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5.08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7.22(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7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22()下午2:30~6:00

2017.7.29()下午2:30~6:00

2017.8.05()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王力群談三尊頭的解讀

*王力群談三尊頭的解讀

所謂的解讀,就是觀察現在的股價線路圖之後,然後依據現有畫面上面的數據資料,經過分析,然後寫下我們自己的看法,如果有結論,就要把結論寫得清楚,如果沒有結論,那麼就坦白承認自己的分析沒有結果,這樣子的狀況很可能就是市場本身也沒有一定的方向。總而言之,分析一個市場的趨勢走向,不論用的是上面所講的技術分析,或是其它的像是基本分析,都要經過思考與分析。但是,現在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出現了:那就是一般人其實並不懂得思考的方法。

一般人去看待三尊頭的時候,我發現絕大多數受過理工科教育的同學,都會犯一種所謂『牛頓毒』的錯誤。什麼是牛頓毒呢?那就是我們從高中到大學所受的理工科教育,包括數學、物理,化學之類的硬科學,他們的理論系統都是已經先導出了一種數學公式,然後再經由數學公式去發現或者是證明某種自然界的現象。久而久之,因為升學主義猖狂的緣故,我們都養成了一種習慣,那就是只要把公式弄熟了,解題技巧提高了,考到高分了,那麼我們就是一個理工科的優秀的學生了,將來搞不好還可以成為優秀的科學家呢!......這樣的觀念,在我當年唸高中的時候,非常盛行。我一直等到將近三十年以後,才漸漸了解到:科學除了用數學公式去計算之外,還有所謂的『人文解讀』。

  後來,我的一貫的主張就是:我們在股市中做任何分析,都要把人文解讀列為第一位或第二順位的考量。除非你是做純粹的機械法(基本分析也有所謂的機械法,讀者不要以為基本分析就沒有機械法),要不然就一定會面臨到『分析盤勢』的問題。什麼是分析?如果是純粹機械法,那麼操作者本人可以跟傻瓜一樣,只要等待股價的變化觸動我們的系統,然後發出訊號的警告聲,此時再動作就可以了。在這個過程中,操作者本人不需要任何的思考,只要服從機械系統,聽訊號辦事就是一個好學生了。但是如果是基本分析派,而又用到很少的機械方法;或是操作者本人是技術分析派,使用的是預測法,那麼他用到的機械成份就會相當的稀少,或是他刻意減低自己操作的機械成份,此時,大量的思考分析就會出現。這也就是我們常常看到有一些長篇大論的報告,裡面充滿了某種想像力,那麼這份報告很可能就是作者本身經過了大量思考而作成的心血結晶。

  什麼叫做人文解讀呢?在談到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要思考一下,什麼叫做『解讀』。解讀的意思就是說當你看到一件事情之後,然後你再依據你的知識去思考它、想像它過去現在未來所發生的一些重要的情況,然後再整理出來,得到某種結論。舉例來講:如果有個人體重突然大幅增加,那麼我們可能就會想到很多種情況,他可能是最近暴飲暴食所以才變肥,或者是最近因為心情不好而暴飲暴食而變肥,那麼他為什麼會心情不好呢?這個可能就是病根。像這樣子的思考方式,一步一步地逼近問題的核心,就是一種解讀。解讀的深度愈深,得到的答案結論才越可靠。如果只是表面的解讀,就可能淪為傳聲筒,只是在複製與散播從別人那裡得到的訊息而已。

  一般人在做解讀的時候,很少動用到人文的角度去思考事情,例如說:我們應該要孝順父母,但是我們為什麼要孝順父母呢?在中國古代的儒家典籍中,這種理由講了很多,但是大多數的人長大以後就忘記了。於是乎,他們腦海裡所謂孝順父母的觀念,逐漸變成了一種社會習俗,或者一種強制性的規範,好像不孝順父母就不是屬於這個國家社會的人一樣,這樣子就被孤立了;因為他們不願意被孤立,所以他們也學著像別人那樣去對父母好;從表面上看起來,這個就好像是孝順,其實心裡的誠意已經大大地減低了,這就是缺乏人文深度的行為。由上述可知,所謂人文解讀,就是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放進去考量,這個人不只是個人,也很可能是廣大的群眾,甚至整個國家整個地球全部的人民。但是一般人,尤其是理工科出身的同學,因為在升學主義的考試中,常常於考試卷上面的題目做搏鬥,所以,久而久之,他們就變成了一種只會跟沒有生命的東西打交道的人類了。我說這個話,似乎有一點不順耳,但是事實確是如此。很多理工科的同學,可能在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時候,才會用到人文性的思考,然而他們在處理其它問題的時候,就很容易淪入物化的算計。所謂的物化,就是把對象看成沒有生命的個體,例如把一塊石頭丟到半空中,計算它的拋物線一樣,計算拋物線用到的是數學公式,而不是人類的心靈。

  那麼,我們不禁要問,市場中的股價走勢,如果不是按照上帝事先繪製好的藍圖去走,那麼它又是遵循怎麼樣的方式去走呢?或者說它根本就沒有一種固定的方式?......我的答案是:讀者暫時不需要去思考那個最終極的答案,因為最終極的答案連目前最高明的科學家或哲學家都無法解釋地盡善盡美,我們在股市中的人,只要把股市想像成這個樣子就可以了,以下就是我的建議:我個人是依據十六世紀以後某些哲學家的看法,把股市解釋成為上帝事先規定好許多自然的法則,然後依據這些自然的法則創造出宇宙最原始的一個模型,或者我們不要說是創造,而是說用這些自然法則組合成一個宇宙最原始的模型,然後上帝就用力一推,我們把這個叫做第一推動力,然後整個宇宙就順著這股推力,動者恆動,就這樣子,依照力的傳遞而發展下去成為我們今天看到的宇宙了。在第一推動力發生過之後,原則上,上帝是依據他當時制定的自然法則來管理這個宇宙,換言之:管理宇宙的是上帝創造的自然法則,而不是上帝本人;雖然上帝本人也可以代表這些自然法則,但是如果我們把上帝想像成一種人類的形體的話,那麼上帝只是間接的統治,而非直接的統治。直接統治我們這個世界以及股市的,是自然法則,而不是上帝跟國王一樣親力親為。──這一點我希望大家能夠明白我的意思。這個模型,也是目前我認為最接近股市真相的模型。最近幾年來,我的研究股市的時間有很大的一部份,都是在思考模型,比較各個理論的優劣,然後去思考那一種模型最接近我們的股市真相。

  其實人文思考,就是一種追根究底的思考,也是一種哲學性的思考,什麼是哲學思考呢?就是去思考可以看見的東西背後有沒有一種看不見的道理。一件事情,或者一件東西,只要我們一直往下深入去思考,一直去問『為什麼』,那麼,遲早我們會接觸到一個問題的根本核心,那就是:這個東西或者事情到底與我自己有什麼樣的關係呢?為什麼我要如此追根究底地探索下去?我們這種積極追根究底的精神,難道不是跟人類本身有關係嗎?難道我們去研究拋在空中的石頭的拋物線或者是研究環繞地球的人造衛星的運動軌道,研究這些難道只是想對石頭有交待嗎?或者是對發射衛星的太空總署有交待嗎?......如果問到最後,恐怕都會回到人類自己本身的這個問題上面,這就是人文解讀。但是後來因為現代科學的興起,我們把思考分得太細了,於是希臘人最先稱為『思考』的東西,現在我們就叫做哲學思考了,這樣的稱呼好像是一種分工,但是現在聽起來似乎有一點貶低的味道。本來思考就是含有哲學跟科學的成份在裡面了,但是後來因為經過文藝復興以及科學革命,再加上工業革命,思考的種類與領域愈來愈多了,於是我們把最原始的思考反而把它叫做哲學思考,後來再降級叫做人文思考。其實人文思考的本身,就是哲學思考,也就是關於人類自己本身的思考。所以現在全球各大學的博土學位,英文還是叫做PhD,Philosophy的意思就是哲學的意思,這一點到現在還沒有改變。

  我們回到三尊頭上面,用人文解讀的角度去看三尊頭才是正軌。之前一般人的錯誤觀念是把三尊頭這種型態學的東西看成是上帝預先畫好的藍圖。我舉一個例子來講,大家都知道,房子要座北朝南才好,於是大門當然要朝著南邊是比較好的,但是你看看有多少房子的大門不是朝向南邊呢?如果不是朝向南邊的房子,在風水設計的時候,就要在別的地方加強,這樣房子才會住得舒服。再舉一個同類的例子:我們都知道住的房子最好不要西曬,尤其是主臥室最好不要被西曬。但是你看看現在有多少的房子,主臥室在夏天的時候,就好像蒸爐一樣,那就是被曬到了。既然被曬到了,那怎麼辦呢?是不是被西曬的臥室就不存在這個地球上呢?是不是不合理的東西就不可能存在這個世界上呢?答案是:凡存在皆合理。所以,建築師在面對被西曬的房屋的時候,最好在西曬的那一面做好防曬措施,例如沿著牆壁培養很多綠色植物以擋住夏天的下午強烈的日光照耀,或者在牆壁裡面做好隔熱措施,這就是一種『補強』。由此可知,很多做得不好的事情依然會存在這個世界上,因為人類不能被西曬只是從某一種舒適的程度而言,通常我們人類只要身體強壯一點,夏天還是可以忍耐西曬的烈日的,所以設計出被西曬的房屋並不是不合理,而是不合乎一種比較高的標準而已。如果換成原始人,他們皮粗肉厚一些,也許就可以忍耐那種陽光了。重要的是:西曬的陽光並不是直接致命的殺手,所以人類可以培養出強韌的生命力,給他忍過去。

  一般理工科的同學對於型態錯誤的觀念就是認為股市的股價會照著上帝事先規定好的最高理想去進行,殊不知,在我們這一個俗世中,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不是按照最高理想去走的。請注意:最高理想是自然法則,但是人類所能夠忍受的最低限度,也是一種自然法則。於是乎,市場中的股價就開始變化萬端了!這就是因為在最高理想與最低限度之間,有一段很大很大的彈性空間,可以讓我們人類自由發揮,或者是說讓我們人類去忍耐這個限度。股市是屬於俗世的產物,雖然它也要符合上帝所規定的自然法則去運動,但是它畢竟是全體股民眾多心靈合力打造出來的一種產物,所以我們可以說它是俗世的產物,但是在這層俗世的外衣包裝下,卻蘊藏著一顆包含萬物真理的心靈,我們姑且把它稱做股市真理。這個股市真理,如果用機械法去對待的話,做久了以後,操作者本人就可能變成機器人,意思說就是可能變笨。所以我們這裡談到的人文解讀,是針對非機械法的操作者而言。

  股市是變化的,而不是死的。股市變化的法則是依據上帝最初制定的自然法則而來,這一點我希望理工科的學生能夠了解。例如:我們常常在別的技術分析的書上看到一條似是而非的法則『頭部爆大量就是主力出貨的訊號』──這樣的敘述對不對呢?我先直接了當的講答案:主力要在那一個地方出貨,是他家的事情,而不是一定要遵照上帝制定的最高理想去進行,三尊頭有所謂的左肩、頭,以及右肩,那麼他們所說的頭部爆大量,到底是在左肩?還是在中間的那個頭?還是在右肩呢?......這一些在書上,可能都說得不夠明白,我的答案是:它在頭部的任何一個位置出貨都可以!甚至在跌破頸線以後才大量出貨也可以!──我的意思是,請各位注意:所謂的人文解讀,就是依據你自己的分析實力,這個分析實力要落實在你對於股價的千變萬化的走勢,是否能夠提出一套合理而且又實用的解釋。所謂合理,就是說你的分析是接近股市真相的,所謂實用就是說你的分析結果是可以用來賺錢的。

  讓我們做一些實際的練習,第一個問題是:如果是左肩爆大量,你要如何解讀?......
  第二個問題,如果是中間那個頭爆大量,你要如何解讀?......
  第三個問題,如果是右肩爆大量,你要如何解讀?......
  第四個問題,如果是跌破頸線以後才爆大量,你要如何解讀?......
  第五個問題,如果頭部都沒有量,而是在下跌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之後才爆大量,你要如何解讀?......
  第六個問題,如果在頭部沒有爆大量,跌下來以後也一路都沒有量,那麼你要如何解讀?......
 
  這些問題,都可能在股市中發生,請你不要看到這麼多的變化多端的狀況,就感到心慌意亂、手足無措,那就表示你不懂股市的變化本來就是『存在即是合理』,意思就是說事情發生了,就一定有它的道理。我們並不是要去檢視這個現象是否一定合乎最高理想的標準,而是要去思考一下,是什麼樣的力量,使它偏離了最高理想的標準,使它暫時偏離了上帝的旨意去進行他以為是的活動。這些偏離上帝旨意的股市運動,絕大部份將來都會被歸為是短線的躁動,就長久而言,它一定會比較符合大趨勢。越大的趨勢,就越接近上帝原來的旨意,但不一定是符合現在俗世所期望的最高的幸福舒適度。這一點請有心的讀者要記在心中。換言之:股市的進行並非是已經事先規畫一定要朝向人類的終極幸福去進行的股市的方向是否符合人類幸福的標準,要看人類自己的努力,而非上帝的旨意。如果人類肯努力,肯變得更有智慧,那麼上帝一定會讓股市上漲,這就是符合自然法則的因果關係,肯努力耕耘,就會有好報。

  以上所提出的六個問題,就是訓練大家朝向人文解讀的方向邁進,希望大家在思考的過程中,分析的能力能夠逐漸進步。所謂的技術分析,分析這二個字,就是思考的力量的提升,希望大家不要辜負了自己。

  至於那六個問題的答案,等大家思考過了以後,改天由我來寫文章回答,今天先談到這裡。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0.21 上午10:55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