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公告~~2018.11.29更新

1.~~~公告:(股市)【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台北松江南京站教室現場講座~2019.01.267(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0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9.01.26()下午2:30~6:00

2019.02.16()下午2:30~6:00

2018.03.0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驚險的一天!短線好久不見的「兵敗如山倒盤」


驚險的一天!短線好久不見的兵敗如山倒盤
2018.8.2

  昨天八月一日,禮拜三整個上午,包括中午以後的一個半小時,基本上我的心是不安的,因為,我斷斷續續的,或是在一段時間之內集中注意力,思考著一個問題,那就是:「今天( 81號,禮拜三)我到底要不要買?



  首先我們知道:如果是做短線,那麼,每一天都應該要做個決斷,這本來就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是各位可能有所不知:當你的功力到了一個階段之後,不一定每一天你都會徬徨失措;當你接觸到初級贏家的境界之後,至少有二分之一以上的時間,你大概是看得懂這個盤的,或是,雖然你看得沒有很懂,但是你做決策的時候,沒有那麼痛苦。也就是說:你對於盤勢雖然沒有太大的把握,但也無須預測,因為,重要的是:你對於你今天的決策比較有信心!──這就是技術壓過了預測。

  但是81號這一天,我已經被軋了好幾天的空手,按照我們班課堂上所教的基本的機械法來說:這個地方不應該被軋空手,但是我們前幾天已經把短線的多單賣掉了,所以這個地方有心理壓力:到底要不要把多單買回來呢?

  簡單來說:如果按照一般性的、基本的機械法來講,這個地方是可以買進的——我知道每一個操作者,使用的方法不一樣,我現在談的並不是操作法本身的優劣好壞的問題!我談的是:當你的操作法與你自己的感覺有很大出入的時候,那麼你該怎麼辦呢?

  一般人的感覺,都是很粗糙的慾望,加上不成熟的功力,一種含混的、亂成一團的雜物。但是對我自己而言,練了那麼多年的功力,到了中期以後(或是說過了中年以後) ,其主要的目標,就是把感覺變成正確的直覺——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希望你將來如果活到90歲、100歲、120歲,都千萬要記住我講的這句話!我再重複一遍:把你自己心中第一時間冒出來的那個感受,鍛煉成一種直覺——這種直覺的意識就是:沒有扭曲、沒有變形,堅持的正確的道理,所以他是正直的、正確的,完整的。

  但是在昨天,問題來了:一方面,我的慾望告訴我:我實在很想去買,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卻覺得很不對勁,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不要去買他! … …我就這樣猶豫了一天,走來走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難道我不知道答案嗎?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答案就是:當我覺得自己搞不定自己的時候,萬萬不可以進場! ——但是在昨天,我就是想進場!因為壓力已經很大了!

  這就好像我在寫考試卷的題目,我明明知道正確答案是10,而且我也知道目前的計算過程是錯的(他會計算出5!),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寫他!想要寫這個錯誤的計算過程!我明明知道我現在寫的是錯的,但是我就是想發洩!我明明知道我現在算出來的答案不會是10而是5或一個非10的數字,但是我就是想要依照這種邏輯運作下去,難道不可以嗎? …我知道不可以,但是我就是忍不住。

  這就跟我年輕的時候偷偷地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一個人偷看黃色錄影帶一樣,我明明知道我不應該看,但是我就是忍不住看!我知道我看完以後,我一定會後悔,但是我就這樣看下去了。看完以後,再來責備自己:為什麼我一直戒不掉這個壞習慣呢?

  我想要告訴各位讀者的是:有些事情,在理論上,我們要事先把它的理論學習好,知道那個答案,然後呢?在邁向這個答案的過程當中,我們要克服自己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慾望;當然,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很難把那個慾望完全壓制下去,他會散發出來、煎熬是我們的身心,那就讓他發散吧!我們又不是聖人,沒有辦法一下子就把它全部化為無形,只好讓他宣洩出來。

  於是昨天我幾乎有半天的時間,都被這種情緒所折磨者,我就讓他折磨著我,因為:我心裡老早就有了答案:就是──不動作



  一般的操作者,中了17世紀理性主義的毒,認為天底下的事情的答案,都可以用自己當下的頭腦、自己當下的思想,努力思考,就能夠把那個答案想出來——其實這是一種偉大的理想,即使到了21世紀,大多數的人類當下自己感受到的理性,都不能夠說是理智,只能夠說是一種半獸性、但是能夠受到社會規範壓制的不成熟的理性。所以他們把絕大多數的時間,都花在努力去收集資料;當資料找不到時候,就直接跟旁邊的人複印資料,或是直接上網路去查看別人的意見;於是這就成為一種抄襲、一種模仿,抹殺了個人獨立自主的知性。

  於是乎,當一種情緒的過程襲來的時候,他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在他們過去的學校生活裡面,只曉得回答正確的答案,而沒有去經歷過「為了做正確的事,而跟自己內心的惡魔做生死搏鬥」的那種寶貴的經驗。

~王力群  201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