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5.08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7.22(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7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22()下午2:30~6:00

2017.7.29()下午2:30~6:00

2017.8.05()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

王力群談2001年的小長方形底部



*王力群談2001年的小長方形底部

  2001年的底部是在九月中旬到十月上旬,它的時間並沒有很長,從頭到尾大概是13天左右,形成了一個很小的長方型震盪整理箱,最低點是2001年9月26號當天的低點3411.68,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底部。

  那一年發生了什麼事情,以致於指數被打得這麼低呢?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美國網路股泡沫的破裂,帶動整個市場對於電子科技股的疑慮,這個風暴從公元兩千年就開始了,但是真正看到會計報表上面繼續開始有虧損,要從2001年開始,所以2001年的跌勢是從四月開始的,一直跌到九月底。差不多是在八、九月的時候,進入末跌段,接著就發生舉世聞名的『911恐怖攻擊事件』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距離911已經十四年了,但是很多人,尤其是年輕的投資人,其實已經不太清楚這一段往事了。911的那一天晚上我在7-11買東西,聽到廣播說是美國發生了恐怖攻擊事件,當時覺得很驚訝,又有一點覺得那是『意料之中』,為什麼呢?因為那一年我們本來就看空,而且也做空蠻久的,對於一個手上具有空單的操作者而言,突發性的大利空並不會引起他太大的震驚,他會把它解讀為『情勢符合他的預測』而已。

◎這個底部的技術面很簡單

  911恐怖事件造成了當年下跌段的加速趕底,在這個趕底的過程中,很快的就出現我們所謂的窒息量,像是9月13號,成交量竟然只有一百七十八億,9月19號只有二百六十三億,9月21號只有一百三十一億,到了橫盤開始做小底部的時候(當然,我們也是事後才確定那個橫盤是底部的,當時只是知道它是在走橫的方向,並無法完全確定它不會再往下跌),10月2號的成交量也只有二百三十七億,10月3號有二百九十五億,10月8號有二百六十八億......這麼多的日子裡,同樣都只有稀少的成交量,而且指數的位置又是在相對低檔的三千四百點到四千點左右,不論以我們現在的知識或者是當時的知識來看,這樣稀少的成交量都可以叫做窒息量了,所以,判斷3411是底部『在技術上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情』。這就是我們得到的一個反省的結論。既然不是太困難,那麼,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在3411那個底部沒有做大量的買進呢?......還有一點就是,很多人都知道我本人在3411那個時候做了一個重大的錯誤決定,就是我認為指數可能會跌到二千多點,所以我又重新放空了,結果遭遇到了我進股市以來重大的一次損失,也成為我日後最重要的操作經驗之一。我有一段時間幾乎三天兩頭就會想到那一次失敗的操作經驗,藉以警惕自己不要再犯。

  在3411那個時候,彼得林區出來大聲疾呼,現在是勇敢站出來買股票的時候了!……當年我很崇拜彼得林區,我也蠻『相信』他的話的,那麼,為什麼後來我會沒有聽他的話,然後跑去做空呢?......這確實是個好問題,不論是在事情過後不久,或是事情已經過去很久的現在,我都還在思考這個問題。

◎大家都不敢買

  一般股民之所以不敢在3411做買進,其理由其實很簡單,我先跟大家報告一下:911恐怖事件所形成的大利空的消息,真的是太利空了,意思是這個消息實在是太負面、太恐怖了,而且,這個消息暴露出一個非常重要的內涵,那就是:美國的世界霸主的地位受到了挑戰。這是什麼意思呢?自從冷戰以後,或是從更早的二次世界大戰末期開起,美國身為二十世紀的全球新興的領導者,它在很多地方做得不好,甚至在很多地方是做了許多負面的破壞和平的工作,這些事情做多了,就被很多人寫成書出版了,報紙也報導了,好萊塢也拍了很多這方面的電影,於是其它國家的人都知道美國在世界各地幹了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搞不好破壞世界和平幕後的那一隻大黑手就是他。這樣的負面印象累積愈來愈多,就會使許多『有識之士』開始擔心美國這一個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世界和平維護者的霸主,是否真的是那麼有情有義?還是假仁假義?......在911恐怖事件發生之前的十年,發生了第一次波斯灣戰爭,那是因為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所以美國出兵波斯灣。十年之後,911恐怖事件引起了第二次的波斯灣戰爭,因為阿富汗在幕後陰謀支持恐怖活動,所以美國出兵阿富汗,在當時許多評論家就講:鑒於當年蘇俄出兵阿富汗,結果陷入泥淖損失慘重的經驗,所以美國出兵阿富汗,介入如此混雜的中東情勢,勢必沒有好結果,也就是說:美國會陷入泥淖--這樣的理論,大致上是對的。後來也證明,美國在阿富汗確實是有點掉在泥巴坑裡面了,甚至在更後面,美國藉口說伊拉克有破壞性的化學武器,於是跑去打伊拉克,結果鬧得烽火連天,到現在都沒有收拾好。這一連串的事情,不論是從表面上或者從事實上來看,美國世界霸主的地位確實受到了很多的質疑,也讓一些國家的人,尤其是中國,更加認識了美國的真面目。所以,話說回來,在2001年的九月底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之後,中東上空就戰雲密佈了,美國出兵波斯灣的機會非常的高,所以那個時候全球的股市陷入一片恐慌,在這樣子恐怖的氣氛之下,很多散戶當然不敢買了。即使是有一些經驗的大戶,雖然他們也認為這個地方會是個好買點,但是他們普遍都很沮喪,認為世界發生了這麼大的利空,可能會對他們在股票市場以外的正常工作會產生影響,也有很多大戶忙著去思考他自己的企業未來要怎麼走,而沒有心情去做股票了。請注意『心情』這兩個字,通常進場是需要點樂趣的,如果你沒有帶一點樂觀的期望,那就很難進場了。那時候不論是散戶或者是大戶,都普遍地憂心忡忡,對於未來抱著比較悲觀的看法,認為世界即將進入一個動盪不安的階段。

  這種想法對不對呢?

  過了那麼多年,我要告訴大家的是:如果不是發生像世界大戰那麼樣恐怖的災難,其實波斯灣戰爭只是算一場局部性的戰役。現代人可能因為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看過的戰爭比較少,我的意思是大規模的屠殺作戰,比以往的例子少多了,再加上有一個股票市場推波助瀾,可能會誇大負面消息,所以我們必需要小心:市場可能會對戰爭的消息,做出過度的解讀。總而言之,世界不是完美的,在人類過去的歷史當中,幾乎天天烽火連天,但是那時候沒有股市,現在有了股市,反而會認為一個地方燒了一把火就好像全世界都要著火了,這種觀念其實是不太對的。巴菲特常常鼓勵我們:永遠不要對股市失望。當然這一句話的前提是:全世界沒有發生像二次世界大戰這麼樣恐怖性的普遍災禍。

  當年許多有識之士,很多有學問的人,都認為這一次的戰亂將帶給股票市場一次長期的動盪,甚至他們還表現出很有歷史觀的樣子,認為十年前的波斯灣戰爭可以打贏,但這一次未必能夠享受跟上一次一樣戰勝的豐美果實。如果這一次的波斯灣戰爭美國又可以打贏,那不就變成食髓知味了嗎?那不就象徵著誰的拳頭大,誰就可以隨意去掠奪其它國家的資源了嗎?這不就象徵著我們世界只能夠由霸權來統治,而不能用王道來統治嗎?......我相信,由這些崇高的理想來解讀世界局勢,站在一個更高的角度去俯看戰爭風雲,這都是很好的態度,但是那一些專家學者,包括我在內,在當時可能都忽略了一件事情:所謂的崇高的理想與崇高的角度,都需要時間來慢慢完成它,世界大同不是一蹴可幾的,不是一步登天的,我們也沒有太多理由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六十年之後就立刻要求美國從一個霸王變成聖王,這一切都是需要考驗的,用戰爭、饑荒、天災......來考驗我們;轉折的變化不論是上進或是墮落,都可能不是發生在一個點上面,不是發生在一個事件上面,不是發生在一場戰爭上面、不是發生在股票市場的一個月之內......而是一場漫長的旅程,要過了那一段時間,『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時我們才感覺,世界真的在變了。第二次波斯灣戰爭,也就是2001年秋冬兩季的風雲詭譎,只是一個考驗,刺激人類去做一個反省;美國當然有很多做錯的地方,但是我們不能期待市場馬上給他懲罰。


◎學者缺乏實戰經驗,戰士缺乏理論系統

  世界上絕大多數的歷史學者,都缺乏實戰的經驗,因為現在許多歷史知識的工作並不一定是要做預測,所以你的實戰經驗缺乏,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對於我們一個必需常常要做基本分析的人而言(我那個時候時間比較多,做基本分析的工作也佔了我每日功課的一部分),真刀實槍的去預測市場走勢,就必須要動用到歷史知識,而且不是死的,而是活的智慧。我們常常說要從歷史中學習到活的知識,這句話到了股市就不是開玩笑的,因為死的假智慧會讓我賠錢,搞不好還讓我賠光,所以從經驗到智慧的轉換過程,我們在股市實際作戰的人,都會比所謂的專家學者更多了一層體會,但也多了一層野味,這一層野味讓我們很難登學術的殿堂,甚至不登大雅之堂。但是對我們講求實戰、講求真實人生的人而言,在不斷地股市征戰中換來的經驗智慧,再納入系統,還是比較接近真相的

  在學院裡面的研究,現在很多都變成了考古而已,而缺乏前瞻型的工作,更遑論擴大到其它友邦的學術領域去幫助其它的知識更上一層樓了;意思就是說:歷史的功能被侷限了,恰好就是被我們這些所謂的歷史學者、專家教授所侷限了,大家都忽略了知識的可能性與廣闊性,而把它綁在一個小地方方便我們人類去做『研究』,這些研究有的可以跟老百姓結合在一起,但有一些卻離我們稍微遠了一點,但是我們又拉不回來,於是很多的知識就孤懸於沙漠中,變成無人履及的象牙塔了。──我在2001年的年底,就感受到這種歷史知識的貧乏對我造成的傷害,而且是一次重傷,因為我相信某些專家學者的話,認為阿富汗戰爭是一場泥淖,就好像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日本打中國一樣,進得去卻出不來,這樣的下場似乎不會太好──然後用這樣子的想法為基礎,得到一個很重要,但是也是很糟糕的推論,就是我們認為股票市場將隨著美軍在阿富汗陷入泥淖,一併變得悲觀不明

  以上所講的,就是當時外界的輿論對我的影響。股票市場裡面充滿了各種行為以及知識,很多聽起來像是知識的話都是學者專家講的,都會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你跟我,尤其是從事基本分析的朋友,難免會受到這些消息輿論的影響,當然影響有好有壞,就要靠自己智慧的抉擇了。智慧不夠的人,只好從這種事件中考驗,在從考驗中分出勝負,如果得到的是個負,那就要反省,然後再從反省中得到真實的經驗,如此反覆掙扎、反躬自省、糾正過錯,才能從負面走到正面,才有把握自己得到的知識確實是有幾分真實性。2001年的秋天,我被輿論影響了,甚至我在911燃燒的世貿大樓的火焰中,似乎我也真的看到撒旦的魔鬼笑容了,他好像是在嘲笑這個世界:你們做了這麼多不公不義的事情,現在確實是應該受到懲罰了!......我自認為我還算是有點良心的,所以我能夠稍微了解911恐怖攻擊事件所帶給我們的警訊,然後我把這種警訊帶進了我的工作,把這種悲觀氣氛也一併帶進了我的工作,而忘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經濟局勢的走向在很多時候是跟股票市場的走向不一樣的,甚至有可能在一段時間之內,完全背道而馳!

  股市跟經濟走向會不一樣,這個事情我知道,而且我也知道:就長期趨勢而言,股市的方向應該會跟經濟的方向大致符合的。但是在短線,甚至中線,我們都沒有太多的理由去要求經濟方向必需跟股市漲跌方向互相吻合。──我明明知道股市有這種調皮搗蛋的特質、我明明知道股市在中短線可能是一個反骨,那麼,我為什麼會在2001年的年底迷失呢?

  前面我已經講過,那一年我受到了輿論的影響,而忘記了股市可能做出完全與經濟趨勢相反的動作;換言之:就一個非長線的層級而言,股市是股市,經濟是經濟,兩者可能在這段時間之內完全不搭嘎!對於基本分析沒有深入太多或是經驗不足的朋友而言,這樣的知識他們是很難接受,但是我接受了,我有這樣的知識!在2001年我就有這樣的知識了!──於是就剩下一個大問題,既然我有這樣的知識,那麼我為什麼會在2001年失敗呢?


◎遺忘蒙蔽,與背叛

  早在1998年的時候,不論是中線短線或是長線,我的股市知識的架構已經大概完成。我必需很慚愧的講:在2001年的秋天的3411的底部來臨之前,我腦袋裡的股市的知識已經足夠讓我去面對那樣的局面了;就理論而言,我好像不缺乏什麼,我似乎不太需要去學什麼了,我似乎已經是一個比較完整的個人了。知識在我身上,似乎經驗了一段的淬煉時期,然後開始進入成熟的收割期了──我是這麼覺得的,我的朋友也是這麼覺得的,結果呢?我在那個地方犯了一個大錯。這個大錯我已經在我以往的文章以及部落格上面講過很多次了,簡而言之:3411底部來臨的時候,不論是股市裡面或是股市外面,我們看到的所聽到的種種資訊,都已經符合了我的股市操作模型,告訴我:這裡就是底部了,我應該要大力買進!──結果我沒有這樣做,反而去放空,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從某個角度而言,我瘋了。


◎無知的平靜

  絕大多數股市中的人,都曾陷入這種『平靜的瘋狂』。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呢?那就是:我們在不知不覺中,不知道在那一天,不知道在那一分、那一秒,我們違背了我們原來的信念,在一剎那間、在一彈指間、在一砸眼的功夫,我們從原先的那個理念中出來,進入一個幽暗的空間,於是我們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我們拒絕承認前一秒鐘我們的那一套知識,甚至完全違反了我們自己原先定下的原則,遠離了我們之前的信仰,我們認為那是一種改變,甚至認為那是一種上進的表示,認為現在的我跟以前不一樣了......這種轉變我把它解讀為良性的,然後用一句話來表示我為什麼跟以前不一樣了,那句話就是『這一次的狀況跟上一次不一樣!』──嗯,這一句話聽起來很熟悉,沒錯,在股市中,不論是過去或是現在,都不知道多少人在犯錯的時候,都講了這句話。明明我們的能力都可以應付這種狀況,但是我們突然改變了我們原先的想法,別人覺得奇怪,問我們,我們為什麼會改變呢?我們的解釋是:因為這一次的情況跟上一次不一樣,所以我不能夠再用以前那種老方法,現在我要用新方法。──用新方法,就是一種改變,是為了求好,不是求更壞──。在現實的人生中,可能要過了很久,甚至幾年、十幾年、幾十年,或是下一輩子,才可能有歷史的紀錄去評斷我們當時的改變是好是壞──但是在股市中,報應如閃電,如果速度很快的話,我們甚至會在一天,或者數天之內,就嚐到苦果,為我們犯下的錯誤付出沉重的代價。

  我想跟讀者講的東西很簡單:2001年的底部我做了空,因為我聽了某些專家的話,自己在心理又轉不過來,誤認為這一次跟上次的波灣戰爭不一樣,美國可能會打輸;在技術分析方面,我背叛了我自己,我認為我應該做一次例外,去相信我那個時候,在那個時候的當下幾天之內我所感受到的才是真實,而不是去問我的系統我該怎麼做;換言之:我『暫時』把我的操作系統丟到一邊去了,我沒有好好的安慰我的系統,反而騙我自己現在局勢可能變得更糟糕,所以我應該做空──結果,我做錯了,在2001年的3411附近我下了空單,在一個月之內遭受到很大的損失,賠了百分之八十幾的資金,不但讓我失去了很大一筆錢,更讓我失去了許多朋友。這是我人生的一次大失敗,而那一次失敗是因為我背叛了我自己。

  一般人知道什麼叫做背叛,但可能不清楚背叛的機率會這麼高,更沒想到過人的一生當中可能會出現很多次背叛自己的狀況一般人會認為自己就是現在這樣,不太會想到自己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換言之:每個人不論是對自己或者是別人,他的想像空間如果沒有經過嚴格的訓練,他的想像空間會很小,都是以現在為標準,無法推測到以後變化的狀況。經過2001年底部事件放空虧錢之後,我領悟到一個非常重要的道理:即使這個操作系統是我自己一個人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但我也有可能在魔鬼的誘惑之下,放棄自己辛苦建立起的事業,轉而投向某種不知名的陰暗空間的懷抱,在那一夜之間,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雖然依然會思考、依然會生活,但是我的腦袋某塊地方已經被烏雲完全遮蓋住了。從外表上來看,我是一個正常的人,但實際上從股市的角度來看,我已經成為一個魔鬼,一個最危險的人物,一個即將變成輸家的卑微人類,我即將輸錢!但是我自己不覺得,反而用一套乍看之下似乎很有學問的理由來說服我自己,那一套說辭從某個角度來看,非常有學問,非常有理智,有時候甚至好像充斥了『天地正氣』──這種錯誤真是可怕!正氣也可能是海市蜃樓啊......這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覺的潛意識中進行的,但奇怪的是,從外表上來看,我仍然是醒的,但是我體內的正義在沉睡,在活動的是我的心魔。


◎誤信世俗人性的永恆

  有太多太多的投資人因為自己的經驗不足或實力不夠,所以很喜歡在坊間尋找股市高手去跟隨他,跟著他的預測去實際操作,這樣的做法聽起來似乎沒有大錯,但是卻非常危險。如果我們不了解那個人他的操作系統的真正意義,那麼我們就不能夠去跟隨他的操作,否則就是盲從。被跟隨的那個人,他必需具備成熟的人格,而且要有充份的監督機制。意思就是說:每個人都可能會犯錯,所以一個成熟的操盤手,應該是以去建立另外一套獨立的監督系統來看著他自己,在他行為出軌的時候適時予以警告──但是很多操盤手都是一個人,不但沒有找人來監督他,自己也不太懂得監督自己,這樣就糟糕了。監督的觀念,在台灣股民的心中是非常陌生的,因為一般股民總是會幻想英雄式的操作,就是一個人打天下,不需要任何同伴,其實這個觀念是不對的。

  許多在檯面上的人物,他們也許把自己的信念講得很清楚,也許他們把自己的方法、自己的觀念,甚至自己的行事風格的系統都講得很清楚,但是,他自己卻可能會成為他所信仰的那一件事物或對象的背叛者!一般人會認為:既然是自己親手締造的事業與系統,那自己怎麼會違背呢?這不就是放棄嗎?──是的,他就是在放棄自己,但是他自己不覺得,他認為那是一種權宜方便,只是暫時性的改換立場,他這樣做是為了順應當下時勢,是為了自己好......,這一連串都可能是藉口,我們必須要小心。


◎學習戒律

  經過2001年的3411底部事件之後,我慢慢了解到:不論是我自己,還是別人,我都必需要長期的觀察他。換言之:我不是真的了解我自己,因為我還在改變中。宇宙萬物時時刻刻都在改變,人也不例外,我更不例外。以前我有一個錯誤的觀念,認為我自己是不變的,意思就是說,我可以控制得了我自己,經過2001年之後,我才明白:大家都在改變,我也不例外。所以,持續地關注自己、反省自己,是無比重要的工作,雖然過去我有做,但做得還不夠,不夠徹底。在2001年之後,反省變成了我日常的工作,那件事情給我的影響造成我日後操盤工作許多重大的改革,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建立監督機制,以及一個更完整的操作系統,例如說,某一種機械法,強迫我自己不可以去違背我過去所揭櫫的信念,必要的時候,要把我的信念變成嚴刑峻法,用鐵跟血的精神去強迫自己去實踐。


「我不了解的人」可能是一個地獄

  對自己的要求我慢慢去做,但是對別人的要求呢?......經過3411事件之後,我了解到必需把自己置於嚴刊峻法的戒律之下,我才有可能會變得更有出息、我才可能會犯更少的錯......但是對於別人呢?我如何去讓我關愛的人、對我很重要的人也減少犯錯呢?......在很多很多年之後,我才學到了一些更深入的觀察別人、了解別人的方法,因為別人也不停地在變化,即使我密切的觀察,還是有可能會出錯。這種出錯的可能性高到什麼程度呢?是不是我只要持續關注就永遠不會再犯錯呢?答案當然不是。但是我總有一個錯覺:只要我謹慎,那麼即使發生不好的後果,我也做了心理準備,所以我是可以收拾殘局的。──結果在2001年之後以過了許多年,我又遭遇到了幾件事,才讓我了解到:有些事情,即使是我心理準備得再多也不夠,它都會帶給我意料不到的更深層、更廣闊的衝擊。從負面的角度來講,有點失望、有點沮喪,因為挫敗超過了我的預期;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超出預期的挫敗,就讓我成長的更快了,讓我更茁壯了。

  這就是人生。沒有意外的人生,全部在我們的掌控之中,那麼我們就永遠不會有進步了;即使有,那種進步也是在我們的意料之中,凡屬意料之中必有其限度,跨出去的步伐就很有限了

  後面的事件分別發生在2007、以及2014年、講到那個年代的時候,我再跟各位讀者報告。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1.09 上午08:47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