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11.29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台北松江南京站教室現場講座~2018.1.13(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01.13()下午2:30~6:00

2018.01.20()下午2:30~6:00

2018.01.2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3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3.03()下午2:30~6:00

2018.3.10()下午2:30~6:00

2018.3.1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王力群的股市教學日記 2016.12.08(四):填鴨考試的九大禍害

王力群的股市教學日記 2016.12.08():填鴨考試的九大禍害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最近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填鴨考試制度下的弊病。為什麼最近會花這麼多時間呢?當然是有原因的,在此就不詳述了。

  我記得我在年輕的時候,花了很多很多的時間在應付考試上面,講好聽一點就是苦讀吧,講難聽一點就是死背。我本人並不是一個喜歡死背的人,但是為了考試,為了走這一條升大學的捷徑,於是我在不知不覺中也走上了死背這一條道路上,而且背得相當的死、死的相當厲害;唯一慶幸的是:我的死背的路就像一場夢,我很清楚自己是在夢裡面,夢醒了以後,我仍然還記得知識除了死背以外,還有很寬廣的空間。廣泛說起來:死背是一種錯誤的理解方式,這個道理我心中明白得很。

  年輕歲月那一段填鴨、死背的生活,距離我已經非常遙遠了,但是就好像是惡夢一樣,我沒有一天把它忘記。那時候為了想要考取好的學校,我整個人就像是瘋了一樣,拼命去死背書本上的知識,班上同學都說我看起來「很用功」,但是考試的成績不盡理想,所以後來我考上私立大學我也認了。總之:大部分的人,包括我的高中同學其實都不太明白我當年在填鴨式考試制度之下所受的痛苦,我到現在還常常記得老師發考卷的時候,我心裡面感到的那種害怕、屈辱、丟臉……走在路上好像都抬不起頭來,那時我大概十七八歲。

  我心裡很清楚:為了升大學這一條捷徑,我不得不死背知識,我的同學們也是一樣,大家都不得不屈服在升學主義之下,幹那種死背教條的死背行為,但是沒辦法,為了將來的遠大前程,為了將來的功名利祿,不得不死背,不得不努力去應付考試。當然,理工科裡面死背的東西算是很少的,但是硬要去背的話,也可以幫助你多拿一些分數。

  於是,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我就在這樣屈辱的生活中度過了我的青少年歲月。升上了大學以後,物極必反,我從原本的「很喜歡看書(其實是背書)」,轉變為一種消極的態度,就是不太願意去碰課本。其實說穿了,就是我的記憶力退化了,死背的功夫經過大學聯考的考驗,算是失敗了,進入大學以後,面對大學教授的考試測驗,我日漸衰微的死背功夫又失敗了,於是我逐漸開始灰心,慢慢就變得不去上課了。於是,我成了一個打混的大學生,直到我混畢業。

  畢了業之後,我去當兵,在軍隊中的那一套,很少是理工科的數學計算模式,而比較傾向我以前在課外書上面學的那些東西。所以,除了前一年的體力勞動不是我所擅長的之外,後一年的文書工作我倒是如魚得水,「官」做得很愉快。

  退伍之後,我就去北二高的工地工作了。在工地,我首先擔任的是測量工作,這個工地的測量會用到電腦程式以及數學計算,但並不是非常困難的數學計算,如果有比較困難的,則是交給更高級的長官去處理,我還是公司菜鳥,碰不到這一部分。後來,我在公司待久了,我逐漸明白:高級的計算工作並不是我能夠勝任的,因為我在學校的成績是用混的,但是中階的數學計算與電腦操作工作我還可以勝任,於是我就這樣待下去了,一待就是四年。

  經由這幾年的工作經驗,我得到一個結論,也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結論,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數學計算只是工作中的一部分,並不是每個人的工作都一定會用到,而是少數高層精英才會接觸到。其它絕大部分的工作,其實都是在思考計算以外的事情,也就是人文推理的這一部分。例如工地各種工程項目的安排,以及人事的銜接,甚至工期策略的擬定,這裡面所牽扯到的人文思考非常多。──在這裡,也許有人會問,在工地有什麼人文思考可言呢?……如果是我,我會很簡單地回答:在工地或公司,有許多常識的邏輯推理,所以你必須要頭腦靈活,要不然會反應不過來;這種「靈活推理」的反應,就是我所謂的人文。

  我之所以會強調這個,那是因為我在工地的後兩年當中,看到許多理工科的高材生進入我們工地之後,無法去思考許多實際的問題,簡言之,就是死腦筋!於是我看他們來了又走,這種人竟然不算是少數。

  過了很多年之後,等到我開始教授股票課堂之後,我才明白:許多人無法靈活思考,是因為小時候受填鴨考試制度的毒害太深,變成一種只會紙上運作數學計算的工具,而沒有辦法從更廣更大的範圍來思考現實裡面的各種事情。

  例如醫生的醫學診斷,其實大部分是先吸取書本上的知識,然後再把這些知識當成材料進行整體式的思考,也就是邏輯辯證--這個辯證的功夫很重要,如果沒有這一項,醫病就非常變成只注重細微末節而不去找尋根本真相的表相工作。例如說,一個人咳嗽,可能有很多的病因,你要去思考,看是那一個原因,然後把它找出來,這才是真正治療的方式。如果只用止咳劑,讓他不咳了,但是病根仍在,這樣對病人其實是很不好的。

  現在社會的各行各業,依我看來,到處都是填鴨考試制度的受災區填鴨考試制度大概有九大禍害,主宰了我們目前知識分子絕大多數的生活思維與工作態度。

  第一個禍害是:「外界參數的簡化而全部省略」──我們在初中跟高中甚至大學的考試題目中,有許多的計算題,都是老師精心的創作,他們先把外界的參數做了很大的修正,用人工的方式創造出一個完美的環境,意思就是告訴你:不必考慮外界那麼多的參數,只要考慮題目中所提到的幾個環境參數就可以了;然後拿那一些教學提供的參數去進行計算,你就會得到正確的答案!──這樣的方式我把它叫做「削足適履」,也就是為了要讓這隻鞋子能夠被我穿,於是我就拿刀把自己的腳的形狀削得跟這隻鞋子的形狀一樣。這樣的解題訓練做久了,就會訓練出許多奇怪的人,他們看事情一味地忽略外在的環境因素,只看某幾個他執著的參數,在工程界,我們碰到過許多這樣的人,不是請他走路,就是讓他永遠升不上去,只能夠做一些很低階的工作。

  第二個禍害,就是解題解久了,會養成「過分精確」的毛病──我們都知道人生是一個複雜的東西,裡面有些事情是可以計算的,但是有更多的事情經過繁複的演化,憑我們人類目前有限的智能,已經沒有辦法去做精密的計算了,譬如人類的愛情、親情與友情,人與人之間各種道德與情緒的相處,都是屬於無法精確的範圍。但是解題解久了,竟然會出現有一種人誤認為人生應該是精確的,於是他們步入社會之後,當然就是到處碰壁了,有人絕望之餘,就想不開了。

  第三個禍害就是「因果律的混淆──在解題的訓練中,大部分都是一因對一果,沒有辦法一因對多果。換句話說,從A推理到B的邏輯他可能很行,但是從A到B、C、D各種可能性的多元邏輯他就不行了。

  第四個禍害是「一條線的思考」──解題解久了,就會在不知不覺中把各種在生活中接觸到的元素項目自動排成一列,就好像排隊買票看電影一樣,一個接一個,從A到B,再從B到C、C到D、D到E……以此類推,當中如果有一些穿插變化,或是臨時加進去的因素,任何可能破壞計算完美的天外飛來一筆的小石頭,都是不被允許的,因為出題老師已經幫你排除掉了。這樣訓練出來的人,步入社會之後,當然也就是處處感到難以理解的複雜與混亂──其實是他自己知道的太少,不是這個世界過於混亂。

  第五個禍害,也就是我們目前花費最大的精神以及最多的時間去研究的,那就是:「填鴨考試制度會形成各種各式奇奇怪怪的個人思考機器」──這些機器大部分都是錯誤的、古怪的、執著的,不合邏輯的,品質低劣的,都是因為在學校裡沒有經過正式的正確教育,而只接受錯誤填鴨考試制度之後所形成的一個又一個的科學怪人。在股市的教學中,這種現象非常普遍,許許多多的輸家,一個又一個失敗的案例,本身就是一個又一個奇怪的思考機器,他們不斷展現錯誤的思考方式以及行為給我們看,讓教師傷透了腦筋。這也是我目前決定一輩子投入研究的科目之一。

  第六個禍害是解題者解久了之後,就會養成「拒絕反省」的態度──我們在考試完畢之後,如果考到高分或是一百分,我們就不會再去思考這些題目對我們有什麼意義的。換言之:題目的標準答案對我們當初這一些中學生或大學生而言,可能就是最後的一道知識的思考真相,再下面就沒有了。再下面的工作應該是什麼呢?就是整合、透視、洞晰與反省,這當中需要大量的分析與思辨,也就是哲學的工作,但是這些在中華民國的國民教育中,全部都被省略了!原因很簡單,當權者自己不懂這些(懂也是憑天賦,後天學得的很少),也在無意中把國家未來的主人翁教成笨蛋。

  第七個禍害是解題解久了,各種標準答案看多了,就會變成「完美主義者」──我們在考試的時候,考卷發下來,其實答案已經在老師的口袋中了,久而久之,一項大禍就醞釀而成了,那就是,所有的學生在面臨知識的時候,都誤以為這個知識已經有了標準的答案──各位不要驚訝,我碰到許許多多的高級知識分子都誤以為人類已經能夠解決這個宇宙中絕大部分的迷團!──各位聽到我這樣講,想必會很吃驚吧!竟然有這麼多的高級知識分子會認為人類目前的智能水準已經接近上帝了。

  第八個弊病就是「死背」──解題解久了,執著在有形有相的文字之上,就會誤以為所有的知識都是有形有相的,而無法再接受無形無相的東西,例如人類的愛情與親情,例如宇宙中目前還沒有被發現的那一堆摸不著、也看不見的數學公式,都因為他們只能夠習慣於有形有相的文字敘述,而沒有想像力去從事抽象的思考,於是無形無相的智慧對他們來講就是死掉了。他們拿不到智慧,就在生活中處處受挫,然後反過來責怪這個世界是沒有公理的,這真是冤枉啊。

  第九個禍害就是解題解久了很容易「把生活經驗教條化」──我們在地球上天天生活,照理來講每天都應該有許許多多的生活經驗,這些材料經由記憶放在我們的腦海,提供我們在思考的時候有東西可以去運作;但是,經過填鴨考試制度的人很容易把這些生活經驗通通都看成是在實驗室中或者考卷上面省略掉的外界參數,然後一筆勾消!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意思就是說:考試卷或實驗室中搞不出來的東西,他們就認為那是假的,於是人類的感情,就被這樣否定掉了,這真是驚人的負面效果啊!

  以上九點禍害,限於篇幅,我只能大概講一講,以後有時間,我再為有興趣的同學做深入的講述。

  至於盤勢,最近我沒什麼講,那就表示我們的做法沒什麼變化──在別人東想西想的時候,我們要稍微想少一點,暫時只專注在自己的系統中就好;如果群眾什麼都不去想,那個時候,我們才真正需要開始大量地動腦、動邏輯。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12.08 中午 12:00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