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5.08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5.06(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王力群談電影:從《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來談人類的沈淪

王力群談電影:從《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來談人類的沈淪


  在談星際大戰之前,我想先談一部老電影。

前幾天我又重新看了一遍黑澤明導演民國七十四年的作品《亂》,距離上一次看這一部電影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三十年了。

  當年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是衝著黑澤明大導演的招牌,覺得他的戰爭場面一定拍得很棒,那時候的新聞還報導說:叛軍攻城放火的時候,導演要求用真正的厚重的原木點火燒,這樣燒起來的火焰才有真實感,現在看起來,果然跟電腦動畫所做的火焰效果差別很大(很厚重的火焰!)。

  《亂》這部電影在講什麼呢?它是改編莎士比亞的《李爾王》,講一個年老的國王在晚年的時候,突然想要分封家產,然後他就把財產分成三份,主城給大兒子,副城給老二,比較小的那座城給老三,然後他自己每年輪流到三個兒子的家裡去做客,接受奉養。但是老三說萬萬不可,理由是:現在的社會風氣就如同戰國時代,諸侯之間爾我詐,無情無義、無仁無德,所以,如果老父親執意要這樣做,一定會招來動亂,到最後勢必父子反目、手足相殘──老諸侯聽了以後,當然勃然大怒,差一點就要拔刀砍了老三。接下來,他就真的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了,收拾好行李,把國王的位置交給老大來繼承了。

  然後呢?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背叛,老大繼承了國王的位置之後,立刻翻臉不認人,要他父親立下切結書,保證以後要聽新國王的命令,不得違抗;老主子一聽,勃然大怒,忍了一肚子氣,馬上走人,想要搬到二兒子家裡面去;結果呢?二兒子根本就不想讓他進來,除非他先把身邊的護衛隊解除武裝,老頭子一聽,火上加油,二氣之下,只好再度打包行囊,投奔老三去也。結果呢?在老三家睡到半夜,老二跟老大的聯軍就殺過來了,老頭子的親衛隊全軍覆沒,每一個人的死相都非常難看,這也就是整部片最重要的一場戲,那就是:一個老人如何因為自己的糊塗錯誤的決定,幾乎付出全部的代價。當我看到老頭子的姬妾兩人對坐,互相持匕首,同時用力穿刺對方心臟的時候(年輕讀者可能不太懂,那就是自殺,因為亂軍攻過來,戰敗了以後婦女不是被對方的大將擄掠而去,就是分給底下的阿兵哥共同享用,那就是人間地獄了,所以乾脆寧死不屈)──看到這一幕,我覺得一股寒意從心底湧上來,對於一個老人而言,遲暮之年發生這種慘事,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而這些慘事本來是可以避免的,但是他不聽老三的話,一意孤行,自以為英明,結果卻是大大的愚蠢,招致家破人亡。

  我之所以想重新看一遍這部電影,就是因為當年我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還太年輕,關於電影中「背叛」這個主題,當時我沒有什麼感覺。等到三十年後,自己有了那樣的經歷,才敢說自己有了一些比較真實想法。

  

  大概在2007年的時候,我就想到一件事:因為家父年事已高,萬一他生病需要人照料,那我就勢必要請假,這樣一來,整個老王班就沒有人領導了。所以,要趕快著手培養接班人了。那時候,我們從眾多同學中挑了幾位當時我還覺得蠻優秀的人才,然後就開始進行我的計劃了,當中雖然經歷過一些挫折,但都不太嚴重,最後在2009年塵埃落定,我覺得我幫大家找到了一個適當的人選,大家也是這樣認為。

  沒想到過了幾年以後,我們不願意看到的情景,就發生了。

  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差不多也過了兩年了,現在檢討起來,九年前的我,也就是2007年那時候的我,因為認為自己找接班人是一種先見之明,所以就認為對的事情就應該放手去做,結果恰好證明我是天下第一大白痴,因為在這個圈子裡,爾我詐,無情無義的事情太多了,我怎麼都忘了呢?我怎麼一點防備的警覺性都沒有呢?……然後,我又想了很久,其實我不是沒有防備,對於人才的選擇,是我跟班上同學大家共同努力,花了「很久」的時間才選出來的,但是我們都沒有想到,這個很久,其實還不夠久,沒有考驗出真正的人性。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這就要談到另外一部電影,也就是星際大戰7。

  在星際大戰第七集中,故事的主線是反派的忍武士,他是從天行者路克的絕地武士團當中背叛出來的──我在電影裡面看到這個人,稍微楞了一下,因為這是個老梗,前面六集就是在講黑武士從一個純真的少年,然後失去心智,背叛正義,墮落到黑暗去,然後又自我覺醒的一個過程──前六集的這個梗,為什麼又在第七集裡面重新出現了呢?……我想,這一集的導演JJ.亞拉柏罕不是一個笨蛋,他一定有他的意思的,於是我想了一秒鐘,然後就嘆氣了。

  因為:人類的歷史就是背叛。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連串背叛的過程。

  在聖經中,亞當跟夏娃背叛了上帝,他們的子孫、他們的子子孫孫衍生的人民,背叛了人類與上帝之間的契約……這些事情,聖經裡面真是太多了。

  壞人,人的罪惡,不是憑空誕生的,而是從光明中分裂出來的,嚴格講起來:光明也沒有辦法分裂,所以黑暗只是一種形式,光明沒有被消滅,它還是以一種"原力"的形式存在著,但是那些人看不到,因為他們心中的光明被自己的邪念蒙蔽了;他們說這世界上沒有光明,其實光明就在他們的背後,只是他們用背對著,所以形成了背叛。

  以我們班的這件事來講,人的背叛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而是經年累月而成。事後回想起來,一個人從年輕時候的啟蒙開始,然後接受知識,進而產生進德修業的進取心,自我勉勵、自我修煉,一步一步取得初步的成果,散發出智慧的光茫,得到別人的注目……然後呢?然後我們就認為他是一個好人了。

  於是悲劇就降臨到像我這樣天真愚蠢的人的身上。我就跟黑澤明電影中的老國王一樣,不但無能,而且昏庸,誤以為自己身邊的世界已經被自己所感化(或征服),殊不知最危險的事情其實就潛伏在自己的身邊。


  以前不論是在學校的課堂上、寫考試卷的時候,或是在實驗室,我們面臨到的都是一個封閉的環境,絕大部分的參數都被人為控制住了,這就是人為理想的理工科系統。

  但是在人文領域中,環境是開放的、是實際的,俗稱叫做社會現實,我們無法與之脫節,必須接受它,於是同時的我們也默認了、接受了大量的環境變數;這些環境變數就是我們豐富智慧的來源,但是在某種惡意政治的刻意運作之下,環境的智慧被惡意地掩飾,呈現出一個虛假的簡單世界,這是一項重大的罪過,但是當時的氣氛是現代科學興起,我們總不能把這個虛偽的世界當成是現代科學興起以後的產物,只好把這一頂大帽子扣在人文的頭上──於是乎,人文這一門知識就變成了「沒有系統的、違反科學的、亂七八槽不切實際」的可有可無的一門夕陽學問,然後我們用這樣錯誤的觀念教育我們的子子孫孫,直到現在,於是乎絕大部分的科學工作者中,人文系統殘破得一塌糊塗──現在經過我這樣講一遍,各位應該稍微有一點明白,為什麼大家的人文系統會錯得那麼厲害。

  就這件事情而言,當初不只是只有我一個人在思考,班上許多同學也有參與,我們花了許多年的時間與精神,在尋找、在考驗某個對象是否能夠擔當得起某項重責大任;我們之所以花了這麼多時間與心血,就是因為股市是開放的、操盤手所處的這個世界也是現實的、向外開放的,變數非常多,如果有一項重要因素沒有被考慮到,到最後可能全盤皆輸,所以我們做了許多事,花了許多時間,就是為了怕有一些漏網之魚的觀念沒有被我們抓到──結果,最後的下場依然是失敗,證明了我們當時確實有一些事情沒有被考慮到。

  接下來,我們就要檢討,當時有什麼東西是沒有被考慮到呢?……這也就是我寫這一篇文章一開始的時候,用黑澤明的《亂》這一部電影來引出話題的原因,因為:我就跟電影中的那個老頭子一樣,他的三兒子明明有勸告他不要這樣做,但是他一意孤行──在當時,大概是2012年的時候,我身邊曾經有一個當時很重要的人,曾經對我發出警訊:叫我特別要小心某個人,因為他覺得,事情已經不對勁了。但是我沒有貫徹行動,因為我相信:我們大家努力這麼久才找到的適當人選,也經過了這麼多嚴厲的考驗,應該是沒有問題的,現在想起來,我們當時的心態雖然無可厚非,但是我們確實做錯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們沒有建立一個防範的機制。這就是我犯下的大錯。

  值得安慰的是:當年大家在一起思考這件事情的時候,確實有把許許多多重要的環境參數都考慮進去了,就大體格局而言,我們現在敢講當年是沒有太多漏失的,只是我在考量到了之後,沒有建立起與之搭配的具體防範措施,但就觀念理論而言,我們大家確實是辦到了「全面考量」的這項艱難的思考工程,我們當時的幕僚群就整體而言,也沒有辜負使命,而這些在我身邊跟我做建議的人,我所付出的苦心與意志,也是非常巨大的,這是我們目前唯一可以安慰我們自己的地方。

  大家之所以對人文系統望而卻步,絕大部分是前輩學者的罪過,因為他們沒有領悟出正確的知識,然後卻又很固執地把錯誤的觀念自以為是地教下去,就這樣一代傳一代,傳了五百年,造成今天整個知識系統的大錯。我知道很多同學在接觸人文知識的時候,都認為學不好是自己的錯,其實這個錯誤已經累積了五、六百年了,不是你自己一個人的事情,而是全體學者都必須負這個責任。

  我現在所從事的工作是屬於開放系統,所以我們必須建立一套更正確的知識系統去經營它;也因為這套系統對大家而言是陌生的,所以大家基本上是有一點排斥,對於這種現象,我的感受是很複雜的。

  不論如何,股市就是股市,股市就是我們自己的人生,人生就是個開放系統,如果我們固執地堅持躲在理工科封閉系統的保護之中,我們就是在欺騙自己,到最後,黑澤明電影中的那個老頭子的下場,可能就是我們的榜樣。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05.12 下午14:10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