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5.08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7.22(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7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22()下午2:30~6:00

2017.7.29()下午2:30~6:00

2017.8.05()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0月20日 星期二

王力群談三尊頭的左肩


*王力群談左肩

  股價上攻到一個時期之後,如果暫時接不上力,就會發生所謂的『整理』現象。什麼叫做股價整理呢?就是股價走不出一個大方向,困在一個小區域,就好像困在一個房間一樣,頂多是上上下下地跳動,而無法順利展開一段大開大闊的趨勢。換句話說:股價黏在那邊,就像一團糯米飯,我們就把它叫做盤頭。

  嚴格講起來,三尊頭原來的意思是有三個頭,也就是有三個飯糰,但是現在比較流行的說法是:把第一個飯糰叫做左肩,第二個飯糰叫做頭,第三個飯糰叫做右肩。嚴格講起來左肩就是第一個頭,那麼右肩就是第三個頭了。

  談到這裡,讀者可能會問一個問題:股價在整理的時候,一定會成為三尊頭的型態嗎?──這個問題如果反過去想的話,那就是:所有的整理型態都將會成為三個糯米糰。──讀者看到這樣的陳述的時候,通常第一個反應就是感覺不對勁,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股市大大小小的波浪就不會那麼複雜了。所以在股市中,整理的型態可能是一個糯米糰(尖頭反轉),也可能是兩個糯米糰(M頭),也有可能是三個糯米糰(三尊頭)。換言之:型態的飄忽不定,是他的主要特徵。這就好像地球上有很多人,但是每個人都長得不太一樣。相同的道理,整理的型態也是有許多種,在整理的時候,我們很難知道將來一共會有幾個飯糰;飯糰有大有小,小飯糰很容易引起我們的疏忽,造成我們的誤判。

  我以前剛開始學習型態學的時候,那時候我只會平均線跟型態而已;其他像是K線,我只會最簡單的K線;量的解讀更是只有基本的認識而已。但那段時間卻是我精力最旺盛的時候,我跟一般股市新手一樣,喜歡去把複雜的股市想像地很簡單,我那時很天真地認為:市場的走勢就只有兩種,一種就是『整理』,另外一種就是不整理,繼續往前走,或是往下掉。我認為我這個想法太棒了!就好像是一個人走路一樣,要不然就走,要不然就不走,就是這麼簡單,一點都不囉嗦。然後,我就得到了一個自以為很棒的操作想法,那就是:只要我發現股價要整理了,那我就找機會或是趕快把手上的股票給賣掉,等待整理完畢;如果整理結束之後它是往上攻,那我就再把股票買回來;如果整理完之後,它是往下跌,那我就可以回家睡覺或是做放空的動作。──在這麼棒的想法指引之下,我的功課就變得很簡單,那就是『愈早發現它要整理了』就愈好,所以我的盤算很簡單,就是一旦我發現股市要做左肩了,那麼我就趁左肩即將結束或者是從C點快速彎下來的時候,趕快把股票賣掉就好。甚至我還自己設定了一條規則,那就是當我發現CD波段即將結束的時候,也就是左肩的拉回快要結束的時候,可以做一次搶反彈的買進動作,因為只要這個整理段不是尖頭反轉,那麼它將來都會往上拉第二次,也就是各位在附圖裡面看到的DE波段。──這種想法讓我在將近二十年前的台股市場,打了不少的勝仗,因為那個時候台股的人氣還旺,整理型態都做得蠻標準的,套句現在術語來講,就是那種時代的案例都很經典。既然比較標準,也就好像比較好做,所以才讓那時候經驗尚淺的我感覺到有了一種輝煌的成就感。

  我上面那一段所講的做法對不對呢?……其實那是另外一個故事,我待會兒再講。我現在要講的是:股價在上攻一段以後,因為接力不繼而產生裹足不前的現象,這個裹足不前的現象到底是三尊頭的左肩,還是它本身就是尖頭反轉的那一個頭呢?又或者它可能是雙頭型態的左邊的那一個頭?……其實答案我們都不知道。對於新手而言,我們最好先培養一點點基本的看盤能力,就是在它股價黏成一團的時候,去感覺一下它是否是在盤左肩。──但是這樣子的方法,其實已經落入預測法的範圍裡面了。我的意思是說:型態學也有所謂的機械法與預測法,如果你使用的是預測法,那就表示你的功力很高,於是乎你當然有這個資格,在型態還沒有做完的時候,就預先出手了,如此一來,如果你提早看出來現在這個位置我們將來會把它叫做左肩,意思就是說這個整理段不但會失敗而變成頭部,而且還會變成三尊頭,再加上聰明的你已經預料到現在就是在做左肩──在這樣連環預測正確的牽引之下,你可能會從心裡湧現一股強大的英雄氣概,認為這裡就是我大顯神功的所在了!於是你就可以趁著在做左肩的時候,儘量在第一個高點C的附近,賣出持股;錢多一點的人,還可以在C點做第一次的放空,放空之後它會掉到D點,於是左肩就跑出來了,然後股價再度上攻拉到E點做頭,此時你可以做第二次的放空,然後它再跌到F點,F點附近應該有一條頸線通過,然後再做最後的拉高動作,這就是市場俗稱的『邪惡的第五波』,在附圖上就是線段FG,G也就是右肩的最高點,此時你可以做第三次的放空,然後就悠哉悠哉地等著它掉下來破頸線了──這樣子的操作方式,我們就把它叫做利用型態學來做預測。它是屬於預測法,而且在左肩成型之前,它就已經開始預測了,我們把這種人叫做『神人』。意思就是說:他太厲害了!厲害到我們無法想像的地步。如果這位先生在每一個整理段都可以預測得如此準確,那他就是五百年來第一人。雖然我看過的操盤手不多,但是我送給他的匾額上面一定會這樣寫。

  其實型態學也可以做機械法,那要怎麼做呢?很簡單,就是等它右肩做完以後跌破頸線的時候,我們再來賣股票或者是放空。換句話說:我們要從左肩等到右肩,有時候這個過程一做就是好幾個月,所以我們要等很久;什麼叫做等很久呢?意思就是說在BCDEFGH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它在幹什麼,只知道它在整理,至於整理將來會成功還是失敗呢?我們謙虛的自稱:不知道。於是我們在這種謙卑的態度之下很卑微的過生活,在橫向整理的這一段狗臉的歲月中,別人問我現在大盤是不是在盤頭?我說不知道;別人問我說:大盤是不是在做上攻之前的整理,也就是腰部?我說我也不知道。總而言之,因為小孩還沒有長大成人,所以我不知道他將來會走那一條路;雖然我天天跟他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但是我還是不知道他將來會成為一個很有為的青年,還是會墮落到黑社會裡面去……這些我都不知道。雖然我跟他很熟,但卻很像只是表面熟,他心裡面在想什麼、懷著什麼鬼胎,我可能真的都不知道。然後我就這樣渾渾噩噩、糊里糊塗的走過這段橫盤的歲月,等到股價跌破H點的那一天,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小孩已經學壞了,它的未來即將下跌,而且可能跌得不輕喔。──這就是機械法!

  ◎

  在最近一、二年,我發現許多投資人有一種很奇怪的觀念,他們會非常主觀的認為:股市在冥冥之中一定會照著上帝給予的那張藍圖去發展。而那些所謂的贏家,就是已經在別的地方學會的那種藍圖的設計方法,知道了它的結構,於是乎他們就可以照著那個結構操作下去。這就好像蓋房子,基本上台灣建築物的設計藍圖,以大廈公寓來講都不會有太大的差別,那裡該開大門、那裡該開窗戶、那裡該有柱子、柱子裡的鋼筋是怎樣排放的……這些設計觀念大概都差不多。於是只要我們進了建築系,熟讀建築法規,也學會了怎樣畫設計圖,那麼,我們就可以成為一個建築師了。──那些投資人會把這樣的邏輯原封不動地搬到股市裡面來,他們認為所謂的型態學,就是一個箱子裡裝著很多設計藍圖,有的圖叫做尖頭反轉,有的圖叫做M頭,有的圖叫做三尊頭,有的圖叫做W底,有的圖叫做收斂三角型整理段……只是這些圖都藏在一個盒子裡,所以一般人看不到也摸不著。這個盒子就叫做秘笈保存處,一張一張畫著各種型態的圖,就是股市賺錢的秘笈。贏家都有這個盒子,有的是靠自己單獨領悟出來的,有的是靠師徒傳承繳學費學來的,不管怎樣,這些贏家的盒子裡面的藍圖都應該差不多;就好像台灣很多大學裡面都有建築系,但是每個建築系所教的大概都是大同小異,只要我們考得取建築系,順利把它唸完,我們就具有建築師的基本條件了。同樣的道理,型態學的股市秘笈也都長得應該都差不多,所以我們花錢繳了學費,或是到書店買了型態學的書看完以後,我們就應該知道了盒子裡的設計藍圖,於是乎我們就可以利用藍圖去了解股市的設計,於是乎當怪手還在挖泥巴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他在挖地基了……這不就是一種預先知曉的能力嗎?……因為我們是建築師或是股市贏家,所以我們看到吊車運鋼筋來的時候,我們就知道那些鋼筋是要準備舖地板還是要做柱子,這種預測能力就是一種專業能力,一般人看不懂,但是我們看得懂。於是乎,他們可能在B點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接下去的這段時間要做三尊頭了,什麼叫做三尊頭呢?於是他們就把上帝繪製的藍圖拿出來看,發現三尊頭就是上下上下上下連續三個漲跌的循環,於是他們就可以準備在C點賣出兼放空,D點回補兼搶反彈,E點再度賣出以及再度放空……這個操作計劃就是依據上帝的藍圖而來的,當然那些人也可能這樣設計:在C點全部賣光,然後在CEG三個地方全力放空,然後就跟老太爺一樣坐在家裡等它下跌。換句話說,有了藍圖以後,每一個點位是漲是跌都清清楚楚,於是操作者就可以依照藍圖去制定自己的操作計劃了。藍圖每個人都差不多,但是操作計劃每個人都不一樣。──以上這一段敘述,就是我最近兩年(20142015年)發現在投資人身上所具有的一種普遍的錯誤的觀念。

  這裡要順便講述一種情況,就是那些投資人認為他們只要經過一般的學習階段,就可以像建築系的學生那樣拿到盒子裡的藍圖了。這些所謂的秘笈,其實也沒有太多的了不起,就好像建築系裡面教的專門知識一樣,關鍵在於我想不想去唸建築系,而不是我有沒有能力考得上建築系。大多數人沒有去唸建築系是因為志願性向的關係,那麼大多數的人不曉得去向贏家學習股市秘笈,放著錢不去賺,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那是因為一般人民智未開,只曉得利用自己的工作賺錢,而不曉得利用股市賺錢,所以他們沒有學習股市專門知識,當然也就不會去找贏家老師去學秘笈了。只有他們那些聰明的投資人,因為走在時代的前面,所以知道除了本業之外,還有一種副業是可以增加很多收入的,那個『副業』就是股市操作。於是乎,那一些股市贏家應該都在家裡面感嘆,他們的學生不夠多,所以只要我們抱著學費登門討教,他們當然很樂意的把秘笈交給我們。這就好像唸大學一樣,只要我們肯用功,就可以順利畢業,頂多只是成績分數高低而已,第一名可能考了個98分,而我可能只有62分低空掠過,所以考高分的那位同學將來工作的薪水賺得比較多,而我就賺得比較少。──以上所說的這種思考邏輯他們依舊會原封不動的搬到股市中,認為股市的贏家很多,藍圖也沒有那麼困難,頂多跟建築專業知識一樣,只要肯學習,每個人所得到的專業知識都不會差太多,因為這些藍圖都是上帝畫的,出自同一個神,所以都一樣。

  以上兩段講的這種觀念,如果嚴格來講,是完全錯誤的!首先,上帝藏在秘笈裡面的藍圖,其實並不是藍圖,而是大量的設計概念例如說:一棟房屋的大門要往那個方向開,窗戶要怎麼開,鋼筋的彈性跟硬度怎樣才算及格……這些都是設計的觀念,至於這棟房屋要蓋多大?有幾個房間?有幾個停車位?廚房是不是開放式空間?冷氣是不是中央空調?……這些細部的藍圖設計,在那個秘笈盒子裡面是沒有的,它頂多只有一張範例的樣本,告訴我們這個樣本可以拿去當參考,也許這個樣本是新光三越大樓的施工圖,但我們每一個人家裡住的房子會跟新光大樓差多少呢?我相信是會差很多的!

  上帝裝在盒子裡的是一堆活的觀念,而不是一疊按圖施工的藍圖。這兩年來我接觸很多人,都把秘笈裡面想成是死的東西,就好像是微積分公式那樣,只要把公式套進來,就會得到對的答案;同樣的道理,他們誤認為把藍圖套進來之後,就可以知道股市下一步會往那裡走。殊不知你看到的藍圖只是眾多變化中的其中一張而已依照原始的眾多的設計理念,可以畫出許多施工藍圖,有三個頭的,也有二個頭跟一個頭的,也有沒有頭而走水平一直線的。如果我們無法預測未來的型態,就只好等型態做完以後,看到它往那個方向突破再做跟進。這就是機械法。

  今天這篇文章講的重點我們把它整理一下:在左肩賣的人大概用的都是預測法,賣在右肩跌破頸線的人,大概用的都是機械法

  機械法的人要等待頭部的完成,嚴格講起來那個時候還不知道是不是頭部,也許是腰部也說不定啊;而這段漫長的時間不管漫不漫長,其實都很難熬,有的人甚至度日如年,所以規規矩矩等到右肩做完再跌破頸線的人實在是不多啊。

  另外一個重要的觀念是:上帝只給了我們數學公式以及人文概念,至於房子要怎麼蓋,或是股市要怎麼樣走,那是我們人類的事,請你不要把它想成上帝已經預先畫好路徑,等著我們去走──姑且不論這種觀念是對還是錯,我都要明確告訴大家:如果你在股市中過度地相信一切的運動軌道都已經事先安排好,有條有理;既然是有條有理,那麼我們人類就可以預測成功──這種想法經過我二十多年的市場觀察,已經看到過太多的操作者被這想法給害死了,我希望我們任何的一位讀者不要成為其中之一才好。

  簡單的來講:賣在愈左邊,就愈可能是高手,預測法就愈厲害;賣在右邊,就愈是新手或傻瓜,明哲自保的方法,古板又保守又費體力,不能自由揮灑,所以常常被人嫌動作慢,動作也就愈機械。

  但是不論是機械或是預測,我們都先假設這個整理段是頭部而不是上攻過程半途中的腰部,如此一來,不論是賣在左肩或是右肩,基本上賣得都對!只是一個賣得早,一個賣得晚;一個因為賣得早而多賺一點,另外一個因為賣得晚而少賺一些或者少賺很多。

  本篇文章點出一個型態學的大問題,那就是股市型態是變化的,而不是固定的。那麼它是怎樣變化?更重要的問題是:我們要怎樣才跟得上型態變化發展的腳步?……這是一個哲學史上的超級大問題,我們明天再講。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0.20 上午10:49,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