幅度可能很大,原因是:從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三號開始,一直到十二月二十一號,連續二十三天,大盤都在做一個收斂三角形,而這個三角形從十二月二十一號開始,指數連漲五天,並且在十二月二十四號那天創新高,新高是8225,後來就漲到了一萬多點。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號發生的台灣埔里大地震,死傷慘重,所以在這一年的冬天,打開電視台,大部分的股市分析師都看空,或者說,他們不敢看多,因為死了這麼多人,難道人死愈多,股市就漲愈多嗎?──這種想法當然會被很多人罵,所以分析師不敢講或者不敢去想,或者乾脆說:他們沒這個概念。

重大的天災人禍在歷史上不乏其例,都是值得深入學習去思考的──這一點,我也是等到許多年之後才深刻明瞭。在我年輕的時代,就跟那個時候大部分的人一樣,我們希望知道很多的知識,也希望能夠真正去了解知識,但是因為我們受到的教育是填鴨式的,所以我們對於知識的認知有問題。這個問題其中一項最嚴重的就是:我們認為容易死背的條文才算是知識,而對於思考的疑問式命題,卻不認為那是一種知識。換句話說:我們認為制度與條文才是知識,卻不認為懷疑性的思考是學習知識的必備態度──這種錯得離譜的認知,就是台灣學生共同擁有的意識心態,您說可悲不可悲呢?

我最早讀到的一本有關於天災人禍的書是《瘟疫與人》,這本書後來在二○○三年的SARS的時候,帶給我非常重要的提示,讓我及時翻空為多,因為這本書裡面提到一個非常奇怪,但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歷史上許多重大的瘟疫,其實都不是靠人類的努力才撲滅,而是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所以這是現在科學無法解釋的──一般相信科學萬能的知識分子,絕對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事情。

至於像是地震的自然災害,最重要的是:這場災害能夠持續多久,範圍有多大,影響的層級有多高……,這樣才算得上是一點簡單的科學性思考。但是一般的股民不會這樣做,也不會這樣問,分析師也不會這樣講,因為分析師的思考是跟著一般人走的,於是大家都一起打混吧──這就是我在九二一大地震那一年冬天所感受到的低迷氣氛,而這個低迷氣氛是對多頭比較有利的。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25 上午09:30 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二)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二)

一九九九年二月五號,當天盤中各類股大跌,放眼望去,全部都是綠的,但過了幾分鐘,電子股開始翻紅,於是中場只跌了四十點而已。這一天的低點創下了年度紀錄,達到了5422。當天市場迷漫悲觀氣氛,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羅盛豐期貨的分析師寫了一篇好幾千字的長文,告訴我們這個盤,暫時不可以看多,他的文筆非常好,分析地『頭頭是道』、『有條有理』,看得出來是一位心思非常細膩的人。結果呢?當天的低點就是最低點,第二天就大漲。這一天實在讓我印象深刻,我開始想像:這位分析師一定是位文藝年輕,擁有豐富的才華以及卓越的分析能力,才能夠寫出這麼一篇宏偉、壯觀的文章,頗有戰國時代縱橫家的文采風華……,但是呢?過了二天冷靜下來一天,他講的全部都是細節的小問題,但股市常常是中長線背後的因素在那裡發威,但是表面上看不到。

從這一天開始,我了解到:把文章寫得好可能只是一種表面的技術而已,最重要的是背後深層的義理。古人說:文以載道,確實是有他們的苦心的。但是在我進入文藝圈之後,幾乎所有的作家都在追求一種表面的華麗,而忽略了大道,久而久之,有時我也染上了那樣的習慣,習慣在寫文章的時候,耍點花招,那樣會讓別人覺得你很厲害。在股市中也是如此,文章寫得好並不代表你一定是贏家──這個道理很簡單,但是絕大數的人都會忽略,愛上那些善於做表面功夫的人。

一九九九年六月七號,上漲163點,是一個跳空的中紅,而且創了好幾個月的新高。在這之前,從四月中旬開始,大盤就一直在七千四百點上下盤整,成為一個箱型,那個時候我是看空的,什麼是看空呢?就是個人受到了外界環境因素的影響,而產生的一些欲望跟感受,然後不知不覺中想要預先知道未來的狀況,想要先發制人,提早占一個對自己有利的位置……,在不知不覺中,想跑在人家前面,而且把這種預先卡位看成是一種人生的勝利,所以我做了預測,而那時候的預測是我認為這個盤會掉下來。

剛巧那時候,我有一位高中同學去當營業員,他過來我家幫我開戶,當然要聊聊這個盤。我這位同學一向很冷靜,做事不衝動,他告訴我說:不要太看空這個盤,因為什麼事情預設立場,或是太過度了,總是不好的。我聽了他的話,加上以往我們的交情,於是我覺得我的態度應該修正一下,於是把我的空單給收拾掉了。過了幾天,也就是六月七號,大盤創新高,展開一段攻勢,這告訴了我什麼呢……,過了許多年之後,我才真正的了解到,那一天的上漲並不是告訴我『我原來的預測錯誤了』,而是告訴我:『除非智慧到了某一個境界,而且能夠在當下用智慧把握那種境界,否則儘量不要預測』。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號,當天盤中是很沉悶的上下震盪,終場現貨下跌44點,但是期貨卻猛拉尾盤,到最後期貨盤是翻紅的──期貨這個拉尾盤,害得我心驚動搖,把原來手上的空單給平倉掉了,更奇妙的是,我竟然把它換成了多單,為什麼呢:可能那時候我覺得短線的拉尾盤真的有助於中線的上漲吧……這種想法很賊,但是我那時候可能真的是這樣認為了。換言之:年輕的我,操盤的時候,常常會有很賊的念頭侵入我的心裡,讓我做出許多『奇奇怪怪的事情』,這些奇怪的事情有些總要等個許多年之後,我才會了解當時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的潛意識到底在想什麼──但是我也認為有許多人,他不會去想那過去的事,他們會把歷史塵封起來,然後認為今天的自己是一個全新的我──這種想法真是自欺欺人。

當天由空轉多之後,我忘了我幹了什麼,那時候我還有裝第四台,但是那天晚上我看了什麼節目我也忘了,所以睡得蠻早的。大概半夜一點多,也就是921的凌晨,我突然醒來,坐在書桌前,正襟危坐,靜靜地、仔細地思考接下來的交易策略……正當我想得出神的時候,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持續了好久好久,等到我回神過來,我很慶幸我住的房屋沒有垮掉,但是我想我的多單大概完蛋了。

第二天早上,台灣股市沒有開盤,但是新加坡的摩根指數期貨依舊在跑,我是做摩台的,所以我平掉了,還好只是一口而已,大概損失不到二十萬。接下來很多天,台北都在停電,我就這樣躺在床上昏睡了許多天,我忘了冰箱裡面還有沒有食物,既然停電了,應該是沒有吧,那我怎樣活下來的?我全都忘了,我只是一直在黑暗中睡覺,醒來的時候,就在想那一筆虧損的交易,想著:為什麼我會這麼倒楣,為什麼我會神經兮兮,由空翻多了,為什麼我會被短線的拉尾盤所迷惑呢?

我所想的這些事情的答案,只有少數在當下得到了定論,有許多事情的答案,都不是我那個年紀所能夠了解的,幸運的是,我就把它這麼放了,放在我的記憶倉庫中,並且不定時拿出來溫習,重新的反覆做思考。有些事情,過了兩、三年得到了答案;但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是等到十年、或是二十年之後,我才有了一個比較可靠的答案。

一般人都把當下的自己當成是神明,所以凡事以當下的判斷為準,而不會把事情交給歷史去沉澱,更談不上什麼反省了──有太多的人,不論是在股市,或是在股市之外,都無所謂歷史的存在,而只活在當下,好像當下的自己就是最成熟的,最有智慧的,將來不會再有太大的進步的空間了,因為現在的自己,就是自我的主宰──這種想法真是令我感到無比的寒冷。

如果股市有所謂春天的話,那就是:我不斷地在反省、不斷地在更新昨天的自己、不斷地從過去的那種迷霧中走出來,這種省悟對我而言,是我的救贖,也是讓我感到溫暖的喜悅之源。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24 下午16:00 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一)

王力群回憶歷年經典的K線案例(一)

  做K線那麼多年,尤其是從台股加權指數期貨開跑之後,K線的操作生涯更是難忘。現在我把一些很經典難忘的案例寫在這裡,供有心人深入領會(台股指數期貨是一九九八年的七月開跑)。

  1、一九九八年四月九號,收了一根大黑棒,開高走低下跌173點,在這之前的七號跟八號是收高檔兩顆星,換言之:漲勢已經停頓兩天了,但是在更之前的四月三號跟四月四號,這兩天都是收跳空紅棒,市場人心大為振奮,認為股市將要再度上萬點;那時候,有一位做股票很多年的大哥告訴我:不要怕利空、不要對股市感到失望,要從容佈局……,他那個時候買了很多,自認為是很成熟的企業家,所以來訓斥我這個年輕人。但是四月九號的那一根長黑『很明顯』是三尊頭的右肩成型的訊號,三尊頭的左肩在二月二十七號的高點9378,中間的頭在三月十七號的高點9165。後來,第二天四月十號收雙烏鴉,再過一天,四月十三號大跌190點,成為三烏鴉,於是這個盤就像溜滑梯一樣跌下去了,到年底,一共快跌了四千點。這是發生在一九九八年的事情。

  2、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二號,雖然收的是小紅十字線,但是下跌68點,『很明顯地』跌破了自從六月十一號以來的上升趨勢線。這一條上升趨勢線的畫法是:連接六月十一號跟七月二十一號的兩個低點,也就是7073跟7949,成為一條斜斜向上的趨勢線。這一條趨勢線在七月二十二號被跌破,留下一個跳空缺口。我記得那一天周英老師在電視上,坐在一個高背椅上,攝影機鏡頭帶到他,他竟然背對著觀眾,遲遲不肯轉身……等到好不容易轉過來了,卻見他滿臉愁容,一副很不開心的樣子。這也難怪,因為這個腰部很可能變成下跌的中繼站,它分別有三個高點:六月二十號、七月九號,以及七月十八號,這三個高點可以形成邪惡的第五波,後來果然沒錯,到了九月初就已經跌到六千二百點了。

  3、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七號,當天上漲101點,但卻是開高走低,收一根黑棒,這一天是禮拜一,之前的禮拜六是台北市長大選,馬英九贏了現任的陳水扁市長,股市視為利多,所以禮拜一開高。雖然是開高走低,但還是漲了一百多點。但是不論從一個月的格局或是從一季的格局來看,十二月七號這一根黑棒都是不吉之兆。首先,在一個月的格局中,十一月二十一號是第一波的高點7488,十一月二十七號是第三波的高點7453,十二月七號的高點7375很可能是邪惡的第五波的高點,於是在一個月的格局中,一、三、五波的高點就成為小型的三尊頭。另外,在一季的格局中,第一大波的高點是九月二十一號的7218,第二大波的高點是十一月二號的高點7249,第三大波的高點有三個,而第三個就是十二月七號的高點7375。後來,第二天十二月八號收雙烏鴉,十二月九號跳空下跌收三烏鴉,然後這個盤就跌到五千多點去了。原來,市場利用選舉利多的消息拉高出貨,於是在短線或中線上變成了大跌;至於這個利多事件到底是真利多還是假利多,它只能決定長線而無法決定中線與短線──這一點非常重要,請讀者一定要了解:愈大的事件,往往只能影響愈大的格局,卻在中線跟短線上,淪為有心人操弄的把柄,而這些操弄往往可能是反向的操作。

  在以上的案例中,讀者可以輕易發現,我把『明顯地』這三個字都用引號給它註明出來,表示這些情況都是顯而易見的,那麼,在那個當下為什麼會放過這麼明顯的訊號呢?答案是:訊號之所以這麼明顯,一定是因為那個訊號被大多數人都忽視了,忽視的原因就在於『他們認為有更重要的訊號已經出來了』,這個重要的訊號往往就是『當下共同的大潮流』,也就是:大家現在正在做的事。──目前最多人正在做的事情,不但形成了潮流,更形成了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把我們帶到某個方向去;就算我們不想去那個地方,也因為我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難免會被大潮流給推著走;我們愈是想要違抗潮流,愈需要清醒的理智以及強壯的體魄。

  換言之:雖然有這麼明顯的訊號出現,但是大家看到以後都沒有反應,是因為大家都跑去注意別的地方。由此可知:群眾的看法經常是錯的,唯有正確的理性才是終極的依歸。問題是:絕大多數的國民對理性缺乏正當的了解,他們可能認為只有學哲學的人在談理性,更遑論在各種艱難困苦的挑戰中維持自己清醒的理性。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23下午14:30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五)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五)

王力群的臉書FB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6695700967

  第五個案例示範~

  1、二○一○年五月十九號,收一根紅棒,下跌26點,但是有長長的下影線,在基本的K線學知識中,這是不錯的現象,剛好跟五月七號的破底長紅,成為一個小W底,所以如果我有空單的話,我就會把它回補。

  2、二○一○年五月二十號,收一根大長黑,下跌134點,把昨天的樂觀氣氛都打碎了,但是還沒有破底,所以多頭還殘存最後一絲希望。

  3、二○一○年五月二十一號跳空大跌186點,但是是收一根小紅棒帶著長長的下影線,多空在這裡面臨兩難,也就是說雙方都有理,應對策略變得非常的複雜,大致上來說:有多單的人,應該把『跳空大缺口』與『年線之下走空頭』這兩個條件看得比較重,而採取多單退場的結論;如果有空單,短線上可以在今天獲利出場,或是多等一天,如果看到明顯反彈再回補。至於中線,多方還需要繼續等待更明顯的進場訊號,空方則需要等待更明顯的下跌訊號。

  4、二○一○年五月二十四號,收一根跳空上漲的小紅棒,上漲85點,形成一個小型的島狀反轉,所以空單出場,只比昨天少賺一些而已。那麼,多單可不可以進場呢?我的建議是:我會看到中長紅再動手,而不是看到小紅棒就動手,雖然小紅棒的點數上漲85點,但在這裡我會比較重視K線的實體紅棒長度。如果你願意賭一把,那麼也可以做買進,成功的機率大概只有二分之一。

  5、二○一○年五月二十五號,跳空大跌236點,多單出場,空單可以進場,因為是在年線之下,通常年線之下都是不太好的現象。

  6、二○一○年五月二十六號,上漲80點,形成母子孕育線,空單看到此線,應立即出場,大概賠不到一百點;至於多單,我會多等一天,再等比較明確的訊號。

  7、二○一○年五月二十七號,較為明確的上漲訊號出現,此日上漲75點,是一根中紅。

  8、二○一○年五月二十八號,一根跳空上漲的小黑棒,漲了52點,多單續抱。

  9、二○一○年五月三十一號,紅棒上漲78點,收復十日線,多單續抱。

  10、二○一○年六月一號,黑棒下跌84點,十日線失守,變成兩黑夾一紅,昨天的收復十日線有騙線的嫌疑,所以多單應該在今日出場,獲利了結。

  11、二○一○年六月二號,跳空下跌93點,但是還沒有破底,多空雙方都應該保持不動作而觀望。

  12、二○一○年六月三號,跳空大漲164點,但是沒有創新高,此時箱型出現,箱子底部是五月二十五號的低點7032,箱子的頭頂是在五月三十一號的高點7373。六月三號當天沒有突破箱子的頂端,所以多空雙方繼續保持不動。

  13、二○一○年六月四號,小黑下跌15點,跟昨天一樣,沒有突破箱子的頂端(盤中突破太少也不可以),所以多空雙方還是一樣不動作。

  14、二○一○年六月七號,跳空大跌186點,但是是收小紅棒,沒有跌破箱子的底部,所以多空繼續保持觀望。如果有人在前一天的六月四號,認為箱子的頂部過不去而收黑,就會直接引起第二天的大跌,對於這種觀念,我認為它有道理,但是有些簡化事實的嫌疑,所以在六月四號出手做空者,應有冒險家的坦然心理,如果箱子頂部被突破,則要立刻空單出場。

  15、二○一○年六月八號,小紅棒小跌5點,跟昨天的K線幾乎是並排的,顏色也一樣,多空不明顯,或是說多空雙方都有理,所以雙方都可以保持不動。

  16、二○一○年六月九號,收中黑棒,下跌80點,把七號跟八號的兩根小紅線都吞噬掉了,但是沒有跌破箱子底部,所以多空雙方均無動作。

  17、二○一○年六月十號,上漲110點,就短線而言,三根紅棒把六月九號的一根黑棒夾在當中,這是一個可以冒險的多頭訊號,短多單可以進場。

  18、二○一○年六月十一號,跳空大漲117點,雖然只是黑字十字,但是點數漲很多,所以多單續抱。如果十一號跟十日都沒有進場,那怎麼辦呢?答案很簡單,就是等待箱型頂部被突破以後再進場。

  19、二○一○年六月十四號,跳空小紅線上漲87點,箱頂被微微突破,多單續抱,新多單則可以再多等一天,等待實體長度比較長的紅棒。

  20、二○一○年六月十五號,上漲66點,以中紅的姿態突破箱頂(五月三十一號的高點7374),這是中線的買進訊號,新多單進場。

  在以上二十個個步驟中,操作者除了同時思考中線與短線之外,還要注意一件非常麻煩的事,那就是:如果沒有在標準的進場點進場的話,那該怎麼辦?這種問題就相當於『如果你考試只差零點一分就上榜,那該怎麼辦?是破例把你保送上榜呢?還是鐵面無私,請你下一次再來?』,在世俗人的嚴肅邏輯中,恐怕是明年再來,但是在股市中,卻無人願意被如此苛刻對待。所以我的建議是:操作者如果錯過了第一個進場點,則要把握第二個進場點。問題是:台灣國民在以往所受的教育,所有的問題都只有一個答案,只有最好,沒有次好,這樣的思考方式,把大家訓練成為完美的理想主義者(很多人有此完美理想,自己卻渾然不知,好像中了慢性毒);在此容許只有一個答案的狀況之下,絕大多數的人,錯過了第一班車之後,就好像媽寶一樣,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是我在教授K線的時候所發現的一個大問題。其實解決問題的方法很簡單,要不然就多等一天,要不然就等下一次的明顯訊號再來。但是我相信大家比較會接受『多等一天』的策略吧。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22 下午14:50 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四)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四)

王力群的臉書FB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6695700967

  第四個案例示範~

  1、二○○九年一月二十一號,收一根從低點收拉上來的中紅棒,雖然指數只有漲5點,但重要的是它的紅線實體長度,以及它的位置;就型態學而言,如果一月二十一號之後不再下跌,那麼,就可能守住二○○八年十一月二十一號的低點3955,如此一來,就成為一個跨度長達兩個月的中型W底。

  2、二○○九年二月二號上漲12點,雖然是小黑線,但因為指數的上漲,使大盤沒有持續創新低,更增加了前一天中紅棒散發出來的止跌回升的味道;如果還要進一步確定的話,最好是等比較明顯的,實體長度長一點的紅K線。

  3、二○○九年二月三號,大漲122點,以中紅線的姿態過十日線,幾乎可以確定一月二十一號的低點4164守住了二○○八年十一月二十一號的低點3955。做波段中線或是大資金的人,可以在這個時間點開始分批佈局,一直佈局到中線的空方訊號出來。至於短線者,可以進場,但是把握不大,如果短多單進場,則我會以十日線為停損點。

  4、二○○九年二月四號小漲17點,K棒收小黑,漲勢收斂,不作新動作,有中多單或短多單者都是續抱。空單則不去考慮。除非它再度跳空大跌。

  5、二○○九年二月五號下跌26點,但仍在十日線之上,所以原單續抱,沒有新動作。

  6、二○○九年二月六號上漲108點,小紅棒帶一點上影線,上升跳空缺口還蠻明顯的,所以多單續抱,大資金者可以繼續佈局。

  7、二○○九年二月九號上漲23點,但K棒收的卻是中黑,短線漲勢可能到此停頓了,短多單者可以獲利出場,或是等到破十日線再出。中多單持股不變。

  8、二○○九年二月十號收母子十字孕育線,上漲31點,多頭希望從新獲得凝聚,但除非再用中長紅創新高,否則短多單不追買。

  9、二○○九年二月十一號,漲49點,雖然是中長紅,也創新高,但是新高不夠高,視為橫盤,沒有新動作。

  10、二○○九年二月十二號,大跌109點,差點成為吞噬線,但是仍在六十日均線之上(也就是季線之上),所以中多單雖然可以擔點心,但是不需太擔心。

  11、二○○九年二月十三號,又大漲126點,但新高創得不明顯,所以短多單不追高,但中線單可持續佈局。

  12、二○○九年二月十六號,小跌1點,收小黑,一連四天都處在劇烈震盪之中,由此可知,有大單在換手,但這個換手的終極意味是什麼呢?那就要去問中長線了,由目前的中長線情勢來看,一月二十一號的低點4164,既然已經守住了3955,就技術層次而言,就不應該看成是空頭了,雖然它的指數很低。

  13、二○○九年二月十七號,下跌99點,跌破十日線,但仍在六十日線之上,所以短多單賣出,中多單續抱。

  14、二○○九年二月十八號,上漲6點,守住了六十日季線,沒有新動作。

  15、二○○九年二月十九號,上漲30點,只過去十日線5點而已,嫌太少,而且,它也被困在箱型裡面,這個箱型的蓋子是在二月十六號的高點4607,低點是在二月十八號的開盤點4455

  16、二○○九年二月二十號,跌破季線,但跌破得不夠多,換言之,箱型被跌破得不明顯,我們再多等一天。

  17、二○○九年二月二十三號,上漲40點,收復六十日線,也守住了箱型的端,情況轉好。

  18、二○○九年二月二十四號,下跌47點,但是它收的是小紅棒,而且沒有創新低,在沒有出現明顯的跳空下跌大黑棒之前,我們都不要太悲觀。

  19、二○○九年二月二十五號,上漲63點,雖然K棒是黑十字,但是指數漲得還不錯,有留下一個跳空上漲缺口,收復六十日均線,多頭的團結意識再度凝聚起來。

  20、二○○九年二月二十六號,小漲24點,雖然收的是小黑棒,但是仍在十日線之上,所以不需太悲觀。

  21、二○○九年二月二十七號,上漲38點,紅棒實體長度嫌短,這一天沒有新動作。視為橫盤。

  22、二○○九年三月二號,大跌131點,不但破了十日線,也破了六十日線,是一個中長黑,但卻沒有明顯的跌破箱型的底端(箱型底端可以用二月二十三號的低點4371)。

  23、二○○九年三月三號,雖然創新低,破了箱型的底部,但是收盤時它又漲上來,形成一根反攻線,終場收中紅棒,小漲9點。這是一根很重要的K線,因為它在破底之後出現反彈並且收紅。

  24、二○○九年三月四號,漲106點,中紅,同時過十日線跟六十日均線,多頭士氣大振,短多跟中多都可以同時進行。

  25、二○○九年三月五號,上漲95點,突破了箱型的頂端,雖然紅棒實體長度不夠,但是漲的點數夠多,多頭士氣繼續大振。

  26、二○○九年三月六號,雖然小漲16點,但是紅棒的實體長度有模有樣,可以跟三月五號合併看待,形成一個跳空上漲的紅棒創新高,新高是4677,此為中線與短線正式的買進訊號。

  以上二十六個分析,在操作的時候,我是把K線跟平均線以及型態學都同時放在心裡,三條主線同時進行,也就是三種領域的知識互相輔助、互相融會;有同學會問:到底要不要先有一種型態的成見呢?我的答案是:如果你控制得住,確實是可以先有一個型態的大致的預測的藍圖,然後一天接著一天把K線給它黏上去,如果K線行進的路徑大致符合型態學的圖案,則我就繼續堅持下去,否則圖案就要隨時修改

  三條主線同時進行,對一般人而言,是難上加難,對於絕大多數而言,是難得不可思議,難得飛上雲端,這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無法運用自己的系統知識去思考自己的生活,所以換到了股市之後(技術領域之中),也一樣無法運用股市的語言去思考『操作』這種行為的人生意義。講得實際一些:我們那一天做了哪些事,或者是做對了那些事,做錯了那些事,是過了有意義的一天還是過了無聊的一天,這樣子的記錄,就相當於股市的日K線。然後我們把每一天生活的路線排列起來,得到一個大概的圖形,有的人是義無反顧、一路每天精進勇往直前,偶然遇到挫折拉回,但是墮落的不深,之後又風風火火,重新再起,這就是型態學之中的中線上漲圖形──如果你在日常生活中,短線沒有感覺(每天過得渾渾噩噩),中長線也看不出個人生涯的高潮與低潮與社會脈動的枝節拐折(沒有自己的人生奮鬥的目標,也看不出社會的大致演化方向),那麼你在股市中當然也就無法理解股市的語言了(這個語言就像是K線、型態、均線),因為股市(在這裡說的是K線)跟我們的實際人生都是一樣的,使用的邏輯語言也相同。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19上午11:40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三)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三)



  第三個案例示範~


  一、二○一三年三月十八號,一根中長黑跌空下跌,大跌166點,在K線上形成連五黑的下降趨勢,同時也是近一個月的新低點,所以這是一個空方的訊號,空單可以進場。

  二、二○一三年三月十九號,遇到一個母子孕育線,所以空單回補。不想回補的人可以等到收復十日線再回補空單。

  三、二○一三年三月二十號,收一根小黑,雖然是創新低,新低是7786,但是只比三月十八號的低點低了21點而已,低的點數不夠多,換言之:破壞性不強,形成追空的理由不是很強烈,所以空單可以晚一點再進場。

  四、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一號,小漲13點,雖然K棒是收小黑棒,但是點數是收紅的,所以不宜放空。

  五、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二號,小跌15點,低點是7796,只比三月二十號的低點低了10點而已,換言之,破壞性不夠強,形成追空的理由不足。

  六、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五號,跳空上漲,收盤漲了快60點,但是是收小黑十字,從整體來看,沒有突破三月十八號長黑的高點7888,所以買氣不足,請買方繼續觀望。

  七、二○一三年三月二十六號,小漲0.24點,K棒是收小黑,跟昨天的K線幾乎是並排的,平淡無奇,所以沒有新動作。

  八、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七號,小紅棒小漲37點,創了新高7894,但是只比三月十八號的新高7888多了六點而已,突破的不夠多,買氣不確定,所以建議買方繼續觀望。

  九、二○一三年三月二十八號,小黑棒下跌27點,雖然是吞噬線,但是不論是吞噬的或者是被吞噬的,K線的實體長度都不夠長,只能算是迷你型的小型作戰,沒有決定性的影響,所以暫時不需要擴大解讀,建議多空雙方都觀望。

  十、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九號,收盤上漲51點,但是K棒的實體長度仍然嫌小,沒有帶給人一種爆發性的突破的感受,所以建議多方繼續觀望。

  十一、二○一三年四月一號是吞噬線,但是只小跌19點,吞噬的空頭氣焰不夠囂張,所以沒有新動作。

  十二、二○一三年四月二號小紅線,上漲只有13點,多頭氣勢不足,所以不動作。

  十三、二○一三年四月三號雖然是跳空上漲,但是只漲了29點,我嫌不夠多,買氣不足,所以建議多方繼續觀望。

  十四、二○一三年四月八號跳空大跌189點,收中長黑,這表示前面連續十二天的小紅小黑可能只是一個傾斜往上的長方型震盪箱,如今被跌破了,而且跳空下跌的缺口還蠻大的,所以四月八號是放空的日子。

  十五、二○一三年四月九號小跌24點,空頭氣勢稍微收斂,但多頭訊號也不足,所以沒有新動作,空單續抱。

  十六、二○一三年四月十號小漲24點,卻是小黑棒,如果是我,我會空單續抱,然後等收復十日線再回補;如果有人的操作系統中有『三日不見新低則回補』這一條,那就應該是空單回補。如果有人問我這一條到底好不好用?我會回答說:本招的外表無優劣之分,只有使用者功力深淺之分。

  十七、二○一三年四月十一號跳空中紅收復十日線,所以我的空單認賠回補。但是因為過去十日線太少,所以我的多單也沒有進場,只有回補空單而已。

  十八、二○一三年四月十二號黑棒跌了36點,再度失守十日線,這一根K線多空意義不明(對我而言是這樣)所以我沒有動手,觀望而已。

  十九、二○一三年四月十五號下跌58點,此時大概可以看出來,有一個震  盪箱,震盪箱的箱頂是連接四月八號的高點7843以及四月十二號的高點7864,箱底則是經過四月九號的低點7714的平行線,所以,四月十五號的黑棒仍然被困在箱子裡面,所以我沒有新動作。

  二十、二○一三年四月十六號從低點7688反攻上來,收了一根長紅,雖然只漲37點,但卻是一根『低檔反攻長紅』,有強烈的多頭暗示味道,此時,建議空方如有空單,則要開始回補,多頭則要準備資金;心態偏空的觀望者則要稍微把心態調整成中性,等待突破訊號再來決定。

  二十一、二○一三年四月十七號小漲8點,收的是小黑K,意義不明,暫時觀望。

  二十二、二○一三年四月十八號小跌17點。但收的是小紅十字線,不是悲觀的線,我們繼續等待。

  二十三、二○一三年四月十九號跳空大漲139點。突破了我剛剛講的那個箱型,所以有空單的人全面回補,然後開始做多。

  在以上二十三個步驟中,最重要的觀念是:有許多K線的意義不明,或是沒有太多的意義。此時,我們當天就觀望為宜。意思就是說:我們承認自己的無知,承認人類目前的智慧無法完全解開K線之謎,也就是人類心靈短線運作之謎。但是坊間一般的理論會告訴你,或者是有意無意暗示你:「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現象、每一根K線都是有意義的,只有真正的K線高手才看得出來」──我很羞愧,因為我操作了K線二十多年,我認為我現在的K線功力,還不算高手,只能夠勉強及格而已,我給自己60.5分吧。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18上午11:20於台灣.新

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二)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二)



  第二個案例示範~

  一、二○一四年十月十三號當天,大跳空下跌,暴跌255點,這是一個嚴重的下跌訊號。觀察指數位置,是在八千七百多點,不能說是相對低檔,所以有利於空頭;但是就季節性而言,十月這個地方快要接近年關了(還有兩個月),所以看空可以,但是不能看的太空。我的意思是:十月十三號這一天的跳空下跌黑棒,在短線方面確實是有嚴重的下跌趨勢,但是在中線方面,卻不能把放空期間做得太長。結論是:如果要在當天做空,則是做短空單,如果你做了,請記住:是短空,最好是見好就收。

  二、十月十四號上漲57號,收紅棒,有一點吞噬線的味道,但又沒有被全部吃光,所以可以視為短線上的反彈,空單可以不補;但如果第二天也是收紅棒,則我會把空單補掉,因為是做短空。

  三、十月十五號收中長黑,把十月十四號的紅棒給吞噬了,所以短空單續抱。

  四、十月十六號當天小跌21點,但是是收紅棒,而且有長長的下影線,在短空方面視為止跌訊號,保守的人應該把短空單獲利回補。

  五、十月十七號當天大跌120點,開高走低,收一根大長黑,這一根長線有可能是追殺的訊號,但也可能是最後的竭盡殺盤,到底是那一種呢?我的建議是:在接近年關的時候,空單都要保守一點,不要妄自追殺,不要忘記空要做短。所以不宜追空。我知道很多人會反對我這一點,因為他們認為:愈靠近年關則愈可能有末跌段,所以空單不需要做太短,也可以做長一點──對於這種看法,我要說的是:新手缺乏應變的能力,所以不適合在靠近年關的時候輕易追殺。至於老手,那我就無言了。

  六、十月二十號上漲150點,多頭氣勢還不錯,而且是一個母子孕育線,把前一天的大長黑重重賞了一個巴掌,所以當天是一個多頭訊號,但因為它還在十日線之下,所以謹慎的人可以再等等,智慧卓越的高手則可以直接買進。

  七、十月二十一號當天小跌8點,收小黑棒,對多頭氣氛沒有構成明顯的威脅,所以多單續抱(如果有的話)。

  八、十月二十二號雖然上漲94點,也過十日線,但是:它本身的實體是十字線,缺乏實體的長度;再來,它雖然是跳空上漲,但是沒有越過十月十五號的高點8776,換言之:它還被困在一個箱子裡面,這個箱子的箱頂是8776,箱子的底部是十月十六號的低點8501。所以十月二十二號不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多單加碼點,短多者不宜再買,但是中線佈局者則可以買進,但要忍受可能的拉回。因為上漲通常沒那麼簡單,愈是優質的上漲,前面經歷的挫折愈多。

  九、十月二十三號小跌17點,雖然還在十日線之上,但是卻是一個黑十字,也就是漲勢停頓的意思。在短線上確實有拉回的可能,但是中線仍是在箱子裡面,所以無礙於多單。

  十、十月二十四號跌85點,用中黑棒的姿態慣破十日線,在短線方面是不太好的(後來證明只多跌了十月二十七號這一天而已),二十四號的收盤價還在箱子裡面,所以跟昨天一樣,無礙於多單續抱,如果你有的話。

  十一、十月二十七號小跌18點,收小黑棒,回應了昨天二十六號的慣破十日線的空頭訊號,但跟昨天一樣,也是還在箱子裡面,所以對於資金多的人是多單續抱。

  十二、十月二十八號當天大漲145點,是一根跳空上漲的中長紅。創了最近十二天的新高,所以多單續抱。想要做短多的人在這邊可以嘗試進場。

  十三、十月二十九號大漲130點,跟昨天一樣,是一根跳空上漲的中長紅,而且突破了之前所講的那一個箱型,所以它是一個中線買進的訊號。至於短線,我覺得是一半一半,主要是要看當天操作者本身的實際感受,如果感受到多頭的氣勢完整,自己的氣勢也能跟得上,那就是短線的好買點了。

  以上是第二個案例示範,在一到十三點的逐日思考中,我們很明顯的用到雙線思考,也就是短線跟中線不同的思考道路同時進行。一般的讀者在操作久了之後,都會不知不覺把中線跟短線混淆在一起,但是對於一個講求進步的正常操作者而言,短線跟中線雖然會同時存在於他的操作之中,但卻不是朝混淆的深淵去墮落,而是朝邏輯愈來愈分明的方向去進化。

  絕大多數人類的思考無法同時進行雙線思考,這是一種超難的思考模式,想要學習的讀者可能要花一段時間慢慢去體會了。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17上午11:15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一)

王力群教你基本的K線實戰(一)

  現在我們要開始練習實戰了,在練習實戰的過程中,讀者可能會遇到各種觀念上的問題,此時,就請你回過頭去看前面的那些文章。請注意:前面的那些文章不是看一次就好,而是需要看很多次;那些文章是把很多重要的觀念融入其中, 其重要的不只是廣度,更重要的是深度。一般的K線文章,只能夠勉強做到一點點的廣度,深度卻是沒有,而他們的廣度也做得不好。

  我們以二○一五年十一月六號的那一根K線來做實戰的示範如下:(為了方便起見,我們把每一個步驟編上阿拉伯數字的編號,以便讓讀者能夠明白,這每一個推理都是按照前後順序。操作對象以中華民國加權指數市場的指數期貨為主。)

一、在十月二十九號的時候,收了一根中黑線,跌破了十日線,此時,就平均線而言,我們至少觀察到兩個現象:第一個現象是現在的指數位置是在季線之上,(季線的參數從五十取到七十二都可以);第二個現象是『跌破十日線之前,從十月二號到十月二十八號,在十日線之上守了十八天』。──以上就是我們最基礎的觀察。

二、短線操作者原則上,短線操作者最好去思考一下,在跌破十日線的時候,要不要賣出短線的多單(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手上有多單,而且當初多單進場的時候,本來就計劃做短線的),如果你的操作系統內有這麼一條『跌破十日線,則考慮賣出』的法則,那麼,十月二十九號的那一天的收盤就是短線多單的賣點。──以上第二點是決策行動。

三、如果你是多空操作者,作多也作空,此時你可能會想到:跌破十日線的這一個賣點,是不是也是放空點呢?我假設在你的操作系統中,有這麼一條,像是『大盤指數跌破十日線,則短線空單進場』,那麼,你就可以去放空。如果你問我這一條規則訂得好不好?我會回答你:訂的不好。原因是:股價如果在季線之上,通常多頭走勢會比較強,即使是短線,也可能會被一下,有時候甚至會得不償失。但是也有許多人會反對我這個看法,他們認為:因為是做短線,所以基本上不必考慮這麼多,反正到時候苗頭不對,馬上就走。──對於這種想法,我只能說:高手可以這樣做,但是新手很難做到這麼來去自如。──以上第三點,關於要不要放空的問題,是一種延伸思考。

四、十月三十號那一天,大盤收下影線,這一條下影線的長度約有50點,算是長的,按照K線的基本原理,下跌的時候遇到下影線應該是一種買進或是回補的訊號,但這是基本原理,彈性很大;我們講過:K線會在不同的地方產生不同的意義,環境參數愈複雜,基本定義被修改的彈性空間就愈大;人類能夠掌握環境參數愈多愈精準,整組K線的多空意義才會愈明確,但此時,單根K線的基本定義卻又被淹沒了。綜合以上觀念,下跌時遇到下影線到底要不要回補空單呢?答案就是要看周圍的環境參數被我們掌握的程度,假設我在這個地方沒有設『遇下影線則回補』的法則(表示此處我無法掌握環境,或是我生病了,所以頭腦不清,所以無法思考),則空單當然是留倉。

五、十一月二號收盤是一根紅棒,上漲60點,似乎在告訴我們,前一天的下影線確實是回補訊號。短線的操作系統如果要應付這種狀況,勢必會變得非常複雜,並不是本書能夠容納得下的,所以我只跟各位講一條大家用得最多的通用規則,那就是:如果你是跌破十日線去放空,那麼,最簡單也可能是最有效的出場方式就是收復十日線回補空單,所以在這一天,我們的空單可能還留著。

六、十一月三號這一天,收盤漲了98點,也過去十日線,依照上一條的策略,應該在此日空單回補,此時,K線的型態是『二連紅』。

七、十一月四號收的是跳空上漲的中長紅,指數漲了一百十三點,在K線上形成所謂的『三白兵』,而且這個三白兵是一根紅棒比一根紅棒長,不但如此,三根紅棒之間竟然有兩個跳空上漲的缺口,氣勢不但強勁,而且成交量一千二百多億算是很大,最重要的是:它還創了新高8871。這一連串的證據都告訴我們,這個地方很可能是一個優秀的買點!於是我們做了買進的動作。

八、十一月四號收三連紅這一天,讓我們做一個逆向思考:在型態學當中,十一月四號的這一個高點,很可能是『震盪四小波的第四個高點』,我所謂的小波,就是上去又下來,算是一個小波,每一個小波會製造一個高點,從二○一五年八月二十四號,的最低點7203開始,一直到十一月四號的最高點8871,我們可以找到四個『浪高』,分別是:八月三十一號的高點8174、九月十八號的高點8488,十月二十六號的高點8757,以及第四個浪高,十一月四號的高點8871。這樣子的型態學,在王老師的字典中,是屬於一種危險型態,也就是在第四個浪高的時候,我們要特別小心,因為此時漲幅很大,在籌碼上很可能形成一個優秀的賣點;如果沒有被賣垮,那當然有比較大的可能性走出長多格局。我的意思是:第四個浪高的地方是很脆弱的,要很小心。

九、 十一月五號這一天,收了一個小黑十字星,表面上是漲勢暫時停頓,但實際上是如何呢?我不太清楚。漲勢停頓有可能表示,只是多方暫時休息,但也有可能是下跌前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前兆。所以,第二天的走勢很重要,我們拭目以待。

十、 十一月六號收的是一根大黑棒,跌了156點,也破了十日線3點,這一根黑棒很長,此時,我的多頭心態幾乎只剩下百分之十,其它都為空方的感受所佔領。──其他讀者在這邊的感受未必會像我這樣,總而言之:在官方課本裡面強調是強勁多頭訊號的三白兵發生之後,怎麼可以出現強烈的拉回呢?而且又有一個震盪四小波的偏空型態在旁邊躲在暗處偷偷等待,於是十一月六號這一天,多單就可以賣了;空頭感受強烈的人可以賣,新手的話,可以只賣一點,或是再多等一天。

十一、十一月九號收的是黑棒,跌了51點,也破了十日線,這一天散發的訊息是不好的,暗示你它延續了前一天的下跌氣勢。跟昨天一樣:想賣的人可以賣,繼續賣,沒有特別感受的新手,當然可以等待更強烈的、更正式的賣出訊號。

十二、十一月十號這一天,收的是跳空下跌的黑棒,跌了105點;因為有跌空下跌的缺口,點數也跌了超過一百點,所以它可以算是很不好的K線了,我把它叫做『破壞線』。破壞的意思就是,破壞多頭的格局,如果我認為它很正式,我就把它定上這個名稱,所以,我建議即使是新手,在破壞線出現以後,也應當把多頭減少到最少的程度或零。

以上從一到十二,這一連串的動作,我不知道讀者要花多少的時間去閱讀,但是這一些思考的步驟所耗費的時間,在操作者腦袋中進行的時候,前後加起來可能總共不到五分鐘。──我把這一件事情跟各位講,是要告訴告位讀者:在K線的操作中,看似只有買進、賣出、回補、放空,四個動作,乍看簡單,其實每一個操作動作的背後,都有像這樣子的思考內涵。如果你說它很複雜,但是它只在我腦海中前後進行中不到五分鐘,這麼短的時間,怎麼會算是複雜呢?……如果你說它很簡單,但我相信有些讀者會花了很多時間看這一篇文章,而且看了以後還不一定會懂,這樣又怎麼能夠說是簡單呢?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16 下午15:00 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

王力群談K線的操作計劃

王力群談K線的操作計劃

  嚴格講起來,計劃跟策略有點不太一樣。計劃的意思是:你想要做什麼?策略的意思是:要怎麼樣去做?

  在K線的操作中,計劃這一部分也是有難度的,因為一般人會完全按照自己的期望去擬定計劃。意思就是說:他想怎樣做就怎樣做,這其中並沒有太多的經驗、背景,更談不上什麼智慧,純粹只是想做就做,勇氣十足,或是蠻勁十足。在台灣,容易犯這種本能衝動的錯誤的人,有些是受美式教育的影響,但不是基督教文化的一部分,也不是希臘文化的冒險犯難,而是西方蠻族精神的一部分。

  大致上來說,K線的操作計劃分為四種:

  第一種是機會戰;第二種是天天作戰;第三種是一個禮拜做一次;第四種是波段戰。

◎機會戰

  所謂機會戰就是:耐心的等待機會,有好機會就做,沒有好機會就不做。這種計劃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似乎是股市操作的正宗王道,但實際上採用這種計劃的人很少,原因是:股市中有太多的人處於年輕氣盛,或是年已經不輕,但是氣還有剩,他們天天都想玩,一天不玩就覺得不對勁,所以這種人不會等待機會,他們會告訴你:英雄是善於製造機會的!──通常我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都會把我的束腹勒緊,以免笑破肚皮。

機會戰的優點是:它確實是正宗王道,因為在現階段的K線知識中,人類還是無法完全掌控所有的K線類型,所以必須要學習謙虛一點,謙虛的基本態度就是:等待有把握的機會,承認有許多K線是自己看不懂的。

機會戰的缺點是:如果我們要忍住不出手,對於很多人而言,就好像在忍大號一樣。他們會因為忍耐而得滿臉通紅、嘴唇發紫、腦袋發燒,有的人還會因為忍耐過度而得了憂鬱症,這真是太可怕了……。這種類型的操作者,如果不能改正自己的心態,那就只有三不五時出來賠賠錢,順便把怨氣宣洩一下;錢賠掉了,氣也消了,反正健康是自己的,錢可能是要留給兒孫的,少一點無所謂──,這樣想可能會好過一點。

  ◎連續戰

  連續戰就是天天進場給它做,優點是:因為每天都在跟K線搏鬥,不但可以培養經驗,也可以鍛練體力,訓練腦力,如果再加上勤作筆記,天天寫交易日記,紀錄每天的成敗得失,天天做檢討,天天反省、天天悔過、天天鞭策自己……每天都這樣精進,功力會增加很快──尤其是對於那些具有高級天賦的操作者而言,很多人都是這樣做起來的。

  天天做的缺點是:因為人一生的精力是有限的(注意!千萬注意!很多人不知道這個觀念,誤以為現在的身體好,就等於將來的身體也一樣會好),所以天天操作期指玩短線,消耗的時間跟精力都很大,只適合年輕人玩,中老年人就沒有那麼適合了。有些中年人之所以還能夠天天玩短線,是因為他們的身體底子好或是因為他們是新手,精力還沒有被榨光而已。

◎每週一戰

不論是每週一戰或是每月一戰,都是循著一種時間的規律性去操作。台灣的期指盤隱隱約約含著這種規律,有時候每個禮拜至少會出現一次良好的機會,有的時候是每月一次;通常來講,這個『有時候』出現的機率還蠻正常的,所以善於觀察的操作者就會利用這種時間的特質去操作。

每週一戰的優點是:強制規定自己每週的操作次數,也就是說:嚴格遵守紀律,每週只作一次,絕不多吃。

每週一戰的缺點是:有時候盤整的時間太久,往往連續一個月都沒有生意可以做,如果硬要每個禮拜都做一次,那就強人所難了。

  ◎波段戰

  從表面上來看,波段戰好像是蠻正式的操作法,但根據我的觀察,絕大多數的散戶都死在這裡,因為打波段戰勢必會延長留倉的時間,對於一般散戶而言,尤其是新手,時間拉長往往意味著虧損擴大,甚至賠個精光,這是非常可怕的。

  嚴格講起來:這個盤有沒有波段不是你可以決定的;所以,在進場的時候,其實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波段有沒有來。我的意思是說:進場就是進場,進場的時候我們不知道我們會在場內待多久;如果是機械法,當然是等待出場訊號出現,如果是預測法,當然就是等待下一個新的預測。

  這種操作觀念的困難度在於:從進場到出場,是區分為三個動作,而並非只是一個動作。這三種動作是:進場、抱單、出場。問題是:一般人的觀念並無法這樣分段。一般人的觀念是這樣的:在進場的時候我們就應該知道將來會在場內待多久──其實這也就是暗示著我們在進場的同一時間之內,就已經知道我們將來何時會出場──就短線而言,您說這樣的想法是不是有點誇張呢?

  試想:有個人談戀愛,一開始的時候他就知道將來會在幾月幾號分手──您說這是不是有點奇怪呢?

  其實,人類往往把自己想要追求的東西當成是簡單的一直線觀念──雖然這世界上獲利愈豐厚的獎品幾乎都是複雜的,但是因為人類的貪婪,往往都把這條路想成是簡單的,否則他就走不下去了。換言之:人類有許多追求的動力是來自於他的幻想,幻想這一條追尋之路是簡單的、花費很少的時間就可以達到了……等到他發現真相的時候,他就會感到失望而退出,當然,我們希望那個時候,他最好不要把老本賠光。

  ◎人有高下,法無優劣

  以上幾種策略,到底那一種好呢?

  這裡有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是:以上四種操作計劃一定有一種在相互比較之後,是最優秀的,所以我們就要使用那一種。第二種觀點是:各種操作計劃沒有好壞的分別,而是要看操作者本人的天賦資質與後天努力,以及他的興趣,再來決定他適合用哪一種。

  您認為以上兩種觀點那一種是對的呢?

  我的答案是:兩種觀念都對!──至於你要用那一種,很難決定!既然很難決定,那要怎麼辦呢?答案是:自己努力去尋找那個答案,或者直接問你的老師。

  其實以上所講的,已經包含天底下大部分學問的取捨之道。

  以我自己為例,我的經驗是這樣的:因為我自己沒有老師,所以我在學習K線的時候,用的也是坊間一般的教材,其中有些是對的,但是大部分都是錯的,我當然不知道誰對誰錯,於是對的錯的混在一起通通吃下去,然後呢?然後就開始我漫長的K線操作生涯……剛開始當然是跌跌撞撞的,因為之前吸收的知識很多是錯的。等到差不多過了三年之後,我才發現我之前學的很多都錯,需要糾正。那麼,讀者一定會問我在這三年之中我的K線操作成績是如何呢?……這還用問嗎,當然是虧損的啊!──既然是虧損,那我這個職業操作者又是怎樣過生活的呢?答案是:靠著冬天買進法的獲利來過日子,如果有不夠用,當然就吃老本啦……。

  又過了四年,也就是在第七年開始,我才把大部分的K線錯誤的知識給糾正過來。在這七年中,我也培養了操作K線應該具備的心理素質。但是這樣已經過了七年了,我的短線操作的績效還是不能夠達到我自己的理想。換言之:我沒有辦法達成我原來『天天靠K線賺錢買奢侈品享受』的理想。

  又過了不知道多少年,我才逐漸放棄了那種不切實際的理想,此時我的K線戰略是:四種操作計劃我都做。換種講法是:有機會的時候我當然做,沒機會的時候,我就在這一條路線上休息,但是在別的路線上找機會;換言之:我把四種操作計劃當作四種路線同時進行。

  不同方法同時進行其實就是『分心大法』,例如:一個人同時跟四個不同的對手下棋。

  不用我多講,看過電影『棋王』的人一定都知道這種操作法最大的缺點是什麼,就是會死掉!(腦汁絞盡)──所以我大概從二○一一年開始,我就不再使用這樣齊頭並進的方式了。

  現在的我,主要採取兩種作戰計劃,第一種是機會戰,第二種是波段戰。有機會的時候就做,沒機會的時候就休息,因為在我這個年齡也需要多休息啦。至於波段戰,就是用短線的K線去輔助中線的波段,使中線的波段能夠做得更精準些。

  所以,在此我做一個小小的結論,很簡單,我的建議就是:操作者的作戰計劃最好不要超過兩個,就像我現在這樣,一個計劃是機動的,有機會來的時候就做一下短線,而不是天天在做短線。另外一個計劃則是支援性質的,用短線去支援中線。至於十幾年前我所幻想的『天天做短線賺錢揮霍』的美夢已經遙遠,彷彿在天上雲間,已經不可得了。

  我給新手的建議是:在新手學習的時候,可以嘗試『逐日實戰』,但這種天天作的方式就是用來學習的,真正在實戰的時候,我們絕對無法充分掌握每一天的狀況。所以,我之所以到最後會使用機會戰與波段戰,並不是一種積極進攻的行為,而是因為力有未逮,所以退一步採用利潤比較少,但是比較輕鬆的做法。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15 下午2:47 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王力群談單線思考與死巷人生

王力群談單線思考與死巷人生

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的教育有一項特色:它的全程由教育部所掌控,甚至連國立大學的校長的任用,也在教育部的規劃之中;而這個教育部的思想梗概,表面上是由民國初年的新式教育大綱繼承過來的,但是實際上依舊是繼承了滿清末年的科舉制度,而不是使用西方開放式的教育架構;換言之,我們現在的教育課程依舊是以填鴨跟考試為主,而摒棄了西方教育中的開放討論與自由發問的精神。

那麼,民國初年的那個大綱去了那裡呢?答案是:隨著五四運動的過去以及大陸政權易手,國民政府忙著處理國家大事都來不及了,所以就沒有再把那套偏向自由主義的教育思想拿出來用了。

台灣的現代教育注重的是理工科的計算能力,而不注重想像力與邏輯辨證的能力,至於文科的教育,則以培養外語人才與法匠為主,談不上有什麼太大的、太多的理想。大部分的教育資源,無形中都在暗中鞏固一件事情,就是訓練學生的思考成為『單線思考』。

單線思考的優點是:可以讓學生更容易專注在某件事情上面,也可以讓學生在某些待人處世方面變得更單純。單線思考的缺點是:因為思考沒有辦法變得多元化,只能夠單向發展,於是很容易變成狹隘,走入死巷──然後連帶影響了整個人生都變成單行道的死巷。

依照中國人善於把好的學說轉換為壞的思想的特色,您認為:我們會不會也把教育的目的也搞砸了呢?我們是把學生變得更善良單純,還是更膚淺無知呢?

  我在初中到高中這六年的時間,絕大部分的老師都在盡力灌輸我們一種單一思想的路線:就是『考試、升學、拿學位、拿高薪』,簡而言之,就是古代『功名利祿』那一套的翻版。這一套的思想到目前為止仍然是四年級生到七年級生的思想主流。七年級生現在不過才三十初頭,二十年後他們將全面接掌國家大權,然後再幹個二十年;換言之:這一套有毒的功名利祿的思想可能還會繼續禍害台灣四十年,或更久。

  假如你沒有從這種單一思想中跳出來的經驗,假如你沒有深刻思考過這種單一思想對中國造成什麼樣的災難,那麼,你就不會了解這種單一思想的幽靈有多可怕。這個幽靈就是:經由『讀書升學升官發大財、衣錦還鄉』這種單一人生的意識型態,將會全面影響讀書人的思考結構,使讀書人所有可能發展為立體思考的思想,全部壓扁,然後切割,成為一條一條的單一線型思考──此時,說他是思考,是抬舉他了,其實那只屬於一長串的念頭,而這些念頭的盡頭,是一條走不通的死巷。

  單一思想的可怕處是在:假如你愈往裡頭深入想去,你可能愈會發現這種思想具有巨大的正面的威力!我先聲明:雖然這種感覺其實是一種幻覺,但它確實能在一段時間內發揮巨大的作用。為單一思想辯護的人可以講說:我們求取功名利祿、我們做上了大官,才能為廣大的人民辦事──你順著這條路線想下去,就會覺得愈想愈有道理──如果做上大官,做大事不是更方便嗎!如果我有了更多的錢,做大事不是更方便嗎?……如果你一直這樣想下去,你會發現愈來愈多支持你的證據,然後你就覺得這樣想就對了,於是這種想法就變成一種堅固的成見,久了以後,成見就成為銅牆鐵壁,再也拆不掉、移不走。

  我再強調一次:中國傳統功名利祿的單一思想,會影響我們全部的思想,無孔不入、無花不採、無縫不鑽,不論是我們的家庭思想、工作思想、學術思想,仍至於我們的人生觀與世界觀,全部都籠罩在單一思想的幽靈中──我們誤以為我們有了家庭的觀念、有了民主政府的觀念、有了高科技的觀念……我們誤以為有了這一些觀念之後,我們的國家系統與人生系統就變得更複雜多元化了,是一種立體結構,而不是單純的平面線條──但我要說的是:不論你怎麼搞,功名利祿的單一思想的幽靈都如影隨形,難以揮去;有的中毒太深的人,本身就已經成為幽靈了。

  為什麼當官才能發大財呢?為什麼中國古代的讀書人拼死拼活都要當官呢?那是因為:官員是統治者的幕僚,統治者與官員聯合起來組成政府,這個政府建立軍隊,用武力做為鎮壓人民或維持安定的力量。有了這種力量,不論是文的治國藍圖,或是武的軍隊力量,老百姓就會向政府納稅;即使是在不景氣的年代(古時候所謂的荒年),老百姓生產的資源還是優先輸入到政府,供官員花用。──當官有如此多的好處,叫人如何不流口水呢?

從隋朝開始,古代當官是用考試的;從民國開始,當官除了用考試的之外,還可以用選舉的,譬如你選上了議員,有時候講話起來會比官員還要大聲,關於這一點,各位在立法院開會的時候已經看過許多這種場面了。我最近看到新科立法委員走紅地毯,大家得意洋洋,警察還向他們敬禮,有的人還攜家帶眷,星光大道上好不熱鬧啊──在這一刻,我突然想起,這不就是狀元及第嗎?這不就是衣錦還鄉嗎?……唉,如果我不羨慕他們,是不是表示我不正常呢?......

~未完待續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02 下午13:00 於台灣.新竹

2016年2月1日 星期一

王力群論家庭相處

王力群論家庭相處

台灣自從民國七十年代以後,兩性平等的觀念逐漸普及,有些婦女也從家庭走出去,變成職業上班族婦女。這是一個很大的一個變化,但是我發現很少人對這個巨大的變化,仔細地、平靜的去想一想,這個變化所造成的惡劣後果。

  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並不是憑空生出來的,而是過去人類所有經驗的一個總合。提倡兩性平等,從大格局來講是一件好事,但問題是:原來為什麼兩性不平等?……這個問題我覺得現代人應該愈來愈沒有人去想了。讓我們把邏輯平移一下──為什麼老闆跟職員不平等?為什麼議員跟普通老百姓不平等?為什麼學生跟老師之間不平等?……這些問題,你有沒有想過?或是說,你覺得不必想,因為你已經有了答案了;但是在我的個人經驗中,大多數人擁有的答案卻是錯的。

  台灣一般的老百姓,在民國三十幾年那個年代,很貧窮,主要是因為受到戰亂的影響。其實不只是台灣,全世界有很多地方,那時候也受到大戰的影響,但是台灣還多了一個敵人,所以即使二戰結束,邁入民國四十年代以後,台灣依舊在動亂的陰影下,跟貧窮奮鬥。然後,在美國的幫助下,以及我們人民自己任勞任怨的精神,台灣經濟從民國五十年代開始逐漸穩定──這到底是歷史的一種偶然性?還是一種必然性呢?我的意思是:台灣現在的經濟繁榮,是不是建立在一種並不是很特殊的條件之下呢?而這種條件是別的國家,例如東南亞那些二流跟三流國家的人民,現在或將來也一定會擁有的呢?……我看過一篇文章,作者把台灣的繁榮歸功於一種歷史的偶然性,其實意思就是說:如果沒有美國的幫助,我們不會進步地那麼快……我個人認為:不論是偶然還是必然,台灣人民任勞任怨的精神是真的,這種任勞任怨的精神不論歷史怎麼變化,它都一定會被激勵出來,但也一定會把事情搞砸

  台灣因為人文教育『部分』失敗,以致於一般人的國民常識不足,該知道的不知道,把在學校裡的大量青春寶貴時間都拿來做精英教育的實驗品,實驗的時間很長,有的人甚至長達八、九年以上,而這個實驗期一過,如果測試失敗了,則當事人被灌輸的知識,就成為大海中的孤島,很難再得到外界的接濟,換句話說就是無以無繼的意思,然後就逐漸遺忘,等到將來進入社會之後,有的人甚至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這就是俗話所說:『考試一考完,學到的東西就還給老師了』──在這種情況下被浪費的知識以及時間、血汗,到底有多少呢?我給各位自己去思考,然後做個選擇題:(1)30%(2)50%(3)80%(4)100%──親愛的先生跟小姐們,您是選幾呢?

  由於沒有常識,人與人之間缺乏了解,對方在做什麼工作也不了解一個家庭裡面,如果老公跟老婆做的是不一樣的工作,可能也會發生嚴重的『不了解』。這種不了解,如果在古代,女方必須概括承受,不能有太多怨言,這就是所謂的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秘訣在於『隨順』兩個字上面。

  隨的意思是:如果老公做的工作自己也能做,那太太就跟著一起做吧,這叫夫唱婦隨,古代因為社會體制比較簡單,不是農業就是手工業,所以夫婦兩人之間的工作彼此可以交換。如果是商業,也通常是小店舖,顧客如果要買半斤紅糖,找老闆或找老闆娘都可以,不過這些都是古早的事情了,社會愈發達,分工愈細,工作的內容有可能發展的非常龐大,於是也就更難被人所了解了。

  如果老公做得事情太太沒做過,不知道、不了解,(在古代)女方就要默默承受,儘量不要過問,因為妳不知道嘛,問了也沒用,反正只要把家庭照顧好就好了,這就叫解除後顧之憂。在外面打仗拼事業的是男人;在家庭照顧小孩、燒飯洗衣服做家事的是女人,這樣子分工合作,您說好不好呢?

  為什麼要有兩性平權的觀念,那是因為古代婦女的人權實在太低落了,所以要改善。但現在問題來了,從十九世紀下半期開始,世界經濟突飛猛進,於是人類就面臨一個重大問題:到底是人的價值重要,還是產品的利潤重要?......我知道大多數人都想回答,兩個都很重要,但是我必須嚴肅地告訴各位,如果有那一個國家的統治者能夠把這個問題解決掉,那麼他在我眼中,就是偉人──換言之,整個世界已經為了這個問題吵了幾百年了,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人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所有的哲學家以及經濟學家都在邊走邊看,邊做邊修補往左看,左邊是共產主義,屬於改革派,簡稱左派;往右邊看,右邊是資本主義,屬於保守派,簡稱右派,改革派是站在人權的基本立場,認為人的基本價值要受到保護,所以不惜打倒資本階級來捍衛人的基本自由。保守派則站在財務自由的立場,主張人應該趕快追求利潤,有了錢之後,才有安全保障,錢必須愈多愈好,因為賺錢的速度趕不上世界變化的速度,為了防止意外的侵襲,我們必須準備更多的金錢來對付災難。

  兩方面的觀念都對,雙方都有理,但是要湊在一起,就開始打架了,中華民國過去是屬於保守派,以追求經濟成長為主,個人的人權暫時先放在一邊,反正人民也任勞任怨嘛。於是台灣的勞工就成為全世界工時最長的一群人,本來是藍領階級做苦工,現在白領階級也參加這個行列了,變成新興的勞工階級。這個現象目前有擴大的趨勢,有的行業甚至連老闆也一併加入了,然後暴斃在辦公室裡面,或是掛在假日的登山健行步道上,俗稱過勞死。

  台灣上班族的過勞死有多嚴重呢?如果你平常有看一點報紙,有一點基本常識,那你就應該知道,還蠻嚴重的──這個蠻是什麼意思呢?說很嚴重,但是到底有多嚴重呢?……你現在看到的這一篇文章,在打字的這個人,以及在口述的這個人,這兩個人都是過勞的,也就是說:如果外面的冷風在比現在低個十度,吹到我們兩個人的臉上,我們兩個人可能立刻就會掛掉──嗯,難怪你不相信,因為有你們的這些不相信,所以我們才做得如此辛苦;因為全世界的『不了解』,是那麼樣地擅長去製造對立與分化、那麼樣地擅長去築牆跟挖溝、那麼樣地擅長去建造人與人之間的隔閡,所以這全部的不了解,都會使那些與這些正在埋頭苦幹的上班族辛辛苦苦地流血流汗流淚,卻幾乎沒有人安慰他們──因為沒有人了解他們的工作內容;沒有那個了解,是因為沒有那個知識,不知道別人的辛苦,不知道別人的辛苦是超乎自己想像的──這就是沒有常識。因為如果你有常識的話,你就可以從知識管道了解台灣現在許多男人的工作的複雜的程度是很深的,但是如果平常你沒有接觸知識管道,你當然就不會擁有這項常識──我的意思是說:你正在一個黑暗的無底洞中,但因為你有得吃有得穿,所以你認為你了解的才是正常的,而你不了解的,就是不正常。

  拿我自己來講好了,我做的工作是很少人做的,我之所以現在還算能夠正常的活著,是因為我刻意去保護適合我的工作環境,因為我知道:一個要拼事業的男人,是沒有辦法照顧好家庭的。如果你一方面要把事業做大,另外一方面又要有很多時間陪老婆、陪小孩,那我在這裡,我寧願背負天下所有的罪名、我寧願被很多人罵,我也要很坦然很大聲的告訴你一句話:如果您想要兼顧事業與家庭,而你的事業是有一點樣子的(有點規模的),在現在這個高度競爭的社會中,是相當困難的──如果你還不懂的話,我乾脆說:如果你想要同時把這兩件事情做好,或者是你認為這兩件事可以同時做得好,如果你是這樣想的,我個人認為你簡直是在做你的春秋大夢

  一個拼事業的男人,當然沒有辦法兼顧家庭,這不是廢話嗎?這不是常識嗎?就是因為沒有辦法兼顧家庭照顧孩子,所以才要老婆的支援啊!──這道理不是很簡單嘛?這是不是屬於常識的範圍呢?......

未完待續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2.01 中午12:00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