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8.1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10.21(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0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10.21()下午2:30~6:00

2017.10.28()下午2:30~6:00

2017.11.04()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6年9月12日 星期一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9.12(一):台灣新家庭

王力群的操盤日記 2016.9.12():台灣新家庭
(王力群的人文思想部落格:http://heller10393.pixnet.net/blog

  同學來我們班上課,跟以前的背景是大不同的。舉例來講,以前考上了有名的大學以後,每天著書包歡天喜地的去上課,家長也因為你考取了有名的大學而感到光宗耀祖,鄰居看到這個能夠金榜題名的好孩子,也都是紛紛豎起大拇指──然而,今天來到了王力群這個班以後,很多很多同學,就好像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每次都偷偷摸摸來上課;雖然學習的精神可嘉,但是背後帶來的壓力就跟颱風要來之前的天際烏雲那般沉重。

  大概從2002年以後,我發現有些同學在繳交學費上面有點問題,付不起的是極少數,然而有一部分的同學是因為家裡反對他來繳錢學股票,所以有些同學是瞞著家裡來到這裡的。我印象很深刻,2009年有一個同學每次上課都是請假,因為他從台中來,下午要早一點出發,所以要請兩個小時的假,他請假的理由是:到台北參加企業心理輔導班。意思就是說「加強自己在職場上承擔工作壓力的心理能力」,這樣子老闆就會感到高興。

  有些同學來這裡,是因為在股市不得意,既然不得意,那這個學費對他而言,當然是能省則省,最好是不要錢。以往在填鴨式教育投注了大量的時間與心血,結果來到了真正值得學習知識的地方之後,反而顧左顧右,徬徨猶豫。

  大概從十年前開始,班級又增加了一項新的困擾,就是已經成家的同學有家庭壓力。大部分已經結婚的男同學或是少部分的女同學,都會因為學習需要時間而減少了看顧家庭的時間,這對於有小孩的家長而言,更是難以形容的沉重壓力。

  以上所講的這些家庭的壓力,到最後通通都會集中在教師一個人的身上,這個是逃不掉的,除非成了佛,才能夠比較輕鬆一點承擔這些壓力。

  如果有人說不要去管這些壓力,我會說:對,這些壓力都可以不要去管;當這個老師練到了不可思議的高度境界之後,他就可以在「視若無賭」的狀態下,依舊保持他教學的熱忱,以及持續對同學的操盤生涯表示關心與了解。

  我年輕的時候看過許多老師,對同學的思想與生活漠不關心,到了高中以後,我發現所有的老師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念書是學生的事,教書是老師的事;學生的書念不好,只要老師自己「問心無愧」,那麼,書念不好就是學生自己的責任。──至於什麼是問心無愧呢?大體上來講,就是依照教師自己心裡面的那一套教學模式,很認真的把知識的演算證明過程跑過一次,上課不要摸魚,那就算守住自己的本分了──我認為這種說法至少是半個胡說八道,以及八成的邪魔歪道。

  原因很簡單,老師的職責是幫助學生站起來,而不是把如何跑步的方法告訴他,然後叫他自己去跑步。我們台灣的老師,絕大部分都倒因為果,把「發表知識的演說」當成是教育,這就好像醫院裡面的醫師,對著病人大聲朗誦醫學教科書,念完了以後就叫病人自己想辦法。

  這種奇怪的邏輯,就是中華民國的教育。

  (今天時間不足,所以沒有寫完。)



~王力群口述,陳志清整理, 2016.9.12 上午 11:20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