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5.08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5.06(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股市的『氣場』與安那齊門尼的『神氣』思想

股市的『氣場』與安那齊門尼的『神氣』思想

(本文重點提示:股市的直覺操作法』。)

  許多高手在操盤的時候,都非常仰賴自己的『感覺』。但是高手在教學生的時候,因為擔心剛入門的新手感覺不夠成熟,所以很不放心,頻頻告誡學生們不要濫用自己的感覺。

  感覺這種東西是很抽象的,有時候甚至會很任性,搞不好還會發展為怨恨與怒氣,這些都是理性的敵人,所以一個好的老師會先教學生如何克制自己,等到自我節制的功夫有了基礎之後,才開始教學生如何去自由發揮──就在這個時候,有些『感覺』就會過渡成為『第六感』。第六感這種東西有時候會莫名其妙的爆發出來,雖然嚴格講起來,世界上沒有莫名其妙這種事情,萬物萬事都是有原因的,但是我們在這裡先不討論這麼深,而是隨順俗流,把第六感看成是一種神祕的東西──重要的是,如果操作者的功力愈高,第六感就可能愈準。

  一個初級贏家在得到小小的操作成就之後,大概還要經歷過三年以上的歷練,才可能會進入比較圓熟的「感覺」境界。我們每天隨時隨地都會發生許多感覺,如果找得到理由的感覺,就會慢慢發展為知識,再由知識發展為智慧,再從智慧發展為直觀,而我們俗稱的直覺其實就是直觀的副產品。另外一方面,如果一個感覺,找不到它發生的原因,那它就會停留在感覺的階段,很容易淪為五官的感受,『受』的意思是被動的接受,而感覺的卻帶有一點覺悟的成份,所以我們如果沒有好好的處理感覺,感覺就很容易淪為感受,然後被我們的欲望所操縱,變成一種『欲受』。

  大部份的操作者,因為不太清楚這種分別,所以都胡亂加蓋,把不成熟的欲望感受誤認為高級的直覺;甚至把直覺當成是主要的操盤工具,這樣的日子久了以後,不成熟的感性就會取代理性,而佔領了我們的操作生涯,我們也就慢慢變成一個糊塗蟲了。

  很多同學都問過我一個問題,『我們要怎樣知道我們現在的感覺是正確的呢?』──這個問題是自有哲學史兩千六百年來,都沒有人可以完整可以回答的一個超超級大問題。之前有一個答案是這樣的,叫做:『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意思就是說:自己是否有達到那個正確的境界,主要是靠自己去驗證的,就好像喝一杯水一樣,杯子裡的水是冷水還是熱水,只有自己知道。你的婚姻美不美滿,快不快樂,其實只有你自己心裡最清楚,你可以騙得了別人,但是卻騙不了自己!──這個答案,從某一方面來說,解決了部份的疑惑,告訴我們:贏家的境界有一大部分是屬於自覺的(自證自悟),重點就是說:如果你對自己還存有許多疑惑,只要你的操作生涯還有許多不順,而這些混亂會引起你情緒上的混亂與道德上的動搖,這樣的操作生活就不是屬於贏家的。我舉一個比喻來講好了:這就像在寒冷的冬天,渾身髒兮兮的去痛快的去洗一個熱水澡,洗完以後一定會覺得豁然開朗,全身毛細孔都打開了,非常舒服!這個時候你的感覺就是『洗乾淨了!好爽!』……如果你感覺身上還是髒髒的,有種沒洗乾淨的感覺,那就表示你真的可能沒洗乾淨,這樣就不是一種優秀的贏家境界。

  依照我在股市中的一些淺薄經驗,(我只講我確認的案例,傳說或流言我就不談了)股市贏家的驗證可以粗分為三種:第一種就是有突然爆發的那種感覺,就好像不知道在那一天,或是某一筆交易做完了以後,你賺了錢,得到了很大的成功;或是你突然感覺自己大徹大悟了!於是你就振臂歡呼,在心底或嘴巴大喊:『我終於成為贏家了!』

  
  第二種類型是:有一些人的感覺比較收斂,不會像上面講得那麼激動,而是在收盤以後靜靜思考,把自己最近的操盤生涯想了一想,然後確定自己已經是贏家了──這種自我肯定的感覺比較平靜。但是我要說的是:平靜的感覺不一定是對的。我看過絕大多數爆發式的自我肯定,九成以上都是錯覺,也看過許多平靜式的案例,到最後也證明他們安靜思考的產物也是一場美麗的誤會,甚至這樣子的人會比前一種感情奔放的人陷得更深,錯得更厲害,因為他們的理智通常會比較多一些,他們認為自己的理智已經成熟,其實還差得很遠;他們認為只要能夠平靜地運作自己的理智,就會加分,結果到最後我看還是誤會一場。

  第三種贏家自我驗證的方式是:在辛苦的操盤生涯一路走來,之前還會發生那種爆炸式的喜悅肯定自己,認為自己好像已經是一個小贏家了,然後隨著歲月的成長,就愈來愈覺到汗顏,羞愧,覺得以後那種爆發式的喜悅幾乎都不可靠,於是就戰戰競競地繼續操作下去。當中雖然還是有交易成功的喜悅,但是都不會像以前那樣用誇張的型態表現出來了,而是愈來愈覺得『一點小小的成功實在是沒有什麼了不起,不足以掛齒。』……於是感情愈來愈平穩,雖然有時還會有高潮,有時還有會低潮,但是維持都不久,很快的就恢復風平浪靜。然後,慢慢的,低調調操作了一段時間之後,回顧一下,發現挫折與徬徨都沒有像以前那麼多,此時在別人的追問之下:『你已經達到贏家境界了嗎?』──這個時候,心中才微微露出一點曙光,隱隱約約的感覺到自己『很可能』不再是一個空殼子的假贏家了。但是如果要自己大聲說出來,我是贏家,自己卻喊不出來,也不想喊,覺得那反而會妨礙自己的操作。──這就是我講的第三種贏家的自我驗證的經驗。我個人認為:這一種經驗比較可靠,而前面兩種經驗比較不可靠。

  進入成熟贏家的境界之後,就可以比較相信自己的感覺了。在以往,我們都認為小孩子比較注重自己的感覺,而我們成年人應該比較理性。就跟拿著香拜拜的人一樣,我們總是認為求神問卜求保佑只是一種感覺上面的安慰而己,似乎跟理性距離很遙遠,所以我們把宗教上那種膚淺的感覺叫做迷信;把不成熟的感覺叫做天真、幼稚,甚至愚昧。所以在語辭學上,如果嚴格一點的話,感覺這兩個字,因為有的成份在裡面,所以不能夠亂用,於是我們應該把日常生活中的五官、身體、思想接收到那些第一手的訊號叫做感受,而盡量不要用感覺如果用上了感覺的稱呼,那就表示那個人的智慧已經有相當的程度了,可以直接把訊息轉換為智慧,而不需要經過大腦的分析思考。這個就是中國禪宗的心法要義。

  成熟的贏家境界持續愈久,有形的知識就會漸漸形成一套無形的感覺。在這個時候,『感』與『覺』分別是同時發生,也就是說:在接受到外界訊息的那一剎那,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可以近乎『直接曉得答案』,而不需要大腦的分析思考。舉個小例子來講:當我們看到股價跳動的時候,不是成熟贏家的人總是要左思考右思考想很多,還不一定能得到答案但是有些成熟的贏家,往往只要看一眼就『懂』了。這個懂,包括了過去所有修練的過程,以及在他身上所有知識的融合,他的全身上下都已經渾然圓融成一體,成為一個很犀利的分析工具,資訊經過了他就直接產生答案,而減少了大腦的思考過程。如果是當下明瞭了,我們就把它叫做直覺或直觀;如果它是在日常生活中某個時間點突然跳出來,躍然上心頭的,我們就把它叫做第六感。眼耳鼻舌口,我們叫做五種感受,也就是從五官得來的感受,第六種是屬於比較神祕的,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我們把它叫做第六感。

  這種感覺,如果沒有意外(自傲、散漫……墮落)就會慢慢強大,形成一種包圍在身體四周的『氣場』。我們以前在宴會的時候,大家聚集在一個大廳堂裡面喝酒聊天,然後突然有一個人走進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質(不是古龍水的那種人工香味),使全場的男女老少都感覺很不一樣,這就是一種氣場。以前賴聲川導演說:每次同學聚會,只要胡茵夢小姐走入會場,整個聚會的氣場就會變得很不一樣,因為胡茵夢的那種美有一種震攝的氣質。許多好萊塢的傳奇電影演員,像是馬龍白蘭度、彼德奧圖、勞勃狄尼諾、梅莉史翠普,他們的身上也會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場,使得那些跟他們對戲的演員感到很大的壓力,怕演不好被前輩責罵,或者被比下去這種對於人生氣場的感受,很多人都曾經有過,現在不妨回想一下。

  在股市中,如果隨著年齡智慧與日俱增,這種包圍在贏家身上的氣場就會愈來愈強。除了理智之外,這種氣場是人類的第二類感覺工具。這話怎麼說呢?在股市中,如果我們面臨『危險』的時候,稍微有一點知識的人都會先思考,然後再來決定要怎麼做;如果是一個赤手空拳的原始人,當他面臨一隻劍齒虎朝他撲過來的時候,他應該是本能地轉過身拔腿就跑。人類的社會愈文明,面臨到需要思考才能做出答案的危機就愈多;如果事情愈單純,那麼我們往往就訴諸於原始的感覺。

  但問題是:一個文明發展久了,例如股市,股市基本上是一個非常聰明的生命體,他非常有智慧,甚至有人說他非常有心機,常常製造出各種計謀來迷惑投資人,忽晴忽雨、忽明忽暗、忽快忽慢、忽假忽真,讓投資人常常搞不清楚他要做什麼。也就是因為股市如此深沉,所以稍微有點知識的人,都會把自己的意識型態投射在股市之中,認為股市的賺錢方法必定也是一套思維的產物,只要像唸中學教科書那樣,知道了數學公式是怎樣計算的,就可以掌握賺錢的祕笈了。於是乎,我們的股市從表面上看起來,就變得愈來愈複雜,四面八方匯集過來的知識與資訊就愈來愈多,雖然投資人可能感到更迷網,但是那些所謂的分析師以及經濟學家可都高興得很呢!因為只要訊息與資訊愈多,他們就可以告訴投資人:這麼樣多的數字、這麼大的資料庫、這麼多新的經濟知識,就是需要像他們這樣的專家學者來做思考、做分析寫報告,才能得到『很有學問』的答案。這樣子搞久了,我們就把股市的理性搞成了某種純大腦語言的作用,而喪失了一種純真的感悟。

  這種純真的感悟,就是這篇文章上面所講的:當資深贏家的智慧到了某種程度以後,許多訊息就直接變成了直觀或直覺,而縮短了頭腦思維的過程,甚至縮短到一霎那,如同電光火石一樣短促,期間沒有時間的流逝,好像是突然的綻放,就好像原始人看到老虎撲過來趕快避開一樣,這個時候如果還在思考,那就是笨了。

  在操盤生涯中,成熟的資深贏家如果能夠把體能保持在穩定的良好狀態,那麼,這個氣場就會很完整的一直延續下去。然後,在交易的過程中,除了我們頭腦的思考分辨會告訴我們現在的動作做得對不對之外,包圍在我們身體四周圍的氣場,也會有這樣分辨的功能。

  這裡面最有名的一個例子,就是大投機家索羅斯的經驗,每當他背痛的時候,他就知道現在手上的這筆交易不對勁了。換言之:這層氣場保衛著我們的健康,氣場的完整與濃密也代表著我們本身元氣的完足,只要這個氣場產生不正常的波動異狀,我們就知道我們有件事情走偏了,甚至根本就做錯了。這個氣場有一點像感應器,當我們行駛到正軌以外的時候,它就會發出嗶嗶的警告聲。像索羅斯的背痛,就像一種嗶嗶的警告聲。

  我自己的例子是:如果我的交易不對勁了,我反而會用力氣去勉強做思考,把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做藉口,把自己搞得有一點小累,這個時候我的氣場就會衰弱下去──氣場衰弱下去之後,如果我的智慧能夠分辨出這個衰弱不是因為今天感冒了,而是因為交易做錯了以後引發的思路阻塞,因為思路阻塞而引起血氣的不流通,血液裡面的元氣不流通就造成了氣場防護罩的破損。如果我能很快的感受到身體的不舒服,不是來自股市之外的肉體疾病的侵襲,那我就會馬上知道我的交易做錯了!但有時候我們往往會受困於股市之外肉體的疾病,分不清楚今天的不舒服到底是因為思想出毛病還是肉體出毛病,這就要靠智慧更深一層的進修了。


  古希臘哲學家安那齊門尼(紀元前588524年)他是安那其曼德的學生,也就是泰利斯的徒孫。泰利斯說萬物源於水,安那其曼德說萬物源於某種未知物,到了第三代安那齊門尼的時候,他說的是:萬物源於『氣』。不但萬物是由氣的變化所產生,就是連我們天上的神明也是由氣而來,所以神明有一股神氣,氣也具有一股神性。既然萬物都是從氣而來,那麼為什麼會有差別呢?安那齊門尼說:那是因為氣的濃與淡的關係,所以造成了不同的物質。

  泰利斯所講的水,稍微具體一點,安那其曼德講的未知物,就稍微比較抽象一點,抽象到了取名叫未知物,似乎也難以為繼了,此時,安那齊門尼提出了萬物源於氣的觀點,氣不像水那樣具體,但也不像未知物那麼難以捉摸,換言之:安那齊門尼用了另外一種角度來做切入,如果照他提出的角度挖掘下去,可以得到大量的智慧,那麼他就拓廣了哲學的領域。

  差不多在他的同時代,遙遠的東方中國,也產生了氣的哲學。戰國時代的思想家,認為氣是維持生命活動的本質。氣在那裡呢?氣不只是在我們的身體內,身體之外也有。體內的氣藏在血液之中,隨著血脈流動,各條血脈交會的地方就叫做穴道,所以如果氣血不通,穴道就會感覺酸痛。氣不但可以保護我們的身體,叫做衛氣;也可以保養我們的內臟,叫做榮氣。在我們的背部脊椎骨的末端與小腹之間,有一股更原始的氣存在,就叫做元氣。由這種氣的理論發展出中國非常豐富的醫學理論,旁枝就發展成為武學,像是氣功,以及太極拳。到了東漢,所謂的望氣之術更是發展成熟,例如說東方有王氣,意思是講說東方有個人可能要當皇帝了,所以皇帝頭上也有一股氣,俗稱叫天子之氣,於是現任的皇帝就會派軍隊去東方把那裏的人都殺掉,以免有人跟他爭皇位。

  相同的道理,在股市中即將賠錢的人,也會有一股倒楣之氣,就在他的頭頂上,俗稱烏雲罩頂,表現在臉上就叫印堂發黑,但是肉眼凡胎看不見那股黑氣──這雖然是個笑話,但是如果發生在漢代,卻是一種蠻嚴肅的觀察方法,可惜現在絕大部分都已經失傳了。

  東西方幾乎在2600年的同時提出了萬物源於氣的這種觀念,不能說是一種巧合,應該視為東西方文明可能來自同一個來源的證據。只是因為我們中國的地理環境跟西亞到南歐的地理環境相差太多,所以到現在衍生出兩種不同風格的文明。但是在2600年前那個古老的時代,東西哲學分家還不算太久,所以具有相同的傳承,進而得到類似的結論。換言之:『萬物源於氣,神明也源於氣』這個觀念,可能是更早的上古思想家所遺留下來的太古觀念,如果一個觀念愈古老,它可能有兩種最大的可能性:一、它可能完全是一種想像的傳說,已經把事實扭曲得太遠;二、它可能就是祖宗直接交付給我們的智慧,是人類歷史上一個已經消失的文明的智慧結晶,可能比我們現在所有的知識更接近真理,我們身為後代子孫可不能輕忽。

  

  大多數人在股市中操盤的時候,之所以會產生種種情緒上面的負面感受,幾乎都是因為不知道正確的技術,雖然其中也有心理的因素在作祟,但是此時心理的嚴重性都沒有不知道正確的技術那樣來得嚴重。所以一般的新手,都從自己的交易經驗中產生一股巨大的錯覺:以為只要知道正確的技術之後,就可以成為贏家了──這就好像有人認為聯考考高分,大學唸名校,科科考一百分,然後以後工作就可以拿高薪了──現在我們看到如果有人是這種觀念,我們就會哈哈大笑,然後告訴他:就算你知道正確的技術,但是如果你不懂得做人,也不曉得要努力,那麼將來你在任何行業都不會有太大的成就;能夠長久拿高薪的人,除了書本上的技術知識之外,還須要太多的心理素質去配合。……你說這樣的講法對不對呢?當然是有道理的。

  在經過摸索的歲月之後,如果我們有那個福報,找到了正確的技術方法,接下來我們就會面臨實戰時候的心理考驗,也就是俗稱的江湖風波。如果我們通過了江湖中人心險詐的層層考驗,我們應該會愈來愈成熟,我們的感覺也會愈來愈純正、穩定、不輕易動心。這就進入第二層的境界了,也就是心性的修為。

  在心理的境界含涵養久了,理性跟感性就能夠逐漸融為一體,形成一股充沛的元氣;元氣愈強,氣場就愈強;氣場愈強,我們的智慧就愈完整。如此一來,我們才有更多的把握相信我們在股市之中的直覺以及第六感是對的,或是堪用的。如果沒有那種境界,沒有那種修為,一進來股市的大門就大聲嚷嚷著:我拿到了屠龍刀,所以我是武林至尊!……,這樣的喧囂高調,都不是一種覺悟,而是一種欲望的衝動,而欲望是最不可以相信的東西但是大家往往過度依賴慾望伴隨而來的武力,比拳頭比大聲比膨風比吹牛,那就淪為匹夫之勇了,同時也會愈來愈混淆我們的真實智慧,於是我們也就變得愈來愈俗氣──但是我們往往很自豪地把這種俗氣當成是神氣,於是我們就跟一隻驕傲的公雞一樣,只會咯咯地叫,叫得很大聲,好讓別人都知道這裏有一個贏家,結果別人慕名過來一看,一個贏人也沒有,只有一隻閒輸雞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0.14  下午13:42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