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班公告~~2017.03.03更新

1.~~~公告:【必修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3.18(六)進度3-1堂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公告:【台期指當沖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1.21(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3.~~~公告:【期指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4(六)進度2-2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4.~~~公告:【股票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開課日期未定。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5.~~~公告:【投機股短線班

A:函授課程以錄影教學為主,隨歡迎報名

B:板橋教室現場講座~2017.02.11(六)進度3-1現場班也隨時歡迎報名,因為要先拿預習教材,再等現場班開課。

報名資格:需學過必修班.

有意參加者請寫信給我索取進一步的報名資料randyw@seed.net.tw感恩! ^ ^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如何分辨一本書的好壞?

如何分辨一本書的好壞?

  在我的教學生涯中,不斷地有很多同學問我,請我幫他們推薦好的股票書,甚至還有人問我:要跟隨那一個老師學股票最好?……其實這些問題都不單純,如果要講清楚的話,恐怕要花費很長的篇幅,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一直沒有把它寫出來的原因。

  為了方便起見,我先講答案,我們這輩子會遇到很多的好書、不是很好的書,以及壞書,還有摻了毒的書;我們也會碰到很多老師,有好有壞,有的毒多一點,有的毒少一點。分辨這些並不是完全依賴我們今生的智慧,而是仰賴我們累世的修行

  通常一個人之所以會去看書,就是因為他所學的不夠,感覺有所欠缺,換言之:就是智慧不夠。一個智慧不夠的人,你叫他怎麼去分辨一本書的好壞呢?同樣的道理,一個沒有股市經驗的投資人,你叫他如何去分辨一個老師的好壞呢?──由此可知,能夠促進我們親近好的,遠離壞的,這樣的因素絕對不是單純的只靠智慧,而是『因緣』。

  我的意思很簡單:如果你前輩子智慧修得不夠,那麼就算這輩子碰到了好老師,也會因為你的慧根太淺而當面錯過,這個時候,就要依靠你過去的善行來幫助你跟明師之間拉近距離。所以,如果你前輩子沒有做過什麼好事跟有智慧的人沒有結過什麼善緣,那麼這一輩子當然也就跟明師沒有緣份。

  另外一種人,雖然沒有太多的智慧,但是他有善根,過去做了一些好事、跟有智慧的人結下了緣份,所以到了這一輩子,自然就有那個因緣去再認識明師了。在我們的班上,這種同學其實蠻多的,因為不可能每一個留在我們班上的同學都是智慧高超,聰明伶俐,智商一八零的,那麼他們是怎麼樣曉得王老師是一個值得他們留下來的好老師呢?答案就是我們之間的因緣。以前有那個善緣,現在就會結那個善果。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並不需要非常高深的學問也可以懂的。

  還有一種學生,非常聰明,但是跟我的緣份不夠,所以他們在班上待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因為緣份盡了而離開。留下來的就是可惜與嘆惜。這一類的同學往往非常聰明,也在某一種程度上認為王老師是一個好老師,但是他們自認為自己的智慧高超、志向遠大,所以應該出去闖盪,見識更大的格局,認識更多的英雄好漢,進而接觸到他們在老王班學習不到的真理──對於這樣的同學,我只有拱一拱手,說一聲:『高山流水,此去漫長,望君自重,後會無期。』

  面對一本書跟面對一個老師是同樣的道理,你要分辨他的好壞,就要有那個智慧。但偏偏智慧又是從老師那裡學來的,那麼,對於新生而言,因為看錯書或者跟錯老師所引發的中毒現象,就勢不可免了。我自己在求學的路途上,遇到過許多關愛過我的老師,但是那個時候我年紀都還太小,他們對我只有某種啟發的作用,但卻都無法待在我身邊。所以嚴格講起來,對我的思想教育影響最深的,其實是我的父母。他們二位除了說過的話之外,還有所謂的『身教』。我會把他們二位做過的事情記在腦海中,即使過了許多年之後,我都會想起他們做過的那些事情,然後再深入思考其中的意義;很多事情因為發生的時候,我年紀太小,所以當時不能體會,要等到很多年之後,才恍然大悟。

  所以一個真正的教育,必須言教與身教雙管其下。如果有言教而無身教,按照我個人的觀察經驗,這樣的學習效果會非常低落,甚至完全沒有效果。如果有身教而無言教,那就要仰賴當事者的慧根去慢慢領悟了。而啟發這個慧根,就是一件極重要的教育工作,這就是中國禪宗的教育精神--從實際的行為中去體悟真理(而非從言語文字中領悟大道)。

  ◎

  現在市面上的書,不論是股票書還是歷史書、文學書,其中含有思想毒素的,都非常非常的多,這一點跟理工科是大不相同的,因為理工科有一個很明確的現代科學系統,而人文科則缺乏明確的系統(佛法除外)。我們面臨到的困擾之一是:有些股票書它裡面講的道理大部份都對,只有少部份是錯的,那麼這一本書值不值得去讀呢?……如果你讀了,雖然學習到了一些有用的知識,但是你也連帶地把那一小塊毒也給吞下去了。這就跟我們去吃酒席一樣,一桌酒席十道菜,如果其中九道菜都健康美味,只有一道菜有毒(當然你不知道是那一道菜有毒),那麼這一桌酒席我們到底要不要吃呢?

在我的讀書經驗中,如果一鍋飯,大致上看起來是一鍋飯,只有少許的老鼠屎,那我可以容許自己把老鼠屎挖掉以後,再來吃白飯。甚至有的時候,我的肚子非常餓,求知若渴,但是智慧又沒有那麼成熟,以致於沒有發現這鍋飯裡有老鼠屎,結果我當然還是把這一鍋飯吃了,然後消化不掉的老鼠屎留在我體內,讓我慢性中毒。通常是過了許多年以後,等到我的人生歷練增加了,智慧成長了,思想瓶頸突破了,這個時候我才有能力,去發掘自己思想裡面的毒素,然後把它挖出來丟棄。這種反省功夫,從我青少年時代一直進行到現在。如果我現在的年紀還不算太老的話,表示我的反省做的也不算太晚。所以我希望各位年輕的同學,首先要學習自我反省的精神,有了那個覺悟之後,往後讀書做事就方便多了。就算不做事,觀察事情也會清楚多了。


關於股票書的推薦名單,我以前已經寫過很多次了。大致上而言,一些有口碑的經典名著大部份都是老書了,但是很多同學不喜歡看老書,這我就沒辦法了。台灣作者寫的股票書,品質更加參差不齊,頂多就是毒少一點叫做好書而已。如果光憑看書就可以成為股市贏家,那也就不需要王力群的存在了。在社會中求生存發展,大家都知道除了書本的知識以外,實際的打拼經驗也是很重要的,但是在股市中,許多人卻輕視實際的經驗,認為只要有完美的理論公式,就可以成為贏家了──這種想法很天真,也很可憐。有沒有人可以單憑看書、在沒有老師的指點下成為長長久久的贏家呢?我的答案是:有的。但是先決條件是:那個人必定是品德崇高、心地寬厚、絕頂聰明、祖宗庇蔭、鬼神保佑,再加上運氣好。也就是善根、信根、慧根,三根俱全,德行圓滿,自然能夠憑一己之力晉升贏家殿堂。

  ◎  

  其次談到股票書以外的書籍,像是歷史書與文學書,我的感觸就更深了。很多同學上了課以後,受到我的影響,開始想看一點課外書了,但是當他們問我要看什麼書入門比較好的時候,我卻往往一時之間答不上來。這其中的原因在於:我們缺乏很通俗的好書,也就是說:我們缺乏很好的入門書。像我自己看書,雖然有經過選擇,但基本上難免還是會看到一些有毒的渣子,尤其是中國書,即使是超級經典,但是只要你把觀察的角度換一換,也許一本好書就變成壞書了;或是換了角度之後才發現,它的系統並不完整

  今天限於篇幅,我不詳細討論如何去閱讀一本書,而想直接跟各位講的是:與其現在急著去分辨一本書的好壞,倒不如趕快加強自己的知識能力,知識強固了以後,自然對於毒素的免疫力愈高,這樣子即使讀得多,傷害也會減輕。一般人因為找不到好的老師,所以他獲取知識的來源只有一種管道,就是傳播媒體,而現在在我們班上求學的各位同學,你們既然已經有了教材的輔助,那就不妨先從課堂的教材下手,如此方是捷徑,因為你們比別人多了一個老師,所以才佔到這個便宜。更何況現在班上的課程種類是很多的,其實就是為了培養各位的知識能力以及辨別好壞的眼光。至於不是我們班上的同學,如果還有這方面的問題,那就只能自己努力充實德行,這就是所謂的「自求多福」,種下善因,然後等待善緣成熟、開花結果了。

  順便要提醒大家的是:有太多的同學對於聲音非常不敏感一定要寫成白紙黑字他才有感覺,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相同的教材,如果把它拿到課堂上去講,變成了聲音,大家就很容易左耳進右耳出,把它看成一陣風飄過而已。但是如果變成白紙黑字的文章,或是寫在部落格上面,甚至寫了書印刷出版,這樣子的話,大家有事沒事就可以拿出來多看幾遍,也沒有限定你在什麼時間看完,這樣的學習效果比較好。但是!──請注意,但是──如果上課的方式不被大家接受的話,那麼老師上了那麼多的課,不就是半生心血付諸東流,老師不就變成大傻瓜了嗎?──所以這一點我要特別提醒各位同學,千萬要注意,不要把上課的錄音檔看成是魏晉玄學的清談,不要聽聽就算了也不當一回事,那樣做你會浪費許多寶貴的時間,也浪費了我的殘剩生命。


~陳志清整理,王力群口述,2015.10.01於台灣.新竹