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11.29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台北松江南京站教室現場講座~2018.1.13(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01.13()下午2:30~6:00

2018.01.20()下午2:30~6:00

2018.01.2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3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8.3.03()下午2:30~6:00

2018.3.10()下午2:30~6:00

2018.3.17()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

王力群理想中的操盤手的一天(王力群談簡單經濟學:生產力虛耗)

王力群理想中的操盤手的一天(王力群談簡單經濟學:生產力虛耗)

  ◎我的幸福的一天

  一個幸福的小小操盤手,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自然就是指身體在正常健康的情況之下,順其自然而醒。自己的生活作息與天地宇宙之間的運行沒有太大的差別,生理時鐘正常運轉,這就叫自然。如果昨天工作比較累,那就起來晚一點;如果昨天工作太輕鬆,那就早一點起床。不過其本上而言,每天的工作都應該是適度的,不應該超過太多,也不應該短缺太少。所以,如果因為昨天工作太累而睡到日上三竿,這樣的補眠雖然是不錯的,但是我們卻要責怪前一天為何工作過度,因為一過度,就很可能傷身體。

  早上起床之後,做一點輕微的勞動工作,做家事、澆花、修剪樹木,或是散步,都是好的。如果想要看點書,學習一點東西,如果那個求知的欲望很強烈,在早上看書或是寫文章也是可以的。其實早上並不太適合做耗費腦力的工作,所以我以前九點鐘一睜開眼睛就跑去做當沖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為什麼呢?因為頭腦經過一晚上的休息,不能夠讓它猛然啟動,一定要慢慢發動,就像熱車一樣。但是當沖就像是一下子把馬力開到十足,要發揮思想中的精華,一揮劍就要命中敵人要害,這種動作做多了,做了快二十年,實在是累。

  比較需要動腦的活動,應該是在下午三點鐘以後逐漸啟動,到四點多鐘是高潮,所以這段時間最適合用來開會討論、上課、研究學問、讀書、思考……這個時候,新陳代謝的速度會加快,當然了,前提是中午要睡個好覺,休息到兩點就差不多了。

  三餐中,早餐應該要吃得最飽,中午次之,晚餐最少,如果要吃宵夜的話,最多三分之一碗就差不多了。從下午五點鐘以後,到晚上十一點,這一段時間是用來補充能量的。下班以後,個人有個人自由的時間,方便朋友聚會,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多接觸具有正面能量的人,這些人可能是我們的親人,或是見聞廣博的朋友,或是幽默風趣的朋友,或是積極開朗的朋友,或是一些有著很棒的新想法的好傢伙。在經過一天動腦動手之後,我們需要在晚上的時候借別人的功德來補充能量(白天讀書的時候雖然也是在補充能量,但是卻是靠自己的力量動手去閱讀思考,凡是靠自己親自動作的事情都會有一點小累,就好像自己替自己按摩,當然比不上坐在那裡放鬆全身,等著別人來替我按摩那麼舒服)。

  小結論是:早上做一些輕微的體力活動與腦力活動,中午休息,下午從事比較激烈的體力活動,以及比較熱烈的思辨活動,晚上則參加團體活動,親近賢者與有智慧的人,補充正能量

  在這一天當中,研究各樣的學問當然都可以,但最重要的是要以哲學為主,這是十六世紀義大利文藝復興以來歐洲大學所具有的共識:哲學是最重要的通識教育,但是現在這個觀念已經不流行了,我們要把它復興起來。正常的一天不論大人或小孩,不論是老人或中年人,都應該以教育學習為主,而不是盲目的為顧主賣命工作。這是本篇文章中我最想強調的觀念──人的每一天,都應該為自己或別人的進步而奮鬥,而不是為了把累積財富看成最重要的生命活動。

  ◎不要把次要的搞成最重要的

  國家所有的經費,其總目標在於:增進全體國民的智慧,這是第一目標。第二目標才是豐衣足食,安全無虞。第三目標是:累積財富。這三個次序千萬不能搞混。個人搞混了,則很容易迷失人生方向;國家領導人搞混了,也許短時間之內看不出來,但一旦把時間拉長,必定禍害無窮。

  人類這五千年來的歷史,有三分之二是負的,只有三分之一是正的。歷史上的每一個重要的突破點,都是靠少數的精英去完成的,例如牛頓、例如愛迪生、例如愛因斯坦,廣大的人民如果沒有得到適當的開導,就會一直活在黑暗中,就像原始民族那樣,過著茹毛飲血的日子。所以從小格局的角度來講,歷史是靠全體人類推動的;從大格局來講,歷史是靠少數精英推動的。所以任何人都不能自甘於平凡,而要努力進步,成為有智慧的人──所以不論是自我的教育、職場的教育,以及國家資源的培育,都是以培養無形無相的智慧為主,謀生的技能永遠在其次。但是因為人類過去的歷史,走錯了太多的路,變成以殺戮以及掠奪為主的霸權主義,所以資源的分配極不均勻;因為統治者富有而人民窮,所以人民的謀生技能變成第一重要,但這只是屈就於現實,我們總不能希望人類永遠活在暴政之下而喊窮吧,所以在理想的藍圖中,智慧永遠排第一,謀生的技術只能排在其次。

  現在地球上的國家,有一些依舊積非成是,認為人民生來就是為統治者服務的,再進步一點的觀念,就是認為人民生下來就是為大老闆的工廠服務的──這兩種觀念都該死。一個國家的教科文預算(以台灣而言)被壓得很低,其它大部分的錢很都都拿去買武器;我並不是說武器並不應該買,而是說不應該買那麼多,而且我們(台灣)通常都是買貴了,變成凱子冤大頭──各位應該知道我在講什麼。

  其實我的意思很簡單,一個國家總目標是以教育為主,從國家到個人,其中心思想都是教育的百年大計。但是現在太多人卻不是這樣想,他們認為不論是國家還是個人,都是以賺錢為主──各位要知道: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拼命去賺錢的,有太多太多的人因為身體不好,或是家庭環境不好,所以他沒有辦法把自己變成賺錢的機器,這是一種基本的人性關懷,以及對人類價值的基本了解。人本來就不是錢的奴隸,人生本來就有許多比錢更重要的事;雖然有許多事情一定要用錢去解決,但各位千萬要注意,這些事情永遠不會比不需要用錢的事情來得多。我的意思是:人生中有許多美好事物的完成,並不需要這麼多錢,例如你去讀一本好書,看一場精彩的電影,成本都不會上千,都只要幾百塊,買二手書的話,連一百塊都不到。有人認為:我們下班回家以後去探望一下父母,講個笑話替父母解悶,這種孝順表面上是不花錢的,但是如果父母身體有病痛而沒有錢醫治,或是住在破爛的草屋裡面凍得發抖還要聽你講笑話,於是這種廉價的孝順是不存在的,所以我們必須要賺大錢,先幫父母把病治好,然後再買好的房子給父母住,這種孝順才是務實的,所以真正的孝順還是需要花大錢的──這種講法表面上看起來很有道理,但我要強調的不是這個,我要強調的是:有許多人幫父母治了病,也買了豪宅,但就把父母丟在那,只滿足其物質享受而忽略其精神安慰,連一個簡單的探望、一個簡單的笑話都做不到──各位應該知道我在講什麼,因為這種例子實在也不少。

  理想的生命本來就是在追求精神的高檔次,物質只是其次──我不明白為什麼現在許多人拼命的要把物質的地位往上推,這樣有什麼好處呢?推了老白天,把大家都搞成是神經病,家庭的奴隸、老闆的奴隸、總司令的奴隸、昏君的奴隸、無能政客的奴隸兼犧牲者……,你身邊沒有這種人嗎?……離開了心理那個層次之後,目標縮小了,只看到錢,沒有錢就變得脆弱,然後就發瘋了,把整個工商業社會搞成瘋子的製造機,沒有瘋的人就變成老牛,做牛做馬做奴才,你認為這樣好嗎?

  為了追求過度的功名利祿,以致於忽略了心理建設(時下流行的心理無用論),這就好像老王曾經講過的一個笑話:因為時代進步了,科技發達了,所以嬰兒都吃很棒的營養奶粉,久而久之,有人就會認為:女人的胸部是拿來隆的,隆成D罩杯又大又好看,而不是拿來幫嬰兒餵奶的!──您說這個笑話好笑嗎?......老王自己說的笑話,但是老王自己覺得一點都不好笑,我笑不出來,但是哭得出來。

  ◎無限的神話

  國民的生產力,本來是在統治者手上,像中國的青銅器,又巨大又笨重,倒下來可以壓死好幾個壯漢,要製造這種龐然大物在當時,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誰去做呢?當然是戰俘。後來經過許多年的努力,生產力才由工商業的老闆接手,但這個時候人民又變成工廠的奴隸了,每天工作到深更半夜還不能休息,有的甚至還比不上古代羅馬人自己家裡面的奴隸。再努力個一百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資本主義的國家才覺醒到工人也是人,於是工會成立,從此勞方跟資方分為兩個陣營互相制衡。但是,由於先進國家的物質需求太過於龐大,產品必須做得很多,於是壓榨工人的事情始終無法順利解決。最近二十年來,壓榨工人的重心轉移了,轉為壓榨工程師,又過個幾年,重心稍微又轉移了一下,轉為壓榨老闆。所以台灣電子科技業的老闆,有許多年紀輕輕就百病叢生,甚至溘然長逝了──找不到這些英年早逝的資料的人,可以去網路上搜尋一下。

  生產力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有限的,但是在物質主義走偏峰以後,生產就被鼓吹成無限的──這是一種邪說。人的時間跟精力都有限,地球的資源也是有限度的。這是簡單的事實,但是有許多邪惡的大老闆刻意去扭曲,只是為了刺激大眾的購買力。於是乎,先進的國家與開發中國家所耗用的產品愈來愈多,這其中有許多都是過度的、無謂的。像是年輕人一天到晚在換的手機,就是最好的例子。其它被浪費的資源實在是太多了,我也懶得講了。我的意思是:過度開發的生產力,也過度耗盡了國民的體力與腦力,製造出一大堆沒有必要的產品,那是虛的,不是實的。虛耗的結果,就是時間都被浪費掉了,歷史的巨輪推動的時間,推動的速度也變成老牛推車了──為什麼呢?因為大部分的資源都浪費在開發人的體力,而不是智慧。這個方向弄錯了,而且錯得太大,以至於你我的納稅錢大部分都被浪費了,我們人生大部分寶貴的青春歲月,也被浪費了。

未完待續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6.01.29 中午12:25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