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王力群談股市的『心物一元論』

王力群談股市的心物一元論

昨天上課有同學問到心物一元論的問題,我先在此做一個簡單的說明。

  所謂心物一元,就是『心靈』跟『物質』本為一體的,也就是說,在原始的狀態中,心靈跟物質是不分彼此的,本為一家的;但是這個『家』是沒有界限的,並不是在一個比較大的圈子裡劃出一個比較小的圈子叫做家,而是所有的均為一體(一家)

  在最原始的狀態中,存在著我們現在稱為『知覺』的某些成份,這些成份後來形成了我們人類的心靈歷史,也形成了我們現在稱為物質的東西。換言之:心靈跟物質有同一個老祖宗,後來不知怎麼搞的,『突然』分家了,從此一分為二,然後再從二變四、四變八、八變六十四,也就是所謂的『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八卦。』

  在股市中,我們所看到的價格,以及價格的變化,其實都是心靈的產物。這並不是說股價等於心靈或心靈等於股價,而是說造成股價的那個源頭跟支配我們心靈的那個法則是一樣的,而且,心靈距離那個「原始點」比較近,而且近很多。這個比較近的事實所造成的結果,是讓「股市唯心派」站在比較有利的位置,甚至有所謂「萬法唯心」的觀念。

  但是在一般人的認知中,卻完全沒有這種觀念,他們認為支配股市的法則,是一種專門的技術如果我們能夠把這種股市技術學好,我們就可以戰勝股市了──這種觀念隱藏著一個重大的訊息,那就是:股市有股市的專門技術,開車有開車的專門技術,切菜有切菜的專門技術,考試有考試的專門技術,念書有念書的專門技術,思考有思考的專門技術……,每一門專門技術各自獨立,彼此相關的成份非常少,於是形成了每種專門技術的『專家』。

  透過這種分化的觀念,我們的大學教育也被嚴重的影響了,所以現在大學裡有文學系、醫學系、電機系、外文系、國貿系、土木系、食品科學系……,各個科系林立,每個教授都認為自己是所處領域的專家,然後認為別的科系跟自己的科技之間沒有什麼關係,彼此獨立發展各教各的,彼此王不見王──這種怪異的扭曲觀念就好像樹林裡的樹,每一根樹都認為自己是獨立的個體,與旁邊的樹毫不相干,殊不知:它們不但是被同一塊土地餵養著,下雨天的時候接受的雨水也是不分彼此的,每根樹所吸收的日光也是來自於同一個太陽

  這種分化的觀念,既然已經讓學校支離破碎,當然也會讓接受這種學校教育的學生對於知識的觀念也一併支離破碎了。這些學生畢業以後來到股市裡,自然會把一些奇怪的觀念帶進來,大致如下:

一、股市是股市,我是我,我跟股市之間沒有關係。

二、股市跟石頭一樣,是沒有生命的;換言之,股市是一堆個體的聚合物,並不存在自我意識。

三、把一塊石頭向空中拋去,它會形成一個拋物線,運用牛頓定律,我們可以算出拋物線的軌跡──同樣的道理,股市也必然有一種XX定律,也就是俗稱的操作法則,更俗一點就叫做賺錢公式,只要掌握了這種數學式的法則,我們就可以戰勝股市了。

四、不論是克卜勒的行星定律,還是牛頓的運動定律,都與人類的心靈『無關』。我們既然把股市的運作法則歸為某種『有意義的秩序活動』,所以股市的運作法則也與人類的心靈無關,也當然跟我自己沒有關係。

五、不論是物體運動的定律,還是行星的運動定律,或是切菜的技巧功夫、蓋房子的技術、做飛機的技術、做電腦的技術、畫畫的技術、跟老婆相處的技術、戰勝股市的技術、英語會話的技術……,以上所有的技術都是各自獨立的,彼此之間並無關連。

六、 第五條是說『每種技術之間並無關連』,但是我們明明知道,牛頓的運動定律是從克卜勒的行星運動定律發展而來的,怎麼會說沒有關連呢?……喔!那只是一種巧合,我們並不清楚上帝為什麼要安排這種巧合。

七、簡而言之:股市法則與心靈無關,也跟我們自己的思考方式無關。股市法則是全然獨立的技術,就像是牛頓定律那種數學語言,只要找到它,不論是好人或是壞人、不論是胖子或是瘦子、不論是家庭幸福美滿還是天天活得很憂鬱,當他們去運算這個股市獲利公式的時候,每個人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的。換言之:標準答案只有一個!

以上七條,依小弟在下我個人淺陋的眼光看來,都是胡說八道。


在做菜的時候,不論你姓魏,還是跟我一樣姓王,在炒菜的時候,都不能夠用黑心沙拉油。換言之,如果是選擇題,做菜最重要的是:一、好看,二、好吃、三、無毒──如果只能單選,那麼我們要選幾?──答案當然是三。在這裡,不論做菜的技術再怎麼厲害,做菜的時候都要有道德,絕不能黑心,『道德』這兩個字在這裡是規模最大、強度最強的一個因素。

同樣的道理,在許多領域,道德都是強度最強的因素──但是現在問題來了,道德這兩個字的修練,也就是一個具有道德良心的廚師所應該具備的誠實美德,到底是屬於食品科學呢?還是應該放進中國文化基本教材的《論語》裡面?

再把相同的道理移植到股市中,就會發生一般人大感驚訝的怪事:當我們找到一堆技術性的訊號的時候,如果這個時候出現一個心理訊號(也就是精神意識出現的一種念頭),這個心理訊號的強度可能會壓過所有技術性訊號的總合──這種結果會讓一般人覺得憤怒與不解,因為他們認為技術是技術、心靈是心靈,技術是偏向物質的,心靈是偏向精神的,而精神跟物質在他們的腦海中,是兩種不會發生任何關係的各自獨立的個體。

試想:假如現在這裡有一台價值百萬美元的高級音響,它所播放出來的聲音,應該是每個人聽起來都一樣的。這種觀念就是源自於「物質與心靈不相關(音波與聽覺不相關)」。同樣的邏輯,以前我們在學校裡舉辦的理工科的考試,雖然考試的學生有幾千幾萬個,但是他們看到的題目都是同一張考試卷的,他們寫出來的正確答案也必然是統一的(如果他們能夠回答「正確」)。

但是真正懂得音響的老手就會知道:如果當天聽的人過度疲勞,心神不集中,意識渙散,那麼就算是千萬音響所播出來全宇宙最美麗的聲音,在他疲憊的耳朵聽起來,都可能是模糊不清的噪音。所以,真正懂音樂的人,除了讓自己的音響器材好一點之外,更重要的是,在聆聽音樂的時候,保持自己身心最佳的狀態,千萬不能過度疲勞,或是胡思亂想,以免你聽到的音樂會走調!──我的意思是:我們的肉體會改變我們接收的資訊。這種改變恰好證明了物質與精神這兩者之間並非絕無通融餘地的可能


一般投資人在接受理工科教育的時候,因為自身的人文意識單薄,所以很容易中了一種叫做『牛頓毒』的東西。所謂牛頓毒就是:天底下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套秩序法則,而且這些法則都已經被披露了,其中包括股市的秘密,已經被許多所謂的股市贏家所知曉了──這就是標準的股市牛頓毒。

天底下所有的事情確實有它的法則可言,我們也可以說這是上帝的安排。但是不是每一項上帝的安排,都被現在的人類所了解。天底下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是我們沒有辦法徹底了解的,其中包括人類的感情、愛情、仇恨、殺戮……,當然也包括了股市。

股市贏家之所以了解股市,並不是了解了股市的終極法則,也不是找到了一條萬能公式,而是找到了一套粗糙的股市賺錢法,但是因為股市實在是一個高報酬的地方,所以即使是粗糙的方法,我們賺到的錢也尚稱滿意。真相就是如此:用比較接近真理的粗糙方法,賺到了尚稱滿意的金額報酬而已,而不是發現了萬能的賺錢公式,而後予取予求,把股市當成是自己家的提款機。

一般人之所以相信股市的秘密以及天底下很多秘密都已經被發現了──這實在是一種非常奇怪的觀念。因為,關於我們人類自己心靈運作的方式、思考的方式,其實大多數的人對於自己的思考邏輯方式一無所知,甚至完全不知道有思考邏輯這種東西存在,這真是天大的無知。因為人類對自己心靈的茫然無知,所以也對物質一樣的茫然無知。

 知識的範疇中,追求心靈知識與物質知識,在本源上是相同的!這一點,在希臘哲學中講得相當清楚;中國哲學中也有講到,但是後來被埋沒了。而希臘哲學在西方長達一千年的黑暗時代,也是湮沒不彰,所以對於物質的知識,要到十六世紀文藝復興之後,才被開發出來,這當中有整整一千年的黑暗期,這黑暗就是人類對於自己心靈的無知,所以不知道如何運用自己的心靈做思考。

西方歷史有一千年的黑暗期,相當於股市大眾對於股市的運動現象以及投資人的心靈變化,這兩個東西本來是一,而非對立的道理茫然無知是一樣的。外國人花了一千年的時間才大概了解如何運用心靈去追求物質上的知識,然後又花了三百年的時間,到了十九世紀才大概知道如何運用心靈去追求心靈方面的知識──相對於股市,在股市中的你,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夠明白自己的思考是怎樣運作的?自己的思考系統是什麼?自己的心靈意識與你看到的世界現象又有怎樣的關係?這兩者之間是怎樣互動的?……你要花幾個月?還是多少年的時間去了解自己的思考方式呢?……

  我們在股市中要如何運用『心物一元』的觀念呢?……這是一個超級大題目,即使包括我本人在內,所使用的股市操作法,也只是很粗糙的近似真理的方法而已,而不是已經接近了那個終極真相。我敢斷言:所有的贏家只是近似,而沒有接近終極。

  大致來講,心物一元化的股市觀念如下:

一、以K線為例,K線就是人心的變化,也就是我們心靈意識的產物。K線與心靈本來是一個,而不是兩個。

二、到目前為止,以我個人而言,沒有辦法練到K線與心靈合而為一的境界,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用類似現代科學的方式去解讀K線,而這種科學的方式,必定是帶有人文精神的。換言之:表面上我們是在分析K線,實際上是在分析人的心理。

三、K線之所以沒有固定的法則,是因為人心本來就善於變化。問題是:我們至今還沒有找到完整的心靈變化的法則,只能了解一部分而已。因為只能了解一部份,所以我們的K線學不足以讓我們完整的使用每一根K線,從五分鐘線到小時線,再到日線或年線,K線製造了數不清的交易機會,但我們只能掌握其中一小部分而已,所以高手常常掛在嘴邊的是『耐心等待好的機會』,而不是『每一個機會都要善加利用』──這兩種方法有天壤之別的差異!

四、在心物一元的終極觀念中,人類心靈思考的流程,一定會跟我們現在已經知道的數學運算過程非常類似!──但這一方面的知識,近三千年來幾乎完全空白!!!──我的意思是:三千多年來,成千上萬的學者都沒有辦法發現心靈運作的公式,而這個艱苦的工作,現在可能落在地球某一個小島上一個落魄的中年男人的肩膀上面,真是情何以堪啊。

五、對於新手而言,心物一元的入門工夫就是:我就是K線,K線就是我;我就是股市,股市就是我。我所有的生活與股市的變化是結合為一的,如果我的心態不端正或是生活不正常,必定會影響我的賺錢活動──努力使自己『正常』,就是邁向心物一元的第一步。

六、當練到倒數第二層境界的時候,操作者可以確實感受到,我就是股市,股市就是我。這就好像嘸蝦米輸入法的打字比賽,冠軍一分鐘可以打二百三十個字,這個速度已經快接近我們的思考速度了,奇快無比,難以想像,也就是說:『他就是無蝦米,無蝦米就是他』──這種境界會很難體會嗎?我覺得還好,沒那麼難吧。

  在科學界,要怎麼樣找到證據去支持心物一元的理論呢?既然心靈跟物質本來是一種東西,那麼生命一定就可以由無生命的物質所組成。十九世紀的時候,當時主張生機論」的科學家(他們認為生命的運作,不是依循物理及化學的物質變化定律,亦即生命非物質)認為有機化合物只能以生物(life-force)合成。此理論基於有機物與「無機」的基本分別,有機物是不能被非生命力合成的。但後來這理論被推翻:1773年化學家Hilaire Rouelle發現尿素;1828年,德國化學家維勒首次使用無機物質氰酸鉀與硫酸銨人工合成了尿素。本來他打算合成氰酸銨,卻得到了尿素。尿素是第一種以人工合成無機物質而得到的有機化合物。生機論從此被推翻。

  (附註:其它的參考資料,一方面是來自楞嚴經,另外一方面是來自於中國道教的內丹派,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去注意一下。)

在科學中有個實驗,叫做波粒二重性,它告訴我們一件事情,光同時具有波動性,也具有粒子性,這個實驗結果對於幾乎所有的科學家而言,幾乎是不能夠接受的,但是在心物一元中,我認為它可以得到一個比較像樣的答案。不過這不是本篇的篇幅所能夠容納的。

至於人類思考方式的運作,經過我們的努力整理,也勉強整理出前面五個步驟而已,分別是:
1,格局的大中小、
2,路線的長中短、
3,第一結論的逆向思考、
4,優點與缺點的兩面顧及、
5,表面事實的詳細切割編號

  這五個步驟就是老王思考班目前整理出來有限的東西,而這個有限的東西,是從很多學科的知識中整合而成。

以後的工作,就等待你我共同去努力研習了。


不太明白心物一元論的人,大多數偏向唯物論,少部分偏向唯心論。在股市中偏向唯物論的人崇拜技術,他們的技術比較偏向理工科的數學味道,但不是搞得過度複雜,就是搞得過度簡單,完全無法稱之為科學。而這一些零零落落的,他們自以為是的操作法則,其實只是技術的屍體,就好像凌遲以後屍體的碎片,奇妙的是這些碎片有時候會讓他們發財(俗稱隨機致富的陷阱,但也因為是碎片,所以發財以後,轉眼又失去了,打落凡間

而這些法則的共同特徵是,其中缺乏人文思考,或是根本沒有人文思考,說它們是理工科的數學,其實也只是一種過度簡化的東西──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只好稱它為碎片。

強調唯心論的人,凡事強調感覺──其實這是非常危險的。在股市中,有許多無知的人,他們認為股市不需要學習,因為股市本身就是簡單的,而簡單的東西,只需要簡單的心情去體會,只要有一顆沒有汙染的心,就可以任憑自己的感覺做事了──種想法其實是高度的境界表現,不是一般人可以辦得到的。但是一般人把這種境界遲遲掛在嘴邊,操作的時候以自己的感覺為直覺,以自己的第一印象為指導原則,殊不知沒有經過正確的教育訓練,感覺只是幻覺。知識只是資訊、印象只是因緣,這些都不是理智的東西,而可能是虛構的幻影。

心物一元論不是唯心論也不是唯物論,但是它卻同時包含了唯心論與唯物論所有的見地與知識──就這一點而言,它的廣大度是耐人尋味的。如果它是正確的,那麼,所有的力量都可能是一個超大系統裡的「內力」,而內力是無法使自己產生運動的(我們無法舉起自己),換言之:一切有為法就如同內力一樣,到後來都如夢幻泡影,只有我們自己本人醒過來,覺悟到自己的意識與整個超大系統是不可分的,這種一元的體驗將有助於我們消滅世間彼此的對立與分化,就如同消除市場訊號與操作者(兼觀測者)本身之間的認知隔閡(解讀訊號時發生的知識障礙),這也就是短線操作者夢寐以求想要達到的市場與投資者的『同步(合一)』境界。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1.14 下午1:00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