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王力群談2008年的底部


*王力群談2008年的底部

  2008年下半年發生了舉世聞名的金融海嘯事件,造成了全球性的股市大跌,台股也不例外。大概是從九千多點開始跌,最後跌到了最低點3955。從2008年的10月到2009年的3月初,做出了一個很大的底部,這個底部是屬於型態學的『收斂三角形』,歷時差不多快要半年,時間來講是蠻長的,點數來講也算很低的,所以這算是一個優秀的底部。


◎花非花,霧非霧;難非難,易非易

  讀者看到上面一段的敘述,輕描淡寫的,似乎2008年的底部並不是很難判斷。說起來也奇怪,指數愈低,低到了三、四千點,甚至到了二、三千點,『似乎』應該是很容易判斷這麼低的位置應該就是底部了,但是很奇怪的,回憶台股這二十多年來,低於五千點以下的低檔,在當時發生的時候,我們都很難看出來那是底部;原因很簡單,因為跌得太厲害了,指數太低,股價太慘,所以造成人心惶惶,恐懼的人心總是會把未來的事情看得『更』悲觀,所以在那時候的當下,幾乎很少人可以很明確的看出來這裡就是底部;其實就算看出來,也很難有那個機會大聲嚷嚷吧。

  讀者在看此類文章的時候要注意:聽我們敘述往年的過去的事情似乎都是輕輕鬆鬆的,其實在那個當下真是風雨交加、雷聲轟隆、人心恐慌啊,恐慌到大家都不敢買,大家也包括你我在內,你我都不能免俗,真是太悲哀了。2008年那一年,底部做得大,底部時間也做得久,本來應該是很好判斷的一個底部,結果每次都弄成那樣,哪樣?就是大家都把它搞砸了,沒有在一個簡單的底部給它做買進。

  有一部電影,叫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好人有那麼困難嗎?仔細想一想,好像還真困難,判斷一個大型的底部有那麼困難嗎?有比小型底部還難嗎?好像比小型底部還要簡單吧,那為什麼在當時大家都看不出來呢?......這真的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在那個時候的當下,恐怕也是個匪所思的問題吧。


◎財愈大,慌愈大

  愈大型的底部,它所散發出來的底部訊號就會愈明顯;此時,如果做底的時候夠久,那麼,暴露它是最低點的徵兆當然就會更多。結果呢?就算暴露了一大堆的『洩底』的訊號,我們仍然很難發現我們踩在底部的身上──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在那個時候,所有的重頭戲都在我們自己的心中上演,就是恐慌、很恐慌、大恐慌、極度的恐慌,太多的人因為恐慌而感到不舒服,於是就暫時停止了交易的活動,在這種悲觀的氣氛中,當然就更沒有多餘的力氣去買了;至於說買很多很多,那更是稀有的。

  一件事情,如果你認為它很簡單,往往做起來就會很困難;一個理論,往往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實驗起來卻很困難;一個型態,其構成理論可能很簡單,但是等到你真正要去做它的時候,才會發現很困難。很多很多事情,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去執行的時候,就會遇到很多困難──這個道理很多人都明白,唯獨在股市就糊塗了。為什麼會造成這種糊塗心理呢?可能是跟大家太急躁有關係,急著去想知道股市賺錢的秘密,於是就一時糊塗,刻意把每一件事情都看成簡單了。

  2008年的底部,也就是金融海嘯的底部,現在回憶起來,當然是馬後炮了。但是我在很多地方都強調,如果一件事情,連馬後炮都沒有辦法把它形容得精準,那就糟糕了。2008年的底部現在回想起來是一個簡單的底部,但是這個簡單的底部卻包含許許多多複雜的心路歷程。讀者學習型態學經歷過一段時間之後,應該要了解一下型態學的內涵,也就是型態分析與心理分析的結合,這二者的結合,才是有血有肉的股市。現在就讓我們走入時光隧道,重新回憶一下那一年所發生的故事。


◎次貸雷曼

  2008年的金融海嘯是由2007年秋天爆發的次貸風暴所引起的。這兩個危機都是發生在美國,罪魁禍首是華爾街,請讀者注意這個罪魁禍首的歸屬問題,因為它是屬於基本分析很重要的一個項目,將來我們會用得著。因為台灣跟美國的連動性很高,所以我們就受到了波及。我先大概的把這個下跌的過程講一下。

  2008年上半年大概來講是個漲勢,但是漲得不乾不脆,創新高不久之後就有一波並不算太小的拉回,所以大家都覺得很不耐煩,光是上半年就拉抬了四次,但不是太成功,最高也不過拉到了9309(2008年5月21號)而已。然後在六月十日出現一根大長黑,從此就向下猛跌。這個時候還沒有發生雷曼兄弟事件,大家跌得有點迷糊,也有人想說這是次貸風暴所引起的,總而言之,次貸風暴是2007年的事,到2008年的七月已經一年多了,所以造成了大家的疏忽。雷曼兄弟公司倒閉大概是在2008年八月的事情,所以從2008年七月中旬開始到2008年的八月一整個月,出現一個盤橫震盪整理段,絕大多數的人在這個橫盤整理段都以為股市要止跌了,沒想到九月一日又一根中黑殺下去,差不多殺到十月底,將近兩個月的殺盤可謂凶猛異常,動搖國本啊。然後在跌到十月下旬的時候,大概得到一個初步的止跌,向右邊展開震盪整理,後來就逐漸形成了一個『收斂三角形』。這個收斂三角形大概是從2008年十月二十八日開始,一直到2009年三月五日結束,歷時差不多快半年,時間蠻久的。做為一個長期底部,它的時間夠久,底部夠大,所以比較堅固,照理說,這樣比較大的底部對將來做多的信心會有很大的幫助,不過這是以後的故事了。


收斂三角形其實很簡單

  首先,我要講的是:收斂三角形的畫法並非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我相信其實小學生也懂得什麼是三角形、什麼是圓形。但是當年我在課堂上跟大家講2008年的底部可能重蹈民國八十四年年底台海危機的底部型態,也就是重覆當年的大三角收斂(民國84年年底也是大三角收斂),結果發現台下的同學反應異常冷淡。反應冷淡的原因當然很多,但是其中對於型態學而言,是他們無法繪製,或者說不能繪製收斂三角形,這要怎麼說呢:因為這個收斂三角形是逐漸成型的,剛開始的時候它是一種看不太出來所以然的震盪波,然後它的震幅慢慢縮小,照理講,在震幅縮小的時候,就應該聯想到它在收斂,但是一般人卻沒有這份心思,為什麼呢?這就是我們所要思考的。

  收斂三角形的圖形明明很簡單,為什麼很多朋友們都不會畫呢?難道收斂三角形會比微積分還難嗎?會比高等會計學還難嗎?......那時候我真是納悶啊,還好沒有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在第幾思的時候,有同學就告訴我:其原因可能是出現在『型態是慢慢形成的』這個關鍵上面。什麼意思呢:如果一個東西它是逐漸發展而成的,而且在逐漸發展的過程中,也把當事人牽扯進去,換言之:這個東西的成長是跟當事人的歲月成長是合在一起的,如果是這樣的話,當事人就無法客觀了;更何況,有的型態做成功,有的型態搞到最後卻失敗了,所以當事人不會養成一種固定的機靈習慣,對於每一次的收斂都認為它即將成為一個收斂三角形,因為有失敗的案例,所以他的警惕心就降低了。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把這二件事情想在一起、他根本就沒有把盤勢的震盪幅度減小跟『收斂』想在一起,他的情緒可能沉醉在另外一個地方而沒有想到他正在『繪圖』


◎操盤要融合生活

  這種『我過我的生活,你走你的型態』的思想,是根深蒂固埋藏在很多投資人的血液中的,如何把操盤流程與自己的日常生活融合在一起,對絕大數的投資人而言,是一個超高的門檻,也是極嚴厲的考驗。

  曾經有同學問過我這種不能融合在一起的缺點要如何改善?──我苦笑了一下,台灣人在學習知識的時候,有太多的知識只是用來考試,將來頂多拿來養家活口而已,如果說要把什麼樣的知識跟你自己內在的生命『融為一體』,這樣的術語,對於像我這種喜歡天馬行空思考的人來講是常常看到的,如同家常便飯一樣,只是做得到的多少而已,但是對於一般人來講,這種把知識哲學運用到日常生活中的境界,卻是填鴨式教育教導出來的國民無法想像的,走筆至此,感嘆萬千,深感勢單力孤,難挽狂瀾。所以我也只能跟各位同學講,『時常叮嚀自己不要忘記型態學,這樣就很好了』。我們並不期待也不須要在每一天都去詳細的檢查目前的型態走到怎樣的地步了,這樣的方式也太緊張,很容易出錯,所以我也不贊成。我的建議是:大概每一個禮拜,或是半個月,去檢查一下大盤目前有沒有什麼比較成熟而明顯的型態出來。原則上對一個功力純熟的老手而言,他大概只要看個幾秒鐘,就可以把很明顯的圖型找出來了,因為明顯嘛!明顯的圖型就會吸引我們的眼光,這是很自然的。前提是:你自己的學習要先準備好,如果你腦袋裡沒有那個觀念,那麼你看到什麼形狀都不會有反應的。對於新手而言,可能一下子看不太出來明顯的圖形,那是因為知識的準備不夠,而不是你觀察的時間不夠久,所以新手在學習的時候應該多多練習,培養實力,熟能生巧以後,觀察型態的速度就會快了。我相信:一個禮拜到半個月一次的檢查,對於大型底部而言,夠用了。


剛學會打麻將的新手容易贏錢

  解決掉了圖型的辨識問題之後,接下來我們就面臨到氣運的問題。在2008年下跌段正在進行的時候,因為它是下跌,基本上大家都跌得很難受,因為外面都是利空的消息,所以下跌段不論是在有形或是無形,都可能對操盤者產生傷害。就算操盤者本身靠了做空而賺錢,但是操盤手的親人或朋友也可能會因為股市下跌而受傷,這種煩惱跟痛苦或多或少到最後都會回到操盤手自己身上的,到時候只能夠用放空賺得的那些錢來安慰自己了。所以,每次接近大底部的時候,都是我們心理跟體力最弱的時候!──這一點我希望各位讀者要注意。在那些人的經驗中,我認得幾個在下跌段以及下跌段之後緊接的底部操作得不錯的朋友,結果千篇一律,他們不是新手,就是剛好在底部的時候有一筆閒錢,所以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摧殘,能夠保持旺盛的體力去跟底部搏鬥。我問他們底部之前在幹什麼,有的人根本還沒進場,有的人在學校裡,有的人在當兵,有的人在上班,各忙各的事,所以沒有受到下跌段的心理摧殘。還有一部份的人,剛進股市不久,體力元氣充沛,搞不好下跌段還被他去放空,賺了一筆,於是氣焰高漲,底部做成功的可能性就大大升高了。像這樣的人,等到在股市中混久了,不再是新手了,變成老油條、更敏感了,到時候他的元氣就不會那麼充沛了,因為股市待久了,思想就會受到坊間股市觀念的污染,逐漸喪失純真,到時候不論是下單或是抱單,都不會像年輕的時候那樣天真無邪了。


◎時間太多的煩惱

  接下來我們談到第二個問題,就是『時間愈多、想法愈多』的問題。2008年的這個底部的形成時間很長,將近半年,一般投資人都難免會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並不是那麼喜歡死板板的操作。在每個人的操盤旅程中,都難免會聽到很多消息,以及很多新點子,基於好奇的心理,聽到新奇的方法都會想要去學一學、用一用,所以人生過得愈久,有可能信念愈堅定,也有可能思想變得愈雜亂,因為接收的觀念太多了,所以來不及消化,於是就累積在一起,時間久了,就算是有一點道理的方法也因為時間過時而喪失了某些時效性。總而言之,不論是在2008年漫長的下跌旅程中,還是在底部構築的過程中,時間太多都會成為一個煩惱,因為想法也跟著多了。我們常常講:有時候並不是操作方法對不對的問題,而是你能不能把對的方法堅持到底的問題。我自己在2008年的經驗是:九月多的時候我還能夠堅持底部即將來到的想法,但是等到2009年二月的洗盤展開的時候,我跟大家一樣都被洗得頭昏腦脹,於是對於底部做完以後的上漲波,就操作得沒有那麼理想了,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以後會講到。


◎小利亦可追,但請勿因小失大

  第三個問題是關於底部的操作的取捨問題。本來應該在長期底部來臨的時候,就逢低佈局就好了,然後耐心等待盤勢的上漲,這是比較標準的做法,其實也是很理想的做法。但是人在市場混久了,都成了老油條,偷雞摸狗的心理變多了,於是想要在底部震盪的時候,上下其手,搶賺一點短線錢,這樣一來,本來是準備逢低佈局的長期資金,就挪做他用,拿來做短線了──這樣的做法,乍看之下是有點小聰明,其實是很糟糕的!──假如你的技術非常好,都可能有了這種偷雞取巧的心理,而影響到我們的心理素質。我並不是說不能做短線,我的意思是:如果短線的技術不夠好,卻又自以為聰明地想在某個特殊的地方揩油,這樣的心態很容易使一個普通人墮落,變得更投機取巧、變得更短視近利。所以我認為:在長期底部做短線,操盤者本人必需具備崇高的心理境界,否則還是靜靜佈局就好,甚至跑去睡覺也好,總而言之,在2008年的秋冬兩季,如果操作太頻繁,精力消耗太多,那麼,等到來年春天資金行情展開的時候,就會發生體力不濟的情形。有些體力不濟的狀況並非發生在表面,而是在潛意識當中,他會以一種特殊的型態表現出來,那就是:心理恐慌,隨時擔心上升的波段會夭折,於是就在2009年的初升段,就因為抱不住持股而提早被請出場了──這也是另外一個故事,而且也是許多讀者熟知的股市高手的栽跟斗的故事,以後有機會再講。

  其實底部的操作,就理論而言很簡單,就我個人而言只有兩種操作法:第一種就是逢低佈局,耐心等待明年春天的來臨;第二種就是保持空手,在家裡關門睡大覺,等待寒冷的冬天過去,第二年春天來臨之後,再等盤勢拉高一點,創新高之後,再一口氣大筆買進,這樣比較確定一點。如果有第三種做法的話就是用少量資金在底部做做短線玩玩,但是近年來我已經比較少這樣做了。

  總而言之,底部的操作理論很簡單,但是實行起來卻相當困難,除了利空消息的恐怖氣氛之外,自己陷入體力不濟與意識模糊也要負很大的責任。本來簡單的想法,都被我們自己給複雜化了,在底部我們很容易迷失自己,不怪別人,只怪自己不爭氣吧。


◎基本派的死角

  第四個重點,也是本篇文章最重要的重點之一,就是2008年金融海嘯的底部,幾乎找不到基本面的利多消息,也更難找到起死回升的經濟數據!──這樣艱困的基本面,對於基本派的投資家而言,那一年真是惡夢!(相對地,技術派的人就可以偷笑了),這個惡夢就是,當他們想要找理由買股票的時候,卻找不到什麼令人振奮的基本面轉好的數據。對於中規中矩的法人而言,基本面遲遲未見好轉,他們就不能夠大量地敲進股票,充其量只能買一買指數期貨而已。那麼,基本面的數據是什麼時候轉好的呢?大概要等到2009年的5月以後,但是那個時候,加權指數已經從最低點3955漲到6500多點了。換言之,這個基本面轉好的狀況,似乎來得太晚了一些。雖然技術分析派的朋友們不會發生這種現象,但是看到別人的窘況,我們也不能大意,要心生警惕,引以為戒。

  金融海嘯的底部拖了很久才看到基本面數據的轉好,這件事情對台灣某些知名的基本面操作者影響非常巨大!當年檯面上有許多讀者崇拜的基本派的操作大高手,都因為基本面數據遲遲不見起色,而沒有趕上2009年三月起漲的初升段。這個教訓,提供給過分迷信基本面的讀者做為參考。


◎我在2008年底部的反省

  現在回想起來,在2008年夏天跟秋天的下跌段,一方面因為國際情勢太緊張,另外一方面下跌總是傷感情的,所以我們在那個時候雖然做空單有獲利,因為對於自己的元氣卻是大有損耗。所以我大概做到九月底,就因為體力不支就先拍拍屁股走了,沒有撐到四千點再回補。在底部震盪了將近半年的『漫長』過程中,不懂得保養體力的我依舊是心情上上下下,雖然說上上下下的心情為了自己的私事少,公事多,但畢竟是一種煩惱,自己卻沒有估計到自己已經步入中年,體力大不如前,卻還幫大家扛擔子,說是不自量力也太超過,說是庸人自擾也不對,總而言之,俗緣未了,深陷紅塵之中,難免有些人事糾葛,這些難免都會影響我們抱單的心情,以及判斷盤勢的準確度。雖然在2008年年底的底部我們沒有犯太大的錯誤,但卻因為體力被耗損太多,所以影響到了2009年長線多頭抱單的持續決心,以致於賺得不夠多。這一點,是我到現在還深深自責的,在此寫成文字,以供後人及自己懷念憑弔,錯誤不要再犯。

  下一篇我們再來談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那時候的『大三角收斂整理底部』。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 2015.11.05 上午11:05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