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5.08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5.06(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破二分法(7):不漲不跌、非漲非跌

破二分法(7):不漲不跌非漲非跌

(王力群的股市部落格:http://randywang319.blogspot.tw/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以下用股市當例子,來說明一下人因為執著而產生的錯誤的二分法是怎樣的一個大概的情況

  在股市中,絕大多數的人之所以沒有辦法成功,都是因為無知與自大。由無知與自大產生自私,由自私產生對立,因為對立,所以產生隔絕,對於正確的知識沒有辦法接觸、無法學習,或是根本沒有那個心去學習,於是原本不知道的就更加不知道了;原本知道一點的,在進入股票市場之後,接觸到新環境,由於自己的無知,不知道學習,以少為足,於是新知識進不來,錯誤的資訊反而滿天飛,就更容易受到誘惑,錯誤的市場觀念也就更容易進到他的內心,於是他就成為被誘惑的犧牲者了。

  基本上一般的投資人都想得很簡單,股市不是漲就是跌,至於那個不漲不跌、似漲似跌、非漲非跌的灰色地帶,散戶是想不太到的

  如果我們只就幾個小時來看,可能在第一個小時中股市是漲的,但是下一個小時就跌了;現在如果有一個人他是看漲的,那麼,他在這兩個小時中就會遭遇到打擊,因為前一個小時還是漲的,後一個小時就變成跌的──所以,一般人用二分法把股市分類為漲跟跌兩種狀態,然後依據自己的看法判斷多空漲跌,就很容易形成執著,因為一般人沒有把時間的週期考量放進去。也就是說:散戶並不太清楚大中小格局的分辨,他不知道自己看的幾乎都是小格局,於是在整個大格局當中,他就犯了見樹不見林的毛病。

  人在潛意識當中,會幻想完美的存在。人類幻想天底下有純粹的直線、純粹的圓……所謂純粹,就是完美。但是天底下的事情都沒有完美的,再怎麼直的線,都可能會有彎曲;再怎麼圓的球,上面都可能有凹洞,只是我們的肉眼看不見,五官感覺不到而已。但是人類依據自己的肉眼標準來看世界,於是就產生誤會了。我們幻想股市的上漲是純粹的、不容懷疑的,就好像小孩子的身高天天在長,不可能今天長1公分,明天就縮水0.5公分,其實你只要在不同的時間去量身高,就會發現早上起床時候的身高跟晚上睡覺時候的身高是不一樣的──換言之,沒有完美的,只有變動的──所以我們不能夠執著於完美的事物,也就是說:沒有純粹的漲與跌,只有曲折的漲或跌,也就是彎彎曲曲、有來有回的上漲或下跌。

  舉一個例子:人類的皮膚,乍看之下很光滑,但是近看,就會看到許多毛細孔,凹凹凸凸、還有許多短短的毛髮,甚至有點噁心。

  但是,如果我們把皮膚細胞放到顯微鏡底下去看,就可以看到更多奇奇怪怪的東西,證明我們的肉眼所看到的「平滑」的皮膚其實是不存在的。──問題是:當我們用顯微鏡或放大鏡看事情的時候,是在更大的格局、更大的視界之下觀察呢?還是把格局縮得更小呢?……我的答案是:在顯微鏡的框框裡,這好像是一個小格局,但是顯微鏡或放大鏡的局部放大功能,卻讓我們更明白自己原先的格局是多麼的狹小,因為我們用自己的肉
眼看事情,而肉眼的放大倍數輸給顯微鏡,所以肉眼的世界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小格局。

  月亮也是這樣。我們站在地球上面賞月,距離月亮很遠,看起來月亮會發光,好像玉盤一樣,很漂亮,等到人類登陸月球之後,發現那裡也是冰冷的岩石,凹凹凸凸的,並非是光滑的美玉。

  再舉一個例子,假如我們用直尺畫一條線,然後用顯微鏡去看,由於油墨擴散在紙張上面的效應不會完全平均,所以一條直線也沒有辦法是完全相同的寬度。

  換言之,天底下所有我們原本在自己格局內觀察到的事情,其實都距離事情真相有一段很遠的距離。這個遙遠的距離就打破了完美的神話觀念。

  完美是一種理想,是一種我們追求的目標,但絕對不是我們追求的過程。股市裡的一般散戶所犯的最大的錯誤是:他們認為說很多很多事情都不需要經過琢磨、不需要經過考驗就很自然地天生達到完美的狀態供人類取用,這就好像錢不用賺就從天上掉下來、麵包不需要經過耕作就自動從樹上面長出來──把人類努力奮鬥的結果當成是自然生成的,於是就形成了簡化的二分法:不是漲就是跌。其實不論是漲跟跌,經過分析之後,就會發現那只是一種調整的過程,而不是結果。股市的漲跌,分分秒秒都在變化,看你從什麼格局來看。


  ***漲跌視格局大小而異***

  那麼,所謂的漲與跌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那是從某一個週期來看,一個週期有頭有尾,把頭尾兩個點取好,截取中間一段,如果頭比尾高,我們就叫做下跌,如果尾巴比較高,我們就叫做上漲──這樣的分類法,大家滿意嗎?我是不滿意啦,因為如果前面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都是在橫著走,只有最後百分之一的時間突然往上漲,那麼我們能夠說它是上漲的嗎?……由此可知,所謂的漲與跌,所謂人為的二分法,往往不是在物體本身的性質上面做認識辨別,而是取決於我們人類自己決定的觀察圈子到底框住了多大的範圍。

  在一般散戶的思想中,股市應該要不然就是一直漲、要不然就是一直跌──後來過了幾年,散戶的思想進步了,認為股市「有漲有跌」──其實那個有漲有跌,也是他自己的意思,他認為要漲就應該漲、他認為要跌就應該跌,至於為什麼會漲為什麼會跌?……都是出於他自己的主觀判斷。當然,他會說自己儘量客觀,但是他這個客觀也只是參考了許多世俗分析式的意見,跟隨著潮流而已,換言之,有太多的人云亦云以及群眾的團體盲動,這都不能說是客觀而是應該說他被騙了,誤以為自己是客觀,其實他只是追隨世俗成見,而沒有自己的主見,這就是無知。

  一般人所不能夠接受的,是股市的忽漲忽跌,他把漲跌之間的變換看成是一種忽然,後來自以為進步了,給他一個專業名稱,叫做黑天鵝或白天鵝,其實,那種意外本來不應該是意外,只是常人沒想到的就把它叫做意外,其實就是少見多怪,依照自己看事情的標準來叫別人是黑天鵝,這就是以自我為本位了。

  索羅斯提醒我們:股市大多數的時候是錯誤的,因為它是跟隨著絕大多數的俗世欲望的方向在走的,而絕大多數的俗世欲望並不代表真理,所以它走的路線是錯的──他這種講法,過去給了我很大的啟發,確實,股市大部分的時候是錯的,就好像有些爛公司的股價在飆漲,它反映的基本面好像是錯的,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有一堆狂熱的資金去追價,那麼當然它會漲的,所以就籌碼這個角度而言,它是符合真理的。如果一堆凶狠的熱錢都還沒有辦法把沒有賣壓的股價給炒上去,那才真叫做奇怪呢。

  所以,股市就跟我們這個俗世一樣,是各種善惡因緣在交錯變化,有善也有惡,惡的我們就叫它是錯誤的(這樣稱呼似乎也可以),這就好像沒有基本面的爛公司的股票在上漲;等到它將來穿梆了,掉下來了,我們就叫做報應來了--這不就是天理循環,沒有基本面的股票遲早跌下來,這部就是一種惡有惡報嗎,您說對不對呢?

  所以,雖然股市有一部分是在反映世俗的人心,但是當上帝的旨意降臨的時候,善歸善、惡歸惡,善惡到頭終有報、出來騙人的總要還的,於是那些沒有基本面的股票就會下跌了,在這個時候,它反映的是真理,而不是世俗的欲望。在這種下跌的過程中,世俗的欲望可能一直去反抗,一直去逢低承接沒有基本面的股票,到最後都受到了懲罰,這就是真理最後得到了勝利。
  
  如果你硬要做二分法,那就做高級一點的二分法吧,如同以上的陳述,股市就是善惡兩種勢力的對抗,也是天欲與人欲兩邊的交戰──如果你不太明白這個道理,就會抓不住它的內涵,認為股市的漲跌都沒有意義,於是就可能發生兩種狀況,第一種狀況是大腦一團混亂,陷入無知,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道理,所以我活著沒有什麼意義,乾脆就亂做一通,搞不好還可以賺錢……。

  第二種想法是因為被世俗的欲望牽著鼻子走,所以拼命去想西瓜靠大邊、拼命去想往勢力強的那一方靠攏,而不是向真實的道理去做歸依。所以股市中有這麼多人是在盲目地跟隨潮流,而不是在努力地追尋道理。如果是盲目地跟隨潮流,那麼,在各方勢力潮流的互相角力之下,股市也會呈現表相上面的忽漲忽跌,於是他們把不順遂自己欲望的趨勢歸於運氣不好,或是對方在搗亂,這樣一來,自己就成為正確的一方了!這又回歸到我們所憂心的世俗的的二分法(以自我為本位),這些人認為自己追隨大潮流的世俗動作才是對的,其它人那樣操作反而是傻瓜。換言之:他們把邪法當正法、正法當邪法,顛倒世俗與真理,其後果,當然就是頻頻在意外中出局,卻還渾然不明白那個意外並不是意外,而是上天注定的懲罰。 


~王力群, 2017.1.17 下午 1300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