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11.29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台北松江南京站教室現場講座~2018.1.13(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01.13()下午2:30~6:00

2018.01.20()下午2:30~6:00

2018.01.2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3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3.03()下午2:30~6:00

2018.3.10()下午2:30~6:00

2018.3.1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王力群談1995年的底部


*王力群談1995年的底部

  1995年的底部跟2008年金融海嘯的底部,同樣都是『收斂三角形』。因為有了這一層的因緣,所以在2008年的時候,我就曾經『想到』這個正在進行的底部可能會跟1995年那一次的底部相同。這個思想的由來有一個很重要的理論背景,那就是:如果時間夠長,大三角收斂型的底部是比較優秀的整理型態,比長方型的整理底部要好很多。因為收斂三角形是採取漸進的洗盤方式,慢慢把震幅縮小,但是股價跌得不厲害,沒有破底,所以它是一種很溫和的方式,比起許多方型的整理箱的震盪幅度可能過於劇烈,收斂三角形則必定會走到非常狹幅整理的那一步,那個時候就量縮了,底部訊號會更明顯。如果是方型的整理箱,我們還要去找窒息量在哪裡,比較不方便。收斂三角形的窒息量通常會發生在收斂的尾端,要找起來方便多了。

  同樣都是大三角形收斂,但是1995年我還在公司上班,並不是什麼專業的操盤手,只是一個渺小的非專業投資人,非常業餘。但是那一年的投資經驗,卻成為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經歷之一,為什麼呢?因為那個時候我並不是職業投資人,我白天要上班,甚至晚上還要加班,我無法把全部的時間放在股市上面,換言之:我沒有辦法對股市想的太多,功課也沒辦法做很多,瑣碎的技巧以及短線更與我無緣,我所能知道的,以及我所能掌控的,都是一些大型的東西,所以我那個時候還是做長期投資的,型態學方面也講究大的型態學,平均線也沒有看短線。總而言之:身為一個業餘投資人,那些年其實是蠻輕鬆的。雖然那時候的我對於投資的觀念在某些方面還很幼稚,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只要不要去朝某些更專業的領域發展,那些無知跟幼稚似乎也沒什麼太大的關係了──這個觀念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有大錯,但是在實際的人生旅途中會發生一些問題,這也就是這篇文章接下來要談的重點。

◎一九九五年不平靜

  1995年,也就是民國八十四年,台灣陷在一場史無前例的選舉風暴之中,那就是民國八十五年三月要舉行中華民國第一屆民選總統的選舉,國民黨的代表是李登輝跟連戰,民進黨的代表是彭明敏跟謝長廷。那次選舉的規模空前龐大,因為是全民直選,所以選舉的戰火在1995年的時候已經炒得很熱了。我相信很多台灣人已經忘掉了那個時候的政治氣氛其實是非常嚴峻的,那是因為民國八十三年四月,李登輝接見了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談到了國民黨是一種外來政權,這還不打緊,在言語之間,李登輝以中華民國總統之尊,卻對日本充分表達了孺慕之情,聲稱日本是他的祖國。這一番言論不但搞得台灣島內許多人不以為然,對岸的中國共產黨更是看不過去,於是種下了因果。在那以後,李登輝為了展現台灣是一個獨立自強充份具有主權的國家,展開了一連串的外交活動,以私人身份到美國康乃爾大學去發表一篇演講,講題叫做『民之所欲,長在我心』。大體上說來,那兩年當中,李登輝的思想言論因為他自己給自己定的『多重身份』而呈現空前的混亂。他既是日本人,又是中華民國的總統,又是皇民,又是中國人,又是國民黨,卻又是民進黨的支持者,不論頭腦再清楚的人都無法容忍他這種多重分裂的人格表現。我們看不懂,老共當然就更看不懂了,於是在1995年那一年,台灣島內冒出許許多多的台獨言論跟主張統一的人吵過來吵過去,沒完沒了,國家分裂,人心徬惶。如果你那個時候每天都看報紙的話,真的會感到憂心忡忡;如果你每天都不太看報紙,窩在公司乖乖上班,那就是會認為,日子過得還不錯,因為那個時候台灣正處在電子工業的整裝待發時期,要等到民國八十五年就開始一飛沖天了,所以從某個領域來講,台灣那個時候的電子產業正要開始發光發熱,國力還有一個小高峰可以攀上去,難怪李登輝總統會感到自傲,也就是在這一股盛氣凌人的自信心驅使下,他的言論開始變得奇奇怪怪,講了很多衝動的話,甚至講了很多令人髮指的話,結果竟然會讓對岸的中國共產黨以為,台灣真的要搞台獨了!於是在1995年的年底,就發生了所謂的『台灣海峽飛彈危機』。

  這一段危機最後是打了兩個空包彈,有一個是打到彭佳嶼附近,稍微有一點年紀的讀者應該還記得那個時候有緊張的氣氛。後來是怎麼擺平的呢?美國派了一艘航空母艦,叫做小鷹號,來到台灣海峽。這真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大事呀!因為自從美國第七艦隊撤防台灣之後,這麼大規模的航空母艦示威還是頭一次,對於中國共產黨以及中國人民共和國來講,外國的艦隊開到自己門口來,是一個國恥啊!所以過了這件事情之後,中共就對天發誓要做自己的航空母艦,也深深讓中共明白未來的世界一定要牢牢的抓住海權,所以航空母艦跟核子潛艇是非常重要的,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感謝美國人

  在這種政治利空的情況之下,金門前線跟馬祖前線進入作戰準備,天天都在挖壕溝,整理武器,外島禁止探親,本島人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可見其聯想力實在太差。駐守外島的高級將領,都把遺書寫好了,準備萬一老共打過來,大家就拼個你死我活,甚至同歸於盡吧。至於外島的阿兵哥,都很沮喪,認為自己很倒霉,怎麼會活在1995年的台灣呢?然後又抽到外島籤,現在可能要去送死,真是嗚呼哀哉啊。──在這樣子的緊張氣氛之下,還好美國的航空母艦來了,於是大家都得救了,感謝美國人,美利堅合眾國萬歲!

  這一段時間,我一半的光陰耗在公司裡,主要是勘查工地以及繪製施工圖,另外一方面,因為我母親病重,所以我有很多時間都待在台大醫院,這一段的經歷,我在其它的書上已經講過了,就不再多言了。總而言之,1995年,民國八十四年對於我個人而言,是非常難忘的一年,外面的政治軍事氣氛異常嚴峻,自己家裡又陷入深深的哀傷,當年學生時代的個人理想不知何時才能實現,現在回想起來,除了無言之外還是無言。

  也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之中,我『度過了』台股1995年秋天的大底,也度過了冬天的悲觀的底部,當別人都在對股市感到悲傷的時候,我正在處理我們家裡的事情,所以這一段時間我就這樣過去了。什麼叫做『就這樣過去了呢』?──我的意思是:我沒有把心思放在股市上面,但是我大概知道股市正在做什麼事情,不就是利空下跌嗎,對不對?......利空下跌完了以後,如果大家都非常悲觀,那不就是底部了嗎,對不對?......──我的想法就是這麼簡單,這個是我在1990年大崩盤時候學到最寶貴的一個觀念,就是要把握大底部,小老百姓才有翻身的機會。

  1995年我是業餘的操盤手,因為我是專職的工程師。專業的工程師的身份讓我沒有精力跟時間去研究股市的短線,以及其它奇奇怪怪、琳瑯滿目的各個門派的操作法,您說:這樣是不是一種幸運呢?我會不會因為不知道這些股市的專門知識而影響到以後我的投資績效呢?......這一些問題將來都會有答案的,但是不是在現在,我現在要跟大家講的是:那一段時間雖然我沒有天天看盤,但是我的腦袋很清楚,更重要的,是我的腦袋保持著相當的『純真』!──這個純真後來在我成為專業投資人之後,就逐漸喪失了。剛開始的時候是一點一滴的慢慢流失,到後來速度加快,於是我就變成股市老油條了;還要再等個很多年之後,我才慢慢撿回當年的那一份純真。──這就是我要跟各位讀者在這篇文章中談到的這個主題,就是:身為一個職業操作者會讓你認真,但是認真過度就會讓你失真;身為一個業餘操盤手會讓你輕鬆,輕鬆可能會讓你看得更清楚,但是過度的輕鬆會讓你鬆懈,鬆懈之後就容易墮落,墮落之後就是逐漸接近失敗的最後下場。


◎人生識字憂患始

  一般的新手因為剛入門,所以對股票市場裡面很多的知識存有很多期待,當然也夾雜著許多幻想,情有可原,比較不切實際的東西要等以後正式學習的過程中慢慢的把它篩除掉。一般而言,股市是沒有一個框框的,意思就是說,你要選擇做短線、做中線、做長線,甚至做超超長線,持股放到千秋萬代子子孫孫,也沒有人要反對。就是因為它太自由了,所以每一種時間週期都有許許多多的操作法與之相配合,這樣一來,就天下大亂了。到現在也沒有一個統一。新手進入市場之後,會聽到很多很多豐富的股市知識,講好聽一點是五花八門,講得難聽一點是亂七八糟,因為都沒有經過路線的整理,聽在新手耳朵裡面,很難分辨時間長短或是非對錯,於是就迷失了。即使是坊間所謂的高手,其實大多數也是迷迷糊糊、把野心當成雄心,只有大心而沒有小心(只有魯莾而沒有謹慎,然後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在1995年冬天過了以後很多年,才慢慢想起一個道理:『人生識字憂患始』,這是什麼意思呢?人的一輩子,以我們知識份子而言(假如我們有點知識的話),是從學習認字的時候開始我們所謂一個人的文明的旅程的,但是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們認得字了,開始學會吸收所謂的知識了,這個時候,煩惱憂愁痛苦就開始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了。小時候過兒童節很快樂,因為無憂無慮的,三歲小孩胖嘟嘟的很可愛,四歲小孩也很可愛,五歲小孩也可愛,愈老愈不可愛,因為純真逐漸喪失了。到最後,所謂的『赤子之心』,竟然成為一種失去就不可再得的東西,您說這多悲哀啊。擁有赤子之心不是很好嗎?我到現在還是很期待每一位學習股市的同學都擁有赤子之心,也就是對追求股市智慧保持高度的熱情,這樣你學起來才會比較自然、舒服。


又聰明又愚笨

  如果看過金庸的小說【射鵰英雄傳】的朋友們,不妨想想男主角郭靖大俠的練功過程。一般來講,學武功需要天分與專心,但是很有天分的人因為太聰明了,想要學的東西太多,所以無法轉型;就算他專了心,鑽研進去了,但也沒有辦法達到太高的境界,因為愈高的境界,就愈需要返璞歸真,恢復到小孩子一般純真的心態,腦袋裡面要放空,把舊有的知識給忘掉,這樣子才能夠達到更高的境界;但是一般聰明的人,腦袋裡面不是雜慮太多,就是世間的執著過多,以致於沒有辦法像小孩子一樣笨笨的學下去。至於沒有天分像傻瓜一樣的人,雖然天真爛漫、渾渾噩噩,但是他做的事情比較能夠專心,也就是比較老實,鐵杵磨成綉花針嘛,傻傻地一直做下去,一定會有成功的那一天,這就有點像愚公移山的精神了,而不是智公移山。所以一門武功要練到很高的境界,就必須又聰明又愚笨──但這是矛盾的,很難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郭靖很笨,所以一套武功別人練一百遍,他就練一萬遍,勤能補拙,倒也還說得過去;他的老婆黃蓉超級聰明,武功東學一點西學一點,學得都很不錯,但是最後沒有辦法達到比他丈夫更高的境界,這就是因為黃蓉太聰明了,心機太重,以致於沒有辦法達到空靈的境界。金庸小說裡面只有一個標準人物是又聰明又愚笨的,那就是小龍女。一方面她冰雪聰明,另外一方面她又可以把俗世的知識,毫不戀棧的全部拋掉,變成一個無思無想的純潔少女,但外界看起來卻像是傻女──武俠小說中描述的這種武功境界,跟我們的股市知識,道理是一模一樣的。

  幾乎所有的人在股市中的學習,都不是以自己的境界為評估,而是以交易金額的盈虧為標準。也就是說:我們是否要讓自己晉級學習,並不是反省我們自己的實力到了什麼程度,而是看我們到底賺了多少錢。如果打了一場很大的勝仗,賺了很多的錢,我們就認為自己有資格升級了──這種觀念,真是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如果心平氣和地用大腦想一想,我們很快就會知道:一個人是否有資格繼續學習更深入的知識,除了要看他的天賦與決心之外,更要想想看他過去的舊功課到底做好了沒有?.......如果基礎打得還不夠,就不能夠升級,就只好把自己留級了,繼續打基礎功,如果再不行,甚至很多同學都需要降級,甚至打回原點,重新再來,俗稱叫做『砍掉重練』。


◎知識障

  學了一門知識之後,不論是型態學,或是K線學,或是平均線學,不論你的知識有多麼正確,如果你的境界沒有達到最高境界,或多或少都會從知識本身產生一種執著,如果是在武俠小說中,我們就叫做『武學障』;如果是一般的知識領域,我們就把它叫做『知識障』。

  障的意思就是阻礙。為什麼會有障呢?因為精通了一門學問之後,可能就會恃才傲物,或者以後這個人所有的思考就只限於這門知識,很難再跨出去了,很難再開發新的領域了,於是乎,本來精通一門知識是好事,但是因為太過於執著,就變成一個壞事了,阻礙了一個人的學習進步。古代中國過去是這個樣子,故步自封、開口閉口都是過去光榮的成就,什麼秦皇漢武、大唐盛世、四大發明……講多了講爛了就變成鬼扯淡了,身為現代華人的我們,也似乎繼承了古人的那個調性,常常會因為有了某方面的成就而自以為自己很博學,什麼都知道;而自己不知道的就是沒用的。例如有一個台灣大老闆,他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思想,因為他沒有念過大學卻白手起家創業,賺了太多太多的錢,於是乎他就用他的神邏輯,認為念大學是沒有用的。像這樣子的人,他腦袋裡面就沒有知識障,那他是什麼障呢?──『智障』。智障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沒有智,當然也就『沒有』障了。但是一般人只會看到他的錢,而不認為智障有什麼關係,尤其這個智障是某方面的,又不是全部,他做生意還是很厲害的。──於是他在另外一個領域幹的沒腦的事就被別人以及他自己輕忽掉了。

  由上面這一段的解釋,我們可以大概明白:知識太多、太專門了,可能會因為自傲或者是消化不良,而產生了黏在一起的『過度執著』的『知識障』,意思就是原先有的舊知識在抗拒新知識,謂之障礙。反過來講,如果沒有知識,也沒有天賦的慧根,只知道努力,那麼,除非是運氣好,有貴人相助,否則一個真正的傻瓜再怎麼努力,都不會做成什麼大事業的。雖然傻瓜努力起來的那一股衝勁很可愛,但是很多智慧並不是光靠衝勁與蠻力就可以得到的。

  在股市中,學得愈多,就要消化得愈多,但是消化了以後,還有更高的境界需要爬升,所以所有的消化都不能夠說是完全消化,必定留下一塊團塊,只是或多或少而已,這些團塊就是執著,會害到我們的進步,所謂真正的高手、真正領悟到境界的人,他知道自己留下的團塊在那裡,所以他會小心謹慎,不要讓這些團塊、這些執著,成為將來自己吸收新知識的絆腳石。但是,執著畢竟是執著,它會在我們心中留下痕跡,學了長線之後,如果很好學,又去學了中線跟短線,這個時候,他的腦袋裡就會裝了許多中線跟短線各門各派的知識,即使那全部都是正確的,但畢竟已經佔用了這個聰明人一部份的腦細胞,換言之,他的心思會愈變愈複雜;如果沒有經過一個返璞歸真的訓練,一個人腦袋裡面知識裝得愈多,要做的功課愈多,當然也就會愈勞累。我自己,以及我看過很多很多所謂的股市老手,都會陷在這種疲乏當中,但我認為那是疲乏,那些所謂的高手可不這麼認為,他們會認為自己很厲害、知識豐富,看到一個盤就可以聯想到很多很多操作的方法,他們把這樣子的狀況解讀為他們自己是很專業很厲害的,我也無奈。

  在我的股市經驗中,1995年的那一段經歷告訴我:腦袋裡面該清空的時候,就要把雜念放掉,不要眷戀。1995年的那個時候的我,年紀還太輕,知識不足,想的很少,只知道長線而不知道短線,於是乎我自然比較能夠專心等待長期的底部出現,而不去想短線的那些事──更正,喔,不,正確的講法應該是:我根本就不知道短線的方法,那我怎麼又會想到短線呢!......就是因為那個時候我沒有學過短線,所以我活的很快樂(當然我也沒有賺到任何短線的錢);就是因為我那時候的股市知識不太多,所以我才能夠有耐心等到1995年底部的出現;但也就是因為我的股市知識還不夠充足,所以埋下了以後我在2001年底部犯下了一個大錯。我要說的是:凡事是有一體兩面的,純真有純真的好處,無知有無知的好處,但是無知也有它很大的壞處,只是那個壞處沒有在1995年的冬天表現出來,一直要等到六年以後,才在2001年的冬天表現出來。

  一般操作者最大的困擾,就是同時想操作太多路線,又想吃遠的,又想吃近的,不論遠近高低,只要是看到的他都想要,這種貪婪其實是不太對的。知識本來是愈多愈好,但是要搭配心理,如果心理搭配不好,其它的知識必定成為干擾。


◎反璞歸真

  我認為,正常學習知識的程序是這樣的:先學基本功,然後再從自己的反省或老師的評量再來決定自己是否要進階學習;進階學習之後,知識會愈來愈多,此時就要趕快消化,知識消化以後就成為智慧,但是不可能完全消化,所以我們要保持謙虛,謙虛的意思就是保持自己的那份純真的無知;無知並不是完全沒有知識,而是承認自己在某個領域是空曠的,沒有裝東西,這就是一種誠實的自知之明;此時,一種空明的境界就慢慢形成了,再從空明到『反璞歸真』,於是我們就可以恢復嬰兒的赤子之心了。赤子之心就是:一方面我們還有點聰明才智,另外一方面,我們做該做事情的時候,保持專注努力,就好像笨蛋一樣,不會受到外界的引誘,傻傻的做下去──這種又聰明又憨厚的學習態度,表面上看起來很矛盾,但其實是融為一體的。


◎自知之明

  一個人的學習,第一重要的任務就是學習『自知之明』。我個人在生常生活的缺點是:我是個生活白痴、路痴、方向痴、貪吃,有時候做事情太急躁,有時候反應卻又慢得跟烏龜一樣;年輕時候很傲慢,脾氣古怪,經常會刺傷身邊最親近的人......這些都是我日常生活的缺點;在股市中,我最大的缺點有兩項:體力不足,以及難以專注。雖然說難以專注有時候是體力不足的關係,但是我的難以專注是因為我還有其他的研究功課要做,不限於股市這一塊領域。

  至於我對別人的想法,在過去十五年的股市教學經驗,我教過的絕大多數非常聰明的學生當中,很奇怪的,愈聰明的人,通常就愈沒有自知之明,他們都蠻有心機的,聰明才智高人好幾等,講究股市技巧,重視股市心理卻不知深入潛意識,而且對道德觀念通常都比較薄弱,卻又經常假仁假義......這類的『優秀』同學幾乎都走了,離開我們這個班了,我並沒有給他們太多的祝福,因為我知道他們最後可能大概會變成什麼樣子,所以我也並不鼓勵新同學走他們的路線,當然班上還有許多同學因為學習時間不夠,或者自己本來就不是太聰明,但是他們在學習中都能夠保持一份自知之明、保持謙虛,知道自己是不足的,所以老老實實、一步一腳印、穩當為先;如果不能夠領悟比較深奧的操作方法,那就問老師,如果老師講了之後還聽不懂,那就再退一步,跟著老師所教的機械法則做;跟著固定的法則做,不需要花太多的大腦,那就看你相不相信這個老師是正確的了,當然這也要一些福報才行,跟老師要有一些緣分。


◎專注當下卻不離過去

  總而言之,在1995年的底部我因為還沒有學過短線,所以我腦袋裡面完全沒有短線的想法;又因為我自己的事情太多,所以就算受到了短線的干擾,我也沒有時間去理會──這樣的經歷,在我以後成為職業操盤手,都被打亂了。

  後來成為職業操盤手的我,以在家專職操盤為生,每天看盤的時候都會想到很多很多,有時候短線機會來了,就跑去做短線了,做完以後可能會感到很累,這個時候又有一個中線的機會來了,於是東抓西抓,抓到最後我終於明白一個道理:只有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輕鬆,智慧與肉體融為同一境界,此時不論動腦筋或是動手動腳又不會耗費太多體力。如果整個人的境界仍停留在俗世,那就很容易受到俗世中的業障所牽絆了,這就是俗稱的塵緣未了。於是身在紅塵不由己,人在江湖不由己,人在股市不由己,不由自己腦海裡面之前學到的簡單智慧,卻受當下所發生的一些無聊的事情所牽引;有的牽引很大,就變成誘惑的一個大洞,涉世未深的小白兔掉下去,從此只能以管窺天,坐井觀天,知識領域就狹隘了,但是他自己不覺得,這就是『知識障』的悲劇了。

  因為大多數的知識都沒辦法百分之一百完全消化,留下的小團塊有可能會繼續吸附灰塵,慢慢重新長大,所以我們要小心,要學會減少自己大腦中無謂的雜慮,不要用功過度,自以為懂得很多,就把全部的知識像堆積貨品一樣一件一件堆上去;也不要把大腦真正的當成你的倉庫,要記得時常整理,有時候甚至要忘掉。忘掉的功夫是要經過修煉的,也是本篇文章所提出來的問題最重要的解決方法,就是『平常心』,或稱為『無心』,或是叫做『放下』,簡單的來講就是忘掉。忘掉那一些你現在用不到的東西,雖然只是暫時,但是也要做得徹底。例如你現在上班,開一個很重要的會議,這個時候你當然不能夠想你家裡的老婆,要暫時把她忘掉,專心於當下的工作,但是專心工作卻又是為了讓老婆過更好的日子──這就對了──於是乎,『專注當下』就成了一種又聰明,但是又愚笨的行為。因為太專注了,所以我們好像忘記了許多事,那些現在不重要的事;等到該用的時候,再把它拿起來用就好。

  技術愈高,心理素質就要愈好;思考的功課愈多,就愈要學會沉澱自己、放鬆自己。這不但是股市獲勝的重要秘笈,也是我們人類生活重要的原則。  

  下一篇我們來談一下公元2001年的方型底部。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1.06 上午11:00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