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8.1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10.21(六)開課!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王力群10月必修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10.21()下午2:30~6:00

2017.10.28()下午2:30~6:00

2017.11.04()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王力群7月期指班"現場課程暫定(時段還可以再喬)~

2017.7.15()下午2:30~6:00

2017.8.12()下午2:30~6:00

2017.8.19()下午2:30~6:00

本期現場班共3堂課

舊生想要免費旁聽的請快申請!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報名人數有夠就開!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王力群談壓力線

*王力群談壓力線 

  頭部是怎麼形成的呢?是因為股市的潛在動能已經逐漸衰竭,沒有多餘的力氣繼續往上攻,只有剩下的一些殘餘力氣而已;這一點殘餘的力氣只能夠提供股價停留在原地,不要跌下來就好,至於進一步往上繼續漲價,那就沒有多餘的力氣了;但是此時這種動能逐漸衰退的現象還沒有被一般人所發覺,所以大家仍然在追買,也就是俗稱的追高,但是那時候還不曉得這裡就是高點,於是買歸買,買完之後股價無法進一步上攻,就只好在一個區塊裡面打轉,我們把這個區塊就叫做震盪區域,後來有人取名就叫做『震盪箱』,意思就是說股價困在這個箱子裡面裹足不前;時間久了以後,就可以看到股價漸漸的往右邊拖,形成一個團塊,如果將來真的力道接不上掉下來,這個團塊我們就叫做『頭』。 

  頭部形成之後,就會有很多投資人說他被套牢了,如果頭部的成交量很大,那就表示被套牢的金額很大;如果融資餘額在頭部的時候達到一個新高的水準,依照過去台股的慣例,融資餘額大部份是散戶在使用的,所以頭部的融資餘額愈高,也就表示被套牢的散戶愈多。被套牢之後,這些部份,或者叫做籌碼,就形成一股『壓力』,壓力的意思就是說:將來在反彈或者是回升的時候,碰到這一些壓力,上攻的姿態就會產生阻礙,或者直接把你打下去,打落凡塵。 

  以頭部來講,它的壓力帶主要集中在三個地方:
    第一個地方就是:頭部最高點的那一塊區域,可能只有一天,可能有二、三天;
    第二個地方是:頸線所在的位置;
    第三個地方是:這塊頭部裡面成交量最大的那幾天。

    這三塊區域都叫做壓力帶,有人嫌帶狀區域稍微廣泛了一點,所以在技術分析中很多人都把壓力帶簡化為『壓力線』。如果把壓力帶改為壓力線,意思就是說把一塊平面的區域縮減為一條線,一條線就只有一個價格了,這樣看起來比較簡單分明。那麼,頭部的主要三條壓力線分別是:一、頭部最高點;二、頸線;三、成交量最大的那一天的當時最高點或是當日最低點(如果當日是長黑,則有人取其中間為壓力線)。 

  頭部做完以後,股價跌破頸線往下跌,跌個一段時間之後,它可能會有反彈,這個時候,我們不知道它到底是正式的回升還是反彈,所以我們為了方便起見,暫時都把這一些上漲叫做反彈好了──反彈如果失敗,將來就會繼續破底往下跌,此時,反彈的高點又變成了一條壓力線,如果反彈的時間夠久,它可能會成為一個橫盤震盪整理波,那麼,這個橫盤整理波也可以畫出一個震盪箱,震盪箱的高點是壓力線,也就是反彈的高點;震盪箱的下緣也是壓力線,也就是這一波橫盤整理的底線,於是每一個反彈整理段大概有二條壓力線,一個是震盪箱的上緣,另一個是震盪箱的下緣。 

  如果跌勢還沒有跌完,盤勢將繼續下探,下探又經過了一段時間,又會產生反彈......如果跌勢很漫長,那麼它一路往下所產生的壓力線就愈多。 

  現在問題來了,到底這一些壓力線對我們將來的反彈或是正式回升所形成的威脅有多強呢?換言之:到底這一些沿路下跌造成的壓力能不能擋得住將來的漲勢呢?──這個問題,我先請大家閉起眼睛,凝聚神氣,心平氣和想個一分鐘,於是我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了解:假如這些壓力線真的是永恆不滅的金剛關卡,那麼將來市場回升就再也不能夠創新高了,於是乎這個市場就走入死空頭,遲早它有一天會跌到零點,意思就是說加權指數會變成0.000X,因為所有的關卡都無法再克服,新的關卡又不斷的產生,舊關卡在新關卡之上,新關卡又在現在的股價指數之上,於是股價永無翻身之日,這個市場就死掉了。由此可知,壓力線關卡的存在並非永恆的!──結論就是這麼簡單。 

  當我們在看股價線路圖的時候,面對壓力線,我們可以做這樣的思考,以便了解將來的漲勢可能會遇到什麼樣的阻力。 

  一、各條壓力線在技術分析上面所代表的力量強弱。例如:成交量愈大,套牢金額愈大,就表示這條壓力線勝出,意思就是說這條壓力線的阻力比較強。 

  二、用籌碼分析去尋找各個壓力區中,是那一塊被套牢的大戶人口最多,愈多大戶被套牢,暫時不管金額,大戶都可能在那個點位倒貨,於是形成壓力。 

  三、當中這波上漲的力量有多強?依據前面二條同樣的道理,可以用成交量當成是衡量力道強弱的一個參數。 

  四、當下這波反彈力道的強弱也可以用季節性來判斷,例如:秋天以後的季節所產生的反彈,會比較強勁。 

  五、除了技術面以外,當下的基本面以及各種新聞消息,對於此波上漲所產生的影響,也可能是負面的,也就是說:基本面的利空消息也會產生阻力;這個阻力可以跟之前的套牢壓力線做結合,形成更強大的力量。 

  由以上的思考,讀者可以發現:壓力線的強弱,只是整個大局中的一環而已。還有其它很多的因素會影響我們的漲勢。換言之:阻力並非只單純來自頭部或反彈段的壓力線,還有其它很多因素也可以形成阻力。 
   
  既然上漲的阻力是來自很多的因素,那麼一般的分析者確實很難分析出那一條壓力線會比較強。如果能夠曉得那一條壓力線比較強,那麼反彈到那個地方就應該終止了──這種思想非常簡單,乍聽之下似乎好像也很正確,但是實行起來,卻有相當大的困難!──其原因就在於:壓力並非只單純來自於某條壓力線,還有其它非常多的因素也會構成壓力,讓我們的漲勢漲不上去。 
   
  能夠把我們的漲勢打下來,必然有一股壓力的存在,於是乎很多朋友在技術分析中去尋找這個壓力,找到了以後就把它叫做壓力帶,或者是壓力線,然後顧名思義,壓力線就代表就壓力,似乎就暗示著股價如果愈到壓力線就會受到挫折──這個道理乍聽之下好像是對的......我請讀者閉上眼睛思考一個小時,或者是一天、一個月都沒有關係,請你盡量想辦法把這個答案給想出來。 

  以我當例子好了,我最胖的時候達到九十六公斤九十六公斤算不算重呢?我覺得真的是有點份量啊!然後假設我站在大馬路,一輛貨櫃車朝我衝過來,那麼,貨櫃車司機在撞到我的時候,他會不會感覺有點阻力呢?......同樣的道理,如果是一輛坦克車向我壓過來,坦克車的駕駛在把九十六公斤的肥肉撞倒之後,輾成肉泥的時候,此時他會不會感覺有阻力呢? 

  我相信聰明的讀者都會了解這個答案應該是什麼。答案是:如果雙方質量相差太大,那麼質量愈大的一方,他的感覺神經就很難感覺出他『撞到』了什麼東西。同樣的道理,在股市中,如果上漲的力道相當強勁,那麼,恐怕就算是有點強度的壓力線也沒有辦法擋得住那一股新鮮充沛的上漲活力了。 

  所以我們在股市中有幾句俗話:『上漲時,壓力不是壓力;下跌時,支撐不是支撐。』──這幾句話的意思就是告訴我們:當力量很大的時候,一切阻礙都可以輕輕鬆鬆的輾過去,不把它當做一回事,就算他自認為很有實力,在坦克車的眼中只不過是一堆稍微肥一點的肉而已,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所以,有些壓力線在漲勢強勁的大多頭波浪中,只是螳臂擋車,用肉身去擋坦克車,怎麼會成功呢。 

  由此可知,散戶認為壓力線就必定會產生壓力,這個觀念表面上好像對,但是有些壓力是肉眼無法明顯看見的,它可能會在當天的盤勢中就產生壓力,然後股價被打回來,接著卻在中午的時候把主力化解完畢,於是在下午一點多的時候,又重新漲了上去,甚至還創新高!──這個就是因為漲勢強勁,所以阻力線(壓力線)所造成的破壞就在盤中被化解掉了,如果你只看收盤線,就看不太出來了。 

  總之:我們得到一個很重要的結論,形成阻力的因素很多,有技術面,也有基本面,也有籌碼面......阻力線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換句話說:『阻力家族』的成員很多,有基本面的利空消息,也有其它各方面的空方勢力,『阻力線』只是家族其中一員而已。 

   凡所有相,皆非永恆

  在這裡,我們碰到一個技術分析的問題,就是:同樣都是『線』,為什麼壓力線就只能成為一種參考指標,而不能夠像平均線那樣在技術分析中占了那麼重要的地位呢?──這個問題問得真好,技術分析有一大部份叫做圖形分析,所謂圖形有○○、有XX、有方塊、有直線、也有彎彎曲曲的線、三角形、正三角形、不等腰三角形......各種不一樣的線條,形成各種不同的圖案。我想說的重點是:不要因為線段都長得一樣,就以為他們是一樣的!──在技術分析中,趨勢線比壓力線要來得重要。為什麼呢?有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壓力線通常是代表某一個區塊所形成的壓力,但是趨勢線往往是代表一種長時間所形成的壓力或者是阻力。所以趨勢線比壓力線或是阻力線來得有效。但是這個有效只是平均有效而已,這是什麼意思呢?我的意思是:在分析壓力跟支撐的時候,各種條件都要考慮,但有些條件會勝出。換言之,壓力線有時候也會勝出啊!讀者不要看到我剛才貶低了壓力線的重要戰略意義,就以為壓力線是扶不起的阿斗了──千萬不能這樣想,在綜合分析之後,有些壓力線還是可能會勝出的! 

  上漲的時候,碰到壓力線,會被打回來,只是打回來的多少而已,有的甚至少到我們幾乎看不出來(在盤中就被化解掉了),注意,如果被打回來以後,跌破了某條上升趨勢線,不論這條趨勢線是你用直尺畫的直線,還是某條帶點弧度的平均線,那你就要知道它已經摔破了某種趨勢──這樣的狀況是比較糟糕的!換言之:我們又得到了一個新的觀念:重點不是遇到壓力線會受到挫折,而是受到挫折太多就可能會跌破某條重要的上升趨勢線! 

  同樣都是直線,但是在我的眼中,上升趨勢線或是下降趨勢線,比壓力線或阻力線要重要多了。愈是長期、時間愈久、線段愈長,趨勢線的重要性就愈來愈明顯高過只有地域觀念的壓力帶或支撐帶。以下就用2015年最高點10014的例子來說明我這種想法:100142015年的最高點,在那個時候的成交量也是蠻大的,也有很多人被套牢,於是在那個地方形成壓力帶;假設將來有一天,我們台灣股市能夠重新漲回一萬點之上,那麼在10014的地方『勢必』會遭遇到挫折,我可以考慮在10014那個地方做一些短空單,但是沒有進一步的更好的理由之前,在10014附近佈署的空單我不會給它做長空單。那麼,我什麼時候才會把股票賣出呢?假如將來這一個上漲的波段我有順利的介入,然後抱到一萬點以上,那麼我要什麼時候賣出呢?如果是以前那一種壓力線的通俗觀念,很多人就會選擇在10014碰到的時候就賣掉,但是按照我個人的研究結論,賣點不是在壓力線10014那裡,而是在跌破我的趨勢線以後!至於這條趨勢線要畫直的軌道線還是用平均線?或者是用其它的方法,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看似一樣,其實大不同


  用人文思考的角度去想想:同樣都是直線,趨勢線卻跟阻力線有非常不一樣的意義。嚴格講起來『上升趨勢線』跟『上方的壓力線』有不一樣的意義。我在碰到壓力線的時候,原則上只做短空,而且是金融性衍生性商品的短空,並不是股票的短空,如果它真的被打回來,那麼要等到波段反彈的上升趨勢線被跌破以後,我才會考慮賣出持股。我認為:『連續的趨勢』比『局部的地方勢力(團塊)』要來得重要。 

  同樣都是直線或是圖案,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呢?其實這也沒有什麼了不起,拿我們男人來講吧,割掉你屁股上一塊肉,跟割掉你某個重要部位的一塊肉,意義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聽不懂這個笑話我也沒辦法)天底下就是有很多事情或是物體,看起來長得一樣,但是因為它的形成方式與所在位置不同,所以它的重要性也不同,有時候甚至會差得非常多。 

  我為什麼如此重視趨勢線呢?天底下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能夠憑著一時的狀況變化就要改變全盤計劃的。例如人類的婚姻,能不能因為雙方已經沒有愛情了,就申請離婚呢?從情理上去想,這似乎是可以的,但是實際執行起來有困難,為什麼呢?因為愛情是一種非常抽象的東西,你說沒有、但是我說我有;我說愛已逝,但你認為情還在,真是雙方各執一辭、混淆不清了。所以,在法律上,如果訴請離婚的話,一定要有一些『證據』,然後才能夠申請離婚。如果沒有證據,那麼就要雙方都同意簽字才算。很多很多的夫妻,表面上還好,其實貌合神離,多多少少都會有點磨擦,但是沒有跌破雙方共同認知的那條底線!那條底線就是婚姻的上升趨勢線。如果跌破那條趨勢線,例如說:有外遇,或是有一方做了道德上罪大惡極的事,破了那一條底線,貫穿了上升趨勢線,於是乎這個婚姻在法律上就可以申請終結了。 

  同樣的道理,股票在上升的時候,阻力線很可能只是一時之間的爭吵,即使是大吵,也不一定會造成分手。什麼時候要分手呢?就是跌破我的上升趨勢線,我就認為這個趨勢已經不值得我留戀了。換言之:遇到阻力被敲擊是『因』,被阻力打回來破掉上升趨勢線是『果』。在技術分析的原則中,我們是用『果』來操作的,而不是像基本分析派那樣子把『因』的分析看成是主要的功課。 

~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0.30 早上10:58 於台灣.新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