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8.1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10.21(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0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10.21()下午2:30~6:00

2017.10.28()下午2:30~6:00

2017.11.04()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一個股市投機客的歷年心得與回憶 [66]:服貿與太陽花學運



一個股市投機客的歷年心得與回憶 [66]:服貿與太陽花學運

【兩個系統】

2014年三月,發生了所謂「反對服貿協定草率定案」的學生運動。
三月的時候,我忙著操盤、搬家、都更、寫書,還有構思新書的大綱,其中以搬家跟都更的負擔最重。
在我最忙碌的時候,忽然蹦出服貿這個事情,令我一時之間感慨萬千。
從三月中旬開始,社會的焦點目光,都集中在服貿上面,總括來講,大家其實不是變得「熱血沸騰」,而是有點前途茫然。(我希望我說錯,我希望大家都很熱血、很振奮)
因為我們突然看見:社會上有兩種人,他們之間的距離是這樣遙遠,他們的思想很難溝通。一邊是學生,另一邊是政府官僚。兩邊各自代表著不同的系統,不同的文化。(我比較想談的是系統,所以我暫時不借用文化這個名詞。)
政府這邊主要考量的是經濟跟財政,學生這邊考慮的比較廣泛,但廣泛並不一定就是深入。
這兩個系統有點雞同鴨講。
兩種系統的難以溝通,是人類普遍的一種煩惱。
如果你選擇經濟優先,很可能就失去了生活品質甚至國民尊嚴;但是你如果選擇捍衛國防,不讓外界勢力入侵,又可能演變成一種封閉系統,逐漸喪失了生命活力。
我講服貿這件事,主要是想講一件事情:不同的小系統(或子系統),有不同的思考方式,但如果系統愈大,則思考的邏輯(動線路徑,或靜態停留時間)則愈相似。
例如:如果我是政府官員,服貿協訂我會從財政觀點中的一個「點」(學生很難知道那個點是什麼,執行者會跟你講說那是機密)向外擴散,擴大到整個經濟系統的時候,停下來檢查一下,然後再擴大到政治系統。
為什麼不是先考慮政治然後再考慮經濟?我會回答:因為當「權」跟「錢」兩者不能兼得的時候,我會考慮先拿錢。
那麼,為什麼是從一個「點」開始思考?我會回答:因為那個點有時間上的急迫性。
學生的思考則比較廣泛,從經濟、政治、國家尊嚴,都應該有一些,但這裡面最弱的我猜應該是財政。
但問題是:政府的思考可能過於聚焦,學生的思考可能過於擴散。
我這樣一講,相信很多人都會覺得這種「兩種系統互相衝突」的模式,似乎是很熟悉的。
在這種衝突模式中,政府嘗試把許多問題的癥結縮小成一個點,但是學生剛好相反,他們希望借這個問題當中心,向外擴大到許多層面,以便達到他們的多元訴求。(例如他們對馬總統的不滿、對大陸管制言論自由的不滿。)
感覺上,政府縮小打擊面的動作,比較現實;學生擴大層面,比較有理想色彩。
以股市為例:新手嘗試把許多問題縮小成一個點,希望只要有一個「點突破」,則全盤問題都可以獲得解決;而我的行動則剛好相反,我希望借某個問題當中心(例如停損機制的建構),向外擴大到許多層面,以便達到多元性的涵蓋,使得系統更趨完整。
感覺上,新手嘗試「化繁為簡」,精簡操盤流程,以便用比較快速直接的方式拿到利潤;而我則是擴大層面,追求系統的完整。
所以,我在股市思考的時候,一開始並不是用文字思考的,而是用圖形來思考。
一開始,我會先想像腦海中有個大圓圈,然後這個大圓圈「試圖去涵蓋毎一個小圓圈」──這個大圓圈的觀念就是:「我一定會有疏忽的地方」,其他的小圓圈則是「進場系統」、「出場系統」、「部位管理系統」……等等的子系統。用那個大圈圈去檢查目前的交易動作中「一定」會隱藏的缺失。
目前為止,我所有的交易記錄,包括最賺錢的交易,都有缺失,百分之一百地無一例外。
但是新手很難知道大大小小的子系統的「存在」,所以一開始思考的時候只能從目前看到的一個「點位」上去做思考,這就是點狀思考,也是比較方便用語言文字去思考的東西。
但問題是:新手思考的那個「點」,未必就是股市中蘊含真理的那一個最深沈的點。
學生認為自己看到了一個「很重要的點」,然後向外輻射擴散,以達成他們的廣泛訴求;但是這次在這個服貿這個議題上,政府官員則是把很多的立體層面縮小到只有一個點,然後把這個點用大圖章蓋上「機密」兩個字,封存起來,意思就是說:國家大事,只有我們真正經手辦事的人知道,小孩子不要管。
學生從點到面;政府從面到點。
我從點到面;新手不知道面的存在,直接看點。
作為一個不是新手(從資歷上來看)的我,對於新手「快捷方便去賺錢」的單點訴求,我很難忘記(應該說是超級難忘記),所以,當我跟新手文化溝通的時候,我比較能知道他們的訴求是什麼。
但問題是:我覺得學生很難知道政府封存的點是什麼。
其實不難猜,但是他們很難想像有多嚴重。
在兩個系統的溝通中,如果你不想知道(或是沒有能力知道)對方壓箱的那個理由,那麼,溝通就很容易變成雞同鴨講。
現在的問題是:抗爭的陣營中有人已經大概知道是什麼問題要讓服貿趕快過,但是基於「另一個理由」,他們不願意做功課去研究那個真正嚴重的問題。
太陽花學運的好處是:提醒大家在辦理國家大事的時候,不要太草率。
缺點是:某些重要人物的行動目標不是像學生這麼單純。
因為學生很難知道那個大圓圈的存在。(這個大圓圈的觀念就是:「我一定會有疏忽的地方
這很難怪他們,我年輕的時候也不知道。
因為沒有人教我。

20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